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78章:郁三少为了个女人,还真是舍得砸钱!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78章郁三少为了个女人,还真是舍得砸钱!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景希的心情很好,主动要求帮白筱拿书。

白筱瞅了眼前方的教室,分了两本书给他做样子,小家伙拧眉嘟嘴:“怎么才两本?”

“那要不全部给你?”白筱作势就要把书全部压他手上。

郁景希搂着两本书假装空不出手,横了她一眼,哼哼:“你也就在我这里厉害一下……”

白筱被他说得窘然,下意识地偏头看向身后的男人,手里的书却忽然被拎走了。

郁绍庭一手抄袋一手拿着课本,对蹦蹦跳跳的郁景希说:“好好走路。”

“好的,爸爸。”郁景希难得听话,亦趋亦步地跟在郁绍庭旁边。

白筱看着前面走路姿势如出一辙的一大一小两个男人,笑了笑,然后跟上他们的脚步。

——————————

教室里已经有了不少孩子,跑来跑去闹着玩,欢声笑语闹哄哄的一片。

当郁景希一家三口到达教室门口时,里面瞬间安静了,一双双好奇干净的眼睛齐齐望过来。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白筱接过课本:“我来拿吧。”

他盯着她深看了一眼,很温柔的目光,然后拿了手机去安静的地儿接电话。

郁景希撇撇小嘴,有些不乐意郁绍庭走开。

白筱摸着他的后脑袋瓜:“进去吧。”

刚进教室,就有坐在前排的孩子嚷着问:“郁景希,刚才那个是你爸爸吗?”

郁景希绷着小脸,淡淡地瞟了他一眼,挺直小脊梁走去自己的座位。

因为郁景希在班上的名气不太好,哪怕后来结交了几个小伙伴,但其他孩子都还是怕他的。

见他不吭声,再也没人敢上来招惹他。

不知道是不是老师故意为之,郁景希在班上个子算矮,却坐在最后一排,还是一个人霸占了两个位置。

上次来白筱没怎么注意。

“郁景希,踢足球吗?我们还缺个守门的!”一个小胖子抱着足球过来。

白筱认出他,就是之前跟郁景希打架被折断小手指的吴辽明。

郁景希继续摆谱:“不玩,我忙着呢!”

白筱转头对吴辽明说:“景希还要整理抽屉,你们先去玩,他过会儿就去找你们。”

郁景希抬着下巴,牛气地说:“谁说我要玩了?”

“你就是小白对吗?”吴辽明到不介意郁景希的臭屁脾气,咧着小嘴,讨喜地问白筱。

白筱知道郁景希最近跟吴辽明玩得好,友好地点头:“景希经常跟我提起你。”

小孩子都喜欢漂亮的人和物。

吴辽明瞅着白筱亲善温柔的眉眼,脸蛋一红,小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拘谨地朝白筱伸手:“你好。”

白筱一愣,随即笑着刚要去握着那只胖胖的手,一只白皙的小手突然横过来。

“啊!”吴辽明捂着自己被拍红的手背,有些委屈。

郁景希丝毫没有打了人的自觉,淡淡地瞟了眼吴辽明:“说话就说话,别毛手毛脚。”

白筱故意低下声:“景希!”

郁景希扭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不守妇道的媳妇,要多哀怨就有多哀怨。

好像在对她说:“你自己勾三搭四,居然还敢来凶我?”

“……”

白筱被小家伙瞪得无语,那边,郁绍庭已经打完电话过来:“好了吗?”

郁景希一瞧见爸爸,丢了课本立刻扑过去,抱着郁绍庭的长腿,扭着小身子委屈地喊道:“爸爸!”

白筱:“……”

父子俩难得同仇敌忾了。

郁绍庭皱眉,看向一旁的吴辽明,小胖子被郁绍庭的眼风一扫,缩着脖子不敢吱声。

郁景希的爸爸好恐怖……

白筱拉住怯怯地往自己身后缩的吴辽明,说:“景希跟你开玩笑呢!他最近越来越喜欢撒娇了!”

吴辽明后怕地看看郁绍庭,迟疑地瞧着白筱:“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白筱安抚性地摸了摸他圆圆的脑袋:“景希常在家说喜欢跟你们一块儿玩。”

白筱看出一群孩子似乎很怕郁绍庭,就问郁绍庭:“景希爸爸,是不是这样?”

郁绍庭望着她,知道她是不想让景希被这帮孩子排挤。他素来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却忘了景希还是个孩子。听到白筱问自己,象征性地嗯了一声,尔后问郁景希:“你又欺负同学了?”

