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58章:其实……景希不是我跟淑媛的孩子【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58章其实……景希不是我跟淑媛的孩子【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左顾右盼地晃进客厅,看到跟奶奶坐在一块儿的白筱,立刻就跑过去,“小白,爷爷喊你呢!”

白筱本能地看向坐在旁边沙发上的郁绍庭。

至于其他人都纷纷地望向白筱,包括郁老太太,一时不明白郁总参谋长的用意。

郁绍庭已经放下茶杯起身:“我陪你一块儿进去。”

“这样好。”郁老太太第一个举手赞同,要是老头子突然发作了就让小三挡着。

二楼书房的门突然打开,郁战明背着手站在楼梯口,瞪了眼郁老太太:“好什么?就一个人进来!”

最终白筱还是乖乖一个人跟郁战明进了书房。

书房里灯光很柔和,当门合上的刹那,白筱还是紧张地杵在那里忘了挪步。

郁战明走了两步见没人跟在身后,转过头,声音沉硬:“跟上!”

也许是郁战明的眼神太过精锐,白筱心里又藏了秘密,所以被郁战明这么一看,心虚到不行。

“怕什么,难不成我还会吃了你不成!”

白筱只好硬着头皮站到书桌边,郁战明已经拿起毛笔:“把墨磨一磨。”

“好。”白筱的声音干巴巴地,跟一身军装又气势威严的郁战明比起来,她只觉得自己无比渺小。

郁战明看出她的紧张,哼笑了一声:“胆子这么小,那还敢留在老三身边?”

白筱愣了愣。

“要换做是我,他刚把椅子抽掉我就一耳光扇过去,哪有那么好说话。”

白筱想起曾经那晚郁绍庭喊她下楼时额头的伤口,听郁战明这么说,更加确定是他砸伤的。

就郁绍庭那脾气,他的爸爸又怎么可能是个慈祥可亲的老人家呢?不是有句话叫有其父必有其子吗?

“我还以为他这辈子都得打光棍到底,脾气不好,性格臭,嘴巴不饶人,哪个姑娘看上他这辈子注定倒霉。”

哪有老子这么说儿子的?白筱看出郁绍庭跟郁战明不同于其他父子的相处模式——典型的相爱相杀。

“家里还有什么人?”

白筱回过神:“还剩下外婆,跟舅舅家关系不是很好。”

郁战明扭头看了她一眼,倒是实诚,然后继续慢条斯理地写字。

书房里弥漫着淡淡的墨香,也十分安静,郁战明不开口,白筱也不敢打扰他,只是安分地磨墨。

“如果我要求你婚后除了景希不再要孩子,你还会答应嫁给老三吗?”

白筱总觉得事情发展有点脱离她的预想,她今天只是送老太太回来,为什么会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郁战明看她不回答,当下就冷了脸:“我就说,有哪个后妈是真心疼后儿子的!”

“……我生不生孩子跟疼景希是两码子事,如果我不喜欢他,哪怕不生孩子也会虐待他。”

虽然白筱自己承诺给郁景希说不要孩子,但郁战明说出的话她却不敢苟同,一时没忍住反驳了。

郁战明哼了一声,倒也不再说话。

当白筱看到郁战明写下“采”字最后一笔时,忍不住提醒:“那一笔到最后收尾时应该放轻力道。”

郁战明淡淡地拿斜眼看她,白筱意识到自己多嘴了,抿着唇眼观鼻鼻观口。

但郁战明像是跟她耗上了一般,一个“采”字反反复复写了十来遍,写到第二十个时,他干咳一声,白筱以为他喉咙不舒服,拿过一旁的茶杯就要转身,郁战明皱眉:“干什么去?”

“给您倒杯水。”白筱举了举茶杯,书房里有电水壶。

郁战明又瞪了她一眼,搁了毛笔,往椅子上一坐,一张本就威严的脸板起更吓人。

“不写了吗?”白筱把茶杯放回桌边。

郁战明瞟了她一眼,又哼哼着,很不屑与她说话的样子。

白筱往桌上的宣纸看了眼,一整张的“采”字,但最后一笔都有些生硬,倒还不如第一个字。

见宣纸的左下角还有一格空着,白筱拿起毛笔,沾了沾墨汁,在最后一格里补了个“采”字。

几乎她最后一笔刚落下,宣纸就被抽走,郁战明盯着她写的那个“采”字两眼发光,对照了一下字帖,发现白筱写的字整体比不得那些书法大师,但最后一笔确实出彩,简直是点睛之笔呀!

白筱看着郁战明脸上的肌肉剧烈地抽搐,担心地问:“您还好吧?”

郁战明压下心头的激动,看了眼白筱,语气很平静:“瞧不出来还是个书法高手。”

“已经很多年没练了。”白筱笑。

郁战明哼了声:“虚伪!”

