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1章:跟你的公司比起来,我是不是比较重要?【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1章跟你的公司比起来,我是不是比较重要?【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被郁绍庭搂着出了咖啡厅,瞧见不远处一辆轿车驾驶座车窗降下,蔺谦正冲自己颔首问候。

几乎一瞬间,白筱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被郁绍庭塞进副驾驶座时,白筱忍不住抬头问他:“你派人跟踪我?”

一只修长、骨骼雅致的手伸过来,把她的头按进了车里,然后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白筱透过车窗看到苏蔓榕急切地追出来,郁绍庭已经上车,看都没看苏蔓榕一眼就发动了车子,在苏蔓榕要碰到车门时,宾利欧陆从她的身边飞驰而过,一个急转弯消失在前面的路口。

苏蔓榕站在咖啡厅门口,侍应生的叫唤好像没听到,整个人扶着旁边的路灯柱子身形不稳。

想到方才郁绍庭带走白筱时的样子,她只觉得一阵铺天盖地的无力,怎么会这样?

二十多年未见的女儿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却是以她小叔子相亲对象的身份……

而白筱那句“我喜欢他,为什么不能跟他在一起”更是直戳苏蔓榕的心窝,疼得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如果白筱真的嫁给了郁绍庭——

苏蔓榕不敢往下想,倘若她真能坦然面对过往那些事,也不用二十多年避居国外。

她趔趄地回到咖啡厅里面,在卡座坐了良久才掏出手机,拨了郁家的座机,在那头接起后说:“妈,爸爸还没回首都吧?我有件事想要跟你们说……嗯,比较重要……爸爸去开会了?好的,那我晚饭时回去。”

挂了电话,苏蔓榕端起橙汁喝了一口,却只觉得满口的苦涩跟冰凉。

——————————

轿车行驶在路上,车内气压很低,唯有轮胎摩擦地面的唰唰声不断地传来。

白筱坐在副驾驶座上,身上系着的安全带让她连转个身都觉得颇为吃力,身边男人的不言不语令她感到惴惴不安,她知道郁绍庭多少已经猜到了她跟苏蔓榕的关系,而一贯情况下,这样的沉默表示了他心里的不痛快。

车子下了高架后在一处路边停下来。

郁绍庭挂了档后就转头看向她:“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白筱的手指弯曲捏着安全带,回望着他眼里深沉的波澜,不答反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看她一副没心没肺的神情,他皱眉,收回目光靠在驾驶座上,似乎不太愿意回答这个问题。

没多久郁绍庭就重新启动车子。

望着窗外迅速后退的街景,有些眼花,白筱偏头看他:“公司不忙吗?”

她没忘记早上有人说今天有个比较重要的项目要谈。

郁绍庭不做声,只是打开储物格,从里面翻出烟盒,在他要去拿打火机时,白筱抢先一步把打火机握在手里,没有要给他的意思,郁绍庭瞅了她一眼,把烟从嘴边拿下来丢到仪表台上。

“胃跟肺是男人的两大致命弱点,而且,吸二手烟对小孩的成长发育非常不利。”

白筱说得头头是道,郁绍庭伸手就抢了打火机,跟香烟扔到一块儿,有些粗鲁的动作。

那意思好像在说:“不就抽根烟,啰里八嗦地,哪那么多话?”

白筱侧头观察着他的侧脸,深凹狭长的眼睛,眉梢眼尾间都透着犀利跟冷鸷,一管笔直的鼻梁,薄薄的嘴唇,此刻抿着,犹如两瓣凌厉的刀刃,怎么看这样的男人都给人一种刻薄难处的印象。

这种男人,如果喜欢你会把你宠到天上,要是不待见你,估计连看你一眼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手机嗡嗡的震动声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白筱看了眼因为震动在仪表台上转着圈的手机,并不是平日里他用的那只,那应该是专用于公事的。

白筱从储物格里找出蓝牙耳机十分自觉地递过去。

郁绍庭眼梢余光扫了她一眼,拿过耳机戴好,白筱已经帮他按了接听键,他不由又多看了她两眼,像是很诧异于她的积极,然后应对起电话那头的人:“嗯……在路上……十五分钟后到……让他们再等会儿。”

白筱听着他一板一眼的声音,很具威慑力,但也不近人情,完全不给对方斡旋的余地。

路边大厦的LED上正在播放电视剧,是最近新版的《封神榜》,画面里正好是貌美的妲己。

身旁男人已经挂了电话。

白筱忽然回头问他:“公司事儿那么多,怎么还中途跑出来?”

