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6章:厚脸皮的裴家老太太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6章厚脸皮的裴家老太太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么不拦着,今天你还要不要你儿子订婚了?”

裴母知道裴老太跟自己最初一样误会了:“妈,筱筱现在是郁三的女朋友。”

“筱筱刚才答应了我不会把她跟祈佑结过婚的事情抖出来,我想她应该也不希望郁家知道她结过婚。”

裴老太抓住了重点:“你说她现在是谁的女朋友?”

“郁三,郁绍庭。”裴母提醒:“就是那天在御福楼您见到的那位。”

“她怎么勾搭上郁家老三的?”裴老太眼珠一转,恍然大悟:“我就说她不是个省心的!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我们祈佑不要她了,她居然使出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她以为这样做就可以破坏祈佑的婚事吗?”

裴母没听明白老太太的话中意。

“你啊你!要不是我过来了,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如果她真的跟郁家老三一块,以后吹吹枕边风,你觉得祈佑还能安生?苡薇虽然也是郁家的孩子,但她爸爸死了,以后等爷爷过世,能靠的是两个叔叔。”

裴老太明显想多了:“她倒是聪明,先稳住你,好嫁进郁家来,到时候再离间郁家跟我们裴家的关系,郁战明再怎么疼爱苡薇,苡薇都是泼出去的水,到时候郁家这边指不定就被姓白那女人忽悠了!”

裴母:“妈,可能事情没你想得这么复杂……”

“就因为有你这样没脑的母亲,才整天拖祈佑的后腿!”裴老太狠狠训斥裴母,“我听说兰苑那个项目东临选了宏源合作,在丰城,咱们裴氏在房地产这行哪点比不过宏源?东临现在的老总是郁三——”

“我原本还纳闷,这会儿算是明白了!我老早就说姓白的不好,你不信,现在养虎为患了吧?”

“妈,那现在怎么办?她都进来了。”裴母被裴老太说得脸色惨白。

裴老太拄着拐杖,抿紧嘴角:“还能怎么办?她怎么来的,就让她怎么离开!”

“以为爬上郁三的床就能搞垮我们裴家?哼,她倒是想得美!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容不得她放肆!”裴老太冷哼:“如果没有裴家,她能有今天?她既然想过河拆桥,那我就来教教她什么叫知恩图报!”

“……”

——————————

白筱捂着嘴打了个喷嚏。

郁景希站在马桶前一边嘘嘘一边扭头看背对着自己的白筱:“感冒啦?”

“没有。”白筱摇头,吸了吸鼻子。

小家伙语重心长地又道:“过会儿再进去,你一定要讨好那个短头发的老太太知道吗?”

短头发的那位,年纪相对小一点,是郁绍庭的姑姑,郁澜明。

“爸爸让我告诉你的。”郁景希提起裤子:“姑奶奶跟爷爷一样,也是将军,你跟着她准没错。”

白筱突然就明白郁绍庭为什么没直接带她去见郁战明,他是想先给她找个帮手?

但他怎么就放心把她一个人留在这些老太太中间,不怕她搞砸吗?

郁景希突然一个回头,调皮地比了个剪刀手:“因为姑奶奶最喜欢我啦!”

所以……爱屋及乌?

给他洗手时,小家伙挑眉斜眼看她:“所以,你以后一定要好好对我知道吗?”

白筱失笑:“好。”

郁景希立刻把软软白白的小手伸过来:“那我的情人节礼物咩?”

“……”

——————————

洗了手郁景希突然嚷着要拉粑粑,白筱无奈,只好去给他拿厕纸,结果出门就撞上了裴老太很裴母,要走——

裴老太却抬起拐杖挡在了白筱身前:“给我站住!”

白筱转过头,看着怒气冲冲的裴老太。

裴母四下看了看,生怕被人瞧见,见婆婆要发作,低声劝道:“妈,被人听到不好。”

其实裴老太之所以这么不喜白筱,主要还要归咎于二十多年前,她素来信佛,经常去寺庙烧香拜佛捐香油钱,她偶尔会跟主持抱怨儿媳妇软弱,帮衬不了裴家生意。

当时的主持见她诚心,就给她裴家算了一卦,说她将来的孙媳妇凤翱九天,天生贵格。裴老太听得那个叫高兴呀,一脸喜色地回到裴家,结果看到一个乡下丫头坐在自家客厅里,然后裴晋渊告诉她这就是祈佑未来的媳妇!

