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76章:我的女人(6000+)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76章我的女人(6000+)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认为我们现在是可以半夜打电话聊天的关系。”白筱说得很直白,说完就掐断了电话。

窗外夜色正浓,白筱握着手机转过身,郁景希仰着小脸问:“谁的电话呀?”

“你猜。”白筱坐回到他身边,替他擦湿漉漉的卷毛。

“不说就不说。”郁景希不满地哼哼,眯着眼让白筱擦头发,忽然说:“你上回给我买的衣服呢?”

“什么衣服?”

“就是那套呀!”小家伙不高兴了:“那套红色的……前面有只猴子的。”

白筱被他一提点,想起了上回自己在大嘴猴专柜买的亲子装:“那是春装,现在穿还冷了点。”

郁景希往沙发上一躺:“不管,反正我明天就穿那套衣服,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着拿斜眼看白筱,口吻带着质问:“刚才是不是汽油又打电话给你啦?”

“不是。”白筱把毛巾丢一边。

郁景希抠着自己的小脚趾头:“你就扯吧……”

白筱被他逗乐,亲了下他湿湿又带着洗发水香味的头发:“我去把衣服给你拿出来。”

——————————

郁绍庭坐在餐桌边,听着客厅里母子俩的欢声笑语,没吃炒饭,他也知道刚才白筱接了一通电话。

白筱回卧室拿亲子装时路过餐厅,眼角不经意地瞟过去,只看到烟雾缭绕里的男人。

郁绍庭感应到她的注视,抬头朝她所在的方向瞅过来——

白筱立刻漫不经心地收回视线,进了卧室,再拿着衣服出来时,餐厅里没了人。

那盘炒饭也不见了。

郁景希瞧见新衣服很开心,吵着嚷着要试穿,穿好后看着白筱说:“你明天也穿吧。”

当孩子睁着一双黑亮干净的眼睛跟她提要求时,白筱不敢拂了他的意让他伤心,小家伙见她答应了,一边低头扯着衣服上的袋子一边很“无意”地问:“那明天爸爸还跟我们一块儿去吗?”

虽然心里对郁绍庭抢走自己女朋友的事儿还有怨言,但小家伙还是无形之中在偏帮自己的爸爸。

白筱没吭声,郁景希语重心长地说:“从这里打车去一小比较麻烦,有车送咱们去会好很多。”

“我不知道你爸爸有没有空,你自己问他。”

郁景希见白筱松口,这才满意地换了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厨房间忽然传来一声“哐嘡”,白筱以为盘子打碎了,起身连忙跑过去,却只看到撩着袖子的男人。

流理台被收拾得很干净,洗碗槽边有些水渍,晾碗架上多了一只刚洗好的盘子。

怎么也没想到郁绍庭居然还能洗碗。

但白筱没把这份惊讶表现在脸上,看没事,又面无表情地离开了厨房。

郁绍庭见白筱依旧不理自己,跟着她出去,见她拿着睡衣进了洗手间,站了会儿转身走进客厅。

郁景希正掰着脚在给自己修剪脚趾甲,瞟了眼进来的郁绍庭,又看向电视,偶尔看到滑稽的地方呵呵笑两声。

郁绍庭两手抄袋站在一边,也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却没看进去多少。

小家伙剪好了一只脚的脚趾甲,又换了一只,对杵在边上已经很久了的那尊大神视若无睹。

望了眼洗手间,郁绍庭在郁景希旁边坐下:“作业都做好了?”

郁景希侧头看了看郁绍庭:“做好了。”说完,又看着电视发出没心没肺的笑。

——————————

白筱擦着长发出来,一眼就瞧见客厅沙发上的一大一小。

郁绍庭已经朝她看过来,那双深沉冷峻的黑眸盯着她,白筱被他看得别开头,进了卧室。

掀了被子上床,头发还有点潮,白筱坐在床头翻看一本书。

卧室门被打开时,白筱正读到一句话:“我爱你的时候,刚好你也爱我,我想,这就叫幸福吧。”

郁绍庭推开门就瞧见坐在床上看书的白筱,在门口站了几秒还是走了进去。

床单已经换了,紫罗兰色,不是傍晚时的墨色。

他走到衣柜前打开,看了看,问白筱:“我的短裤呢?”

