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69章:不爱江山爱美人,她知道了会感动吗?(5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69章不爱江山爱美人,她知道了会感动吗?(5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扭头看了看白筱,一时踌躇,没有朝老太太敞开的双臂扑过去。

这还是郁老太太第一次在孙子这里遭受这般冷遇,瞧着对面手拉手的一大一小,百感交集:“坐吧。”

白筱半抱着郁景希在卡座坐下,侍应生递过来单子,她点了三杯热可可,又问老太太:“这样行吗?”

郁老太太忙点头应道:“随便就好。”

话毕,老太太又瞅向郁景希,小家伙睁着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坐在白筱旁边一点也不闹腾。

以前在家里也见这孩子这么乖巧过。

白筱一直等着老太太开口,结果一杯热饮快到底了也没见坐在对面的人发难。

“您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最后还是白筱先挑起了话头。

郁老太太正咬着吸管边喝可可边走神,冷不防听到白筱的声音,放开吸管略显局促地望向白筱,却不知道该怎么开这个口,毕竟这事儿说到底也怪不得白筱,但她现在却不得不来当这个恶人。

白筱见老太太表情瞬息万变,放柔自己的声音:“你别紧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听着。”

“嗳!”郁老太太连声应下,一边观察着白筱的脸色一边思忖着是该开门见山呢还是该迂回委婉,过了片刻后想起了什么,对趴在桌上喝可可的郁景希说:“景希,你先出去跟陈叔叔玩会儿,奶奶跟你白老师有话要说。”

郁景希坐直了身,看了眼白筱却没有动。

白筱刚才进来时看到外面停了一辆军牌轿车,她摸摸郁景希的头:“等我们说完话,我就去找你。”

郁景希扭扭捏捏地,最后白筱保证十五分钟就出去他才跳下卡座。

走了两步,小家伙又折回来,碰了碰白筱的手:“有事你就打我电话啊,我就在外边。”

郁老太太听自家孙子这么一说,越加心虚,感觉自己即将做的是多么十恶不赦的事。

看到郁景希爬进轿车,老太太收回视线,酝酿了半晌开口:“筱筱……”喊出口后才发觉这个称呼现在对她们来说太过亲昵了,就改了口:“白老师,老三的事儿,是我这个老太婆考虑不周到。”

白筱双手捂着杯子,暖暖的热度直达手心,她没有说话,安静地听老太太说下去。

郁老太太看她这副乖巧样,接下来的话难以启齿,最后化为一声叹息:“我真没想到你是蔓榕的孩子。”

白筱抬头看着她,何曾是老太太没想到,连她自己都没想过自己的母亲会是郁家大儿媳妇。

“政东从小到大就是家里的骄傲,他不像老三那样一身反骨、事事忤逆他爸爸,也不像老二那样沉默寡言,早早地就进了部队,说白了也不过是为了郁家,后来又在出任务时失踪,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回来,他爸爸把他从特殊部队调到了南边的军区,再后来……”回到丰城身边就多了一个苏蔓榕。

白筱听了只觉得胸口压抑得难受。

郁老太太提起逝者心情低落了很多:“我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但有时候……白老师,我几位小姐妹的孙子人品都还不错,你要是有意向的话,我可以让你们认识认识。”

白筱正欲开口,旁边玻璃窗被砰砰地拍响,她转过头——

郁景希正站在外边,小手又拍了拍玻璃,叫嚷声隐约传来:“十六分钟啦~”

见里面两人还没起身的意思,索性绕过玻璃就朝咖啡厅门口跑去。

郁老太太见此,速战速决:“我没别的意思,我的话你回头考虑一下,有什么事儿就打电话给我好吗?”

“伯母,对不起。”白筱突然的道歉让郁老太太惊讶又不安:“你这孩子,干嘛跟我说对不起……”

白筱攥紧杯子:“我理解您的心情,但我……也是真的想跟郁绍庭在一起。”

郁老太太神色大变,说话也不利索了:“你们……你们才认识多久……白老师,这种事不能冲动啊!”

“我没有冲动,”白筱已经站起来,冲老太太鞠了个躬:“对不起。”

郁老太太张了张嘴还想劝说,那边郁景希已经跑过来:“怎么这么慢?”

“刚准备出去。”白筱拿过自己的包。

郁老太太看向郁景希:“景希,要不要跟奶奶回去?张阿姨给你做了水果沙拉呢,你不是想吃吗?”

