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8章:我爷爷叫郁战明,她是我爷爷的儿媳妇!(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8章我爷爷叫郁战明,她是我爷爷的儿媳妇!(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妈妈认识卡蕊娜跟薇薇安?”卡蕊娜是叶和欢的英文名,至于薇薇安,显而易见。

郁景希听得似懂非懂,但还是顺着发型师的话点头。

大男孩见郁景希可爱漂亮,不时跟他搭话:“那你妈妈是干嘛的?”

“小提琴老师。”

“拉小提琴的?这么厉害,我小时候也想学,可惜家境不好,真羡慕你!”

镜子里小男孩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好像会拉小提琴的是他。

“我们这儿也有个模特学过小提琴,不过考到六级就不学了,你妈妈现在什么水平?”

对于小提琴六级是什么概念郁景希不清楚,但他还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白筱拉小提琴的样子。

他趴在琴房门口偷偷往里看——

白筱穿了米色高领毛衣,长发编成辫子垂在左肩处,小提琴平稳地搁在左锁骨上,头稍稍往下很自然地落在琴上,很优雅的动作姿势,悠扬低缓的琴声回绕在房间里……

奶奶说过他妈妈也是小提琴家,但他没见过她拉,但白筱拉琴的样子却刻进了他的心底。

他想,他妈妈要是还活着也拉琴,应该跟白筱的样子差不多。

至于白筱小提琴几级了郁景希不知道,但他想了想,挺直小脊梁:“我妈妈好像十二级了。”

发型师剪头发的动作一滞,嘴角微微地抽了抽,呵呵笑了两声。

郁景希看他这样,心里没了个底,难道自己说错了,可是小白应该比一般人厉害不止一倍吧?

“大家一般都以为最高是十级,但上海音院最高确实是十二级。”一道清柔干净的女声在一旁响起。

发型师转头就看到一个打扮休闲清丽的小姑娘站在他们身后。

郁景希听到白筱的声音,扭头两只小手扒着椅背有些不自在地瞅着她,小脸蛋红红地。

不晓得她听去了多少……

白筱倒也没当场揭穿郁景希,过去摸了摸他的脑袋,尔后微笑地对发型师说:“麻烦你了。”

发型师忙摆手,小伙子脸微红:“没事没事,小朋友很可爱。”

那边叶和欢有事叫白筱。

“乖乖听话,过会儿再来找你。”白筱嘱咐完郁景希才走开。

小家伙暗松了口气,看着镜子里白筱的背影,在椅子上挪了挪屁股:“大哥哥,继续剪吧!”

“刚才那是你姐姐吗?”发型师问。

郁景希嗅到不对劲,抬眼看他,哪还有刚才的讨喜样,小眉毛一拧:“你想干嘛?”

“就想问问,你姐姐有男朋友了没?”发型师说着红了脸。

郁景希听完一把扯掉围在脖子上的布,跳下椅子就走,走了两步又回头:“刚才说你头发剪得好是骗你的!说实话,简直糟糕透顶!”说完,还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大摇大摆地走了。

发型师摸了摸自己的后脑袋,现在的小孩脾气怎么都这么怪,跟他那个温柔漂亮的姐姐大相径庭呀!

——————————

郁景希气冲冲地板着脸过来,白筱正在帮叶和欢整理模特要穿的服饰。

“剪好了?”白筱扫了眼他乱糟糟的卷发,“怎么不让发型师帮你梳一梳?”

郁景希一屁股在旁边坐下,难得没宝贝似地去管头发。

“哟,这是跟谁生气呢?”秦寿笙过来,坐下翘着二郎腿对白筱说:“小宇想约你晚上去唱K。”

“哪个小宇?”白筱可不认识这里的人。

“不准去!”郁景希已经叫嚷起来,很生气:“你晚上说要跟我和爸爸吃饭的。”

叶和欢也乐了:“不说白筱现在还没跟你爸爸结婚,就算结了,也有交朋友的自由吧?”

“是呀,过会儿你呢,就跟你爸爸去吃饭,白筱就跟咱们一块儿去玩。”秦寿笙搭腔。

这两人一唱一和,郁景希发现自己说不过他们,索性背过身去生闷气。

白筱可没真想跟谁去幽会,倒是发现刚才给郁景希剪头发的小伙子正冲自己羞赧地笑,她大概猜到了事情原由,礼貌回之一笑,尔后对秦寿笙说:“你们去吧,我还有些事,就不跟你们一起了。”

——————————

白筱带郁景希离开时他还板着小脸,连手都不跟她牵,像是在跟她置气。

两人还是骑自行车回去。

白筱腰间的肉被狠狠地掐了一把,她吃疼,倒吸了口凉气,身后是小家伙解气的哼哼声。

先驮着郁景希一起去纹身店约了洗纹身的时间,白筱才找了一家餐馆跟他吃午饭。

望着坐在对面抓着筷子扒饭的孩子,白筱心头暖暖地,舀了一小碗汤递给他,想到自己下午得搬家,就对郁景希说:“吃完了,过会儿我先送你回沁园。”

郁景希从饭碗里抬头,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她:“你也回去吗?”

