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6章: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在关心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6章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在关心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人不是说我生白头发了,难道还能比你活得久?”

听郁绍庭这样玩笑地说出年龄问题,尤其是提到生死,白筱抬起的手握紧他的手腕。

他的手很瘦很大,手背跟手腕处都没什么肉,骨关节突出,握在手里时硬硬地却令她安心。

“刚才……参谋长是不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

郁绍庭收回自己的手,重新发动车子,“又不是让你跟他结婚,你在意他做什么?”

白筱偏头看着他一副不在乎的模样:“你大哥他……”

仅仅说了几个字便有些难以启齿,她不知道在书房里郁战明跟郁绍庭说了什么,导致一个摔门而出一个砸碎了古瓷花瓶,但可以确定的是应该跟她有关,如今的她恐怕已经成了郁家其他人眼里的“红颜祸水”。

郁绍庭突然长臂一伸,圈过她的右肩把她搂向自己:“我大哥他命薄,小时候算命的就这么说他,哪怕不是那场车祸,估计也会有其它意外,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你不累我看着都嫌累。”

虽然他安慰人的话说得也不算好听,但白筱还是稍稍安定了心神。

过了会儿,她仰起头看他线条坚毅的下颌:“那算命先生有没有给你算一卦?”

郁绍庭斜了她一眼,眼波极淡,声音也平淡:“我不信这些。”

——————————

白筱看时间还早,就跟着郁绍庭回沁园看郁景希。

李婶迎出来打了声招呼,郁绍庭让她先去休息,李婶立刻识趣地回了自己房间。

郁景希穿着天蓝色的儿童睡袍,趿着小棉拖,两手兜在口袋里,故作老成地从楼梯上下来。

一瞧见刚进门的两人,从鼻子里发出轻哼,无视他们飘到厨房去了。

郁绍庭的手机有电话进来,他到一边去接听,白筱就在郁景希之后进了厨房。

郁景希正站在冰箱前,小屁股撅得高高地,打开冰箱下层不知道在扒拉些什么东西。

“在找什么?”

身后突然穿来声音,郁景希一个不防,小手里的雪糕啪嗒一下掉回冰箱抽屉里。

白筱靠近:“鬼鬼祟祟地,是不是藏了什么好东西?”

郁景希合上抽屉,撇过小脑袋扫了她一眼,挑了挑眉,关上冰箱门,拿过小板凳然后踩上去,打开上半截的冰箱门,从里面拿出冰淇淋蛋糕,用刀叉切了一大块放到盘子里,然后把蛋糕放回冰箱,整个过程有条不紊又很熟稔。

白筱瞅了眼他鼓鼓的小肚皮:“晚饭没吃饱吗?”

小家伙似乎还在计较他们去大院没带他去,只是瞟她一眼,以不屑的表情来表达自己的不高兴。

从厨房出来,看到郁绍庭站在别墅外接电话,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白筱上楼去了郁景希的房间。

小家伙正光着脚蹲在椅子上吃蛋糕,书桌上是几本作业本,床上放着各色小玩具。

白筱望着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样,看了会儿就开始收拾他凌乱的小房间。

“错了!那辆小赛车是放在左边第二个格子里的!”小家伙偶尔指手画脚地说两句。

白筱把车递过去:“你自己来收拾。”

郁景希抿了抿沾着冰激凌的嘴角,一翻白眼就转回头,再也不横加指点。

白筱失笑,收拾得差不多了,回到书桌边,看他正拿着铅笔在做一道算术题,小嘴咬着笔头,拧着小眉毛,一副冥思苦想的认真样,估计是真不会做了,抬头问她:“这道题答案多少?”

白筱弹了弹他的脑门,小家伙眼珠子一转,她就知道他打得什么主意:“别想不劳而获。”

郁景希捂了捂自己的额头,心里泣泪,果然,后妈的本性暴露了,对他越来越凶!

白筱拍了拍他的屁股:“坐过去一点。”

郁景希挪了挪,空出一半位置给白筱,白筱拿了笔开始辅导他那些不会做的题目。

小家伙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却巴巴地落在她的脸上,至于她讲的题目,右耳进左耳出,白筱讲的口干舌燥,把笔还给他,他依旧晃着两条腿、抓耳挠腮,一道题也没做出来。

“没听懂?”白筱觉得自己讲的挺通俗易懂的呀。

郁景希含糊地嗯了一声,在白筱打算再给他讲一遍时,他说:“再过两天就要开学了呢。”

白筱也瞄了他一眼,继续给他讲解。

郁景希整个人在椅子上扭来扭去,这是他平日里烦躁的表现。

白筱侧头看他,只见他皱着一张小脸,有些怨怼地瞅着她,忍不住问:“身体不舒服?”

郁景希哼了一声,放下铅笔,爬上床裹着被子,两眼发直地盯着天花板。

说不出的怅然和没精打采。

“是不是吃撑了?”白筱过去摸了摸他的脸蛋,不烫,那应该不是发热症状。

郁景希像是遭受了什么重大打击,一动不动,把自己裹得跟蚕宝宝似地。

白筱坐在床边陪着:“哪儿不舒服?告诉我好不好?”

过了半晌,郁景希才扭过头瞅着她,眼神透着埋怨和不满:“大后天就要开学了。”

白筱算是听明白他的言外意,掐了把他水嫩嫩的脸颊:“文具用品都买好了吗?要是没有的话,明天我带你去商场看看,顺便再买两套衣服,我看你最近好像又长个子了。”

郁景希的脸色这才好了些,斜了眼白筱:“明天下午我挺忙的……”

“那我上午过来,九点怎么样?”

