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3章:她的女儿说喜欢她的小叔子……【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3章她的女儿说喜欢她的小叔子……【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睡醒后蹑手蹑脚地走到休息间门口,小手扒着门框伸着脖子往外瞧,还没瞧出个究竟来,整个人已经腾空而起,一扭头就对上一双深沉漆黑的眸子,严厉的眼神看得他心里慎得慌:“爸爸。”

他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爸爸居然会从里面的卫浴间出来!

“爸爸,你上厕所吗?”郁景希咧嘴讨好地问。

郁绍庭直接把他提溜着拎出了休息间。

白筱听到动静转头,郁景希被郁绍庭轻巧地提在手里,难得乖乖地没反抗,光着一双胖嘟嘟白嫩嫩的小脚丫,乌溜溜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不知道又在打什么坏主意。

因为郁绍庭没就之前搞乱办公室的事教训他,导致小家伙的胆子又肥了。

郁绍庭把他丢到白筱身边,自己拿了一份文件又去开会,离开前没忘跟白筱交代:“会议大概四点半结束。”

白筱点头,目送着他出了办公室,一收回视线就对上郁景希黑亮的大眼睛。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谁也不吭声,最后郁景希拿过一包口水豆拆了。

白筱这几天都在网上留意合适的工作,投了不少简历倒是有几家公司回复了她,让她过几天去面试。

郁景希看看那边,又摸摸这里,见白筱开着笔记本电脑在浏览网页,就一点点蹭过去:“干什么呢?”

白筱发现小家伙现在是越来越不把她放眼里了,捏了捏他肉嘟嘟的脸蛋,翻开作业本推到他的跟前,还有几天就要开学了,结果郁景希还有大半的作业没做,偏偏还一副身宽体胖的轻松样。

“刚睡醒呢,也不给我时间缓缓。”郁景希翻了翻白眼,但还是盘腿坐下拿起了铅笔。

白筱用手指弹了弹他的脑门:“那怎么不见你缓一缓吃零嘴的时间?”

郁景希把一颗口水豆丢进嘴里,吃得津津有味,这些零食都是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的,换做以前,郁绍庭是绝对不允许他带进家里的,就算他想吃也只能偷偷在外面吃了擦干净嘴再回家。

过了不到十分钟,白筱觉得有软软热热的气息喷在自己脸颊上,她一偏头就看到郁景希整个人都快挨到她身上,伸着脖子好奇地看着电脑屏幕,小胖手里还捏着铅笔,但心思显然都不在作业上了。

“不会做了?”白筱拿过作业本看了看,上面的字写得扭扭捏捏,很多题目都空着呢。

作为男人,不管是五岁还是五十岁,都有着强烈的自尊心。

白筱随口的一问,郁景希却倍感没面子,尤其对方还是自己曾经心爱的女人,心里又气又臊,抓着铅笔的手挠挠耳根子,死鸭子嘴硬地说:“是铅笔芯没了,你看,这还怎么写字?”

白筱从书包里替他拿卷笔刀,却摸出来一张纸,细看之下是学校让填的家长信息表。

她瞧见爸爸那一栏写了东倒西歪的郁绍庭三个字,也许是笔画太多,都超出了格子,职业那里写着企业家,至于下面妈妈一栏……白筱还没看清,手里的纸已经被夺走了。

郁景希不满地瞪着圆圆的眼睛:“你怎么胡乱动我的东西?”

白筱还惊讶于自己方才的那一瞥,见他张牙舞爪的小模样,忍不住逗他:“我好像看到自己的名字了。”

小家伙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把纸捂在胸前:“你看错了。”

“哦,原来我看错了。”白筱故意拖长尾音,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心虚的小表情。

郁景希懒得理她,哼哼地把书包拿过来,把那张纸放回去,不忘警告她:“不准偷看!”