白筱合拢书搁到床柜上,钻进被窝背过身闭眼,她听到他站了会儿就关上柜门出去,没忘记给她重新合上了门。

——————————

郁景希吃完零食刷了牙从洗手间晃出来,看到拿着睡袍过来的郁绍庭:“爸爸,你怎么还不回去?”

郁绍庭没搭理他,管自己进了洗手间。

——————————

卧室里的白筱自然也听到了郁景希问郁绍庭的话。

她在床上躺了会儿就坐起来,下床拉开衣柜,里面少了一件男士睡袍跟一条短裤。

里面的衣物被她分门别类,想找什么一目了然。

白筱偏过头,望着床柜上的手机、烟盒跟打火机,是郁绍庭出去前从西裤兜里拿出来摆在那的。

想到傍晚时分郁绍庭对自己做的事情,她的腿间还因为他的蛮横而隐隐作疼,虽然她气他,却没有因此而厌恶反感,白筱从柜子里抱出一床被子,又拿了一个枕头,打开门出去。

——————————

郁绍庭洗好澡出来,扭了扭主卧的门把。结果,门反锁了。

客厅沙发上,摆了一床被子,一个枕头,茶几上,是他刚才故意落在卧室里的手机、烟盒跟打火机。

白筱断绝了他任何可以进卧室的借口。

坐了会儿,郁绍庭起身到卧室门口,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里面没有动静。

郁绍庭的个子太高,躺在沙发上还要蜷缩身体,半小时后敲开了郁景希的房门。

小家伙揉着眼睛,看都不看他,回到床上窝进被子里睡觉。

郁景希的床只有一米二宽,被子也是儿童被,郁绍庭只好把客厅的枕头跟被子拿进来。

一张儿童床因为郁绍庭的加入顿时拥挤了。

郁绍庭习惯单独睡,如今旁边多了个小孩怎么也睡不着。

辗转反侧。

郁景希睡得正香,被动来动去的郁绍庭给吵醒了,不满地扭过头:“爸爸,你别动了!”

“你睡你的,管我怎么动。”郁绍庭本就心烦,语气也略恶劣。

郁景希:“你每回动,床就晃啊,我还怎么睡?而且,这是我的床!”

郁绍庭抛下“睡觉”两字,索性把背留给了郁景希。

过了会儿,寂静的小卧室里是郁景希贼兮兮的声音——

“爸爸,是不是小白不让你跟她一起睡?”

小家伙翻了个身,裹着被子看着郁绍庭宽实的背:“爸爸,你得改一改你的坏脾气。”

“不是要睡觉吗?”郁绍庭闭眼佯装睡觉。

“爸爸,你这样不行的,如果小白生气要跟你分手怎么办?”

郁景希叹了口气:“虽然你是我爸爸,但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如果你不珍惜她,我会把她抢过来。”

说完,一双小脚丫伸出来,钻进了郁绍庭的被窝里。

郁绍庭没回身,却说:“拿出去。”

“别这样嘛爸爸,我脚冷,你给我捂一下。”郁景希说着往郁绍庭身边挪了挪。

——————————

白筱占着大床却入不了眠。

走出卧室,没在客厅看到人,连带着被子跟枕头也没了。

白筱大概猜到郁绍庭睡到哪儿去了,回屋躺床上。裴祁佑的电话进来时,白筱正要睡过去。

挂掉,打算关机,又有一条短信进来:“白筱,郁家知道郁景希是代孕生的吗?”

——————————

深夜,路边几片枯叶落在车头上,裴祁佑坐在车里,心里并不好过。

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明知道现在这个时间点,白筱应该躺在郁绍庭的身边。

如果兴致高的话,两人还能做个爱什么的……

也许就是因为知道,所以他才不折手段地想要逼她下来。

电话里白筱只对他说了两个字:“卑鄙!”

