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2章:如果你真是……我带你走【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2章如果你真是……我带你走【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已经差不多下午两点。

办公室被收拾得一尘不染,里面静悄悄地,茶几上摆放着小学生寒假作业本,还有一个快餐袋子。

他转身过去打开了休息间的门,床上一大一小正裹着被子睡得正香,他脱了西装扯了领带挂在衣架上,解开两颗衬衫领口纽扣,然后才到床边坐下,盯着酣睡中的两人看了会儿,困意也渐渐地袭来。

熟睡中的白筱感觉有一道黑影笼罩着自己,她幽幽地睁开眼,稍稍转身就看到靠在床头的男人。

床上的动静令郁绍庭警觉地醒过来,一睁眼就对上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乱蓬蓬的长发,白皙的肌肤,仿若一只蜷缩在被窝里的小白猫,他不但没起身,反而往里靠了靠:“把你吵醒了?”

白筱触碰到他的手,虽然不凉但也不热,撩开被子往他身上盖了一些。

一阵寒气袭进被褥里,白筱打了个哆嗦,人已经被他揽过去靠在他的胸膛上。

“刚开完会?”

“嗯。”

白筱稍换了个姿势,把他露在外面的手也拉进被子里:“吃饭了吗?”

“没有。”简单而诚实的回答。

白筱想起自己带上来的外卖,这会儿恐怕已经冷了,正打算问他要不要热一下吃,外面办公室的门被轻轻地敲响,被子下,郁绍庭的手握住她的,紧紧地捏了会儿才松开,然后起身去了外面。

——————————

白筱没了睡意,替旁边熟睡的郁景希拢了拢被角,自己重新扎好马尾就下了床。

郁绍庭坐在办公桌前拿了份文件签字,白筱穿上外套出来,就看到一个身材高挑的气质美女站在桌边,栗色长卷发,米白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一件雪纺V领衫,白色细高跟鞋,很都市金领的打扮,看起来也有三十来岁了。

白筱之所以会这么注意她,是因为她说了一句话:“今晚的饭局对方要求带女伴,还是老规矩吧?”

郁绍庭垂头看文件,没有立马接话。

“那我傍晚先去店里拿衣服,换好后在御福楼等你。”

如果说前一句询问还是公事化的语调,那这一句就无形中带了熟人之间才会有的默契跟亲密。

郁绍庭在文件最后一页签了名字,抬头把文件递过去,眼尾却瞟到了休息间门口的身影。

“不睡了?”他极其自然地问了一句,也引得那位身边的气质美女回头。

白筱被四道目光看着有些不舒服,冲那位气质美女点了点头,然后看向郁绍庭:“不想睡了。”

——————————

杨曦显然没想到郁绍庭的办公室里藏了个女人,先是错愕的一怔,随即打量起白筱。

跟自己一身OL装不同,白筱穿着简单的牛仔裤和棉袄,款式都偏向于少女型,随手扎起的马尾显得头发有一点点的乱,一张素净的脸连个淡妆也没化,眼睛大大地,怎么看都是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

见她跟自己友好地点头,杨曦回之一笑,然后又旁若无人地问郁绍庭:“要让他们准备你的衣服吗?”

郁绍庭从白筱身上收回目光,一边翻开另一份文件一边说:“晚上你不用去了。”

杨曦脸色一僵,不仅是因为他不咸不淡的口吻,还有他这句直接又扫她面子的话。

她跟在郁绍庭身边也有七八年了,也差不多熟知了他的脾气,平日也没少听他说一些苛刻的话,但现在这一句“晚上你不用去了”却令她有种预感——不仅是今晚,以后他出席饭局都不再需要她充当女伴。

但她很快就收拾起自己的情绪,得体又细心地问:“那要不要我准备女伴的衣服?”

郁绍庭头也没抬:“还有其他事?”这是在拐着弯“请”她出去了。

杨曦却没当即转身出去,站了会儿才问:“要我订御福楼的外卖吗?”

——————————

白筱原本是看他们在说话才不做打扰,在气质美女说了御福楼三个字后,白筱越发觉得自己打包的外卖有点寒酸,她跟景希不过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小餐馆吃饭,哪里会跑到鼎鼎有名的御福楼去?

