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7章:苏蔓榕的半夜造访!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7章苏蔓榕的半夜造访!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却尖锐地在卧室里响起。

不是白筱的手机,那就是郁绍庭的,在床柜上不停地震动旋转。铃声突兀地盘旋在卧室的上空,也惊扰了这一室的旖旎春色。

白筱缓过神,郁绍庭却固执地拥着她,好似没听到铃声……

激情褪去,白筱觉得自己就像是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全身无力,脸色因为缺氧而苍白,透着不正常的红晕。

两人维持着原来的姿势,耳边是郁绍庭暗哑充满磁性的声音:“第一次你来家里,那个早晨你从洗手间出来,知道我看到你时在想什么吗?”

强烈的感官接触令白筱无法正常思考。

“我在想,该用什么姿势上你。”因为他这句话,白筱的心跳扑通扑通加快。

那天清晨,他刚洗完澡从卧室出来,穿着没扣好纽扣的睡衣,白筱发现自己居然还记得当时他的眼神,很深邃很沉,眼波微微浮动,她以为他是诧异她早起,没想到竟然是……

当手机再一次不识趣地响起,白筱侧头望去,郁绍庭一手撑在她的上方一手拿过手机。

“是谁?”白筱忍不住好奇地问,还夹带着隐隐的关心。

刚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苏蔓榕紧张焦急的声音:“绍庭,你总算接电话了,筱筱是不是跟你在一块儿?我找不到她,她室友说她没回去,打她电话也关着机。”

郁绍庭低头看了白筱一眼,在那头声音停下来后嗯了一声,“可能去其她朋友那里了。”

他的嗓音没了刚才情动时的沙哑,显得格外冷静,一如平日里的淡定。

苏蔓榕显然不放心:“绍庭,今晚……筱筱有没有跟你说什么话?”

郁绍庭抿着薄唇,没有接话。

白筱没想到他板着脸能一本正经地继续……双手抓着枕角。

“……绍庭,你跟她是在哪儿分开的,我过去再找找。”

对这个小叔子,苏蔓榕不敢贸然指手画脚,哪怕心里再怨他把白筱从郁家带走。

她也绝对想不到自己要找的人正躺在郁绍庭的身下。

在苏蔓榕跟郁家其他人的认知里,郁绍庭跟白筱的关系并不熟稔,还是郁老太太拉的红线。至于郁绍庭会把白筱拖走,更大程度上是出于对郁总参谋长的顶撞和对自己被戏弄后的恼怒。

郁家谁不知道郁绍庭性格乖张阴戾,不安排理出牌,喜欢跟郁战明对着干?

“今晚的事是大嫂不对,在咖啡厅里时大嫂就该告诉你,也不至于出现这样的情况。”

苏蔓榕满是愧疚的声音传来:“筱筱年纪还小,有冒犯你的地方,绍庭,大嫂请你多担待点。”

郁绍庭又淡淡地“嗯”了一声,除此再也没有任何回答。

“绍庭,你是不是已经睡了?”

郁绍庭不吭声。

“那我先挂了,你休息吧。”

那边刚一搁下电话,郁绍庭就直接把手机一扔……

————————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外突然响起李婶的声音:“三少,睡了吗?大太太来家里了!”

李婶的嗓门扯得很大,像是故意而为之,在提醒着房间里的人。

白筱听到“大太太”三个字,苏蔓榕的名字随即窜入她的大脑,因为紧张身体瞬间紧绷了。

郁绍庭也慢下来,到最后因为白筱的僵硬而停住,漆黑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就像是两道会吸人的黑色旋涡,倒是丝毫不见被发现的忐忑不安。

隔着门,还能听到上楼的脚步声。

“绍庭睡了?”苏蔓榕柔和的声音响起。

门缝处还有身影晃动,应该是李婶:“是呀,三少回来后就进屋休息了。”

刚才郁绍庭跟白筱在卧室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李婶怎么可能没听见,但怎么也得替他们兜着。

苏蔓榕站在二楼楼梯口,往那紧紧关着门的卧室看了眼:“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

“呵呵……瞧大太太这话说的。”

李婶两手不知该放哪儿,又转身敲了敲门:“三少,你醒了吗?”