郁景希挠挠耳根子,瞅着老太太,有些扭捏:“今天我先答应了小白要吃她做的春笋抄鸡蛋……”

郁老太太心头说不上来的滋味。

郁景希拉过白筱的手:“蔺叔叔已经在外面等了,我们快点出去吧。”

白筱点头,又跟老太太礼貌道别,“再见。”

郁老太太刚想拦住白筱,包里的手机就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她就预感不好。

“小三……你听妈妈解释。”

那头沉默了会儿,才说:“是我逼得她,你找她说这事没用,至于其它,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还是郁绍庭第一次这么生硬地跟自己说话。

郁老太太听出儿子的眼外衣,也怕了,还想说什么,那边已经直接挂断。

——————————

白筱跟郁景希上车,冲开车的蔺谦友好地点头,蔺谦没多话就发动了车子。

至于蔺谦为什么会适时地出现在这,自然跟郁绍庭脱不了关系。

到了星语首府,蔺谦没走,主动提出要帮白筱搬家。

“郁总下午走不开就让我过来,后来小少爷说你在咖啡厅,我就开车过去了。”

白筱扭头看向郁景希,小家伙两手负背而立,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我给爸爸打了个电话。”

——————————

蔺谦帮白筱把行李都搬到金地艺境后就走了。

白筱收拾屋子,郁景希趴在床上用她的笔记本打游戏,不时抬头确定她的行踪。

后来小家伙光脚捧着笔记本被她赶下床,颇为不满地嘀咕:“真不懂我爸爸怎么喜欢你这样的。”

白筱铺着床单,没搭理他,郁景希又凑上来:“说起来我爸爸这人真坏,他居然冒充我给你发微信。”

她停下手头工作看向小家伙。

郁景希撇撇嘴角:“我那天玩他的手机看到的,哼,我根本没告诉你他喜欢你这种话。”

一想到自己被爸爸那道貌岸然的模样欺骗了那么久,郁景希就说不上的来气!

“我问他你有没有回信息给我,他还骗我说没有,自己却跟你聊天,简直无耻极了。”

白筱听了这话,想起那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郁景希”发来的微信内容——我爸爸其实还蛮喜欢你的。

那是在多久之前就存了念头?进而也想起昨晚做/爱时郁绍庭说的话,那个时候,他们才见过几面……

郁景希发现了白筱的异样:“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可能太热了。”白筱含糊地说,“我去打扫厨房,你继续玩吧。”

“你还没擦床柜呢!”身后小家伙不满地嚷嚷。

白筱进了厨房,确定郁景希没跟出来,才拿出了手机,犹豫徘徊了良久,还是给郁绍庭拨了电话。

嘟嘟地响了三声,那边就接起,传来他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喂?”

听到他声音的刹那白筱就后悔了,握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

“有事?”

“……”

“怎么不说话?”

白筱问了句:“……晚上回来吃饭吗?”

“如果工作忙完了就回去,还有其他事?”

“你现在很忙吗?”白筱隐约听到纸张翻动的声音。

“嗯。”

只是听着他的声音,白筱就觉得很甜蜜,这种感觉比十六七岁时情窦初开时更甚,她扭头看着玻璃门上映出的自己,真如郁景希说的,脸颊红红地,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却又舍不得挂了电话。

捏着手机的掌心有些汗,她说:“其实也没别的事儿了……嗯……你想吃什么菜?”

“你看着买就行了。”

白筱点头,发现他看不到就“哦”了一声,听到他说:“没事先挂了。”

“等等……”她急急地制止了他,摒弃了矜持问:“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

那边顿时没了声,只有男人低低的呼吸声。

女人是一类神奇的动物,尤其是发现对方语塞“默认”后,愈加刨根问到底,想要听到更多甜言蜜语。

“景希说你其实很早就喜欢我啦,是不是真的?”

那边传来一阵咳嗽声。

紧接着是郁绍庭没什么情绪的嗓音:“旁边有人。”

“在开会?”

郁绍庭“嗯”了一声:“挂了。”

“你还没说呢……”

“回去再说。”说完,不等白筱再开口,就掐了电话。

——————————

郁绍庭把手机搁一边,像没瞧见其他人诡异的目光,低头看文件:“继续。”

“郁总,您的手机漏音这么厉害,要不要我拿去修一修?”景行善解人意地说。

郁绍庭迅速翻看了几页,最后合上了文件,“先休息十分钟。”说完,拿了手机就出去了。

等会议室门一关上,里面就炸开了锅。

“刚才那是谁的电话啊?郁总以前从来不在会上接电话的。”

“郁总好像害羞了,我离得近,他的耳根红红的,还一本正经地,真闷sao!”