白筱:“……”

——————————

没多久,书房的门就被敲响,进来的是郁绍庭。

郁战明瞄了眼身边白筱的站姿,那外移的脚尖,明明就很想冲过去,却还硬站在这里,虚伪!

郁绍庭已经走过来,看上去心情很不错:“爸都跟白老师说了什么?”

郁战明几个儿子里最看不惯的就是这个小的,没少给自己气受:“难道还要跟你汇报一下?”

“当然不用,家里谁敢让你做汇报。”郁绍庭扯了扯嘴角,笑得有些假。

郁战明也不跟他计较,拿毛笔头指着白筱:“你把他给我带出去,看着就烦!”

郁绍庭:“爸不一起下去?我有事想要当着全家人的面宣布。”

白筱心里咯嗒一下,不安感油然而生,隐约间觉得郁绍庭要说的事情跟自己有关……

而跟她有关的事情好像只有——

郁战明嗤笑:“还当着全家人一起宣布,难不成你打算今天求婚明天登记了?”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白筱蓦地抬头看向郁绍庭,郁战明的毛笔已经“嗖“地一声甩出去,附送一个字:“滚!”

——————————

话虽然这么说,但郁战明还是下了楼,不过一直摆着一张脸表明他的不高兴。

客厅里另外几个人都在,电视里播放着动画片,郁景希盘腿坐在长毛地毯上吃薯片。

裴祁佑看着走在最后的白筱,眼神讳莫如深,令人捉摸不到他的情绪。

郁苡薇挽着他的手臂,在他耳边轻声嘀咕:“还真是小看她了,居然还能拍爷爷的马屁。”

原本专心致志看动画片的郁景希却突然回转过小脑袋,郁苡薇被他看得蹙眉:“干什么!”

郁景希盯着她看了会儿,爬起来跑到郁老太太身边:“奶奶,堂姐的品德好恶劣,居然背后说人坏话。”

郁苡薇听到郁景希的“告状”,气得头顶差点冒烟,刚想反驳,郁战明的训斥声已经到了。

“吵什么!一个两个都不让我省心!”

郁战明坐下后,抬头看郁绍庭:“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白筱已经被老太太拉到身边,刚才下楼时她暗示了郁绍庭很多次,他却都假装没看见,如果说刚才是怀疑,那现在就是肯定了,果然,她听到郁绍庭说:“景希,到爸爸身边来。”

郁景希挠了挠耳根,对郁绍庭突然和蔼的神色有些紧张,看了看白筱,但还是蹭了过去。

父子俩坐在一块,一大一小的表情有些相像。

裴祁佑跟郁苡薇坐在一起,但视线却停留在郁绍庭的脸上,立体凌厉的五官,绝对不是好相与的性子,也许是常年混迹生意场,眉眼间舒张着一股戾气,这样的男人要怎么样的女人才能驾驭的住吗?

裴祁佑转而看向靠在郁绍庭身边的郁景希,这个小孩也不是善类,谁要是当了他的后妈……

白筱。裴祁佑眼梢余光扫向跟郁家老太太坐在一起的白筱,眼波渐深,她倒是决心下得大。

——————————

“有件事我考虑了很久,也想了很多,觉得还是有必要说出来让大家知道。”

郁仲骁手里的杯子轻轻一晃,下意识地看向郁战明和郁老太太。

郁战明哼哼着冷笑,对郁绍庭说的话充满了嘲讽之意,至于郁老太太正拉着白筱唏嘘。

郁绍庭顿了顿,才说:“在这个家里,我最对不起的人也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我的儿子景希。”

郁景希的小身板抖了三抖,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爸爸说这些话他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好虚伪!

裴祁佑端起水杯遮掩了嘴边勾起一抹讽刺的冷笑。

白筱目不转睛地盯着郁绍庭,不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偏偏他连瞟都不瞟自己一眼。

“当年我跟淑媛结婚五年都没有孩子,景希就像是上天赐给我最珍贵的礼物,我原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有这个福分,有一天也能像其他男人牵着自己的孩子送他去上学,看着他一天天的长大。”

郁景希一张小脸都憋红了,听不下去了。

郁战明只说了两个字:“呵呵。”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郁老太太摸了把辛酸泪,眼圈红红地,没想到这个小儿子总算开窍了!

至于白筱,听郁绍庭句句不离郁景希,心头一紧,立刻就确定他想宣布的是什么。

是景希的身世。

望着一脸不谙天真的郁景希,此刻还眨巴着大眼睛瞅着郁绍庭,白筱无法接受让郁景希知道自己是代孕违法所生的,这个事实对一个五六岁的孩子来说太过残忍。

她刚要站起来阻止郁绍庭,他已经开口:“张阿姨,带景希去外面散会儿步,二十分钟后回来。”

一边的裴祁佑微皱眉头,忽然也不懂郁绍庭到底在卖什么关子。

像是察觉了裴祁佑审度的目光,郁绍庭也望过来,抿着薄唇冲他点点头。

郁战明已经不耐烦:“说了半天你倒是说呀!屁话一大堆,没一个字说到点子上的!”

