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0章: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0章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你爱我吗?”

意大利水晶吊灯细细地灯光在男人脸上镀了一层绒质的光晕,使得他的五官轮廓看上去越加棱角深刻。

郁绍庭望着脸颊红红的女人,嘴角是一丝温柔的浅笑:“你喝醉了。”

白筱摇头,她握着他的手:“我没醉,清醒着呢。”

说着指了指手边的水晶杯,里面还有小半杯酒,像在告诉他自己没喝多少。

“你醉了。”郁绍庭笃定地重复一遍,单手倒了杯水,推到她跟前。

本就是一时兴起问出的话,遭遇了他这样漫不经心的态度……

那感觉,就像是你中了五百万彩票,欣喜若狂地拿着彩票狂奔去兑奖处,结果人家硬要说你那张彩票是假的。

瞟了那杯白开水一眼,白筱顿觉意兴阑珊,还有淡淡的尴尬,原本的好情致也败了不少。放开了郁绍庭的手,直到侍应生送餐过来都没再开过口,左手托着下巴转头望向窗外的景色,连眼角余光都没分给对面男人。

不同于她的纠结,郁绍庭神色如常,切好鹅肝跟她的那盘对调。

“谢谢。”白筱抿着唇角说。

郁绍庭抬眼看她,挑了下眉梢,可能没想到她会这么有礼貌。淡淡地说:“不用。”

白筱低头,用叉子戳着鹅肝,却没吃几口。

“不合胃口?”郁绍庭突然问。

白筱瞧他一本正经的样,更加确定一点,恐怕今天是什么日子他都不知道。

她搁下叉子,又抿了一口红酒,说:“刚才吃饱了。”

“以后少吃点路边摊。”他一边说一边切鹅肝:“景希以前也从不吃这些东西,对身体没好处。”

白筱靠在椅背上瞅着对面的男人,白衬衫袖口往上翻起几番,加上衬衫领口敞着,褪去了古板严谨,多了几分闲适的优雅,而他那不紧不慢的语气,就像长辈在训导不听话的孩子。

她敷衍地嗯了一声,喝光了杯中的红酒,还要去倒,却被他握住了酒瓶。

白筱也不放开,和他僵持着。

“还要我提醒你你自己的酒量跟酒品?”郁绍庭强硬地夺下了酒瓶,搁到自己身边。

招来侍应生,点了一杯鲜榨的橙汁。

璀璨柔和的灯光,荡漾着诱人光泽的红酒,桌边装饰的一朵玫瑰,白筱却完全没有浪漫的感觉,她拿着吸管啜了戳杯底,鹅肝她只吃了两小块。郁绍庭刚刚又给她点了一份甜点,还没送过来。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

白筱只瞟了他一眼就继续吸了口橙汁,百无聊赖地看窗外那块不断变化的广告牌。

郁绍庭接起电话。

“喂?”低沉的声音,充满磁性:“在外面……吃饭……嗯……过会儿再说。”

白筱不知道是谁打来的,忍不住竖起耳朵听着,然后他挂了电话。

郁绍庭放下手机:“靳声他们在东宫开了个包厢,吃完饭跟我一起过去。”

他命令式的口吻让白筱下意识想忤逆他:“你去吧,我有点累了,想先回去睡觉。”

郁绍庭没接话,只是拿眼看着她。

白筱立刻改了刚才淡漠的态度:“你们是朋友,我去的话他们会放不开,到时会尴尬。”

“我说了你会去。”郁绍庭用餐巾擦了擦手。

“……那你就告诉他们说我身体不舒服。”

“你身体哪不舒服了?”

“……”

明明是推诿之词,他却硬是要将她逼到墙角,白筱推开橙汁,说:“我去只会破坏气氛。”

他的朋友年龄自然跟他差不多,况且纯男人的聚会,她这样贸贸然跟他过去,只会让彼此都不自在。

所以,不愿意去,不仅仅是因为跟他赌气,还有她自己的考量。

郁绍庭的脸当即有些沉下来,他把餐巾丢到桌边,也不说话。

气氛顿时变得僵冷。

白筱也静静地坐在那,心里却纠结,说好的情人节浪漫呢?

“筱筱,你们也在这里吃饭?”身后响起熟悉的声音,白筱转头,是叶和欢。

白筱跟郁绍庭没有选单独的隔间或包厢,而是坐在靠窗一个位置。

相继地,叶和欢后面又出来几个人,里面有秦寿笙,白筱隐约猜到应该是公司聚餐。

叶和欢看了眼坐在白筱对面的郁绍庭,绷着脸,似乎不太高兴,当然,她没奢望郁绍庭会起身跟自己握个手什么的,这样高贵冷艳的男人一般人可驾驭不了,她呵呵笑了两声,“那你们慢慢吃,我们先走了。”

白筱扯了扯唇,却听到有人喊她:“白……白……筱筱!”

