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5章:您明明说今晚家里没其他人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5章您明明说今晚家里没其他人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三,我帮你把未来的媳妇带回家了!”

老太太见那头有挂电话的意思,急着说:“这个不一样,你一定会喜欢的!”

“虽然年纪比钱悦还小了一岁,但人长得漂亮呀,你也认识的,就是景希那个小提琴老师。”

郁老太太自我沉浸在喜悦中,想起昨天郁绍庭进白筱家时那一副爱理不理的臭屁样,好言好语地教导:“我也不跟你计较以前的事儿了,不管你以前对人家白老师什么态度,今晚得给我热情些!”

“大概几点开饭?”郁绍庭只回了一句。

郁老太太一听这话就知道有戏,迫不及待地说:“六点半吧,你早些过来,也跟人家聊聊天。”

“对了,你过来之前先去笙艺画廊把那副百合油画给我取了!”老太太挂电话前嘱咐。

老太太估计打算把画送给白筱,郁绍庭乐见其成,搁了电话,景行敲门进来:“郁总,今晚的饭局还去吗?”

其实景行已经在门口站了会儿,等郁绍庭挂了电话才敲门。

郁总看起来心情还不错,从刚才那通电话景希大概猜到应该是郁老太太让郁总回家去吃饭。

“今晚家里有些要紧的事,你让蔺谦跟刘总过去应付一下。”

景行有点惊讶于郁绍庭亲善的态度,立刻点头应道:“好……好的,我马上去安排。”

刚转身要走,郁绍庭又问他:“除了花你一般送你女朋友什么礼物?”

————————————

白筱听到那一声“祈佑”就知道自己又被郁家老太太给坑了。

老太太赖在她身上让她扶着上车时,明明说家里人今晚都有事,不会回来吃晚饭。

要不然白筱也不会这样明目张胆地来郁家,还坐在人家客厅里喝茶。

入口的清茶余味绕在舌尖有点苦涩,望着映在门口地板上晃动的身影,白筱心想:还真是缘分!

保姆已经跑到门口,接过了好几个购物袋,还把拖鞋放到玄关处:“大小姐。”

郁苡薇换了棉拖上来,笑容晏晏,就像盛开在冬日里的一朵蝴蝶兰,明艳干净却又惹人怜惜。

白筱忽然就明白裴祁佑为什么会又对郁苡薇动心,不仅仅是郁苡薇的家世,还有她身上那份天真烂漫,优良的家境让她身上少了社会习气跟市侩,透着少女的活力跟俏皮,好像任何时候都无忧无虑。

“祈佑还在公司,过会儿到……”郁苡薇刚说着,就看到了客厅里的不速之客。

白筱已经不想久待,刚放下水杯起身,就听到郁苡薇不悦地质问:“你来我家做什么?”

郁苡薇不喜欢白筱的原因有很多,譬如因为白筱害得她被绑架,譬如白筱曾经是裴祁佑的助理,譬如白筱跟她长得相似的脸,撞脸比撞衫要严重很多,从小追求独一无二的她自然容不得这一点。

况且……直觉告诉郁苡薇,这个女人跟裴祁佑的关系不简单,虽然她没有找到证据。就像郁苡薇排斥着白筱,白筱同样也不怎么喜欢这位郁家大小姐。

所以面对郁苡薇极不友好的态度,白筱没理她,直接对保姆说:“如果老太太没事我先告辞了。”

保姆去卧室看了看老太太的情况,很快就出来:“白小姐,老太太说让你进去。”

等白筱上了楼,郁苡薇有些不高兴地问保姆:“她怎么跟奶奶认识?”

“这个我也不晓得,老太太的腰扭了,是这位白小姐送太太回来的。”

————————————

白筱进了卧室就看到郁老太太趴在床上一手揉着腰哎哟哎哟地嚷着,大有虚张声势的意思。

“您要是还疼就涂点药,既然您已经到家,那我也回去了。”

郁老太太扭过头看,略略不满地瞅着站在一边的白筱:“我的腰还伤着呢。”

“……那我送您去医院。”白筱发觉老太太是摆明要把自己摔下楼的责任往自己头上栽。

老太太打量白筱两眼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哼哼道:“我看你呀就是打算把我扔医院然后一走了之。再说了,我又不把你怎么样,就是为了感谢你把我送回来,想留你吃顿饭。”

“您家里人都回来了,我再留在这不方便,这顿饭等有空请吧。”

老太太一脸的茫然:“家里有人来了吗?”

白筱望着老太太半真半假的表情,瞟了眼她扭动自如的腰:“我真走了,您好好休息。”

老太太见白筱不是客套,是真的准备走人,急了,伸手去拉白筱:“嗳~~别走,我话还没说完呢……”

这还是小三第一次“听话”地回家来相亲,这会儿白筱要是走了,她再从哪儿变出个漂亮姑娘给他?

