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0章:我的父亲是郁政东吗?【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0章我的父亲是郁政东吗?【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边沉默了片刻,白筱听到脚步声,应该是苏蔓榕起身走到某个角落,不想让其他人听到电话。

白筱攥紧手机,即便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听到苏蔓榕这样避讳,心里依然不好受。

“筱筱,你还在吗?”苏蔓榕略显急切的声音在听筒里响起。

白筱轻轻地“嗯”了一声。

“筱筱,你打电话给我有事?”苏蔓榕一颗心砰砰地跳,也忘了问她怎么知道自己的号码。

白筱的左手里揪了一张纸巾,当手指蜷缩时纸巾被揉得不成样子,听着苏蔓榕的声音,恍若隔世,她曾经在梦里无数次梦到过母亲的声音,没想到真的听到了,却完全没有想象中的欣喜和激动。

白筱直奔主题:“有件事我想问你。”

“刚好,我也有话想跟你说,筱筱,你住在哪儿,我去接你。”

“不用那么麻烦,电话里说就可以了。”

苏蔓榕听她这么说,声音越发急切:“筱筱,算妈妈求你,见妈妈一面好不好?”

妈妈……

当苏蔓榕说出这个称谓时,白筱红了眼圈,但还是尽量克制着情绪:“没那个必要。”

“只要你出来,你想知道什么妈妈都告诉你。”

听筒里传来一阵急促的高跟鞋小跑声,还有其他人打招呼的声音,但苏蔓榕都疲于应对,一心都落在电话另头的白筱身上:“筱筱,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又是怎么样?你放心,我没有打算破坏你现在安宁的生活,也不会告诉别人你还有另一个女儿。”

不等那边再解释,白筱直接挂了电话。

手机铃声随即在客厅里响起,一遍又一遍,周而复始。

白筱把电话随手丢在一边,起身回到卧室关上门,靠在门背上,鼻子一阵泛酸,红了眼圈。

她走到床柜边,从最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本厚厚的书籍,从里面抽出了一张黑白照。

望着照片里那个扎着两角辫清秀美丽的女人,白筱心口窒息,她这一生都没像现在这么怨过。

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出现?还是以这种身份出现?

当看到苏蔓榕的那瞬间,她甚至不敢多想一点,当郁绍庭要说出她代孕的事情时,她内心的恐惧无以复加,苏蔓榕是郁绍庭大哥的妻子,如果她是……那么景希又该是怎么样的存在?

想到郁景希,想到那双肉肉的小手捂着她的脸为她取暖的画面,白筱深呼吸了一口气,重新回到客厅,在手机又一次响起时,她接起了,那头传来苏蔓榕又惊又喜的声音:“筱筱,你肯听我……”

“地址。”白筱打断她的话。

苏蔓榕一怔。

“你不是说我想问什么都告诉我吗?告诉我地址,我去找你。”

白筱不想再跟她多说一句无关紧要的话,说了一家咖啡厅的名字就搁了电话。

耳边似乎还萦绕着苏蔓榕唤她的那一声“筱筱”。

——————————

白筱到达咖啡厅时,苏蔓榕已经在卡座,看到她时立刻站了起来。

“筱筱……”苏蔓榕起身起得太急,一不小心就撞到了旁边端着饮料经过的侍应生。

一阵手忙脚乱,饮料溅到了苏蔓榕的衣服,她却浑不自知,只是急切地望着走过来的白筱。

白筱别开眼假装没看到她眼底的泪光。

侍应生替苏蔓榕擦着衣服:“太太,您要不要去洗手间擦洗一下?”

苏蔓榕摇头,一双眼不肯从白筱身上挪开,“不用了,替我点两杯橙……筱筱,你喜欢喝什么?”

白筱对侍应生说:“一杯开水,我马上就走。”

苏蔓榕脸上一闪而过失落,交叠握在一块儿的双手泄露了她此刻不安凌乱的心情。

“坐吧。”白筱淡淡地说。

苏蔓榕忙点头,想坐下又站起来,殷切地看着白筱:“筱筱,这边有阳光,要不你坐这边来。”

白筱看着对面这个处处以自己为中心的女人,无法将她与抛弃幼女的形象相提并论,她没有理会苏蔓榕的殷勤,直接在卡座坐下,苏蔓榕讪讪地跟着坐下来,一阵沉默在两人之间弥漫开来。

端来饮料的侍应生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苏蔓榕双手握着饮料杯,因为攥得太紧手指几近泛白,她抬头看着白筱:“这些年过得好吗?”

很没有新意的开场白,听在白筱耳里却不是滋味,她也想问问自己这些年过得好吗?

苏蔓榕穿着一件韩版的毛衣,黑色的铅笔裤,一双奶白色的坡跟鞋,长发整洁地挽起,白筱在她头上找不到一根白头发,保养得当的脸上挨得近来看才能看到眼角一两条细纹,她身上散发着艺术家特有的气质,这样一个言行举止温婉而优雅的女人,很难想象是外婆口中那个精神分裂的女疯子。

要是这样的苏蔓榕是疯子,那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是正常人?

苏蔓榕没看漏白筱眼底的嘲讽,越加地紧张:“筱筱,你是不是在怨妈妈?”

“你什么也没问我,就确定我是你女儿吗?”白筱喝了口开水润喉,但嗓音还是有点沙哑。

听她这样不咸不淡地说话,苏蔓榕颇为激动:“你就是我的女儿,你叫白筱,‘幽娟松筱径,月出寒蝉鸣’的筱,我自己取得名字怎么会有错?”