说完提着裤子两步一回头地去洗手间。

白筱终究还是偷看了,妈妈那一栏果然填着她的名字,职业那里写了小提琴老师。

仅仅是这一行子就让她心头涌起酸涩跟甜蜜,两种感觉混杂在一起,百感交集。

郁景希从洗手间出来,看到白筱手里拿了张纸,立马跑过来:“不准偷看,还给我。”

白筱把纸递给他,望着他宝贝似地折叠好藏起来,问道:“小提琴那几个字谁教你的?”

小家伙瞥了她一眼,语气有些不屑:“不是有新华字典吗?”

“那怎么把我填在妈妈那一栏?”

“我没有妈妈,你不是要做我后妈吗?当然填你的名字啦!”郁景希反驳得理直气壮。

其实有个后妈还是不错的,以后吃零嘴有个人在前面帮他挡着,放学还能去学校门口接他,有不会做的功课会教他,他要是想去电影院看电影也有人陪她了,家里除了李婶还有个人,还会给他做饭……怎么想都是蛮划算的。

白筱心里甜甜地,摸着他绒绒的卷发,情不自禁地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

郁景希颇为不耐地挣脱她的双手,趴在茶几上用卷笔刀削着铅笔,过了会儿回头:“这道题我不会做。”

——————————

郁绍庭开完会推开门进来,第一眼就看到母子俩头挨着头跪坐在茶几边做作业。

听到开门声,白筱立刻转头望过来,眼波很温柔,又带着羞赧:“会开好了?”

郁绍庭应了一声就到沙发区坐下,文件被他随手丢在茶几上。

白筱从他进门就留意着他,自然没错过他眉眼间的疲态,手搭上他的膝盖:“要不去睡会儿。”

郁绍庭抬头看着她,眼中虽有倦意却柔情似水,已经将她的手握在掌心。

他的视线掠过她左手的手指,眉头微皱:“戒指呢?”

白筱像是早料到他会问,拉下棉袄链子,从线衫里拎出一条项链,钻戒就串在项链上。

“怎么不戴手上?”

“我忘性大,要是不小心掉了怎么办?”

“等掉了再说。”他靠在沙发上,一点也没收敛自己的目光,直勾勾地落在她的脸上。

男女之间最初的吸引都是荷尔蒙,当郁绍庭赤把这份热度赤/裸裸地坦露在她跟前时,白筱终究是招架不住。

郁景希扭过头瞅着不声不响又开始眉目传情的两个人,扭了扭屁股,心里鄙视:真是越来越不害臊了!

白筱的手机又开始响了,不知道已经是第几遍,还是苏蔓榕的号码。

见她不接,那边又发来一条短信,白筱起身走到一遍才点开——

“筱筱,绍庭是你的长辈,你们不合适的,听妈妈一句劝好吗?就当妈妈求你了。”

失踪了二十几年的母亲别后重逢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拆散她的姻缘,白筱看了怎么可能不难受,她没有回复,直接删了短信,一转身,郁绍庭已经在她身后:“谁的?”

“……苏蔓榕。”白筱没有喊妈妈,从心理上抵触着喊苏蔓榕这个称呼。

郁绍庭什么也没说,却在铃声再次响起时拿走了她的手机,走到一边接起了电话。

白筱望着他挺拔颀长的背影,西装笔挺,黄昏的余晖落在他的肩头,看不清明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短短几秒钟,郁绍庭回到她跟前,电话已经挂了。

“你跟她说了什么?”

郁绍庭把手机还给她:“我只喊了她一声大嫂。”

然后苏蔓榕就把电话挂了?

