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4章:我帮你把未来的媳妇带回家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4章我帮你把未来的媳妇带回家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一晃一晃地走过来,瞧见站在一块儿的奶奶跟小白,溜黑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转。

白筱跟郁老太太不约而同地沉默了,两人心里都虚,但虚的理由却恰恰相反。

一道轿车的鸣笛声打破了这短暂的诡异气氛。

郁景希眨了眨眼,瞅着一身古怪打扮的郁老太太:“奶奶,你不是去打牌了吗?”

“这个……”郁老太太讪讪地把手里的望眼镜往包里塞,然后拉过白筱:“在路上遇到朋友了。”

“奶奶你也认识小白?”郁景希惊讶地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随后想起从首都回来那一晚爸爸的警告,不能在爷爷奶奶面前八卦多嘴,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一脸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小……小白?”郁老太太指指白筱,一时没回过神来。

白筱见瞒不住了,也不想狡辩,正打算解释说明,郁老太太却一脸恍然大悟,然后又惊又喜地说:“原来你就是景希那位小提琴老师?我们通过电话的你记得吗?”

“……”

郁老太太笑吟吟地说:“这么说来还真是缘分!最近艺术班应该还没开课吧?”

白筱低头看了眼被老太太握住的手,扯扯唇:“还没有,要三月初才开始去上班。”

老太太满脸的笑褶子,还看了眼自家孙子:“这孩子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郁景希两只小胖手抓着裤子,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在说错了一句话后不敢再轻易吭声。

“是吗?”白筱硬着头皮笑了笑,心里却诧异于老太太对自己的态度转变。

正常情况下,得知了她的身份不是应该冷眼相加然后警告她别再接近郁绍庭吗?但眼前的老太太好像更热情了。

“景希,你爸爸呢?”郁老太太过了片刻后知后觉地发现一点异样。

郁景希瞟了眼白筱,照实说道:“他去上班了。”

“上班?”郁老太太像是猜到了什么,又关切又责怪地牵过小孙子的手:“你又自己跑出来了?”

说着老太太眼角的余光突然被白筱手里的书包吸引了过去,这个不是……

白筱也跟着看了眼书包,老太太先开了口:“下午白老师跟景希在一块儿?”

白筱愣了一下,点头,还没说话,郁景希喜滋滋地抢着回答:“我们去吃肯德基了!”

“所以是白老师送你回来的?”

小家伙时而注意白筱的神情,面对老太太颇为殷切的询问,含糊地应了声,心里补充:“爸爸开的车。”

郁老太太笑呵呵地望向立在一边的白筱:“既然都来了,白老师进去坐坐吧。”

——————————

白筱坐在沙发上,浑身不自在,对面的郁老太太已经盯着她看了很久,还是一脸百感交集地盯着她看。

刚才老太太邀请她到沁园里来坐会儿,她想也不想就回绝了,老太太却很执着,硬拉着她要来喝杯茶。

老太太望着她的目光没有恶意,甚至还很和善,白筱也猜不到老太太到底打算怎么“说服”自己离开郁绍庭。

因为郁老太太看的紧,她根本没机会通知郁绍庭。

而郁景希甩腿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地拨着一根香蕉,偶尔瞅一眼面对面坐着的两人。

“太太,茶泡好了。”李婶端了两杯绿茶过来,眼睛不时看白筱,心里好奇得要死。

老太太现在是跟白老师对上了吗?接下来会不会是一场棒打鸳鸯的谈判?她要不要回避一下?

“白筱……”老太太念叨着白筱的名字,然后抬头:“我可以喊你筱筱吗?”

绿茶飘起的热气熏得白筱的下巴凝聚了一层薄薄的水珠,她点点头:“可以的。”

郁老太太似乎很满意白筱的态度,喝了口茶润嗓子:“筱筱现在在哪里工作?”

“年底辞职了,最近打算再找一份工作。”白筱也没刻意隐瞒:“周末还是继续在艺术中心上班。”

“真是个勤快的孩子,人又长得漂亮,难怪我们家景希这么喜欢你了。”

不管老太太是真夸她还是在讽刺她,白筱都没有接话,只是弯了弯唇角。

过了会儿,郁老太太又问:“筱筱,我冒昧问个问题,你觉得我家绍庭人怎么样?”