是上回给郁景希剪头发的大男孩,叫小宇的发型师,正挠着后脑勺脸红地看着她。

出于礼貌,白筱冲他点头:“你好。”

小宇的脸更红了,小伙子乐呵呵地望着白筱,局促地挪不开双脚。

秦寿笙跟叶和欢对视一眼,上回小宇就千方百计从他们这打听白筱的事,后来还害羞地相约白筱,小伙子春心大动是好事,但也得看对方是谁,没瞧见这会儿正主还坐白筱对面呢!

秦寿笙瞅了眼郁绍庭,见他没什么表示,忙拉过小宇:“走走,不是说要去唱歌吗?”

“筱筱,你要不要一块儿去?”小宇却邀请了白筱。

秦寿笙讪讪地一笑,眼角瞟着郁绍庭,说:“瞧这孩子,没看到人家正在吃饭吗?”

说着,扯着小宇就要往外走。

小伙子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姑娘,又看白筱对自己笑吟吟的态度,这么好的相处机会怎么愿意错过?

小宇自然也注意到了坐在白筱对面的男人。

虽然一句话没说过,但那与生俱来的强势气场很难让人忽略他的存在。

小宇看到郁绍庭搭在桌边的左手,修长好看,骨节分明,无名指上有一枚婚戒,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

应该是上回那个小孩的爸爸。

郁绍庭拿了杯子喝水,刚喝了半口,身边站了一个人,一只手伸过来:“叔叔你好。”

秦寿笙捂着额头,就知道会出事,叶和欢抽了抽嘴角,叔叔……

白筱看着桌边目光尊敬地问候郁绍庭的小宇,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向对面的男人。

郁绍庭抬起眼望着白筱,连看都不看小宇一眼,更别说握手了。

叶和欢已经过来:“小宇,瞎叫什么呢,这位是东临集团的郁总……”

话还没说完,郁绍庭已经站起来,拿过西装,对白筱说:“走吧,靳声那边还等着。”

白筱真不愿意去东宫,边起身边说:“我真的不去了。”

郁绍庭眉头紧锁。

一旁的小宇见缝插针,立刻上前说:“叔叔,要不我送筱筱回去,您要有事先走。”

郁绍庭这才正眼看向这个一口一个“叔叔”喊自己的男人,薄唇紧抿,眉头蹙起,白筱看他这样,知道他此刻心情非常差,她心跳怦怦加快,郁绍庭的脾气不小,这个小宇还在他气头上时来招惹他——

“你喊我什么?”郁绍庭沉沉的声音。

白筱的手搭在郁绍庭的手臂上,想平息他的怒火。

小宇被他逼问得心生不安,不知道自己哪儿惹怒了他,茫然地看看白筱,动了动嘴唇。

在他喊出又一声叔叔之前,白筱先开了口:“不用那么麻烦,我爱人开车经过家门口,把我放下就好了。”

“爱人?”小宇以为自己听错了。

白筱挽住郁绍庭的手臂,对着小宇莞尔:“是呀,上回让你剪头发的小孩是我儿子。”

小宇一脸深受打击的样子。

——————————

一路从餐厅出来,郁绍庭紧抿着唇,下颌线条绷得很紧,他打开副驾驶车门:“上车。”

白筱在他身边站定,没坐进车里:“我打车回去就可以了,你先去东宫吧。”

她刚才说金地艺境跟东宫顺路是诓小宇的,不过是为了解决当时尴尬的情况。

郁绍庭像是跟她僵持了:“上车。”

餐厅门口,叶和欢跑了出来,看到车边的两人,试探地喊了一声:“郁总……”

郁绍庭转头,眼底还残留着凌厉的余光,眉头一蹙,似不满她的打断,却也没过度甩她脸色看。

叶和欢到白筱身边,对郁绍庭解释刚才的事情:“小宇年纪轻,刚出社会很多事还不明白,他刚才说那番话其实没什么恶意的,他也不知道你跟白筱是那关系,有得罪你的地方还请你海涵,别跟他一个小屁孩一般见识。”

像郁绍庭这样的男人,一个不高兴,一句话就能断送一个人的前途。

并不是夸大其词,而是他真有能力做到。

郁绍庭瞥了眼叶和欢,又看向白筱:“上车,我送你回去。”

叶和欢不由暗暗松了口气,看郁绍庭这样应该是没想跟小宇计较,主动请缨:“要不,我送白筱回去吧。”

郁绍庭不回答,只是看着白筱。

这样的执拗让叶和欢打量了眼郁绍庭,薄唇紧抿,一身黑色西装,单手拉着车门,站在宾利欧陆旁边,更衬得他身姿挺拔修长,白衬衫领口敞开着,一小截白色衬衫的袖口从西装袖处露出来。

这样的长相,再配上这样的身材,还有家世,在这个年龄段确实罕见!