白筱冷不防被人从后面抱住双腿,整个人重心不稳,一个踉跄往后——

一声惨叫从卧室里响起。

白筱循声低头,发现自己居然坐在老太太的身上,忙站起来,“您有没有怎么样?”

郁老太太扶着自己一动都不能动的腰,龇牙咧嘴,这下是真扭到了!

——————————

车子开到笙艺画廊门口,郁绍庭阻止准备下车的景行:“我自己去拿,车钥匙给我,你自己回去吧。”

裤袋里的手机又开始震动,郁绍庭看了眼,没按掉,但调成了静音。

景行下车,看着推开画廊门进去的男人,心里嘀咕,换做以前他让郁总自己去拿画,估计早黑脸了。

想起刚才在首饰店买的礼物,景行忍不住好奇白小姐到底是怎么收服郁总这种极品难搞的男人的?

——————————

取画很快,郁绍庭却在画廊里遇到了苏蔓榕。

苏蔓榕站在一副油画前,怔怔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郁绍庭对苏蔓榕的印象不好不坏,但还是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大嫂。”

听到有人喊自己,苏蔓榕转过头看到郁绍庭,颇为惊讶,但瞧见他手里的画就明白过来了:“来帮妈取画?”

老太太很喜欢画画,经常会在家里画了油画拿到画廊来框起来送人,但还没见哪家愿意把画挂出来过。

“大嫂来看画?”郁绍庭往墙上那幅画扫了眼,画的是一个黄昏下一个男人的背影,修长而挺拔。

画的下方写着作品人的名字——WHITE。

苏蔓榕一副画的价钱已经能买到百万,但这幅画的画笔却显得青涩,应该是她刚执笔时画的。

郁绍庭打算离开,苏蔓榕却主动叫住了他,他回头:“大嫂还有事?”

其实郁绍庭跟郁政东长得不像,倒是老二跟郁政东颇为神似,或许是因为两人身上都有军人的气质。

“中午在顺景路那边,我远远看到你车里坐了个女人,就是爸爸说的那个吗?”

现在大概整个郁家都知道郁家老三看上了一个离婚的女人。

郁绍庭并不否认,坦然的态度倒是让苏蔓榕说不下去,只好转移话题:“今晚妈像是要介绍对象给你认识。”

“我知道。”郁绍庭淡淡地应着,看起来并没有不情愿。

苏蔓榕看不懂这个小叔,既然喜欢那个离婚女人,怎么还这么乐呵呵地回家去相亲?

她不是多嘴的人,而且这个小叔子的脾气不好,苏蔓榕也没再多说,免得闹得不愉快。

倒是郁绍庭在离开前问了一句:“大嫂的老家在云南?”

苏蔓榕一愣,随即轻描淡写地回答:“是呀,我跟你大哥就在那认识的,怎么了?”

“只是突然想起来问问。”郁绍庭回答得比苏蔓榕还要敷衍:“大嫂要是回大院搭我的车吧。”

郁绍庭后半句话说得其实没什么诚意,苏蔓榕也不会自讨没趣:“不用,我自己开车来了,你先回去吧。”

郁绍庭点点头,拎着画就走了。

回到车上,他拿出手机,上面已经有了十来通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都是一个人的。

“怎么不接电话?我把你妈妈的腰给弄伤了,她不让我走,你快点过来。”

郁绍庭什么也没回复,打开车上的储物格,把手机扔了进去。

——————————

白筱躲在郁家洗手间里给郁绍庭拨了很多通电话,没有关机,但就是没有人接听。

外面响起郁老太太的声音:“我说拧一块毛巾要这么长时间呀?”

白筱收了手机,拿着毛巾出去,如果说一开始她能狠心走人是因为她知道老太太多半是装的,那这会儿,老太太是真的被她压伤了,白筱把热毛巾敷在老太太腰上,老太太又嚷着要吃橘子。

刚出卧室,白筱就瞧见一身灰扑扑作训服的郁仲骁上楼来,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心头。

郁仲骁也看到了她,虽有惊讶但只是浅笑地跟她点头问候,然后回房间洗澡去了。

先是郁苡薇,后是郁仲骁……

白筱越发觉得老太太那句“今晚我家里没人”不可信,也越发地想要离开。

她想着给老太太拿了橘子一定得走,结果刚一拐过缓步台就看到了她最不想看到的人。

白筱觉得这可能是自己的报应,谁让她刚才看到郁苡薇时产生过一个恶劣的想法?

她当时在想,要是前妻跟不知情的未婚妻和未婚妻家人坐在一张桌上,不知道裴祁佑怕不怕?

