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75章: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75章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去的路上。

郁景希在车子里摸了一遍,确定真只有他跟郁绍庭两人后,有些失落地靠回座位上。

过了会儿,郁景希瞄向身边开车的郁绍庭。

郁绍庭脸上没什么表情,郁景希敏锐地察觉到爸爸阴郁的心情。

尤其是——

郁绍庭的下颌处有一道浅浅的红痕,应该是被人抓伤的,至于是谁……还能有谁呢?

郁景希撇撇嘴角,扭头问:“爸爸,我们去哪儿啊?”

郁绍庭瞥了他一眼,回答略显敷衍:“回家。”

“回哪个家?”

郁绍庭心情不好,多说一个字都嫌烦,索性不再搭理郁景希。

小家伙早就习惯了郁绍庭的脾气,也没自讨没趣,趴在车窗上看外面的烟火。

车子过了大桥下坡,郁景希膝盖上一沉,他从窗外收回目光,一低头看到一部手机。

“给你的小白打个电话。”郁绍庭开口。

郁景希拿起手机,想了想问:“为什么你不自己打?”

“让你打就打,哪那么多为什么!”

郁景希缩缩脖子,慢条斯理地解锁,打开通讯录时又瞄了眼郁绍庭,但还是点了白筱的号码。

其实就算郁绍庭不说,郁景希也打算打电话问问白筱今晚他睡哪儿。

——————————

白筱看到来电显示时犹豫了很久都没接。

想到郁绍庭方才在床上的恶劣样,完事后接了个电话,穿上衣服一声不吭就走了——

白筱不想就这么简单地原谅他,索性把手机搁一旁,自己去厨房弄晚饭。

——————————

“爸爸,没人接怎么办?”郁景希扭头问驾驶座上的男人。

“继续打。”

过了片刻,郁景希拿着手机又扭头:“爸爸,小白是不是出门没带电话?”

郁绍庭心里清楚白筱这会儿应该还在金地艺境,不过是不想接他的电话。

一手打开储物格,从里面掏出一部手机:“五分钟后用这个打。”

“哦。”郁景希接过手机,有模有样地拨了白筱的号码。结果响了两声就通了。

——————————

白筱端了菜出来,见手机再次响起,过去,看是陌生号码,就接了。

没想到那边响起的居然是郁景希的声音:“刚才给你打电话怎么不接?”

白筱找了个借口:“去洗手间了,怎么了?有事情吗?”

“难道没事我就不能给你的打电话了?”小家伙有些不满了。

“当然可以……”白筱听着他软软糯糯的声音,也放柔了语气:“还在奶奶家吗?”

此时的郁景希,手机贴着小耳朵,在座位上扭了扭,看了眼郁绍庭,说:“我已经回来了。”

“回沁园了?”白筱清柔的声音从听筒里泄露出来。

郁绍庭眼尾余光扫了眼儿子,准确地说,视线落在那只手机上。

郁景希瘪嘴:“没啊,我还在路上。”

他说着看向郁绍庭,见郁绍庭专注地在开车,就对着话筒说:“学校明天八点开始报道。”

“好,我知道了。明天我早点去沁园接你。”

郁景希对这个答案显然很不满意:“我昨天好像把作业本落在你那里了。”

“有吗?”电话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过了会白筱说:“我没看到,是不是记错了?”

“怎么可能?我昨晚还写过作业,如果找不到,明天去报道,班上其他同学又会嘲笑我赖皮没做作业。”

白筱在客厅和卧室大致找了找,听郁景希委屈的声音,没辙:“那你自己过来找吧。”

郁景希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把两部手机都还给郁绍庭,与此同时,轿车拐入岔路口去金地艺境的那条路。

小家伙摇头晃脑地哼着歌,心情很好,稍许,想起什么问郁绍庭:“你们两个是不是吵架了?”

郁绍庭轻描淡写地斜了他一眼,没出声。

——————————

白筱听到门铃过去开门。

门外,除了背着大书包的郁景希,还有另一个人。

白筱瞄到那双锃亮的黑皮鞋,没有抬头,选择性地无视,替郁景希拿了棉拖让他换上。

郁景希边穿拖鞋边转头看郁绍庭,后者没有任何反应,而白筱已经自顾自进了屋。

这样的冷遇以前可从没有过。

郁景希趿着棉拖,把大书包放到沙发上就晃进了餐厅:“吃饭呢。”

说着话,人已经爬上了白筱旁边的椅子。

白筱问他:“不是说找作业本吗?找到了没?”

这本来就是郁景希随后胡诌的借口,被白筱这么一问,含糊地说:“找到了。”

白筱发现自己突然就没了胃口,吃了两口搁下筷子,她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郁绍庭也没吃晚饭。

但现在,她却不可能又拿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

郁景希看白筱只顾着收拾碗筷,觉得无聊,滑下椅子跟在她后面:“要我帮忙吗?”

白筱看了看还没洗碗槽高的郁景希,却因他这句体贴的话心头暖暖地,阴霾情绪挥散了不少,双手沾了泡沫,她蹲下身,亲了亲他软软的脸蛋:“出去看电视吧,过会儿就洗好了。”

郁景希没出去,而是拖出一张小板凳坐在旁边陪白筱洗碗。

白筱瞅着他乖巧懂事的样子,忍不住问:“寒假作业都做好了吗?”