没多久,里面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不喜不怒:“李婶,你给大嫂泡杯茶,我马上下去。”

——————————

苏蔓榕坐在客厅等,那杯茶早已经冷却了,就跟她此刻的心情差不多。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在挂了电话后,她心生不安,也是这份不安把她带来沁园。

白筱关机了,打郁绍庭电话又总是不接,接了后也是问十句答一个字的态度。

刚才进门时李婶给她拿拖鞋,她瞟见鞋柜里有一双新百伦女鞋。

这些年虽然她不在国内,也甚少跟郁家人联系,但这个小叔子的性格还是听说过的,天性凉薄,筱筱说喜欢郁绍庭,而郁绍庭居然也带筱筱回郁家,只要一想他们两个有更深的交集,苏蔓榕的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一旦埋下怀疑的种子,不得到百分百确认就没有办法安心,这也是苏蔓榕久等不走的原因。

看到郁绍庭穿着睡袍下楼来,苏蔓榕往他身后看了几眼,又往二楼方向瞅去,却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来。

“这么晚了原本不该再来打扰你,但我真的找不到筱筱了,只好跑来问你。”

郁绍庭去厨房给自己泡了杯茶,端着精致的茶杯在沙发坐下,听了苏蔓榕的话,抬头看了她一眼。

“我知道自己不是个称职的母亲,这些年让她受了那么多苦,但以后不会了,我会带她出国,尽我所能地补偿她。”苏蔓榕说着,真切地看着郁绍庭:“她还只有二十四岁,人生还很长,你说是不是,绍庭?”

郁绍庭垂着眼,拿过茶几上的烟盒,点了根烟,烟雾袅袅,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苏蔓榕攥着腿上的包,看他不吭声,心里越加没底:“景希睡了吗?”

郁绍庭轻轻地“嗯”了一声:“做完作业就睡了。”

“景希都要六岁了,就像妈说的,你是该替他找一个妈妈了,不是大嫂多嘴,你再过几个月也要三十五了吧,一个人带着孩子过不是个办法,看爸妈的意思,好像是打算把丰城蒋书记家的大女儿介绍给你认识认识。”

蒋书记的大女儿,常年在国外求学,如今学成归国也有三十岁了。

苏蔓榕这话好像没什么恶意,但郁绍庭听了脸上波澜不惊,心里却是膈应得厉害。

快三十五岁的男人,配三十出头的女人刚刚好,至于二十四岁的小姑娘,不是他该去染指一二的。

郁绍庭把烟搁在烟灰缸上,弹着烟灰说:“我的事,不急。”

苏蔓榕望着一脸从容的郁绍庭:“绍庭,如果有机会我希望你能劝劝筱筱。”

郁绍庭抬头看她,眼波倒是喜怒分辨不清的深邃。

“当年的事我不该有所隐瞒,爸妈要是怨我我也认了,我欠政东的只有等到下辈子来偿还,”苏蔓榕提及郁政东控制不住地湿了眼圈:“说起来,你也算筱筱的叔叔辈,我不想因为我们母女再耽误郁家任何人。”

“叔叔辈?”把烟按灭在烟灰缸里,郁绍庭往后靠着沙发:“你见过哪家的叔叔会想跟自己侄女结婚的?”

苏蔓榕听了这句话魂儿都跟着一震,再看郁绍庭那不甚在意的样子,一颗心都要揪起来了。

“绍庭你——”他这句离经叛道的话令她越发不安。

郁绍庭抬眸看了眼苏蔓榕惨白的脸,点了第二根烟,朦胧的烟雾荡在两人之间。

整个客厅里笼罩着极低的气压。

以他的脾气,他倒是敢直接告诉苏蔓榕白筱这会儿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但却不愿意白筱因此受到伤害。

这个社会总是对男人比对女人来得宽容。

他睡了大嫂的女儿,传出去顶多说他风流;但对女方,世人只会骂她不知羞耻、勾/引母亲的小叔子。

哪怕他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但看热闹的人只会添油加醋,不会去挖掘真相如何。

正常情况下,话说到这份上了,苏蔓榕应该起身告辞,在两人陷入更为尴尬的境地之前。

但她抬头看了眼二楼方向,怎么也站不起来。

那双新百伦女鞋不止一次在她眼前闪过。

苏蔓榕试探地问:“绍庭,你家里是不是来客人了?”