“我下午还要搬家……”

“那我帮你一起搬。”

白筱看着他小胳臂小腿的,不帮倒忙就很不错了,而且到时候可能顾不上他。

她舀了一小碗汤递给他:“我一个人可以了,你先回去。”

“啪!”筷子被重重地拍在桌上。

白筱抬头,郁景希鼓着小脸瞪她:“你是不是想偷偷跟那个小宇去唱K?”

虽然他不晓得唱K是什么东西,但肯定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我是真的搬家,你上回也去过,金地艺境那里。”

“我帮你搬。”小家伙固执地不肯松口。

郁景希的性格很大程度上跟郁绍庭相像,父子俩一样的霸道,一样的坏脾气。

最终的结果是白筱妥协,载着他去了星语首府。

小家伙为了表示自己不是来拖后腿的,放下书包后就跟在白筱后面跑来跑去抢着搬东西。

行李收拾到一半,白筱接到了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面试电话。

“下午两点?”现在就已经快一点了,她看了看墙上的钟,最后还是应了下来。

从这里去文熙路只要十几分钟。

“爸爸的电话吗?”

郁景希假借着搬小盆栽凑到白筱身边,竖着耳朵偷听,却只隐约听到是个男人的声音。

白筱摸了摸他的头:“我要去一家公司面试,你在家里待着,等我回来。”

替小家伙洗了脸和手,白筱又匆匆换了一套职业装。

郁景希小跑着跟在她身后:“一起去。”

“乖,在家里等我,看看动画片,我面试完就回来。”

“那我马上打电话告诉爸爸你要跟小宇去唱K!”

白筱诧异地看着他。

郁景希想了个好主意:“这样好了,你带我去,爸爸要是问起来,我也能给你证明你没跟野男人出去。”

白筱再次败下阵来,只好带着他一同去公司。

——————————

带了个小孩去面试,多多少少令白筱成为一众应聘者里最引人注意的。

也就没心没肺的小家伙还能抱着一袋糖炒栗子吃得香。

坐在旁边的一个女人低声问白筱:“这你弟弟啊?”

白筱看了眼正剥栗子壳的郁景希,莞尔,别的倒没多说。

“你不该带孩子过来的,面试官如果误会是你的孩子怎么办?那样刷下来的几率很大。”

“是呀,刚才那个人事部经理过去时还看了你两眼。”另一个人也插话。

白筱抚摸着郁景希的后脑袋,说:“这个确实是我的儿子。”

另几个人顿时语塞,转而用古怪的眼神打量白筱跟孩子,这么年轻孩子就这么大了,难道是单亲妈妈?

白筱倒没在意她们同情又略略鄙夷的目光,看郁景希吃得噎住了,就从他书包里拿出保温杯,打开盖子递过去,郁景希就着她的手咕咚咕咚地喝了几大口,然后又孜孜不倦地剥起栗子来。

“别一下子吃太多,容易便秘。”

郁景希挑眉看她,哼哼了两声,挑衅地剥了一颗栗子肉丢进嘴里。

白筱失笑:“到时候我可不帮你买药了。”

那边,会议室的门打开,面试官报了白筱的名字。

郁景希忙催促:“快去快去!”

“别乱跑。”白筱不放心地交代,小家伙连连点头,乖得不行。

等白筱进了会议室关了门,郁景希从书包里掏出手机。

“奶奶,哦,我陪妈妈在一家房地产公司面试呢!”

稚嫩的童音,倨傲的语气,引得其他应聘者跟公司员工都瞧过来。

郁景希坐在椅子上,晃着小腿,仿佛没看到其他人的目光,自顾自地说:“爷爷要去中南海开会呀,妈妈一定会面试成功的,嗯,好的好的,等妈妈面试完我们就回军区大院去。”

等他装模作样地挂了电话,一旁就有人问:“小朋友,你爷爷是干什么的,还去中南海?”

