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2章:你说你没我不行,从第一次见面就爱上我了【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2章你说你没我不行,从第一次见面就爱上我了【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有哪个女人能容忍丈夫这样的忽略,白筱不禁为徐淑媛唏嘘:“她怎么说也是你的妻子……”

“自始至终就你一个。”郁绍庭闭着眼含糊地说,“只有你。”

白筱还没彻底明白他这句话的份量,床上的男人已经没了声,只有浅浅的呼吸喷在两人相握的手上。

白筱把他放躺在床上盖了被子,想抽回自己的手,他却握得很紧,紧到她挣不开。

落地窗边还没拉上窗帘,也许是情人节,城市的夜空突然绽放了五彩缤纷的烟火。

白筱往窗外看了一眼,再低头,入目的是郁绍庭安静熟睡的脸庞,想到徐淑媛,想到刚才那两通电话,想到在他身边工作的杨曦……白筱反握他的手,略略吃味地低喃:“还说我,你自己比我还招蜂引蝶……”

——————————

翌日早上,郁绍庭醒过来,头还有些疼,枕边人已经不在了。

床头摆了一身干净衣服,最上面是一条深色的男士短裤。

郁绍庭拎起被子往里面看了眼,立刻就明白了,半眯着眼看向被阳光笼罩的落地窗。

——————————

白筱正在餐厅捣鼓早餐,听到动静转头:“起床了?”

郁绍庭穿了她放在床头的那套衣服,去了洗手间洗漱,再出来,人也清爽很多,在餐桌边坐下。

望着跟前的汤跟米饭,他又抬头看向拿着筷子出来的白筱。

“西红柿汤解酒,你昨天喝了那么多,喝点汤会舒服些。”

郁绍庭瞟了几眼那碗汤,家里没有西红柿跟葱:“早上出去了?”

“嗯,这附近有个新造的菜市场,起得早闲着没事就过去逛了逛,顺便买点食材。”

白筱考虑到郁绍庭昨晚喝醉,起来不好吃油腻的炒饭,又要喝汤,不能再喝粥,难得做了饭。

餐厅里只有筷子碰到碗盘的声音,两人各吃各的,安静得近乎诡异。

郁绍庭突然问:“景希呢?”

“他昨晚睡在沁园。”白筱吃得差不多了,拿了自己的碗筷要去厨房收拾。

郁绍庭拉住了她的手臂,白筱不解地转头看他,他似在酝酿着什么,片刻后才说:“昨晚我喝醉了,后来有没有做什么?”他想起那次在会议室门口听到的话,景行说他喝醉后……难免落下了阴影。

“倒也没做什么,不过说了不少。”

“我说什么了?”

白筱弯了弯唇角:“你说你没我不行,从第一次见面就爱上我了。”

“……”

——————————

郁绍庭那辆宾利欧陆清晨就被送过来,路靳声把车钥匙给白筱后,一刻也没停就走了。

路靳声敲开门的时候,白筱的手还是湿的,她身上带出一阵洗衣液的香味,他愣了愣,随即心领神会地往洗手间看了眼,把车钥匙递给白筱时随口说了句:“三哥还在睡?”

白筱邀请他进来坐会儿,又留他吃早餐,路靳声连连摆手,一边说不用一边跑去按电梯。

刚下楼走出电梯,辛柏的夺命CALL就来了。

“哎哟,我就说那么眼熟,昨晚回家我打电话问我家老二,不就是他的梦中情人!”

路靳声往楼上看了眼,说话有些严肃:“辛头,有些话可不能乱说。”

“我当然不会当着三哥的面说,你是不知道,我家老二中学时跟她一个社团的,当时被她迷得死去活来,整天对着她的照片脸红,后来还跟裴家那位打架,最后断了五根肋骨住院,老家伙看他魔障了一样就把他送出国去了。”

“不对呀……老二说她当年可是跟裴家那位在一起了,怎么现在又跟三哥啦?”

路靳声被他说得头疼:“就你事儿逼!见不得三哥跟人家好是吧?”

辛柏打这通电话时正趴在按摩床上,昨晚喝多了头晕:“我这不是替三哥担心吗?我可听说他侄女要跟裴家那位订婚了,到时候四个人凑张麻将桌还能打个牌。”

“……”

——————————

白筱今天正式上班,想起还在沁园的小家伙,就给那边打了个电话,是李婶接的。

“早上四点就醒来了,没看到您跟三少,一直气鼓鼓着一张小脸坐在客厅里看动画片,早饭也不吃。”

白筱听李婶这么说心生愧疚:“那我现在就过去接他,然后送他去学校。”

挂了电话,白筱坐进郁绍庭的宾利欧陆,一回头,那束红玫瑰还在,但有些焉了。

郁绍庭握着方向盘的左手,那枚银戒依旧还在。

白筱忍不住打趣:“郁总,昨天忘了问,花还喜欢吗?”

郁绍庭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后座,又暧/昧地瞅着她:“比起这束,我更喜欢你身上那朵。”

“……”白筱没想到他也会说荤段子,还是这么一本正经地说,瞪了他一眼,红着脸转开头看窗外。

车子驶进沁园小区,拐过弯,白筱隐约看到别墅的栅栏边有一道小小身影在探头探脑,可是一等车开近了,白筱瞧见小家伙撒腿就跑了,哪怕她离得远听不到,还是能发现小家伙把别墅门关得很重。

下车,进了门,李婶迎上来:“三少,白老师,你们可来了,小少爷不知道跑出去看了第几次了。”

“李婶!”客厅里传来小家伙略略不自在的叫嚷声,“我要吃蛋挞,你快给我做几个!”

