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73章:有些回忆,并不美好,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73章有些回忆,并不美好,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祁佑站在原地,白筱从他身边走过,空气里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

雏菊的香味,淡淡地,夹带着些许咖啡的苦涩。

裴安安瞅着白筱直到走出咖啡厅都没回头,有些失落却也不甘心,不由地埋怨起裴祁佑。

“怎么这么慢?”她刚才趁白筱不注意偷偷给他发短信就是为了撮合他跟白筱。

裴祁佑拉开椅子,在白筱刚才的位置坐下,往后靠在椅背上,桌上还有一杯喝了几口的咖啡。

他眼角的余光瞟见了那一张人民币。

裴安安咬唇:“哥,你真的打算跟那个郁苡薇订婚了?那白筱呢?她以后怎么办?”

裴祁佑转头看着外面的路景,微微地眯眼,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

白筱离开咖啡厅,走去公交站的路上,接到了郁绍庭的电话:“回家了吗?”

她放下沉重的两个袋子,甩了甩手臂:“没呢,在等车,你下班了?”

“还要过会儿。”

握着手机,白筱没接话,那头也沉默了。

静静地听着彼此的呼吸声,却没有一丁点的不自在。

白筱远远地看到一辆公交车驶过来:“车来了,先不跟你说了。”

“路上小心。”

听着他富有磁性的男中音,白筱心情大好,看了眼纸袋里的西装:“回家给你个惊喜!”

“什么?”

“不说了,拜拜。”白筱不给他追问的机会,急急地挂了电话。

看着那套全新的西装和衬衫,刚才的手酸似乎顿时消失了,她重新拎起东西小跑向公交站牌赶公交。

也许是下班高峰期,又地处丰城商业繁华区,挤了两趟公交都没挤上去。

白筱看着堵在公交车门口的人潮,看了看自己手上的东西,望而却步。

就连路过的出租车都载着客。

白筱看了看手机,已经五点多,想到自己还要做饭,不禁有些急了。

正当她考虑着要不要坐相反方向的公交到前面几站下车再回坐公交,一辆雷克萨斯在她旁边停下。

裴安安的脸出现在半降的车窗那边:“去哪儿?我们送你吧。”

白筱看了眼车里,驾驶座上是裴祁佑,她摇头:“不用了,我等车就好。”

“这个时候哪还等得到车,”裴安安下车,很是热情地要帮白筱提东西:“上车吧!”

裴祁佑双手握着方向盘,目视着前方,脸上也没有过多的表情流露,倒显得一直推诿的白筱矫情。

看了眼一辆又被人挤满的公交车,白筱终究还是坐进了后座:“麻烦你们了。”

“没事,反正我哥也没事。”裴安安说话还要拉上裴祁佑,“你说是不是,哥?”

裴祁佑轻嗯了一声,发动车子。

白筱仔细想想,其实有裴安安在场,她坐这趟顺风车也没什么不好的,还剩了一趟车费。

如果说她看到裴祁佑膈应,那么裴祁佑现如今瞧见她应该更不舒服。

前妻成为未婚妻的姐姐,要换做是她,估计得辗转难眠,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揭穿了。

“你现在住哪儿?”裴安安不时地回头跟白筱搭话。

白筱从手机上抬头,回答:“金地艺境。”

“那是刚建好的富人小区吧?我听说那一片区的地价是丰城最高的,哥,你们公司在那边有楼盘吗?”

裴祁佑瞟了“活泼”的裴安安一眼,嘴角微微上扬:“什么时候你关心公司的事了?”

“我怎么就不关心啦?妹妹关心哥哥天经地义……”

裴安安顶嘴,然后又问白筱:“你在那边买的房子吗?多少钱一套大概?我也想买。”

“我没买,不清楚那边具体房价,大概在四百万左右。”

裴安安咋舌,又看裴祁佑:“就因为你们这些土豪的存在,才会把房价炒得这么高!”

这一次,裴祁佑却没再跟她搭话,甚至连嘴边的那抹笑也收敛了。

车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压抑。

裴安安看看一声不吭的裴祁佑,又看看后座顾自己玩手机的白筱,也无力地靠在座位上。

她都这样了,当事人不给力,还能有什么办法?

白筱低头刷着微博,在广场看到一条:“如果一个不苟言笑、狂妄自大的男人愿意给你讲笑话拉低自己的档数,那就嫁给他吧”,在网络用语泛滥的今天,这样一句话并不稀奇。

她给郁绍庭发短信问他在干什么。

没一会儿那边就回复了:“刚开完会,准备回去,到家了?”

“在路上。”白筱打完三个字,迟疑了下,还是写了后一句话:“给我讲个笑话吧!”

直到车子下了高架手机都没再震动。

裴安安从后视镜看向白筱:“在跟人发短信?”

白筱没否认,准备收起手机却有一条短信进来。

“有个孩子为了获得节能小标兵的荣誉,守在洗手间一天不允许家人上完厕所冲马桶,结果马桶堵了。”

她看着屏幕上的笑话,然后把手机放进了包里,转头望向外面灰蒙蒙的天色,嘴角微微上扬。

——————————

裴祁佑开着车,心思却落在了别处,管不住自己的眼睛,不时瞟向后视镜。

白筱的长发随意地盘起,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侧着脸,就像一只美丽眺望远方的白天鹅。

他的手指攥着方向盘,关节突起,有点泛白。

后视镜里是她上翘的唇角,颊侧的梨涡若隐若现。

刚才是在给郁绍庭发短信吗?