“做好了。”郁景希看着白筱的背影,小心思转啊转,爸爸跟小白吵架了,那还会留他在这过夜吗?

白筱把碗放到晾碗架子上,郁景希已经拿了两张纸巾过来:“擦擦手吧,怪冷的。”

“谢谢。”有什么比儿子听话懂事更来得让为人母的她感到欣慰呢?

郁景希见她碗也洗了,手也擦了,才说:“热水器开着吧?我先去洗个澡。”

“……”

白筱:“你不回沁园了?”

郁景希巴巴地看着她:“明天你要陪我去报道,我住在这里方便很多。”

白筱想着他去报名是不是还要拿其它证件,小家伙说:“都在我书包里呢,我都带着呢。”

看着郁景希一张粉粉嫩嫩的小脸蛋,还有那水漉漉的大眼睛,白筱没理由让他离开,况且,要不是自己跟郁绍庭闹了,小家伙今晚估计也是住在这儿的,索性也就应下了。

“那我先去洗澡。”生怕白筱反悔,郁景希一溜烟就出去了。

他书包里有一套换洗的衣服,从奶奶家拿来的。

白筱靠在流理台边沿,呼出一口气,有一些些地烦。从厨房出来,她没看到客厅里有人,但玄关处那双男士皮鞋还在,说明郁绍庭还没走,她没去找他究竟在哪里,拿了抹布就开始擦茶几。

擦着擦着,她感觉到身后站了一个人,灯光投射下的阴影笼罩了她的肩头。

原本宽敞的客厅突然变得狭仄……

白筱努力让自己当他不存在,继续擦着茶几。

男人的西裤边缘摩擦过她的胳臂肘,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冰凉柔软的布料,触碰的次数多了,白筱没办法再装作没看到他,而他站在她的身边,双腿修长笔直,没有挪动的意思。

白筱擦不下去了,丢下抹布起身离开客厅。

——————————

回到厨房,白筱倒了杯开水润喉,忽然听到门合上反锁的咔嚓声。

她一个回身,手里的水杯差点掉在地上。

望着近在眼前的郁绍庭,白筱蹙眉,克制着砰砰紊乱的心跳,搁下杯子就要出去。

她惹不起难道还躲不起吗?

白筱经过他时故意绕得远远地,手刚要碰到门把,一阵男性气息骤然挨近。

骨节分明、修长白皙的大手覆盖在了她握着门把的手上,手心干燥的温热让她的身形一僵。

白筱甚至感觉到他快要贴上自己的后背,炙热的气息若有若无地喷在她的耳根处,她的脸一红,下意识地就要抽回自己的手,郁绍庭却蓦地收紧了,声音很低很沉:“我的打火机你放到哪儿去了?”

“……”

白筱挣扎了下,却不见他松手,有些生气地说:“你自己用过,怎么来问我?”

郁绍庭垂眼,把她整个人都圈在了自己跟门之间:“不是你收拾的屋子吗?”

他那强词夺理的语调令白筱哑口无言,又挣不开他的禁锢,只好说:“我去找找。”

可他依旧没有放开的意思。

“郁绍庭……”白筱转过头,他恰好低下头,薄唇覆在了她微启的唇瓣上。

以为他又要来强的,白筱双手抵着他,用力地去推,掌心下是他强劲有爆发力的胸膛,他却如磐石一动不动。

郁绍庭一手撑着门一手揽着她拉向自己,看出她的闪躲,也没太用强。

当耳垂被他的薄唇摩擦过时,白筱全身像被电流窜过,身体往后贴到了门上。

“你做什么?”白筱避不开他的纠缠。

郁绍庭高大挺拔的身体压向她,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她的双腿被他压制着不能动:“不高兴?”

逼仄的角落,两人毫无缝隙地相贴,当白筱再动时,她明显感受到郁绍庭的变化:“你——”

“感受到了?”他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

白筱窘红着脸:“你怎么跟……”她难以启齿。

郁绍庭如愿看到她这副囧样,低头在她耳边说:“我没吃晚饭,给我做点吃的。”

说完,放开她,拉开门就出去了,面色如常,俨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

白筱恨得牙痒痒,却还是回到了流理台前。

——————————

白筱做了一份炒饭,端到餐桌上,郁绍庭正从书房里出来。

在他望过来时,白筱转身去敲洗手间的门,门开了,郁景希穿着浴袍、头上裹着毛巾出来。

“洗好了?”白筱见他两只小脚湿湿地,就抱他到沙发坐下,拿过纸巾给他擦脚。

她刚才搁在茶几上的手机有电话进来。

白筱看了眼,又是陌生的号码,她帮郁景希穿上拖鞋才接起手机:“你好,哪位?”

那边只有细细的呼吸声。

“喂?”白筱又道,以为是骚扰电话,刚准备挂掉——

“是我。”裴祁佑低低的嗓音透过电磁波传来。

白筱面对郁景希时的笑容收敛了,起身走到阳台角落,才说:“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打电话给你了?”

白筱皱眉,这样的揶揄调笑好像并不适合他们之间,“我不认为我们现在是可以半夜打电话聊天的关系。”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的女人(6000+)”↓↓↓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