“当然是准夫人啦!上回不是来过了吗?”景行忍不住一块儿八卦:“偷偷跟你们说,你们可别说出去。郁总上回喝醉酒我送他回家,他抱着我喊准夫人的名字,要不是我溜得快,他差点就要亲上来了……”

“咳咳!”旁边有人突然一声重咳。

景行不明所以,接收到其他人的眼神暗示,一回头,脸色骤变:“郁……郁总。”

郁绍庭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景秘书,出来。”

“是。”景行哭丧着脸。

——————————

另一头,挂了电话的白筱心情出奇地好,去卧室喊了郁景希一块儿去超市。

郁景希拎着购物篮,一步一扭头地看推着购物车的白筱:“你买的是不是太多了?”

白筱拿了几个朝天椒丢进车里,小家伙已经喊了:“我不爱吃这个。”

“可能你爸爸爱吃呢。”白筱选了一块生牛肉,打算做辣椒炒牛肉。

“我爸爸不能吃辣的。”郁景希在边上说:“他胃不好,如果吃了辣椒半夜胃会难受的。”

白筱是知道郁绍庭胃不好的事,就把辣椒放回去,想了想问郁景希:“那你爸爸喜欢吃什么?”

小家伙立刻来了精神,领着白筱去海鲜区点了几样:“这些,还有这些,爸爸都挺喜欢的。”

——————————

白筱跟郁景希拎着大袋小袋从地下超市乘电梯上来就偶遇了裴祁佑跟郁苡薇。

郁苡薇挽着裴祁佑,手里拿了个纸袋,白筱扫了眼,是某个珠宝品牌的。

他们的订婚宴好像就在这几天。

郁苡薇瞧见白筱,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尤其在知道白筱是自己同母异父的姐姐后,郁苡薇越加不待见白筱,就因为白筱的存在,爷爷奶奶跟妈妈之间出现了隔阂,再也恢复不到以前那样和睦的关系了。

郁景希瞧见裴祁佑,立刻站到白筱跟前,恶狠狠地瞪着他。

裴祁佑看着像只被掠夺了猎物后龇牙咧嘴小兽的郁景希,轻嘲地扯了扯嘴角,跟他爸爸一个德行。

瞪了人后,郁景希转头,憨态可掬地对白筱说:“小白,我想买一把玩具枪,你陪我去好吗?”

白筱也不想应付对面的两人,领着郁景希去了商场五楼。

郁苡薇气鼓鼓地没了逛街的兴致,拉着裴祁佑就要走。

裴祁佑不着痕迹地抽回了自己的手臂:“我还有点事,先让小吴送你回去。”

“你有什么事啊?”郁苡薇不肯走,有点不高兴了:“说好了今天陪我拿订婚要用的首饰还有礼服的。”

裴祁佑低头在她的眼睛上轻吻,声音也很温柔:“乖,我见一个客户,晚点就去找你。”

话刚说完,他的手机就响了,看着他讲电话的样子不似作假,郁苡薇这才放人,不情不愿地走了。

等裴祁佑重新回到商场,上到五楼,在玩具区找了一圈却没找到想要见的人。

就像是被人狠狠地玩弄了,他扯了扯领带,心头燃了一把火一般烦躁。

——————————

裴祁佑回到裴宅时,裴母正坐在客厅拿着订婚宴的菜单跟容姨讨论。

“薇薇呢,怎么没跟你一块儿回来?”蒋英美往他身后瞧了瞧。

裴祁佑一脸意兴阑珊,在沙发坐下来,揉了揉太阳穴。

裴母担心他:“怎么了?公司上碰到麻烦了?还是跟薇薇吵架了?”

“没有。”裴祁佑起身上楼,没有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在白筱以前住过的房间停下脚步。

房间被收拾得很干净,却空荡得厉害,他在床边坐下,侧头望着床头那个抱枕,抬手轻轻地摩挲上面的图案,打开床柜抽屉,里面有个红绒小盒子,是他上次进来时丢进去的。

裴祁佑靠在床头,拿起盒子打开,是一对婚戒,其中一枚还是他从海底捞上来的。

那时候他潜水去捞的时候,到底几分真心几分假意连他自己都分不清了。

他抚摸着戒指上的纹路,今天听圈子里放出来的消息,郁绍庭有意向卖掉手头上在东临的股份从总裁的位置上退下来,就连东临内部高层也在进行调整,他不相信郁绍庭会在这个年龄退出商界,那只有一个可能——

郁绍庭打算结束这边的生意出国。

至于他为什么要这么做,裴祁佑冷眼看着戒指,嘴边噙着一抹嘲讽。

这种不爱江山爱美人的行为,她知道,会不会很感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那你呢?你还喜欢他吗?(5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