郁绍庭对她的态度已经变得漫不经心,过了会儿他才抬头:“大嫂还有其他事?”

不回答,反而下了逐客令。

苏蔓榕心中的疑虑更深,如果筱筱真的在这里的话……

她一双眼盯着郁绍庭的脸,偏偏他一副柴米油盐不进的样子,看不出一点端倪。

一个赖着不肯走,一个奉陪到底,比的是谁先沉不住气。

郁绍庭倾身去拿第三根香烟时,睡袍敞开,露出精壮白皙的胸膛,苏蔓榕一眼就捕捉到他胸前的抓痕,那是用指甲划伤的,她心里一紧,多看了郁绍庭几眼,发现他脖子处也有几块红斑。

原来的猜测似乎下一秒就要变成真相。

二楼某个房间突然发出重物倒地的碰撞声。

郁绍庭眉头锁紧,刚一转头,苏蔓榕已经豁然起身,“是不是李婶跌倒了?我上去看看!”

说完,不管郁绍庭答不答应,也不管大嫂私闯小叔子别墅有多不合规矩,苏蔓榕直接上了楼梯,只是她刚到郁绍庭卧室门口,人已经被挡住,低沉又暗含警告的声音响起:“大嫂,有些事适可而止。”

眼看一步之遥,苏蔓榕急于求证心里的猜测,哪里肯掉头走人?

她看向郁绍庭,眼神咄咄:“绍庭,你老实告诉大嫂,筱筱是不是在你房间里?”

郁绍庭眼梢余光瞟见李婶从自己房间出来,便道:“李婶,送大太太下楼。”

“你把卧室的门打开,我看了再走。”

郁绍庭平静地回望着苏蔓榕的打量和质疑,好像在面对一个无理取闹的人。

未等他开口,卧室门就先开了。

李婶率先看到开门的人,先是一惊,尔后欢喜地说:“小少爷,把你吵醒了?”

郁景希穿着卡通图案的睡衣,趿着棉拖,仰着小脑袋问郁绍庭:“爸爸,大伯母来我们家做客吗?”

稚嫩而天真的话语令苏蔓榕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往卧室里瞄了几眼,没发现其他人,郁绍庭不吭声,但他的态度已经摆在那里,苏蔓榕也不再死皮赖脸地待着:“你们休息吧。”说完转身下楼去了。

苏蔓榕一出别墅,还是忍不住回头又看了看,包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来电是个陌生号码。

一接起,那头是温柔有礼的女声:“是苏女士吗?我是白筱的室友,白筱刚才已经回来了。”

“她回去了?”苏蔓榕半信半疑地反问。

“是呀,刚到家,看样子心情不太好,洗洗就睡了。”

道了谢挂电话,苏蔓榕在车里坐了良久,最终还是发动了车子,而不是坐守在这里一晚上。

——————————

别墅的门哐当一声合上,白筱就从郁景希的卧室里出来。

李婶已经回了自己的房间闭门不出。

郁景希像个小老头叨唠:“你们自己看看,要不是我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呢!”

刚说完,人已经被拎起来:“回房间睡觉去。”

郁景希幽怨地看看郁绍庭,又瞅瞅白筱:“有事的时候景希景希,没事的时候就睡觉去~”

白筱从郁绍庭手里接过郁景希抱在怀里,往楼下看了一眼:“她……走了?”