“我一定会把白筱安全送到家。”叶和欢又插了一句。

白筱拢了拢鬓边的头发,没有吭声,但郁绍庭像是知道了她的意思,对叶和欢说:“麻烦你了。”

叶和欢没想到他会这么客气,忙摆手:“不麻烦不麻烦。”

郁绍庭关上副驾驶车门,绕过车头上车,宾利欧陆很快就消失在两人视线里。

叶和欢顶了顶白筱的腰:“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这么极品的男人都被你收入囊中了。”

收回视线,白筱玩笑地叹息了声:“就是脾气大了点。”

“你别不满足了!这个世上哪有人十全十美的,虽然他脾气差,但他愿意为了你放低身段,就说明他从心眼里在意你。要不是碍着你,他估计连看都懒得看我一眼。”

“有吗?”

“很有好不好?!”叶和欢手指点点白筱的肩:“你就偷着乐吧,没看到秦寿笙刚才看你男人的眼神?那就像是饿了三天三夜的豺狼看到了肉多汁鲜的猎物,你要嫌弃,别人可都排着队想要呢!”

——————————

坐在叶和欢的车里,白筱还是给郁绍庭发了条短信:“开车小心点。”

没有回复。

白筱又给沁园那边打了电话,得知郁景希玩累已经睡下,就没过去接他,直接回了金地艺境。

送走叶和欢,白筱洗完澡,看了会儿电视,差不多十点钟时给郁绍庭拨了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过去没人接听。

白筱想他可能正忙,没听到,过了二十来分钟又打过去。

这次,接了,但不是本人,是路靳声,郁绍庭的一个发小,说郁绍庭在东宫喝多了。

白筱对路靳声有印象,上回给外婆做手术的就是路靳声的爷爷还是父亲,听路靳声说其他人都喝了酒开不了车,白筱跟他要了包厢号,说了谢谢挂断电话,换了身衣服就打车去东宫接人。

刚在东宫门口下车,路靳声的电话就到了,好说歹说要下楼来接白筱。

白筱在大堂等了会儿,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从电梯出来,拿着部手机笑呵呵地小跑过来:“等急了吧?”

“我也刚到。”白筱回之一笑。

乘电梯上楼时,路靳声主动跟白筱搭话:“这会儿车是不是很难打?”

“还好,金地艺境那边还算繁华地带。”

“其实三哥他很少有喝高的时候,今天可能被哥几个灌的。”路靳声突然转了话题,从电梯光镜面里看着白筱:“你们晚上一起吃饭了吧?本来三哥订了这边包厢说要带你一块跟我们吃个饭……”

“是他订的包厢?”白筱困惑。

“是呀,下午跟我们几个打电话的,诶?你不知道?”

所以,郁绍庭今天是特意想把她介绍给他的朋友,但她却误以为……不知为何,白筱心头怪怪的。

既然是这样,他为什么不告诉她,而是答应她在餐厅吃饭?如果知道是这样,她也不会一直拒绝来这里。

进了包厢,白筱看到几个跟路靳声差不多年纪的男人正在玩骰子,里面有淡淡的烟味,但不浓。

瞧见跟着路靳声进来的白筱,都纷纷望过来,一时间跟白筱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白筱先冲他们露出一个笑。

在那几个人里,她没看到郁绍庭,路靳声看出她的想法,“三哥在那呢!喝多了……”

白筱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灯光阴暗的角落,沙发上,郁绍庭仰躺着,闭着眼,眉头微皱,像是醉了,左手臂搭在额头,白筱过去唤了他一声,郁绍庭其实没睡着,听到她的声音就睁了眼,眼底布满了血丝,身上酒气有些重。

他捏了捏眉心,却克服不了太阳穴的胀痛,声音有些沙哑:“怎么过来了?”

“我让小嫂子过来的。”路靳声凑过来,一声小嫂子喊得白筱脸红,“我们没人能开车送你回去。”

郁绍庭淡淡地看了眼路靳声,拿过一旁的西装就站起来,有些晃,白筱忙上前扶住他。

他低头看着她,无声却胜有声。

路靳声已经让东宫门童拦好出租车,从东宫出来,白筱扶着郁绍庭上了车。

郁绍庭坐进车里就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看得出醉得不轻,白筱转头看着他,想起路靳声说的那番话,忍不住往他身边坐了坐,低头看着他搭在腿上的手,她握住,说:“我不知道你是特意为了我请他们来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