“哦,就一当兵的,年轻时杠过枪,现在他年纪大了,就只能上电视。”郁景希漫不经心地回答。

过了会儿他像想起了什么,无害地冲其他人笑:“忘了告诉你们,他叫郁战明。”

众人:“……”

——————————

在一干应聘者里白筱的学历算偏下,哪怕她有几年工作经验,从面试官的表情她知道自己机会不大。

当年裴家出事时她原本已经办好美国加州某所大学的入学手续,但因为后来一系列变故,她终究没有去美国上大学,乃至回了国后,拆迁屋里半年生活、一年多的代孕日子,她早已无暇顾及学业。

尽管后来进/入裴氏后她读过夜校,但这般学历如果没有熟人帮忙,确实找不到一份好工作。

她现在所遭遇的这一切,都是她为过去的执着付出的代价,她并不怪裴祁佑,他并没有拿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逼她做这些事,哪怕这份感情到头来没有善终,她也不至于因此而怨恨裴祁佑一辈子。

当面试官淡淡地说出那句“回去等消息吧”,白筱大概已经猜到结果了。

一个员工突然进来,在其中一位面试官耳边悄悄说了几句话。

刚准备离开的白筱被面试官喊住:“那个……白小姐是吧?”

“我们发现你的工作经验很符合公司最近正在找的行政人员要求,你看什么时候能来工作?”

等白筱出了会议室,还不太相信面试的结果。

没有复试,她直接就被录用了?

这算不算是天上掉馅饼?

刚刚还坐满人的会议室外边如今只剩下郁景希晃着腿吃栗子,哪里还有其他应聘者?

“怎么样,他们有没有录取你?”郁景希起身,抱着栗子袋子过来。

白筱虽然心里好奇,但得了份工作心情还是很好的,蹲下抱住他亲了一口。

“怎么老亲我?”小家伙嫌弃地摸了摸脸颊。

白筱弹了弹他的额头,问:“对了,其他来面试的人呢?”

“可能突然发现没你厉害,不想丢脸就回家去了。”

“小人精!”白筱忍不住又捏了捏他的脸蛋,拉过他的小手:“带你去吃甜品庆祝一下!”

郁景希瞟了眼白筱愉悦的样子,小小地叹了口气,这么笨,幸好他跟来了,不然又得被人欺负。

——————————

白筱在跟郁景希吃甜品时接到了郁老太太的电话,出乎意料却又那么在情理之中。

在所谓的真相揭开后,要是郁家那边没有任何动静才有问题。

因为出面的是郁家老太太,白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答应前往赴约。

“你害怕见我奶奶?”郁景希舔着甜筒问。

白筱还是打算先把孩子送回沁园,“吃完了吗?吃好了我打车送你回家。”

“我要跟你一块儿去见奶奶。”

“大人有事情要说,你在不方便。”

“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不让我去,我也会偷偷地去!”

白筱看着撅高屁股扒着椅子不肯走的郁景希,无奈地叹息,最后还是把他带去见老太太。

——————————

郁老太太给白筱打电话的心情是很复杂的。

挂了电话后,她又扭头对张阿姨说:“你说,我容易吗!”

在大儿媳妇抛出那样重量级的真相后,整个郁家都陷入了低气压。

郁总参谋长在书房待了一个晚上,一大清早就回首都去了,临走时只说了一句话:“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老三绝对不能跟那姓白的小姑娘在一块儿!你惹出来的事,自己搞定。”

什么叫她惹出来的事,老太太擦了把辛酸泪,她又不知道白筱是蔓榕的女儿!

要不是郁战明动用手里的关系强压着,估计今天民政局里就多了一对男女去登记,可是压得了初一也压不过十五呀,小三又怎么可能不晓得自己父亲暗地里动的手脚,恐怕这会儿小三也开始动手脚了!

郁老太太平日里虽然迷糊,但在大事儿还是看得很清楚的,所以她徘徊再三还是找了白筱。

小三这边说不通,但如果白筱先打退堂鼓,一个巴掌怎么也拍不响了!

在去的路上,老太太想着过世的大儿子,又哭湿了几张纸巾。

——————————

白筱牵着郁景希到咖啡厅时,郁老太太已经到了。

“来了啊。”郁老太太再见白筱只觉得异常尴尬。

白筱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老太太,便扯了扯唇角,倒是郁景希喊了声:“奶奶!”

本心情纠结的老太太一瞧见小金孙,一颗心都软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尤其这两天发生了太多的事,这会儿看着郁景希漂亮的小脸蛋,她又红了眼圈:“来,到奶奶这边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不爱江山爱美人,她知道了会感动吗?(5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