郁绍庭没吭声,自顾自地开着车。

白筱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瞅着他线条流畅的下颌:“我是不是又耽误你的工作了?”

这样一问,白筱就回想起曾经自己喝醉酒打电话给他,当时他好像正在饭局上,但却在她被混混拉住要带走时出现在了酒吧门口。

白筱在座位上坐正了身,过了会儿,玩笑地问他:“跟你的公司比起来,我是不是比较重要啊?”

当她以为他依旧不会回答时,他却“嗯”了一声,很低沉,透着成熟男人专有的磁性。

白筱的脸颊突然红红地,像是不在意地说:“原来你也会哄人。”

“没有。”

“骗人。”白筱的耳根也跟着烫起来。

“实话。”

白筱别扭地降下车窗,任由冰冷的风刮过红彤彤的脸颊,待身体里的热潮褪去,她又转头看过去。

“那跟景希比呢?”

“你。”

“又骗我。”

郁绍庭被她问得有些不耐烦,不回答不高兴,回答了说他骗人,刚想回一句“有完没完”了,却在瞧见她眉目含春的羞赧样时暗惊,心头的那丝烦躁瞬间压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在身体里乱窜的情/潮。

他拉过她的手攥紧,小小的,软软的,不堪一握,搁在自己的大腿上:“骗你是小狗。”

白筱低着头看两人进口的十指,瞟了他一眼:“那你就是小狗。”

“那你是什么?”

白筱理解了他的言外之意,羞恼地瞪了他一眼,想抽回手他却攥得更紧:“开车呢,别乱动。”

——————————

车子远远地路过沁园时,白筱才想起来答应过郁景希的话。

“你把我放在路边就行了,我去沁园拿景希的书包,晚点去公司接他。”

郁绍庭没有停车,而是把车开到沁园,停在了别墅的门口,他没下车,只是交代她快点。

白筱解开安全带时从后视镜里看了眼他的薄唇,伸手握着门把,突然转头探身去亲他,转得太急,亲到他冒着青色的下颚,满嘴都是微微扎人的青茬,郁绍庭身形一震,没料到她还会有这样一出。

白筱理了理自己凌乱的刘海,也不看他,悻悻然地推开车门要下去。

一只脚还没着地,人又被拉进了车里,郁绍庭的安全带不知何时已经解开,他把她压在副驾驶座上,扣着她的上手半举在头顶,车内的空间越加地狭仄,一条温热柔软的东西探进她的口腔里。

几分钟后车门打开,白筱红着一张脸下来,车内的男人一本正经地坐在那,看不出方才的意乱情迷。

——————————

白筱刚走到别墅门口,抬起的手还没碰到门铃,大门就主动开了。

李婶站在门口,一脸复杂地看着她,像是无奈又像是怜悯。

白筱不知道的是,李婶刚才在二楼阳台给那些盆栽浇水,看到自家三少的车停在门口,以为是小少爷回来了,刚想下楼去迎,车门打开又关上,三少像饿狼一样扑向了副驾驶座……现在的年轻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再然后,李婶就瞧见白筱红着脸从车里下来。

白筱冲李婶弯了弯唇:“李婶,我来拿一下景希的书包。”

“哦,”李婶往门口瞅了眼,见郁绍庭没下车,立刻迎白筱进屋:“我马上去小少爷房间拿。”

李婶噔噔地上楼,又拎着个大书包下来。

白筱接过书包准备离开时,李婶却握着她的手:“白老师,你放心,我不会把刚才看到的告诉老太太的。”

白筱:“……”

“快去吧,别让三少久等了。”

等白筱上了车,李婶两手交叠在身前,一脸担忧,这三少热情起来一般人哪受得了呀!

——————————

车子开到郁绍庭公司的地下停车场,郁绍庭停好车却发现旁边的女人一动不动。

“我就不上去了,你把景希送下来,然后我带他回星语首府。”

“我要开会。”他解开安全带,话中意是没时间送孩子下来。

白筱揪着安全带:“我上去不太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郁绍庭皱眉,声音也有些不悦:“下车。”

公司有高层人员专用的VIP电梯,白筱跟郁绍庭上去,中途倒是没其他人进电梯。

到了郁绍庭办公所在的楼层,一出电梯,就遇到了急匆匆拿着文件低头走来的景行景秘书。

景行一瞧见郁绍庭身后的白筱,立马赶着要招待,也引得办公区其他员工探着头好奇地瞧过来,对于自家老板带回来的女人甚是好奇,郁绍庭神色如常,什么也没说就带着白筱回办公室。