但郁绍庭这么一问,她硬着头皮指了指沙发那边:“可能凉了,还是再重新买一份吧。”

郁绍庭却直接对杨曦说:“不用订了,你出去吧。”

杨曦也没再多话,拿了文件出去,路过沙发区时还是没忍住往那个快餐袋瞟了一眼。

只是个普通的一次性塑料袋,没有精致的酒楼字眼,里面是上下叠合的快餐盒边沿甚至还有菜汁。

临出门时,杨曦还是忍不住多看了白筱两眼。

白筱自然没忽略气质美女投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刚才她从休息间出来时捕捉到气质美女看郁绍庭的眼神,事业有成的老板跟美丽能干的女下属,她自己也在大公司待过,很清楚那些暗地里的暧/昧不清。

郁景希曾经告知过她的话也浮现在脑海里——

……上次我看到爸爸对一个阿姨说那些话,然后那个阿姨冲我爸爸笑了。

——————————

郁绍庭已经离开办公桌坐在沙发上。

他解开快餐袋子上的活结,好似没注意到白筱的异样,像聊家常地随口问她:“楼下买的?”

“左边第三家,在搞特价,买的那几个菜原价十六块现在只要八块。”

白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补充后面两句,像是故意膈应他一样。

郁绍庭打开餐盒,盯着里面混杂在一块儿的两个菜,基本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白筱望着他,隐约听到一声轻叹,却又像是她的幻听,那边,郁绍庭已经拿着餐盒站了起来。

白筱以为他是要丢掉,他却在走到门口时回过头看她:“真让我自己去茶水间用微波炉热?”

白筱愣了下,说:“我不知道茶水间在哪儿。”

“我带你过去。”

白筱觉得他这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你去了,我还去干什么?”

“过来。”他却格外坚持。

两人就这么耗着,最后还是白筱屈服。

——————————

景行跟杨曦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就瞧见白筱跟在郁绍庭身后磨磨蹭蹭进了茶水间。

杨曦拉住要走的景行:“那个小姑娘是郁总家里的亲戚吗?”

景行看了眼茶水间:“怎么这么问?”

“我听说郁总的侄女前不久回国了,看这位倒是像,刚才我看见她从郁总办公室休息间出来。”

“不是啊。”景行说完就发现了身边杨曦沉默了。

景行多少知道杨曦那点心思:“杨经理,有些事不能强求,尤其是感情的事。”

杨曦苦笑:“我哪敢痴心妄想呀,只是这位……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你不觉得……太年轻了吗?”

是呀,看着像高中毕业,身上也没沾染太多社会习气,当初景行察觉到郁绍庭那点想法时也吓了一跳,他以为郁绍庭喜欢的是那些成熟有修养的名媛,就像过世的太太,结果偏偏对白老师这类青果子情有独钟。

“有谁知道呢!”景行凑近杨曦,低声说:“老实说,我当时也不敢相信。”

杨曦望着茶水间方向没吭声。

景行生怕杨曦钻牛角尖,忍不住侧面敲打:“杨经理你也到结婚的年纪了。”

“放心,我还有点自知之明,我对郁总是倾慕,但不至于生出不该有的念头。”

杨曦叹了口气,“倒是还在拉斯维加斯的那位,等了这么多年,知道了应该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被她一提醒,景行才记起还有这么一号人物:“她一厢情愿,管郁总什么事?”

“景秘书,你不了解女人。郁总这些年身边没一个人,那位虽然表面上不急不躁,但心里估计是笃定了有朝一日自己会得偿所愿。一个女人在一个男人身上耗费了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终归是想要拿回点什么的。”

——————————

白筱被郁绍庭强行拉着坐在沙发上看着他吃饭。

她发现哪怕是路边小餐馆里二十块左右的饭菜,也能被他吃出上千块的档次来。

没多久,那位气质美女又进来了一趟,送来几份文件,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

白筱盯着她的背影,在门合上后才用状似无意的口吻问郁绍庭:“她是你的秘书吗?”

“杨曦是公关部的经理。”郁绍庭的回答很简单,没有其余过多的解释。

“她看上去应该跟了你很多年。”

郁绍庭停下筷子,抬头望着她,那眼神像是把她看出一个洞来。

白筱也不兜着揽着,直接点破了:“她喜欢你。”

郁绍庭笑了,尽管笑声很轻,但白筱还是听见了,他的表情像是听了个幽默的笑话。

看他不紧不慢地吃饭,白筱心里却有些难受,不知道是不是裴祁佑曾在她心里埋下的阴影,令她对老板和女下属的关系总是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尤其对象换做是郁绍庭时,更是百般不是滋味。

“你在裴祁佑公司这么多年,他就教会你这些东西?”