郁绍庭轻轻地“嗯”了一声,虽然没多说话,但那双凝望着她的黑眸似有千言万语蕴在眼底。

郁景希趴在白筱肩头打哈欠,略带挑衅地看了眼郁绍庭:“小白,我们睡觉去。”

刚才小家伙答应帮她瞒天过海的条件就是今晚得去他的房间睡觉。

——————————

一进小卧室,郁景希甩着两条腿从白筱身上滑落,反锁了门然后利索地爬上床。

“晚上我应该会被你挤死。”小家伙一脸嫌弃地往床里侧挪了挪。

白筱想逗他,作势就要出去:“那我去睡客房。”

“回来!”郁景希立刻板起了小脸。

白筱捏了捏他软软的腮,小家伙最近本性暴露,嘴巴坏得要命,脾气也越来越大,完全是某人的翻版。

等她上了床,他从被子里露出一双贼溜溜的眼睛:“你是不是做了坏事,怕见到大伯母?”

倒不是怕,纯粹是她不想见苏蔓榕,这个自诩是她母亲的女人。

白筱弹了弹他的额头:“哪那么多话,快点闭眼睡觉。”

郁景希不情不愿地闭上眼,心底犯嘀咕,这女人说话现在是越来越郁绍庭模式了……

很快郁景希就微微张着小嘴睡过去。

白筱下床,打开/房门,果然,郁绍庭已经站在门口。

“先等一下。”白筱看出他的意思,进去关了台灯,再出来就被他拦腰抱了起来。

白筱下意识地圈住他的脖子,他身上透着清爽的味道,应该是刚洗完澡,令她满足又心安。

——————————

白筱冲洗了一下,穿了一件郁绍庭的衬衫出来,他正坐在床头看书。

洗澡时她把头发盘起了,这会儿要睡觉就拿下头绳。

白筱的皮肤很白,是那种红润的白,墨绿色的衬衫下露出纤长的双腿,从郁绍庭的角度望过去,女人双腿的线条直而柔,因为盘过而微卷的黑发散在肩头,说不上来的风情和简单。

她一上床就被他拉过去,趴在他的胸膛上,白筱仰头看他:“我们在一起,你是不是很累?”

郁绍庭微合着眼,声音慵懒,和着他稳健有力的心跳:“伺候你确实很累。”

“我跟你说正经的。”白筱红着脸说。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又闭上眼,搂在她腰间的手收了收:“其他事不需要你多想,你只要听话就好了。”

“我又不是你养的宠物。”

他伸手抚摸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你不是宠物,你是我孩子的妈。”

——————————

早上郁景希醒来一个翻身却没扑倒自己想象中的柔软,蓦地睁开眼睛,床上哪里还有白筱的身影?

他把被子夹在腿间,翻来覆去,又气恼又委屈,最后还是跳下了床。

白筱正端了早餐从厨房出来,听到啪嗒啪嗒声抬头,就瞧见郁景希单穿着睡衣趿着拖鞋下楼来。

“醒了?”不同于小家伙沉沉的小脸,白筱脸上挂着笑。

郁景希上下打量她,最后拖开椅子爬上去,拿过一个南瓜饼啃了口:“你几点起的,我怎么不知道?”

白筱被他一双黑溜明亮的大眼睛一瞅倒有些心虚。

那边,郁绍庭拔了筷子出来:“你睡得跟猪一样,在你耳边敲锣打鼓也弄不醒你。”

郁景希撇撇小嘴,晃着腿若有所指地看白筱:“我记得商场好像八点半开门吧。”

——————————

郁绍庭还要去上班,就让家里的梁司机送白筱跟郁景希去商场。

在路上白筱收到郁绍庭的短信:“什么时候搬到金地艺境住?”

昨晚没问她,早晨也没问她,偏偏要这样隔着手机问她。

但白筱还是回了短信:“我下午去跟和欢说一声就搬。”

“我让景行去帮你。”

白筱想了想,回绝了他的提议,其实也就一些衣服和日用品。那边接下来就没短信过来。

替郁景希买好学习用品,白筱让梁司机先送他回去。

郁景希扯着她的衣角,仰着小脸看她:“那你去哪儿?”

“我还有一些事要处理,晚点过去找你。”

郁景希低头像做了一番挣扎,然后对梁司机说:“梁叔叔,你先回去吧,我跟小白一块儿。”

“你不是说下午还有安排吗?”白筱没忘记他昨晚的话。

郁景希斜了她一眼,抓过大书包背上,回到她身边又拉住她的衣角,生怕他把自己丢了。

白筱失笑,跟梁司机交代了一下,就牵过肉肉的小手:“走吧。”

“我们去哪儿?”