是呀,他就是这样地卑鄙,这一刻,他忽略不了的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他见不得白筱过得好,他没想过有朝一日会有另一个男人取代他带给白筱幸福。

明明他自己给不了,但他也不愿意看到她转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他发现自己在嫉妒、在难受、在气愤。

裴祁佑双手紧紧按着方向盘,盯着前方的公寓楼眼色越来越深。

副驾驶座上的手机,不同于他丢在储物格里的那部新手机,还在不死心地震动。

他却视而不见。

——————————

白筱下楼,看到停在公寓楼外的雷克萨斯。

裴祁佑坐在驾驶座上,路灯光影影绰绰,他英俊的脸庞半隐在阴影里,看不真切。

想到他在电话里半带着威胁的话,白筱深吸了口气,走过去,敲了敲车窗。

车窗半降,裴祁佑看出来,其实他早看到了白筱,却没下车,而是等着她过来。

“睡了?”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不是睡衣,一般只有见外人时才会穿戴这么整齐。

白筱看着他模糊的侧脸,说:“你到底还想怎么样?说吧,一次性都说清楚。”

“难道我就不能睡不着找你出来聊聊天?”

“裴祁佑,希望你记住我们尴尬的关系,如果你记不清了,那我提醒你,你现在是我妹妹的未婚夫。”

裴祁佑转开头,盯着方向盘,“你很介意我跟苡薇在一起?”

白筱听了他的话,只觉得好笑,想说“现在你跟谁在一起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但不想再跟他发生没必要的争执,平息着自己的情绪,说:“我欠你们裴家的已经还清了,你自己也说过,我不再欠你们什么。”

“真的不欠了吗?”裴祁佑看她:“白筱,你怎么还这么傻,有些事开始了,就没那么容易结束。”

白筱脸色一变,心里有些焦急:“你什么意思?”

裴祁佑靠在座位上,没有再开口。

“我不管你这次又想做什么,只希望你别伤害景希,他不过是个孩子,如果你还有一点点的良知。”

说完,白筱转身就走。车门打开,裴祁佑下车,一把拉住要离开的白筱。

他脸上的表情难看,扣着她胳臂肘的力道很大:“你就是这么想我的吗?”

“不是我这么想,你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

白筱挣不开手,也没激烈地反抗,任由他握着,望着他的目光很平静:“现在你是丰城的青年才俊,还有个家境出众的未婚妻,以后也会不断地往上走,实在没必要再来跟我这个前妻牵扯不清。”

“郁家还不知道你离过婚吧?如果他们知道了,你比谁都清楚会惹来什么麻烦……”

白筱这番替他着想的话,裴祁佑听了只觉得无比的讽刺,比直接扇他两耳光都来得难受。

他攥紧她的手:“说得这么好听,其实你是怕郁家人知道我们的关系,不同意你跟郁绍庭在一起吧?”

白筱坦诚地点头:“我是怕,所以我们就好好守着这个秘密。”

到死也不要说出来。

裴祁佑心头一痛,想笑却扯不动嘴角,他看着白筱白净漂亮的五官,就像是一块被尘埃覆盖的璞玉,现在有人扫清了蒙在上面的灰尘,玉又重新散发了往日温润的莹光,迷人而吸引着人争夺。

白筱伸手去掰他的手指,裴祁佑却猛地一用力,她一个趔趄,被他锁在了怀里。

“裴祁佑你做什么!”

裴祁佑的双臂牢牢地搂着她,低头,唇几乎要碰到她的耳尖:“如果我不跟苡薇订婚了呢?”

白筱挣扎的动作一顿。

裴祁佑把她拥得更紧,曾经熟悉的气息似要将她淹没,他重复了一遍:“如果我不订婚了呢?”

如果他不订婚了,她要不要回来他的身边?

白筱任由他抱着,眼圈却红了,一阵暖意涌上眼底。

并不是动摇,而是一种悲哀,以前夜深人静时,她曾那样卑微地祈祷他能回到她的身边。

现在他说他愿意回来了,不管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但她已经承受不起他的转身。

况且,他现在说这句话,难保不是因为不甘心,他那样不服输的一个人,又怎么输得起呢?

裴祁佑见白筱久久没有反应,松开了双臂,手搭在她的肩头:“你愿意再回到我的身边吗?”