两人刚一靠近办公室,就听到一阵摇滚的音乐从门缝里传出来,附近的员工都眼观鼻鼻观口地工作。

郁绍庭当下就阴沉了脸,上前一拧门把,发现门居然反锁着。

他皱着眉头看景行,景行心惊胆战,说话也不利索了,“动画片的声音好……好像响了些。”

白筱也知道郁景希在里面,但那音乐怎么听都不像是儿童歌曲。

景希连忙上前敲门,一边喊着“小少爷”,但里面的动静依旧震耳欲聋,最后郁绍庭一把扯开景行,重重地砸了几下门,果然里面瞬间就安静了,但依旧没人过来开门。

“去监控室把备用钥匙拿来。”

没多久景行就气喘吁吁回来,手里多了一把办公室的备用钥匙。

郁绍庭把门打开,白筱跟着他进去,入目的是一片混乱的办公室,脚下刚好踩住一张资料纸。

偌大宽敞的办公室中央,郁景希穿着快拖地的白衬衫,把领带当红领巾打着挂在脖子上,正抱着笔记本电脑企图往办公桌上放,冷不防门打开了,瞪圆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看向门口。

当瞧见茶几上一盒被拆封的香烟时,郁绍庭的脸彻底沉下来。

白筱让景行先出去,刚带上门,郁绍庭已经大步走向警惕地看着他的郁景希,几乎他刚要靠近,郁景希就胡乱放下笔记本,撒腿就跑,还没跑两步就被拎了起来,晃在半空蹬着两条腿:“放开我放开我!”

郁绍庭随手拿过桌上一份文件,最后一页的签名处果然七倒八歪地写着三个字——郁景希!

白筱见郁景希被拎得一张小脸通红,忙上前拉住郁绍庭的手臂:“你先把孩子放下来。”

郁绍庭看到她脸色稍霁,放开了郁景希的衣领,小家伙一个踉跄,白筱忙上前扶住他。

办公室门“笃笃”地敲响,景行推开门:“郁总,会议室那边……”几位股东等急了呢!

郁绍庭冷冷地看了眼一头扎进白筱怀里不肯出来的郁景希,脱了大衣丢到沙发上就出去了。

——————————

办公室门“哐当”一声合上。

郁景希偷偷地抬头,确定郁绍庭真走了才放开白筱,然后又开始把办公室里的东西搬来搬去。

白筱看出他是想物归原位,蹲下身收拾那散落了一地的纸张。

很快,郁景希搬好了东西开始帮着捡地上的纸,气喘吁吁地撅着小屁股。

不过捡了几张就开始偷懒,索性坐在地上看着白筱忙活,身上还套着郁绍庭的衬衫领带。

白筱花了大半个小时才整理干净文件,她收拾茶几上的垃圾时,郁景希颠颠地过来爬上沙发,把电视切换到了动画片频道,白筱从书包里拿出一本作业本和一支笔搁在茶几上:“先做作业。”

郁景希恹恹地滑下沙发,坐在地毯上,倒是拿起笔开始写作业。

过了会儿,他仰起小脸望着白筱:“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老男人。”

“那你怎么喜欢老女人呢?”

郁景希被白筱的话一噎,翻了翻白眼,心里嘀咕:“还没结婚呢,就这么护着了,哼!”

——————————

白筱的手机响了很多遍,她看着只消一遍就已经记在心底的号码,没有去接。

中午时分,郁绍庭还在开会,郁景希饿得哇哇直叫,白筱只好先带他去楼下吃饭。

回来时白筱还特意替郁绍庭打包了一份。

她搁在办公室茶几上的手机多了十来通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

“筱筱,我知道你对我有怨言,但你不能因为这个就赌气跟绍庭在一起,你以后会后悔的。”

白筱当即就删了短信,郁景希咬着南瓜饼看她:“爷爷奶奶不同意你跟爸爸在一起了吗?”

“为什么这么认为?”白筱搂着他软软肉肉的小身子,心里一片怜爱之情。

“奶奶看的电视里女主角遇到这种事都你这表情,”小家伙鄙视了她一眼,然后又说:“昨天的水果沙拉张阿姨应该还帮我留在冰箱里,晚上得去奶奶家吃掉。”

“景希很想去奶奶家吗?”

郁景希白皙的脸蛋微微泛红,嘴硬地说:“要是没水果沙拉我才不去呢!”

想到昨晚无疾而终的谈话,低头看着写作业的郁景希,白筱担心郁战明跟老太太迁怒于什么也不知道的孩子。

郁景希的小肉手突然攥住她的手,引得她侧目,“虽然我也不怎么看好你们,但我还是会帮你说好话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如果你真是……我带你走【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