“……去把你卖掉。”

郁景希翻了翻白眼,忽然眼前一亮,指着路边说:“我要坐那个!”

白筱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入目的是一大排公共自行车。

——————————

十分钟后,一个背着大书包的小孩趴在公共自行车事业部店面门口,伸着脖子不停地往里张望。

等一个年轻女人拿了一张卡出来,他立刻凑过去:“都办好了吗?”

白筱看了眼跃跃欲试的小家伙,点点头,然后往外走,郁景希立刻揪着书包带子亦趋亦步地跟上来。

——————————

叶和欢接到白筱电话,提前五分钟到公司楼下等。

等她看到白筱骑着一辆自行车驮着个小孩由远及近时,大跌眼镜:“你最近穷得没钱打车了?”

从上桥到下桥,白筱差不多耗光了所有力气,连说句话都嫌累。

叶和欢眼神询问一旁背着大书包的郁景希,小屁孩别开头无视她。

停好自行车,白筱才领着郁景希跟叶和欢进公司。

叶和欢是造型师,跟秦寿笙这位化妆师搭档,最近在摄影棚帮一群平面模特做造型拍照。

郁景希可能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紧紧牵着白筱的手,瞪大一双眼好奇地东张西望,瞧见有浓妆艳抹又身姿高挑的模特从他身边走过,会下意识地躲到白筱身后,又探出小脑袋巴巴地盯着人家看。

秦寿笙早听叶和欢说了白筱的事,这会儿见她真带了个孩子过来,开玩笑地问:“这就是你后儿子啊?”

白筱摸了摸郁景希的脑袋,笑而不语。

倒是郁景希,难得落落大方地朝秦寿笙伸出手:“你好,叔叔,我叫郁景希,我爸爸是小白的男朋友。”

秦寿笙不由多打量了郁景希几眼,小小年纪心眼倒不少。

白筱来找叶和欢还有另一个目的,想通过她找一家纹身店,混时尚圈的总比她懂得多。

“我说你早该洗掉了,现在膈应人了吧?”秦寿笙边拿出唇膏涂边说。

叶和欢:“前几天刚有个模特纹了身,我帮你去问问她。”说着,人已经跑得没了人影。

“这次是认真的?”秦寿笙扫了眼乖乖地坐在边上的郁景希,话问得是白筱。

白筱点头。

秦寿笙看她气色红润,还会害羞,那应该不会错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叶和欢喊白筱过去,白筱对郁景希说:“跟秦叔叔待一块儿,别乱跑。”

郁景希点点头,等白筱走了后,滑下椅子开始到处乱晃,东摸摸西蹭蹭,秦寿笙第一眼就看出这个小孩不是个老实的,果然,郁景希很快晃悠到他跟前:“那个问一下……这里有没有发型师?”

——————————

白筱要了纹身店的地址跟叶和欢回来,却没找到郁景希的人影,着实吓了一跳。

“景希人呢?不是让你看着吗?”白筱看秦寿笙优哉游哉地晃着腿,有些责备地说。

秦寿笙磨着指甲,朝某个方向扬了扬下巴:“不就在那里吗?”

郁景希正坐在镜子前,小小的身板差点被椅子挡住,一个年轻的大男孩正拿着剪刀在替他剪头发,白筱走过去,还能听到郁景希清脆有礼貌的声音:“大哥哥,你剪头发真好,跟我在拉斯维加斯的御用发型师一样厉害。”

“是吗?”大男孩似乎很享用这样的夸赞,剪的越加地仔细。

“那个……大哥哥,刘海能不能剪得稍微斜一点,我觉得那样会比较有感觉。”

大男孩捏了捏郁景希白嫩嫩的脸蛋:“当然可以,我早上还没看到你,你跟谁过来的?”

“我妈妈呀,她跟你们这里的造型师跟化妆师是好朋友。”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爷爷叫郁战明,她是我爷爷的儿媳妇!(5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