白筱堪堪地转头望向窗外,不去看苏蔓榕流露着慈爱的双眼,只有她自己知道需要多大的意志力才能压制住心底翻滚的情绪,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自己名字还有这样一个由来。

“筱筱,你外公外婆他们怎么样了?”

“外公在我四岁那年就出车祸过世,既然你还关心他们,为什么不亲自去问问?”

苏蔓榕眼圈一下子泛红,捧着饮料杯,仿佛那是她唯一的支柱,张了张嘴,有些艰难地开口:“我知道你怪我这些年对你们不闻不问,我也不想这样的,很多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那是你的事,跟我没关系,我只想从你这里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白筱冷漠的话终于让苏蔓榕的眼泪掉落:“筱筱,我真不是故意丢下你不管的。”

“够了,这些话我没兴趣听,我过来只想问你,我的父亲是不是郁政东?”

苏蔓榕蓦地看她,神色有些仓皇:“为什么这么问?”

“你只要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苏蔓榕见白筱态度坚定,张了张嘴,却始终发不出一个音来,只有泪水不断涌出来。

白筱心头一沉,却没就此放弃:“我有权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

“你一定要知道吗?”

白筱没有回答,但目光直直地望着她。

苏蔓榕用纸巾擦掉眼角的泪水,过了会儿才开口:“我带你回黎阳的那段日子,确实精神出现了问题,后来我颠簸流离在云南出了一场车祸,醒来后忘了所有的事,也在那里遇到了政东。”

说着,苏蔓榕停顿了下,望着白筱:“政东是郁家的大儿子,当时在云南那边部队服役。”

“我当时并不知道我跟他三年前就认识了,我失忆无法自理那段日子一直是他照顾我,后来……我跟他回了丰城,他告诉他父母我是云南人,家里亲人都过世了,半年后我们结婚,之后有了苡薇。”

白筱的手指抠着水杯,心里不如面上那样平静。

“怀苡薇那段日子,我的情绪很低落,常常做噩梦,后来严重到需要定期去看心理医生,在怀孕八个月时我记起了以前的事情。”苏蔓榕抬头看向白筱的眼眸里蓄满了泪水,仿佛那是段痛苦的记忆。

“我生下苡薇后,政东陪我去黎阳,结果半路上……他为了救我死在了车上。”

所以……觉得是他们这些在黎阳的亲人害死了她的丈夫,宁死不相往来吗?

如果不是昨晚的撞见,她永远都不会来找自己?

白筱的嘴唇因为失了血色有点苍白,她看着苏蔓榕,不知为何她觉得苏蔓榕隐瞒了什么。

“筱筱,这些年是我懦弱,不敢面对过去的事情,也害得你受了不少苦,”苏蔓榕伸手想要握住白筱的手,白筱却往后一缩,避开了她的触碰,苏蔓榕急急地看着她:“筱筱,你愿意跟妈妈出国吗?”

“等到苡薇的订婚宴结束,你跟妈妈去爱尔兰好不好?以后妈妈一定好好照顾你。”

白筱握紧杯子,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哪怕那是苏蔓榕心底的暗疮:“那我的亲生父亲呢?到底是谁?”

苏蔓榕眼神闪躲,很显然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郁政东究竟是不是我的父亲?”

白筱看她逃避的样子,心里已经有数了,拿过包起身:“既然这样,我们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蔓榕却一把拽住了她:“筱筱,跟妈妈出国,给妈妈一个补偿的机会。”

“我现在过得很好,不需要谁的补偿,如果可以,我只希望你回去看看外婆。”

白筱的手机有电话进来,她挣开苏蔓榕的手,是郁绍庭的号码。

一接起,那边就传来孩子故作老成的声音:“在干吗呢?”

白筱甚至能想象到郁景希仰躺在沙发上,晃着一双小短腿,挺着鼓鼓的小肚皮优哉游哉的样子。

原本跟苏蔓榕说话时的冷漠褪去,白筱很自然地放柔了声音:“有事在外面,你呢?”

郁景希哼哼了两声,语气有些不高兴:“看动画片,还有好多作业没做呢。”

“回去我教你。”

“可是我在爸爸公司呢。”

白筱:“我已经办完事,顺路去接你,然后去沁园拿书包。”

小家伙很满意她的安排,又交代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白筱收起手机,苏蔓榕已经盯着她试探地问:“刚刚电话里那个声音是景希吗?”

白筱没否认。

苏蔓榕突然神色大变,抓着白筱手的力道加深:“你跟绍庭在交往了?”

“是又怎么样?”白筱说完转身欲走,苏蔓榕却焦急地说:“筱筱,你不能跟绍庭在一起!”

“我喜欢他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

“因为你的爸爸是他的……”苏蔓榕突然噤声,像是察觉自己说错了什么,脸色刹那惨白。

白筱咄咄地看着她:“我爸爸是郁绍庭的什么人?”

苏蔓榕倒退一步,撞到餐桌,整个人摇摇欲坠:“你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说着,她又拉过白筱的手,眼神近乎哀求:“就当是妈妈求你,跟妈妈到国外去生活,你还年轻,你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告诉妈妈,妈妈在爱尔兰认识很多人,可以给你介绍。”

“我都不知道原来大嫂在背后这么撬我的墙角。”

白筱跟苏蔓榕不约而同地转头——

郁绍庭大步走过来,西装笔挺,气势凌厉,薄唇紧抿,脸色不愉。

苏蔓榕神色难看,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郁绍庭已经站在了白筱身边。

白筱垂眼,她的肩上已经多了一只骨节分明的手,郁绍庭什么也没再说,拥着她转身就走。

……本章完结,下一章“跟你的公司比起来,我是不是比较重要?【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