吴辽明忙摆手:“没有没有,景希没有欺负我,我喊他一起踢球呢!”

教室里的气氛也顿时好了很多。

郁绍庭很满意这个回答,对白筱说:“时间差不多了,找家餐厅吃午饭。”

——————————

从教室出来,郁景希板着小脸,无声地抗议白筱刚才偏帮外人的言行。

白筱碰了碰他的肩膀:“中午想吃些什么?”

“生气着呢!”郁景希拔高了音,拍开白筱的手:“听不见你说话!”

话刚说完,屁股上一重,整个人重心不稳地往前冲,一个踉跄,差点摔个狗刨。

白筱忙扶住他,眼睛却看向后面的郁绍庭,眉心因为不赞同他的做法而微蹙。

郁绍庭回望着她,眉头也越皱越紧,似乎不满她对自己这个态度。

——————————

因为下午学校还要组织大扫除,郁景希不能回家,只好挑了学校附近一家西餐厅。

饭后把郁景希送回学校,白筱坐进郁绍庭的车里,他问:“回金地艺境?”

白筱摇头:“我要去一趟公司,熟悉一下那边的岗位职责。”

郁绍庭边开车边简单问了她一些关于那家房地产公司的情况,最后亲自把她送到了公司楼下。

其实白筱的原意是让他开到附近停车就好。

但郁绍庭对她的要求置若罔闻。

白筱刚下车就碰到了上回面试她的那个部门经理,后者因为上回郁战明的关系也多留意了白筱,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还因此停下来跟白筱打招呼,眼睛一瞟,自然也瞧见白筱身后那辆宾利欧陆。

“来了啊?”部门经理笑得像弥勒佛,不着痕迹地靠近轿车:“自己开车过来的?”

白筱看出他的意思,虽然她不喜生意场上的套近乎,但也不能太清高:“不是。”

部门经理突然惊讶地瞅着白筱身后:“这不是郁总吗?”

顺着他的视线,白筱回头,宾利欧陆的副驾驶车窗不知何时居然降下。

郁绍庭虽然没下车,但他现在这样,跟下车也没什么差了。

“完了打电话给我,过来接你。”郁绍庭说着,像是刚瞧见那位部门经理,礼貌性地点了下头。

宾利欧陆驶离,部门经理看向白筱的目光更加友好。

白筱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一个意思:“原来不是诓人,真是郁战明的儿媳妇。”

——————————

进电梯,上楼,还有秘书样的人专门站在电梯门口等着自己。

白筱看着自己宽敞的办公桌,不管是位置还是环境都是顶好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新员工该有的。

她甚至觉得,就是郁绍庭刚刚的露面,让部门经理打了通电话把自己安排在这。

在楼下,部门经理笑吟吟地拍着她的肩说“好好干”,那眼神,好像她才是他的上司。

她在裴氏时也见过这种情况,当时冷眼旁观,现如今自己竟然切身经历了。

秘书给她泡了杯茶,让她等一会儿,部门经理打算亲自带她逛公司了解情况。

白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喝了口热茶,有点受宠若惊。但现社会国情便是如此,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

跟部门经理逛了一圈回来,白筱走出电梯,还是听到了一些闲言碎语。

看到她,那些女员工立刻闭了嘴,呈鸟散状各自回到位置上。

“上班时间八卦什么?“部门经理装模作样地训了一句。

白筱脸色如常,既然她们没有指名道姓,她也大可以装没听懂,省得给自己气受。

回到自己座位上整理东西。

部门经理过来:“她们就那样,嘴巴闲,别往心里去。”

白筱莞尔:“那以后经理就像对待其他员工一样对我,那样我才能心安理得在这工作。”

经理怔了怔,随即连连应下:“一定一定。”

话虽这么说,但白筱还是享受了特殊待遇,譬如其他新晋员工工资两千,她却直接飙到六千。

甚至还不用三个月试用期,直接转正。

部门经理给出的理由是——白筱以前在裴氏做过几年特助,经验丰富,公司需要这样的人才。

白筱一笑置之,拿了自己的工作牌,离开公司。

——————————

宏源房地产公司总裁办公室。

裴祁佑站在落地窗前看着那道纤细窈窕的身影走出大楼,拦了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裴氏跟宏源有一个项目在合作,他在上楼时碰巧就看到了跟在部门经理身后了解公司的白筱。

出租车汇入车流,逐渐地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白筱在这里找了份工作,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她的学历问题,进而想到她会不会被人刁难?