白筱想了想才回答:“郁三少人很好。”

“哪里好呀?”郁老太太突然移了移身子,往白筱这边靠近了些,眼神满是自豪跟开心。

具体要说郁绍庭哪里好白筱倒还真说不上来,她只是凭着自己的感觉给出这个答案,见老太太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白筱看了眼坐在旁边啃着饼干的郁景希,说:“他一个人照顾孩子这么多年很不容易。”

这句话完全戳中郁老太太心底的一道伤口。

老太太立刻抬手擦了擦红红的眼圈,声音哽咽了:“可不是吗?他经常满世界地到处飞,景希两岁那年出水痘,他又去了德国出差,我只好让他把孩子送回国,亲自守在床边没日没夜地照顾孩子。”

白筱心疼地看着郁景希,那么小生病,应该很痛苦吧?

郁景希吃饼干吃得口干,突然跳下沙发,习惯性地跑到白筱身边,端起她的茶杯就要喝水。

“当心烫!”白筱先往茶杯里吹了吹,才小心翼翼地凑到郁景希嘴边:“慢点喝。”

郁老太太瞧着白筱细心体贴地喂自家孙子喝茶,心里说不上来的酸涩又动容,她急着让小三结婚,不就是想给景希找个妈,好有个女人对他们父子嘘寒问暖,而且在她印象里,这个小孙子可从来不喝别人喝过的茶水!

白筱放下茶杯时察觉到老太太复杂的目光,能隐约猜到老太太接下来应该切入正题了。

与其被人步步紧逼,白筱索性自己先起了个头:“您有什么想说的就直接跟我说吧。”

郁老太太讪然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难道自己都把想法表现在脸上了?

郁景希喝了茶就挨着白筱坐,偶尔偷偷往茶几上的果盘里捞一颗腰果往嘴里塞,白筱搂着他软软的小身子,闻着他身上孩子特有的奶香,望着郁老太太:“没关系的,您说吧。”

“那我真说了呀。我家的情况上回我也跟你说过了,你愿不愿意跟我家绍庭交往试试看?”

白筱错愕地看着郁老太太,不知道这唱的是哪一出。

郁老太太见白筱怔怔地,再接再厉道:“我知道你担心绍庭跟那个离婚女人扯不清,不过你放心,只要你有了跟我家绍庭交往的意向,我跟他爸爸一定会让他跟那个女人断个干净!”

“……您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譬如自己跟她口中那个离婚女人根本就是一个人。

郁老太太抬起手,情真意切地望着白筱:“你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几天时间考虑怎么样?”

“不是……我是说……”

郁老太太故作不悦地瞪着她:“难道你就那么看不上我家绍庭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婶做的点心好了没?我去看看。”

白筱还想跟她解释一些事,但老太太明显不愿意听她多说,如一道疾风溜进了厨房,还关上了门。

真是个随心所欲的老太太!

低头看着吃腰果吃得津津有味的郁景希,白筱有些头疼:“你奶奶好像把一些事搞错了。”

郁景希转过身用油腻腻的小手攥住白筱的手,像是安抚她一般:“这不还有我在吗?别怕别怕。”

——————————

郁老太太进了厨房,不忘在门口听了会儿,确定没人跟过来才走过去跟李婶搭话。

李婶一瞧见抿着唇的郁老太太,犹如惊弓之鸟,生怕老太太又逼问她什么。

“太太,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李婶欲哭无泪,她不想乱嚼舌根子,不然今晚她得失去这份工作。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老太太撇撇嘴角:“李婶,虽然是我儿子付你工资,但我也有权力解雇你!”

看李婶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郁老太太也没了跟她详细攀谈的兴致,只是简单问了几个问题。

“景希是不是真的很喜欢这位白老师?”

“小少爷很黏白老师,经常去白老师那儿玩。”

郁老太太眼珠一转:“白老师一直都住在星语首府?”

“是……”李婶一边观察着郁老太太的脸色,一边说:“白老师对小少爷很好,经常买衣服和礼物给小少爷。”

郁老太太只抓住了前面那个“是”字,她突然就就想通了一件事,一定是小三去白老师家接景希时认识了那个离异女人,想到坐在外面的白筱,郁老太太还是很满意的,虽然小三对她好像没感觉,但她孙子喜欢呀!

郁老太太朝还杵在那的李婶摆摆手:“你先出去吧,我再待会儿。”

重新关了厨房的门,老太太掏出手机,走到角落里给郁总参谋长拨了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郁战明的通讯员,说是总参谋长正在开会,老太太可等不及了,第一次弘扬了狐假虎威的精神,电话那头很快传来郁战明训斥的声音,“胡闹什么?我正在开会呢!”

郁老太太嗫嚅:“要不是为了你儿子的个人问题,你以为我稀罕给你打电话呀?”