白筱似信非信,郁绍庭已经走到郁景希身边催促:“收拾好东西,回家。”

“回哪个家?”郁景希一边往书包里塞作业本一边问。

“沁园。”

——————————

苏蔓榕听到郁绍庭的声音先是一怔,那一声“大嫂”蛰在她的神经敏感处,迫使她立刻按掉了电话。

命运跟她开了一个莫大的玩笑,她的女儿说喜欢她的小叔子……

苏蔓榕双手攥紧方向盘坐在轿车里,脸色苍白如雪,她闭了闭眼睛,平复下紊乱的心绪才发动车子,车子经过丰城最大的剧院时,她眼角余光不经意地瞟见剧院上方LED屏幕,却是再也挪不开眼了。

画面里的男人身着黑色正式礼服,白衬衫,黑领结,身姿英挺,年逾不惑却依旧丰神俊朗,鬓边几缕华发,嘴边噙着温雅的笑,一如年少时林荫下那个淡淡的笑,只是如今多了几分成熟内敛的味道。

当他把小提琴从肩头拿开时,台下是一片如雷的掌声,他却忽然转头,镜头循着他的目光找寻而去,一道杏色的窈窕身影朝他走来,最后挽上他的臂弯,两人相视而笑,情意绵绵的对望引得一片鼓掌。

LED屏幕下方的滚动条滚出一行字:恭贺澳际华裔小提琴演奏家……

当视线触碰到那个名字时,苏蔓榕眼圈泛红,心头一阵钻心的痛楚,握着方向盘的手指青白。

她想起昨晚郁老太太的话,她说今天跟小三相亲的小姑娘是景希的小提琴老师……

小提琴……尽管她拼命地想要去磨灭那个人的痕迹,但她的女儿身上却遗传了他家族的音乐天赋。

那个人颠覆了她的前半生,现在连她的后半生都要因为他而不得安宁了吗?

过往一幕幕在脑海里走马观花——

她躺在病房里,一身军装的郁政东坐在床边,带着厚茧的手指抚过她带着雷横的脸颊,他的声音很低沉刚硬,却带了平日所不曾有的柔情:“如果你想把孩子找回来,等你出了月子我就带你回黎阳。”

“我会告诉爸妈,我们其实两年前就在云南结婚了,还有过一个孩子,只是不小心丢了。”

苏蔓榕无力地靠在座位上,但伤心过后眼神却更加坚定,政东,我这样做你不会怪我的对不对?

——————————

郁景希背着大书包站在车外,气愤地瞪着车里的两个人,太不上路子了,居然赶他下车!

“李婶,带景希进去,晚上我们不回来吃饭。”郁绍庭透过半降的车窗对李婶交代。

李婶连连应下,哪敢再当电灯泡,牵着郁景希回别墅。

车子驶出沁园小区,白筱才偏头看身边的男人:“现在打算去哪儿?”

外面天色已暗,郁绍庭线条深刻的五官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透着令人捉摸不透的神秘,他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伸过来捏住她握着安全带的手:“军区大院。”

——————————

郁绍庭跟白筱进门时郁老太太正感怀春秋地抹着眼泪从客厅出来。

这两天经历的事情太多,情绪起伏着实大了些,原以为小儿子“脱光”在望,结果半路窜出小金孙是私生子的真相,杀得她一个措手不及,还没回过神,老二又告诉她说淑媛婚后就丧失了生育能力。

这都乱七八糟的什么事儿啊!

所以当老太太看到肩并肩站着的郁绍庭和白筱时,脚下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郁绍庭一步上前,搀扶住了两腿发软的老太太。

老太太却一把推开他,直直地望着白筱:“筱筱,你怎么……怎么……”跟小三在一块?

白筱有些赧然,只是喊了声“伯母”,略显紧张,有些话终归是要男人来说的,她抬眸看向郁绍庭。

郁老太太是过来人,立刻就明白了什么,又惊又喜还有些不敢置信,忙不迭地让张阿姨泡茶,自己上前拉过白筱的手,嗔怪地看了眼郁绍庭:“小三你也是的,怎么不先打个电话?我好让张阿姨多买些菜。”

——————————

这两日还偏差了两千字明天补起,另:关于小白的生父,其实我。。。。。。在前面章节做过铺垫,但很细微,如果小伙伴们一目几行的话应该看漏了,不过你们那么足智多谋,估计自己也猜到了【把一根毛~】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不过通知你们一声,同不同意是你们的事【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