他搭在床边围栏上的双手慢慢握拳。

办公室门开了,出去接完电话的老总回来:“裴总,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裴祁佑收回飘远的视线,转过身,笑:“是我打扰了才是。”

宏源老总摆手,可能刚才电话讲累了,喝了口水,解开西装扣子,请裴祁佑一块儿在沙发坐下。

秘书进来替换了一次茶。

裴祁佑端起茶杯,吹了吹上面的茶叶,貌似不经意地问:“宏源最近招新员工了?”

想了想,又觉得自己问得滑稽,招聘这块一般都是人事部门管的。

宏源老总却答了:“是啊,前几天招了三名行政人员。”

“刚才我看着有一位眼熟,好像曾经在裴氏工作过。”

“哈哈,裴总眼力不错,确实有个叫白筱的,说是在裴氏工作了五年。”

裴祁佑扯了扯唇角,过了会儿,他才继续说:“她工作实力蛮强的,裴氏很多单子都是她搞定的。”

宏源老总提起这位白筱也来了兴致,往裴祁佑身边凑了凑:“你猜猜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谁?”

“谁?”裴祁佑其实不关心,但还是做出了好奇的样。

“东临那位郁总,也是郁家的三少。”宏源老总砸吧了下嘴,没注意到裴祁佑骤变的脸色。

“他说东临马上就要启动的兰苑项目想找投资商,问我有没有兴趣,不瞒你说,我其实很早就想要那块地了,但当时被东临先抢走,”说着他笑了下,“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没想到有一天也会落在我的头上。”

其实以东临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其他投资人入注资金。

至于郁绍庭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一通电话他只字未提白筱这个人,但宏源老总消息灵通,部门经理早就跟他说了在公司门口偶遇郁绍庭的事。不过这位郁三少,为了个女人,还真是舍得砸钱。

——————————

白筱没真打电话让郁绍庭来接自己,打了车先去学校接郁景希。

路过市中心,看到张灯结彩的商场还有LED,她才记起今天好像是情人节。

学校操场一群小孩在绿色草地上跑来跑去,围着一个足球,白筱走过时听到了“郁景希”三个字。

草地边,摆着一排书包,白筱一眼就找到了郁景希黄色的大书包。

白筱走近瞧见吴辽明一边跑一边扯着小嗓子嚷:“郁景希你个守门员瞎跑什么?快回去快回去!”

郁景希脱了外套,穿着那件黄色毛衣撒腿在草地上跟着其他球员抢足球,球门那里没一个人守着。

胖墩墩的吴辽明气得跺脚,追在郁景希身后想把他逮回去守门,白筱看着看着笑出了声。

最后还是对方守门员注意到了白筱,冲那群掐成一团的孩子喊道:“郁景希,你妈妈来了!”

白筱听到“妈妈”这个称呼时还是有些诧异。

郁景希扭头瞧见操场边的白筱,本就红彤彤的小脸越加红了,跑过来,快到她跟前时却慢下来,然后扭捏地走过来,白筱拿起外套给他穿上,又用纸巾替他擦掉额头的汗水。

郁景希看着白筱,“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白筱看了他一眼,替他拉上外套链子说:“这件毛衣脏了,明天换一件。”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袖口脏脏的毛衣。昨天他骗了郁老太太,其实毛衣他就穿在身上。

白筱接了郁景希拦了辆出租车回沁园。

小家伙爬进后座,扭头问白筱:“不去金地艺境吗?”

“先回沁园。”

直到李婶拉着他的手回别墅,望着远去的出租车,郁景希才意识到自己被白筱这个女人骗了!

她把自己丢下,一定是想偷偷去跟郁绍庭约会!

白筱在出租车里打了个喷嚏,司机问她去哪儿,白筱想了想,说:“南翔路。”

东临公司就在南翔路。

路上,白筱给郁绍庭打了个电话,听到低沉熟悉的声音,白筱随口问:“在忙吗?”

“没有,刚签完一个合同。”郁绍庭说这话时正站在窗前喝咖啡,听着她柔柔的声音心情很不错:“完事了?”

“还要过会儿。”白筱一边讲电话一边下车,进了南翔路上一家花店,走到一束玫瑰花前,弯腰碰了碰那含苞待放的花:“等我好了打电话给你。”

“……好。”

挂了电话,花店老板过来:“小姐,买花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鲜花配美男,郁总,喜欢吗?+你爱我吗?【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