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5章:他。。。。。他是你男朋友?!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5章他。。。。。他是你男朋友?!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母的手劲一时没控制好,揪得白筱拧眉,而裴母堪堪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白筱望向裴母,神色并不算好,因为裴母的手还拽着她。

裴母见白筱一身正式的打扮,屋子里都是郁家这边的亲戚,她怎么肯撒手放白筱进去闹事?

“您有事吗?”白筱开口问。

裴母悻悻地松了手,两手交叠握在腰间:“怎么到这儿来了?”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随意一些。

对裴母,白筱说不上多憎恨,但也没了以往把她当母亲一样对待的敬意。

白筱冲她颔首,说:“我来这里见一个人。”

“见人?”裴母面上看似平静,心里却峰回路转:“见什么人?”

“这是我自己的私事。”白筱回答得很淡。

裴母听了却面露尴尬,她看着眼前眉目清冷的白筱,再也不复那时蹲在自己身边,替自己敲着腿仰着脸柔声安慰自己的小女孩姿态,或者说,白筱只是对她竖起了心墙,这么一想,裴母心里复杂百味。

白筱见裴母一直不让开,大概也猜到裴母的想法,说:“您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

裴母听她这样说,心里更加不放心,想起昨天裴祁佑对自己的质问,儿子长这么大,何时那样对自己说过话,那样痛心失望的眼神,责备的语气,她晚上辗转反侧,会跟儿子告状的人她想来想去都只有白筱。

白筱如果真的不甘心……在今天这么个重要的日子,她怎么能允许发生意外?

裴母捏紧着双手,对白筱说:“最近一个人在外面过得还好吗?”

白筱淡淡地嗯了一声,道:“没其他事的话,请让一下。”

“筱筱,如果你生活上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我。”裴母突然出口的话让白筱侧眸看她,裴母索性也不跟白筱拐着弯了:“今天祈佑跟苡薇订婚。你应该知道吧,苡薇是这家的孙女。”

未等白筱开口,裴母继续道:“筱筱,你一直是个明白事理的好姑娘,我相信你会找到自己的幸福。”

……所以,你别再纠缠我家祈佑了。

白筱听出蒋英美的言外意,有些不敢相信,也有些气闷,当下冷了脸:“我刚才说的很清楚了。”

“还有一件事,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已经有了男朋友。”白筱气得都不再用敬语。

裴母一愣,没想到白筱居然会说得比她还直白,而“男朋友”三个字直戳她的神经。

人大概总是这样,当别人觊觎你家宝物时,你会小心翼翼地警惕,当别人突然告诉你,她自己也有宝物,所以对你家那件不屑一顾,你不但不会感到松口气,还会觉得失落,甚至心里别样的不舒坦。

现在蒋英美听到白筱“琵琶另抱”了,大抵就是这种心情。

她尴尬地笑了笑:“是吗?”

裴母把白筱的前言后语一联系,这才忆起刚才在屋里郁家这边亲戚,有个四五十岁的男人,跟矮冬瓜似地,长得说好听点是其貌不扬,一直讨不到好的媳妇,不过最近找了个年轻的小姑娘。

又想起白筱那个喜欢在老男人间像花蝴蝶周/旋的室友……多半是她介绍给白筱的。

裴母看着白筱的眼神都变味了,嘴里却干巴巴地说着违心话:“那样也不错……不错……”

“怎么不进来?”裴母身后响起男人低沉又富有磁性的声音,回头,看到的是走过来的郁绍庭。

郁绍庭走到白筱身边,从裤兜里拿出右手搭在白筱身上,然后面色沉静地才冲裴母点了点头。

裴母看着并肩而立的两人,没法从错愕里回神,视线最后定格在白筱肩头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上,说话也有些不利索:“你……你们?”那是质疑的口吻,可能太不愿意相信白筱口中的男朋友是郁绍庭。

白筱主动解释:“这是我男朋友,郁绍庭,您应该见过吧?”

“我们先进去了。”郁绍庭脸上表情始终如一,但语气还算客气,裴母连忙点头:“好。”

一个好字,只有蒋英美知道绕在舌尖时,是有多么苦涩……

望着相携而去的两人,裴母怔怔地失神,下台阶时一崴脚,幸好路过的帮佣扶住她:“您小心点!”

“没事……没事。”裴母摆手,站稳,翻滚的情绪却久久得不到平静。

——————————

在门外是郁绍庭揽着白筱,等进了屋,白筱下意识地抱着郁绍庭的手臂,怎么看怎么小鸟依人。

中午是郁家这边主场,所以男方那边来的人不多,白筱从进屋也没看到熟脸孔。

郁景希不知从哪个角落窜出来,小手里捏着两个慈菇,有些嗔怪地看白筱:“比乌龟还慢!”

他们来得不算晚,到的客人还不算特别多。

但因为郁景希这清脆的童音,原本或坐或站的客人都纷纷朝门口瞧过来,不少露出惊讶的神色。

显然没人事先知道郁家其中一位光棍会带女伴回来,有几个人头挨着头兴味地边看白筱边低声细语。

白筱被他们盯着看得不自在,想放开郁绍庭,却被他按住手背,低头看她:“想去哪儿?”

“没。”白筱老实答道:“只是有一点点的紧张。”

“只有一点点?”