“祈佑,你来了?”郁苡薇换了一身家居服,像只快乐的小鸟从客厅跑出来,然后不顾众目睽睽,整个人都跳到了裴祁佑身上,双手圈着他的脖子,双腿夹着他的腰,歪着头眯着美眸,俏皮动人。

裴祁佑被撞得往后略略退了半步,但还是接住了她,低头拥着她笑容满溢。

“怎么这么晚?”郁苡薇撅着小嘴抱怨。

“路过一家卖文房四宝的店,觉得有块端砚不错,就给爷爷买了。”

白筱发现自己的定力还是不够,依旧没有办法一点情绪都没有地面对他们,或者说她本来就不是个豁达的人,望着他们相亲相爱,她胸口就跟堵住了一样难受,有种被以众欺寡了的不敌感,但她也清楚跟爱不爱没有关系。

“白小姐?”也是张阿姨这一叫,门口那对贤伉俪才齐齐转头望过来,看到了站在那的白筱。

白筱没再去看他们两个,下楼去厨房,身后是郁苡薇的声音:“她怎么还没走?”

——————————

从厨房再出来,客厅里已经没了人,白筱刚要上楼,手臂就被人一扯。

裴祁佑不知何时站在厨房外的角落处,抿着薄唇,拉着她就进了旁边的洗手间。

关了门,白筱甩开他的手:“你做什么?我要出去。”

裴祁佑的手按住门,脸色有些阴沉,内心烦躁,冷冷地问:“你有事找我,找郁家做什么?”

白筱知道他误会了,气愤之余也有被羞辱的委屈,她深吸一口气,望着他愠怒的眼神:“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原来在你心里我就是这种人,到底是你从没了解过我,还是你变了?”

这样一句话,比任何的指责怒骂都来得厉害,她几乎全盘否定了二十年来的情分。

裴祁佑握着她手臂的手有些僵硬。

“你放心,既然我愿意在离婚协议上签字,那我就不会再纠缠你。”

白筱推开他,打开门就出去了,一上楼,就看到了不知在走廊护栏处站了多久的郁仲骁。

——————————

“你要走?”郁老太太顿时没了吃橘子的心情:“你刚才不还说不走了?感情骗我呢?”

白筱忍不住反驳:“那您还不是骗我说今晚家里没其他人?”

说着白筱红了眼圈,老太太当即吓坏了:“这是怎么了?是不是家里有人欺负你了?”

“没有。”闷闷地说完两个字,白筱就转身出了卧室。

可怜老太太大冷的天,连拖鞋也来不及套上,穿着单薄的睡衣就连忙追出去,“嗳!嗳!等等!”

白筱下楼拿了自己的包,到玄关处换了鞋,拉开门就往外走,一时不注意就跟刚从外面进来的人撞到了一块儿。

“老头子!”郁老太太一下楼就瞧见门口混乱的一幕。

白筱扶着旁边的鞋柜才没摔倒,听了老太太的话抬头,看清被她撞得身形趔趄的人心头一紧。

一身深绿色的笔挺军装,肩章上的上将军衔,花白的头发,中央联播里出镜率颇高的脸,因为被白筱一撞,身后的上校连忙上前扶住他,一声“首长”喊得惊慌失措,也惊动了屋子里其他人。

二楼,郁仲骁、郁苡薇跟裴祁佑纷纷下楼来,老太太已经跑到玄关处:“有没有撞伤?”

其实两人撞上怪不得白筱,因为郁战明进来得也很急,步子又很大,以致于没瞧见从里面出来的白筱。

“莽莽撞撞的做什么?没看到有人吗?”郁战明严厉的呵斥声吓得刚要上前的郁苡薇止住脚步。

白筱看着被郁老太太和上校关切着的郁战明,说不紧张是假的,郁战明整个人看上去比电视上还要威严几分,高大挺拔的身姿,板起的脸庞,眼神犀利,白筱能清晰的感受到郁战明此刻的怒气。

既然撞了人,又听到郁战明气愤的吼声,白筱开了口:“不好意思,我没注意到您进来。”

郁战明推开上校,皱眉斜了她一眼:“没注意到,眼睛长头上去了?”

白筱被噎住,倒是老太太替她说话:“这不是不小心吗?”

白筱觉得自己的处境已经够尴尬了,“不打扰了。”跟郁战明歉意地鞠了个躬就要走,刚拉开门就忘了移步。

郁绍庭站在门口,眉目晕染在门口壁灯的光晕下,越加的清隽,乌黑的眸子深邃而明亮,他就像是没看到挡在门口的白筱,往里面淡淡地看了一眼,语气也淡淡地:“怎么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有我在,以后没人敢欺负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