郁绍庭低头抚摸郁景希的脑袋瓜,“景希,跟张阿姨去溜会儿狗。”

郁景希刚要拒绝,郁绍庭淡淡的眼神暗藏警告,小家伙缩了缩脖子,由张阿姨牵着往外走,突然想起“肉圆”好像不在这边,扭头问郁绍庭:“爸爸,肉圆不在,我怎么遛狗?”

换做往常,听到郁景希这话,郁绍庭是边看杂志边把一根骨头扔到郁景希脚边,“没狗自己去骗。”

但这会儿情况不一样,众目睽睽之下,郁绍庭对张阿姨说:“张阿姨,麻烦你去隔壁问问有没有狗借景希玩一会儿,要是弄脏了明天我带去宠物店帮他们洗干净。”

张阿姨从没见郁绍庭这么和颜悦色过,受宠若惊地点头,领着郁景希就去隔壁刘政委家借狗。

见郁景希一蹦一跳地离开,白筱一个悬起的心才落地,但随即又隐隐紧张起来。

对于即将要到来的一刻,她还没做好准备,当真相从郁绍庭口中说出时,她想象不到其他人的表情。

“其实……景希不是我跟淑媛的孩子。”

客厅死一般的沉寂,大概十秒钟后,一只陶瓷杯迎面朝郁绍庭砸过来。

“混账东西!我就知道从你那张嘴里说不出好话!”

郁战明气急败坏,额际脖颈处都青筋突起,郁老太太吓得连忙过去安抚,一边扭头对郁绍庭道:“小三,你真是太不像话了!怎么好说这种话?景希不是你的孩子还能是谁的?要是景希听到该怎么办?”

“景希是我的孩子,但不是徐淑媛的儿子。”

郁战明拿起茶几上的遥控器砸过去:“你还说?!”

白筱看得胆战心惊,郁战明一张脸都被气红了,老爷子有高血压,郁仲骁已经从楼上拿了药下来,和着温开水送到郁战明跟前,郁战明吹胡子瞪眼地看着郁仲骁:“你也知道这事?”

不然送药怎么送得这么及时?简直是随时准备着!

郁仲骁没反驳,郁总参谋长气得直翻白眼,郁老太太吓得不轻:“老爷子老爷子!”

郁战明夺过郁仲骁手里的水杯,狠准快地郁绍庭,这一次郁绍庭没有躲,开水洒在他的西装上,湿了一大块,水杯砸到他的额头后啪嗒一声落地,碎成了玻璃渣,渗着几缕血丝。

郁战明显然没想到会真的砸中郁绍庭,一时间愣在那里。

白筱看到郁绍庭的额头流血了,双手攥紧沙发,却也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掺和只会让事情越来越乱。

郁苡薇也被惊吓到了,天哪,她都听到了什么!那个小屁孩居然是小叔在外面生的!

她转头去跟裴祁佑说话,却发现裴祁佑目光沉沉地盯着自家小叔:“祈佑……”

“砸完了?”郁绍庭连额头的伤口都不顾,静静地望着对面气坏了的郁战明,“那我继续说。”

“说什么?你还想说什么,你还有什么好说的!”郁战明咬牙切齿,恨不得拿枪毙了这个逆子!

从小就知道他是个祸害,现在连这种在外面搞女人的事情都做出来了!要是传出去,以后让他怎么在那些老战友跟前抬起头来?还有首都徐家那边,要是知道——

郁战明努力平息着怒火:“那淑媛是怎么过世的?”

“空难。”

郁老太太眼泪已经掉下来,怎么会这样呢?她最最疼爱的孙子怎么会是私生子?

“那你当时为什么要说是难产死的?现在徐家那边都以为景希是淑媛的孩子,要是将来他们知道了真相,指不定会怀疑是你害死了淑媛,想让外面这对母子名正言顺……”

“你胡说什么!”郁战明厉声喝止老伴,这种话能瞎说吗!

原本温馨和乐的客厅顿时变成硝烟弥漫的战场,一地的碎渣,还有极低的气压令人窒息。

白筱看到有血滑过郁绍庭的眉梢,他却连眉头也没皱一下,不想再让他一个人面对,白筱站了起来,几乎是她起身的刹那,裴祁佑朝她望过来,有些事一旦埋下了怀疑的种子就会开始疯狂的萌芽。

白筱刚要开口,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声,还有女人温婉的声音:“家里怎么了?爸妈,出什么事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景希是你跟他的儿子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