白筱抬起头,对上他那双像能看穿人心事的眼睛,双颊一烫,揪紧他的衣袖:“再多一点。”

郁绍庭望着她的脸,似很兴味,嘴边挂起了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有那一瞬,白筱从他的眼神里解读到了“深情款款”这个词汇,但又仿佛是她的幻觉,再望去时他的目光很正常。

——————————

“绍庭,这位是……”郁绍庭的大堂嫂姚静过来,又惊又喜地看着白筱。

白筱是见过她的,那回在‘东宫’,出于礼貌冲姚静浅浅一笑。

郁绍庭捏了捏白筱的手,不答反问:“我妈呢?”

姚静没看漏郁绍庭的小动作,家里人早就习惯他的脾气,笑吟吟地说:“在楼上小居室聊天呢!”

其实姚静过来是为了逮郁景希,小家伙刚才进屋后一圈溜达下来,结了婚还没孩子的年轻媳妇喜欢到不行,想着跟小家伙玩会儿又不好意思开口,就让她去厨房把人抱来,没想到小家伙又溜到了门口。

郁景希转着圆溜溜的黑眼珠子,握着两慈菇,往白筱身边贴了贴:“我现在可能有点忙。”

白筱冲姚静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手已经摸着郁景希的小脑袋,小卷发软软绒绒的。

姚静没强人所难,看孩子这么黏白筱,心里倒蛮欣慰的,又聊了几句就去帮忙招待客人。

白筱肯定了一件事,郁家亲戚看来都还不知道自己跟苏蔓榕的关系。

——————————

郁老太太昨晚就知道今天白筱要跟着小儿子一块过来。

这些天老头子没再打电话命令着她去干嘛,加上又有小儿子的“威胁”在前,老太太觉得自己这日子过得真不容易,所以算了算时间,觉得白筱差不多要来了就躲进楼上的小居室,省得到时被老伴跟儿子逼得里外不是人。

当看到郁绍庭领着白筱进来时,老太太扯了扯嘴角,心想自己都避开了怎么麻烦还上身?

白筱心里其实也很忐忑,毕竟今天日子不同,郁家来了这么多客人,尽管有郁绍庭在旁边护着她,她还是担心郁总参谋长和郁老太太对自己的态度,尤其是上回她还在咖啡厅顶撞了老太太。

跟郁老太太一块儿坐在那聊天的是两位差不多年龄的老妇人。

看到跟在郁绍庭身边的姑娘,眼前一亮:“小三,这是你女朋友哇?”

“妹妹,你家老三这不是有对象了吗?还是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家,你还有什么还忧的?”

郁老太太不是性子奸佞的人,但也不傻,怎么也不会当着大家的面说些让白筱难堪的话,那样丢脸的不仅仅是白筱,还有他们郁家,所以,听到嫂子这么说,呵呵笑了两声,没做正面回应。

郁景希一直亦趋亦步地跟在白筱身边,见此,然后跑到了郁老太太身边。

老太太已经好几天没见乖孙,立刻抱住:“可想死奶奶了,有没有想奶奶呀?”

郁景希看了眼白筱,坐在老太太腿上,把手里的两颗慈菇给老太太:“奶奶,这是小白送给你的。”

两颗慈菇被小手捂得温热。

郁老太太怎么会相信白筱会送自己这个礼物,不过小孙子对白筱的喜爱和维护也让老太太这心里头更加的纠结。

而白筱听到郁景希这么说略显窘然,郁绍庭拥着她的肩,说:“她脸皮薄,大伯母跟姑姑见谅。”

另一位老妇人打趣地看向郁老太太:“小三都会疼人了!二嫂你做梦都能笑醒了!”

郁老太太是好面子的人,平日里因为两个儿子没少被人说,这会儿听了这话,难免有些得意忘形。

“他哪知道疼人,就他那臭脾气,人家小姑娘别被他吓跑我就谢天谢地了。”

郁绍庭很浅地笑了笑,这样的和颜悦色着实不常见,两位长辈不由多瞧了白筱几眼。

虽然年纪小了些又有点拘谨,但能镇得住小三这脾气,那就是好的,最起码比之前那个老婆强得多!

——————————

没多久郁绍庭被人喊走,白筱被两位老妇人留下,郁景希跳下郁老太太的腿蹭到了白筱身边。

白筱陪着两位老太太聊了会儿天,郁景希嚷着要尿尿,就带着他去了洗手间。

等白筱关门出去,两老妇人凑到一直没怎么吭声的郁老太太身边。

“你这小儿媳妇不错呀!虽然家境蛮一般的,但也没有那些大户小姐的架子,肯陪我们老太婆聊天。”

郁老太太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心想:你们难道没发现这小儿媳妇跟她大儿媳妇长得像吗?

一位老妇人顶了顶郁老太太的手肘:“啧,怎么,难道你还相看不上人家啦?”

“不是……”

另一位打断郁老太太:“人家黄花闺女的愿意跟小三,二嫂子,不是我这个小姑子多嘴,真该知足了。”

郁老太太:“……”

——————————

白筱带着郁景希去洗手间时,不期然地碰到了上楼来的裴老太太。

裴老太是特意来跟郁老太太打招呼的,正抬手理着鬓边银色的碎发,瞧见白筱吓得脸色骤变。

白筱没跟她打招呼,跟郁景希进了旁边的洗手间,关门。

“她怎么在这里?”裴老太太扭头急切地问扶着自己的容姨,而容姨显然也很惊讶。

裴老太推着她:“快去把阿英给我叫过来!”

还没等白筱她们从洗手间出来,蒋英美就上楼来了,容姨已经把事情告诉了她,她立刻带着裴老太太到角落里,裴老太已经迫不及待地问:“她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不拦着,今天你还要不要你儿子订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厚脸皮的裴家老太太”↓↓↓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