不管她怎么劝,裴晋渊都不听,硬是把白筱留了下来。

裴老太没告诉过别人,她曾一度怀疑白筱是裴晋渊在外面的私生女,为此没少跟裴老折腾。

哪怕她后来表面装作接受了白筱,但心底里却把白筱怨上了,觉得是白筱顶走了自己那个天生贵格的孙媳妇,直到郁苡薇的出现,她才知道命中注定这事还真存在,不是不来是时候未到!

——————————

裴老太一把推开还想劝自己的裴母,对白筱说:“我倒是眼拙了,没看出你还有这本事。”

以前因为裴老跟裴祁佑的缘故,哪怕裴老太再怎么刁难,白筱都忍着,不过敬她是自己的长辈。

白筱蹙眉看着拿乔的裴老太:“这些话,你是不是找错对象说了。”

“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口气吗?”裴老太黑脸,没想到白筱已经到这么嚣张的地步!

“长辈?”白筱也冷脸,丝毫不让:“既然想得到我的尊重,那也得有长辈的样子,我一出来你举着拐杖把我堵在这不说,劈头就拿话对我冷嘲热讽,难道现在的长辈都是这样对晚辈的?”

裴老太被堵得一口气憋在胸口,连声说好:“你现在是翅膀硬了,是不是都不把裴家放眼里了?”

“……”

白筱淡淡说:“恐怕你忘了,我现在跟裴家没半点关系。”

裴老太厉声道:“白筱,你倒是好得很,也不想想,没有裴家你二十多年前你就死了!”

白筱没有当即出言反驳。

裴老太见她还算有点良知,缓和了语气:“白筱,老爷子当年把你领进家门,可没亏待过,哪怕你跟祈佑离了婚,他也给了你一大笔赡养费吧?你去问问,这个圈子里有谁对前妻出手那么大方的?”

“可你倒好,你自己做的事情,说出来哪件不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裴老太抬着下巴,也不拿眼看白筱,说:“趁还能收手,还是收手吧,别到时赔了夫人又折兵!”

白筱听了她这番话,不得不佩服裴老太的厚脸皮,道理都被她占尽了,自己怎么听都是阴险卑鄙的下堂妻形象。

“裴老太太,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你戳我脊梁骨的事情。”白筱冷冷地说。

裴老太:“……”

白筱觉得裴老太就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蛮横老太太,你给她一点颜色,她就能给你开出染坊来。

“说起赡养费,我当年给了你们裴家一千万,裴祁佑给了我五百万,加上那套公寓,还差了两百多万,况且,五六年前的一千万,您算算,当时入股裴氏的话得占多少股份?”

“你——”裴老太的拐杖直指着白筱:“你个不要脸的女人,还敢觊觎我们裴家的家产!不怕遭报应吗!”

裴母见老太太非但没劝走人,还把自己给气着了,怕呆久了被人发现,上前扶住浑身颤抖的裴老太。

“妈……要不,我扶你去休息会儿。”

白筱又补充了一句:“举头三尺有神明,我自认不欠你们裴家了,还有,倚老卖老也得看对象。”

——————————

裴老太有生之年也没这么气愤过,尤其顶撞她的还是被她万般嫌弃的白筱!

“白筱,你还反了天啦!”裴老太一把扯住要走的白筱。

裴母阻止,免得事情闹大了:“妈——”但裴老太的火气又怎么是她能熄灭的?

“你以为郁家看得上你这种离过婚的女人嘛?也不回去照照镜子!就你这样的,给郁三提鞋都不够,怎么,他跟你上个床你就洋洋得意了?”

裴老太怒火横生,口不遮拦:“还真以为野鸡也能飞上枝头成凤凰啦?我要是郁家老太太,别说是让你今天进这个门,就是你往大院门口一站,我也得拿扫帚把你这种不要脸的女人打出去!”

白筱没想到裴老太居然会动手,她一时不防,左手背被裴老太抓出一条血痕。

裴老太年轻时也是泼辣货,陪着裴老一起创业时就一女汉子,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但骨子里那股凶悍劲还在。

裴母怎么拦也拦不住,还被婆婆不小心扇了一耳光。

白筱抓住了裴老太扬起的手:“还请你自重!”

“我说这是谁呀!还来对我们家的事指手画脚了!”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

白筱刚要回头,手臂被猛地一拉,有一个娇小却不羸弱的身影已经挡在了她的跟前。

裴母一眼就认出——是郁澜明,刚才郁老太太帮她介绍过,是郁总参谋长的妹妹,郁少将。

可裴老太不知道呀!