白筱跟安安聊天时话语间透露的信息,在不断提醒着他一件事——白筱住在郁绍庭名下的房子里。

郁绍庭对她这么上心,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裴祁佑望着前面车辆拥挤的路况,突然觉得心里异常烦躁。

以往被他忽略的回忆一点点变得清晰,他想起了那些生意场上用色迷迷眼神看着白筱的老头和暴发户,当时他不过冷眼旁观,现如今想起来却是无法平息的愠怒,他甚至说不出自己这么生气的理由。

是嫉妒吗?还是心疼?已经无从考证。

他依然记得裴氏刚重新起步那会儿,丰城上一任土地规划局局长有次请他吃饭,作为助理的白筱陪同,一到饭桌上那位年逾五十的朱局长就点名要白筱坐他的旁边,他没去看白筱求助的眼神,只是冲朱局长举杯浅笑。

饭局结束,他走出酒店,身边却没有了来时陪伴左右的白筱。

同包厢吃饭的一个房地产商经过时拍了拍他的肩:“看来江南区那块土地明天就能审批下来了。”

“可不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可惜啊,我们这帮老头都一身铜臭味。”

其他几位老板也呵呵地笑,他却听出了他们笑声里的讽刺。

他也贿赂那位肥头大耳的局长,却不是用金钱,而是年轻貌美的助理。

可是有什么办法,嘲笑就嘲笑吧,他有了一笔资金,却没有门路,只有这条路可以走。

望着那些上车离开的房地产商,他在酒店门口站了很久。

裤袋里的手机一直都没响。他以为她会打电话来跟他求救。

坐在车里,点了一根烟,他看着前面灯火阑珊的酒店,直到一抹纤瘦的身影跌撞的从里面出来。

车窗被敲开,白筱问他的第一句话是:“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身上的衣服有些凌乱,却没有过多的暴露,只是眼圈红红地,像一朵在寒夜飘渺快要凋零的枯花,他只看了她一眼就转开了头,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

她站在车外,很倔强,转身要走时他下车扯住了她,她奋力地甩开他,眼泪流了下来。

很委屈。

他紧紧攥着她的手臂:“江南区那块地一直没批下来。”

白筱很聪明,尽管在裴家她一直在藏拙,他却很了解她,他知道她听懂了。

“为什么一定要江南区,裴氏在城东那边不是有两块审批下来的土地吗?”

他望着她,语气有些冷也有些不耐:“江南区是丰城交通最发达的地方,裴氏想要东山再起,就需要有一个代表性的楼盘,你觉得城东那鸟不生蛋的地合适吗?你不是说愿意为我做任何事吗?”

白筱什么也没再说,她拉开他的手,没有离开,而是转身重新进了酒店。

三个小时后她再次站在车边,脸上只有淡淡的倦意,她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明天土地就会批下来。”

没有上车,她的背影在后视镜里越走越远。

他坐在车里,盯着后视镜,漆黑的眼眸深不见底,手里的香烟却被折断。

翌日,审批书真的下来了,还是由朱局长的秘书亲自送达的。

再次在酒店遇到那位朱局长时,那张横肉遍布的脸像极了猪头,脸上的淤青还没完全消退,看见他时没有热络地上前,而是冷冷一哼后转身就走,后来他才得知朱局长的脸伤是他的正宫太太用鞋底抽的。

那晚,白筱不知从哪儿得来了朱太太的号码,在进房间前给朱太太打了一通电话。

她在房间里陪朱局长玩了一小时的斗地主,花了一小时劝架,躲在洗手间哭了一个小时。

她的胆子不大,当他以为她会半路开溜,她却进了房间。

……

有些回忆,并不美好,却偏偏记得那么深刻。

——————————

裴安安受不了这样的安静,扭头问白筱:“你现在一个人住吗?”

“不是。”白筱答。

“跟人合租?”

白筱:“我跟我男朋友住一起。”

裴安安一愣,看向白筱的目光满是不相信,瞟了眼裴祁佑,眼底泛起同情。

白筱知道她误会了,裴安安可能以为她好面子,故意这样说来气裴祁佑。

但也有人知道白筱没有撒谎,但他却没开口。

车子驶进金地艺境,裴安安问白筱住哪一栋,白筱看了眼旁边大堆东西,报了栋数。

“这么多东西啊,让我哥帮你拎上去吧!”

白筱正想拒绝,裴祁佑已经下了车:“我送你上去。”

他打开后座车门时就注意到了那个男士名品店的袋子,还有那箱饮料,白筱并不喜欢喝饮品。

白筱不可能让裴祁佑登堂入室,刚说了一个“不”字,那边郁绍庭却从公寓楼里出来。

剩余几个字卡在了喉咙里。

原本还在公司的人却站在了她的眼皮底下……

郁绍庭穿着早晨那套家居服,脚上是一双棉拖,手里还有一个垃圾袋。

他也看到了雷克萨斯。

裴祁佑握着车门的手扣紧,却没有下一步的举动。

白筱来不及拿东西,生怕郁绍庭误会,下车走到他的身边:“不是说在公司吗?”

“提前回来了。”郁绍庭随手丢掉垃圾,双手放回裤袋里,深邃的视线落在她脸上,眼角却扫向车边的裴祁佑。

……本章完结,下一章“是你不要她的,她现在也不要你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