电话那头瞬间沉默了,过了会儿郁总参谋长才问:“老二还是老三?”

“老三!小姑娘人我已经看过了,很不错,还是半个老师,今晚上我就打算把她带回家。”

“你才认识人家多久,还没知根知底就往家里带!也不怕惹出事端来!”

“我不是你的兵,少给我来这套郁战明,我也就通知你一声,爱来不来随你。”郁老太太自豪地说:“我刚才大概看了下她的面相,完全就是我年轻那会儿的翻版呀!旺夫旺子还旺家门。”

说完郁老太太直接挂断,又相继给大媳妇和二儿子拨了电话,惟独没有告诉郁绍庭。

待搞定一切,老太太叹息一声:“我容易吗我?”然后整了整裙子,昂首挺胸,意气风发地往外走去。

——————————

白筱其实心里挺纠结的,郁老太太一而再的误会并非好事,以后事实揭开了会让老太太心里留下疙瘩。

郁景希趴在茶几上做作业,偶尔抬头看白筱:“真的不用怕她,爸爸说过奶奶的智商很让人捉急的。”

白筱被他逗乐:“哪有这么说长辈的?”

郁景希突然严肃了小脸,一双黑亮的眼睛望着她:“小白,你真的喜欢我爸爸吗?”

白筱被他问得一愣,在那双清澈天真的眼眸注视下,感觉任何秘密都无处遁形,她坦诚地点了点头。

郁景希往后靠在沙发上,恹恹了会儿,仰头瞅着她:“那我呢?你喜欢过我吗?”

白筱低头亲了亲他嫩嫩的腮帮子,抚着他的卷发:“你说呢?”

郁景希的小脸涨得通红,哼哼地撇开了头,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自己怎么就放不下呢?

那边,郁老太太从厨房出来:“瞧李婶这记性,居然忘了做点心。”

“不要紧。”白筱站起身,“我过会儿还有点事,先告辞了。”

“这样啊……那我让小梁送你。”老太太笑容可掬。

白筱拿过自己的包,捏了捏郁景希的小手,婉拒:“不麻烦了,我可以打车回去。”

“那我送你出去。”老太太不管白筱答不答应先走在了前头。

只是刚走出别墅,还没下台阶,郁老太太“哎哟”一声跌坐在了地上。

白筱忙上前扶老太太:“您没事吧?”

那边李婶也跑过来:“太太,你有没有怎么样?”

“没事没事……”老太太摆摆手,善解人意地对白小说:“你快走吧,再晚点就下班高峰,会堵车的。”

看着李婶扶着老太太,白筱就松了手:“那您自己小心点,我先走了。”

白筱刚转身下了台阶,身后就传来老太太一声高过一声的痛呼,听得白筱心惊胆战,哪里还能安心离开?她回去:“您伤到哪儿啦?我马上送您去医院瞧瞧。”

郁老太太看她折回来,心里眉开眼笑,脸上还是悲戚的表情,语气颇为埋怨:“你说呢?”

说着,扶了下腰,意有所指地说:“可能是上回被人从楼梯上推下来摔坏了。”

白筱暗自叹了口气,有些无奈,“那您说想要怎么办?”

——————————

车子开到军区大院门口,白筱就让梁司机停了车,转头看旁边的老太太,“我就不进去了。”

老太太怨气十足地瞪了她一眼,白筱对梁司机说:“我送老太太进去。”

到了郁家院子,白筱小心翼翼地扶着老太太,结果两只脚刚落地,老太太又喊腰疼。

勤务兵跟家里的保姆注意到门口动静,纷纷出来:“太太,这是怎么了?”

郁老太太没多说,不过扫了眼白筱,那嗔怪的眼神看在谁眼里都会认为是白筱推了她,哪怕白筱是冤枉的,但在那么多双眼睛的审度下,她也不好开口说离开,只好硬着头皮跟进去看老太太的情况。

老太太被勤务兵背进卧室,还时不时扭头看白筱,好像怕她跑了似地。

保姆领白筱坐到客厅,还倒了杯水过来:“我家老太太就小孩子脾气,小姐你别跟她较真。”

“不会,老太太很可爱。”白筱这话也是出自真心。

门口传来高跟鞋踩地声,一道娇柔的嗓音传来:“张阿姨,我跟祈佑今天在家里吃饭,你能不能多做几个菜?”

与此同时,卧室里,郁老太太趴在床上给郁绍庭打了个电话,那边一接起就邀功地说:“小三,我帮你把未来的媳妇带回家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您明明说今晚家里没其他人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