郁绍庭上楼去书房拿东西。白筱换了棉拖去客厅,郁景希抱着“肉圆”坐在长毛地毯上,故意不看她,小手指点着“肉圆”的额头训着话:“你啊你,我对你这么好,你却为了隔壁那条泰迪一整晚不回来,真是忘恩负义!”

“肉圆”呜呜地叫,小眯眼里满是委屈,还傻愣愣地,不知道怎么招惹小主人了。

白筱在郁景希身边蹲下,声音下意识地放柔:“吃过早餐了吗?”

小家伙不理她,顺着狗毛。

白筱把拎在手里的保温盒放到茶几上,打开,西红柿蛋汤的香味弥漫了客厅。

“李婶说你没吃早餐,刚好,我给你也煮了汤,原本打算让你带到学校中午喝的。”

闻到饭香,小肚皮咕噜噜地叫了几声,出卖了小家伙努力维持的高贵冷漠形象。

白筱忍笑看郁景希还板着小脸,把汤推到他跟前,柔声细语地祈求原谅:“我昨晚本来是要来接你的,打电话过来李婶说你睡着了,就没过来,而且你爸爸后来就喝多了……”

郁景希哼哼两声,淡淡地瞟了她一眼,拿过调羹,勉为其难地开始吃她做的饭。

知道昨天是情人节,所以他原谅他们单独出去约个会吃个烛光晚餐什么的,当时想着这两人怎么也得来接他,于是一边看动画片一边等着,等啊等,就等趴下了,一觉醒来,跑去郁绍庭卧室一看——

哪有人啊!这两人,果断把他丢在这,自己逍遥快活去了!

越想越委屈得连饭都咽不下去了,索性放下调羹,开诚布公:“你自己说怎么着吧!”

白筱愣了下,没听懂,那边,郁绍庭从楼上下来:“吃好了就上学去。”

郁景希一边把腌黄瓜放进嘴里奋力地咀嚼一边拿圆鼓鼓的眼瞪郁绍庭。

郁绍庭皱眉:“不愿意?那就让小梁送你去学校。”说着,作势就要让白筱一起走人。

小家伙立刻抱住白筱,两只小脚勾着白筱的腿,就像一只白白胖胖的考拉挂在了白筱身上,眼睛还瞪着郁绍庭。

白筱哭笑不得,拍了拍他的脑袋瓜:“我不走,送你去学校,先把饭吃了。”

郁景希半信半疑,不知道要不要放手。

白筱看向郁绍庭说:“你先去公司吧,等会儿让小梁送我们过去就好了。”

郁绍庭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抿着薄唇,倒真拿了车钥匙先走了。

白筱对还挂在自己身上的孩子说:“这样行了吧?”

郁景希撒了手,哼哼了两声,坐回地毯上。等小家伙吃好饭,李婶已经把做好的蛋挞装进便当盒,小梁送白筱和郁景希去学校,路上小家伙扭扭捏捏地看了眼白筱:“昨天情人节过得不错呀!”口气酸酸的。

白筱诚实地点头:“是不错。”

小家伙立刻不高兴了,鼓着小脸不再搭理她,吃自己的蛋挞,拿屁股对着她。

——————————

白筱当时应聘的是公司行政人员,第一天上班就迟到了半个多小时,原因自然得归咎于郁景希。

小家伙可能是吃多了,一到学校门口就嚷着肚子痛,拖着不让白筱走。

白筱没法子,只好陪他去上厕所,小家伙在厕所一待就半小时,还边蹲坑边看起了小人书,她一说要走就喊着她没良心。他们选的是偏僻角落的厕所,没什么人,要不然白筱一个大姑娘站在男厕所还不臊死。

好说歹说劝小家伙从厕所出来,又把他带去教室,再赶到公司已经快九点四十。

虽然部门经理没说什么,但其他同部门的女员工之间窃窃私语白筱没有忽略,上了一上午的班,白筱发现自己基本没什么事,鸡毛蒜皮的活都归另两位新职员做,最后白筱只好去找部门经理。

“是吗?”部门经理装傻充愣,拿过一个文件交给白筱:“要不这样,你帮我去复印两份文件。”

“……”白筱知道自己再怎么说都无济于事,索性也不浪费口舌了。

拿了文件去复印,回来时,部门经理刚好从办公室出来:“白筱,准备一下,中午有个饭局。”

“我去吗?”白筱蹙眉,她好像只是行政人员,职位还够不上去参加饭局。

部门经理笑呵呵得像弥勒佛:“是呀,老总亲自指名的,好好表现啊!”

白筱还是觉得不妥,这个饭局在她看来也不简单,虽然她进来打的是郁绍庭跟郁总参谋长的名号,但她不愿意再顶着他们的名号去做些别的。白筱主动去了总裁办公室,表示自己不想去饭局。

宏源老总看出她的顾虑,笑着说:“你别紧张,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我的助理今天生病了,我听张经理说你做过几年特助,你在这方面有经验,所以想请你陪我去一趟。”

见白筱还是迟疑,他补充:“就是我们一个项目的合作伙伴跟投资商吃个饭,没乱七八糟的人。”

——————————

当白筱在包厢里看到裴祁佑时,才知道自己当时潜意识里为什么会那么不愿意答应宏源老总。

就像是预感,预感到自己可能会碰到不想见的人,现在她再想转身走人已经不可能了。

白筱发现饭局上有几位老总她认识,跟裴氏也有生意往来,以前她在裴祁佑身边时没少打交道。而那几位老总显然也认出了白筱,有性格率直地直接问了:“这不是白助理吗?什么时候被老宏你撬了墙角?”

说着,又看向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说:“裴总,早知道你这么容易放人,我就先下手为强,哪轮得到老宏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他是她的爱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