白筱回望着他,良久,摇头:“你以为我们还能回得去吗?”

他在她心口种下的伤害怎么可能轻易抹去?破镜重圆,哪怕在一起了,也回不到最初的那个地方。

他把她推出去定罪,他把她交给绑匪来换郁苡薇,他母亲跪下来求她不要去破坏他们……

这些痛,她不说,不代表她不介意,只是痛得太过,已经开不了口去形容。

“你爱上郁绍庭了?”

白筱看他,当他的呼吸变重,她闻到了酒精的味道:“你喝醉了,早点回去吧。”

当你郑重地质问一个人时,她却轻描淡写以对……最难堪。

裴祁佑看着她云淡风轻的神情,而他就像个可怜的乞丐,恳求着她的施舍,他的手指攥紧,白筱的肩头仿佛要被他碾碎,她吃疼,“裴祁佑,你放开我,然后上车离开……”

白筱的肌肤白里透红,昏黄的路灯光在她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洒下星星点点,她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很熟悉的味道,就像过去无数个夜晚,忙碌一天后疲惫的他抱着她就能安心地入睡。

白筱话还没说完,突然一道阴影覆下来,她怎么也没想到,裴祁佑会凶狠地强吻她。

“唔……放开!”白筱挣扎地别开头,却怎么也推不开他:“裴……祈佑……你……唔……疯了!”

裴祁佑就像跟她耗上了一样,用力地钳箍着她,想要撬开她紧闭的双唇。

下一瞬,一道凌厉的拳风刮过,他的右脸狠狠一疼。

白筱恢复了自由,刚想逃离,人已经被拽过贴上坚实温热的胸膛。

她转头——

郁绍庭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他沉着脸,一双阴鸷的黑眸望着裴祁佑,搭在她腰间的手力度很大。

裴祁佑的拇指滑过嘴角,有几缕血丝,看着以一副占有姿态搂着白筱的郁绍庭,嗤笑。

白筱心情复杂,不知道该从何解释,郁绍庭是什么时候下来的?还有,他看到了多少,听到了多少?

想到两人之前的冷战,现在情况会不会更加糟糕?

郁绍庭揍过裴祁佑的手垂在身侧,握紧,松开,又握紧,反复在努力克制着情绪,他的眼神很恐怖,裴祁佑看出了一个男人偏执的占有欲跟愤怒,偏偏,郁绍庭低头看向白筱时收敛了所有的戾气:“没事吧?”

呵,真是一头披着羊皮的狼。

白筱原以为郁绍庭会连拖带拽地拉走自己,毕竟以他的脾气,绝对干得出来这种事,可是——

他带她转身离开前,对裴祁佑说:“我的女人,从来不允许别人染指。”

“如果你不知道怎么回去,我不介意给苡薇打个电话,让她来把自己的男人带走。”说完不再多看裴祁佑一眼。

公寓楼下只剩下裴祁佑,他的嘴角破了,有些疼,却不及心头来得痛。

望着被郁绍庭拉走的白筱,背在身后的手缓缓握成了拳,发出轻微的咯咯声。

——————————

公寓楼电梯前。

郁绍庭已经放开了她。

白筱站在他的身边,郁绍庭脸色比刚才好了些,但依旧绷着脸,一句话也没跟她说。

她的视线却不由自主地落在他的身上。

他穿着丝质的睡袍,室内棉拖沾了灰尘,她往上看,他的头发有些乱,像是突然从被窝里起来的。

电梯门开了,郁绍庭走进去,回身,抬头,深邃的眼看着还站在外面的白筱。

“还不进来?”习惯了做决策、高高在上的人,这个时候说话也带着强势的命令口吻。

白筱进去,电梯门关上,郁绍庭看着跳跃变化的数字,没理她。

瞅着他修剪很细致的后颈发梢,白筱靠近了一些,拉过他的手把自己的小手放进他的掌心,学着他的样子,抬头看着数字跳动,郁绍庭没有任何反应,但手上,却握紧了她的,接受了她的示好。

回到公寓,白筱换了鞋脱了外套,问他:“要喝水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摸着她的脸,喊了另一个女人的名字!【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