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戳穿了她的心思,白筱只觉得自己快成小丑了,起身就要走。

他却一把拽住她的纤细的手腕:“去哪儿?”

“去看看景希醒了没有。”

郁绍庭的手往下,捏住了她的手指:“就这么想了解我跟其她女人的事?”

“我不喜欢探听别人的隐私。”白筱甩了甩他的手,说着心口不一的话。

“一点也不好奇?”

“……不好奇。”

郁绍庭松开她的手,不再说话,继续吃饭。

白筱回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挪动双腿。

比起裴祁佑,郁绍庭更具备成熟男人的条件,不管是硬件还是软件,吸引着各型各色的女人。

人在面对感情时总会选择性地看不见一些东西,就像被她刻意忽略的那些郁绍庭身边的女人,想起她那回在路边看到跟他并肩而立的女影星,还有这位杨经理……

当你在意一个男人时,就会产生占有欲,介意他身边有其他女人的围绕,也会介意他的过往情史。

郁绍庭一抬头就对上白筱微微泛红的眼圈,正委屈又控诉地盯着自己。

他知道她在想什么:“杨曦真的只是我聘请的员工。”

见她还是不信,郁绍庭又说:“她是景行的女朋友,你要不信,出去问景行。”

白筱当然不会真的傻傻地跑去拉着景秘书问,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可理喻,她转身欲走,郁绍庭却突然起身从后抱住了她:“我没在外面养女人,真要算,也就现在这一个,你说是谁?”

白筱不吭声。

郁绍庭从裤袋里拿出一个蓝绒小盒子。

白筱昨晚见过,自然也记得里面装的是什么,心跳不由地加快。

郁绍庭把她搂在怀里,摘下盒子里的戒指举起她的左手无名指就套了进去:“你如果愿意,明天就去登记。”

白筱没料到他会突然许下结婚的承诺,一时有些措手不及,有点被他吓到,随即也想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她盯着那枚熠熠闪耀的钻戒,缓缓转过身,看着他说:“苏蔓榕是我的妈妈,亲生妈妈。”

说完,她一瞬不瞬地望着他,不愿错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变化。

过了片刻,郁绍庭开口:“今晚去郁家。”

白筱去摘无名指上的戒指,低声说:“我没打算认回她。”也没想破坏你们安宁幸福的生活。

“结婚前你不打算见家长了?”

白筱蓦地看向他,他的神情没什么变化,好像她刚跟他说的是今天天气怎么样。

她想起苏蔓榕被问及她父亲时遮遮掩掩的样子:“如果我的爸爸是……”

“别想那么多,今天见完我父母,再给外婆打个电话。”

白筱看着他一副不在意的模样,不但没轻松反而更加沉重了:“那要是他们都不同意呢?”

“我带你走。”

——————————

我带你走。

四个字,他说得没有一丁点的犹豫。

白筱却清楚地知道这四个字背后的沉重,虽然她怀疑自己不是郁政东的孩子,但要是……那样的话,郁绍庭要带她走,她想象不出那时候会掀起怎么样的风波。

“你不怕吗?”白筱还是问出了自己心底的担忧。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漏风的墙,终有一天会被人发现,到时候等待他的是身败名裂。

白筱突然之间就明白了那个老和尚的话。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此等孽缘,强求不得,轻则身败名裂重则性命堪忧……

她跟他难道真的是孽缘吗?

郁绍庭的手指抚过她鬓边的发丝,垂眼望着她:“孩子都这么大了,你代孕的时候怎么不怕?”

“那时候我又不知道……”

“现在说怕,晚了。”

白筱忽然反握住他的大手,目光真挚又恳切地看着他:“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真的是,你不要把我是景希妈妈的事说出去。”那样子,最起码孩子可以不必忍受太多世俗异样的目光。

郁绍庭没有接话。

白筱心头一顿,紧张地问:“你已经告诉别人了?”

“……没有。”

“你不要骗我。”

“今晚去大院。”

————作者题外话——————

场外采访:

码字小残废(可可)举着话筒:小白,据坊间传闻,你长得像郁家老大,求图求真相求鉴定。

小白:这个……

旁边一具棺木盖弹开,某人诈尸:别劝我,我决定改名叫郁窦娥。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的女儿说喜欢她的小叔子……【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