看着小家伙勉为其难应下,白筱理顺他有点乱的卷发:“那早点睡,不然明天起不来。”

白筱关了卧室的洞灯。

刚打算关台灯,郁景希望着她问:“今晚去奶奶家怎么样?”

“我可不可以把这句话理解为你在关心我?”

郁景希翻了翻白眼,一颗小脑袋缩在被窝里:“谁要关心你,你早就背叛我了。”

白筱低头亲了亲他的脸蛋。小家伙脸一红,把脑袋都钻进被子里,骨碌一个翻身,稚嫩的声音从被窝里闷闷地响起:“走吧走吧,我要睡觉了!”

——————————

白筱从郁景希的房间出来,“肉圆”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晃着尾巴谄媚地围着他打转。

蹲下身摸了摸他胖嘟嘟的身子:“肉圆,你该减肥了!”

“肉圆”是条极通灵性的斗牛犬,或者是以为减肥这个话题被太多人提及过,听白筱这么一说,它立刻倒地不起,四只短腿缩着装死,白筱拍拍它的脑袋,起身准备下楼,眼角余光却注意到院子里。

郁绍庭背对着二楼走廊的窗户,修长的身躯笼罩在夜色里,在地面拉出一道长长的黑影。

白筱注意到他的身侧有火星忽明忽暗,应该是夹在手指间的香烟。

她不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但也从中看出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楼下的郁绍庭仿佛察觉到有目光盯着自己,握着手机转头朝窗户望上来,即便夜间光线昏暗,但白筱还是冲他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转身下楼,刚走到缓步台处,他已经挂掉电话进了屋。

“准备回去了?”郁绍庭自然看见白筱手里的包。

“嗯。”白筱的视线落在他的右手上,没有烟,估计进来前捻灭扔了。

“我去拿车钥匙。”郁绍庭收起手机就转身去客厅,没多久就出来。

不知是因为夜晚太过宁静还是两人之间突然没了话题,坐进车里时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白筱拉过安全带系上,车子开出车库,却在院子门口停了下来,她诧异地看向身边的男人。

郁绍庭双手搁在方向盘上,也转头望着她,目光很深邃:“今晚别回去了。”

车内光线不明,白筱却能听出他说这句话时语气里的淡淡倦意,想到之前那通电话,她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回绝他,很少有女人会拒绝一个正在承受着巨大心理压力的男人,当然前提是你在乎他。

在他的注视下,白筱点了点头,然后车子重新退回车库,她跟着他下车回别墅。

——————————

一个成熟又有魅力的男人留一位女性过夜,怎么也不可能是盖着被子纯聊天,什么也不做。

白筱没矫情地提睡客房,郁绍庭直接就把她带回了主卧室。

郁绍庭的卧室她只在上回发热时待过一晚,那次并未仔细打量,最起码有郁景希房间的三倍大,里面的布置很简单,倒跟酒店总统套房的格局有些相似,原本应该挂婚纱照的床头墙上却空空地,什么也没有。

他的房间充斥着男性的阳刚,属于典型单身男人的卧室,连窗帘都是暗色调的海蓝色。

白筱进了卫浴间洗漱,躺在浴缸里泡了个澡,因为是单身男人的卫浴间,就连沐浴露也是男士专用的。白筱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往身上用,简单地洗了一下就出了浴缸,拿了块搭在架子上的干净浴巾围在身上。

镜子里的女人两颊通红,身上的肌肤被热水泡得呈粉色,她想了想,又把头绳摘下来,一头乌黑的青丝瞬间洒落在肩头,拍了拍滚烫的脸颊,深吸了口气才推开移门出去。

郁绍庭没有在卧室里,白筱抓了一圈,旁边试衣间的门突然开了,她回过身,郁绍庭穿着西裤衬衫出来,衬衫纽扣开了三颗,看到她时脸色并没怎么变,只是问了一句:“洗好了?”

白筱点头,宽阔的卧室两个人面对面而立显得颇为尴尬:“你去洗吧。”

郁绍庭拿了睡衣进了卫浴间,白筱才觉得空气舒畅了不少,她的视线在沙发跟床之间逡巡,最后还是选择了沙发,顺道打开电视,耳朵却一直听着卫浴间那边的动静。

没出十分钟,卫浴间门被打开,郁绍庭穿着暗蓝色的丝质睡袍站在门口。

“还不睡?”他的头发还在滴着水,一双黑深的眼睛却显得格外明亮。

白筱从沙发上起来,“正打算睡。”说着,她到床边掀开被子,甩了拖鞋躺了进去。

被子凉飕飕地,她裸露在浴巾外的皮肤起了一层小颗粒,然后另一侧被子被掀起,床缓缓陷下去,郁绍庭已经睡在了她的身边,他没有躺下,而是靠在床头,手里还拿着电视遥控器。

以前也不是没同床共枕过,却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样紧张。

白筱背对着他躺着,连呼吸都被她克制着很轻,她听到电视里传来的新闻声,他应该在看财经报道。

不知过了多久,在她昏昏欲睡时,一只手从后搭在她的腰际,慢慢地移过来搁在她的小腹处,后背贴上来一道结实又温热的人墙,光线柔和的卧室里,只剩下他低沉而醇厚的嗓音:“睡着了没有?”

白筱慢慢地睁开眼,偏过头去看他,像是睡着被吵醒的样子。

电视不知何时已经被关上,卧室里只亮着一盏壁灯。

郁绍庭整个人已经压在她的上方,一手撑着床一手拂开碍眼的长发,弯下头,薄刃般的唇落在她的脖颈处,她的大腿处甚至清晰地感觉到他身体某部位的变化。

……本章完结,下一章“苏蔓榕的半夜造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