被气昏头的裴老太太说出的话很冲:“你谁呀?”

郁澜明冷笑地看着裴老太:“这位老太是出门没吃药呢,还是今天故意来找茬的,没见我家办喜事呢?”

郁大老太太也从小居室出来,看着剑拔弩张的样子,又瞧见白筱略显狼狈,也不用多问一下就认定是对面的裴母跟这位一脸尖酸刻薄样的老太太欺负了人家软妹子,一下子冲到白筱身边把她护在自己身后。

刚刚小三亲手把人家姑娘家好好地交给她们,这才多久功夫,手背就被划伤,这要伤在脸上,小三还不跟她们翻脸?当下郁大老太太也不肯罢休了:“当我们郁家人好欺负是吧?还赶着上门来了?”

裴老太太泼辣,郁家两位也不是好脾气的,几乎三言两语就岔上了!

“裴夫人,这是你们家那边的吧?这样大架子的客人我们郁家可请不起!”郁澜明说。

裴母没想郁澜明这么下自己的面子,一时尴尬地杵在那,裴老太的脸色也是瞬息万变。

郁大老太太附和:“再怎么不合你的眼也不能一见面就像泼妇一样扯着人家头发打骂,再说了,人家一个晚辈,就算冲撞了你,你这辈子吃的盐也比她的饭多了,这做长辈的难道不能宽容一点吗?”

裴老太是知轻重,有些事让郁家人知道可不好,虽然她恨不得戳穿白筱的假面具,让现在牢牢护着她的这两位郁家人往她身上吐唾沫腥子,但为了孙子着想,还是忍下这口气,对裴母说:“阿英,我们走。”

“站住!”郁澜明拦住裴老太:“打了人一句道歉的话不说就想走?天底下哪这么便宜的事?”

郁澜明十五岁就跟着郁战明进了部队,为人爽快,却也最嫉恶如仇,最看不惯的就是裴老太这种人!

加上刚才多少了解过白筱的为人,这会儿见白筱被打了,哪肯不了了之,这传出去,别人都要笑话他们郁家连未来媳妇也护不住。所以哪怕这位老太是裴家那边的长辈,郁澜明也没打算给她留什么面子里子。

白筱刚想开口,郁大老太太用半边身挡开裴老太太,护犊地说:“别怕,小姑跟大伯母给你做主!”

裴老太一口血差点呕出来:“那你们说想怎么样?”

“道歉!”郁澜明言简意赅。

可能吗?

白筱可不认为裴老太会道歉,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但郁澜明却堵着裴老太就是不让她走。

最后连郁老太太也惊动了。

裴母瞧见亲家母,暗松了口气,结果郁老太太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来了句:“这个打人是不对。”

刚露出的笑容顿时僵硬,那声亲家母也堵在了喉咙里。

郁老太太这个人吧,真的是小孩子心性,就因为上回跟裴家的人一起吃完饭从御福楼出来,偶遇了老太太的麻将友,对方为人很节俭也很低调,穿着女儿的旧运动服在跑步,看到她自然挥着手来打招呼。

结果裴老太二话不说,拉着郁老太太当边上,还说:“这些人要当心点,一不小心就跟你要钱了。”

裴老太的声音不低,又满是鄙夷,气得麻将友转身就走了,为此,人家好几天没理郁老太太了,还一度质疑郁老太太在背后怎么说她坏话,郁老太太在家里没少数落裴老太的为人,怎么这么势利眼。

所以现在看到裴老太吃瘪,郁老太太心里侥幸,面上正经,拧眉:“亲家奶奶,这就是你的不是了。”

裴老太被郁家三个女人一人一句地逼,只想到四个字——欺人太甚!

——————————

郁苡薇换礼服时不小心把拉链拉坏了,苏蔓榕陪她去婚纱店里修,裴祁佑开车送她们过去。

回来,下车,郁苡薇很自然地挽住了裴祁佑的手臂。

今天的郁苡薇打扮得很美,妆容精致,因为怀孕了,特意选了一双跟很低的鞋子。

刚进屋,裴祁佑几乎一眼就看到了正在跟人说话的郁绍庭,郁绍庭显然也看到了他们,走过来,英伦风格的三件套西装,裴祁佑眼熟,不正是拿回白筱搁在他轿车后座上那个男式装纸袋里的吗?

“到了?”郁绍庭眉目清俊,看上去心情不错。

郁苡薇唤道:“小叔。”

苏蔓榕看到郁绍庭时心情极度复杂,但郁绍庭却很坦然地跟她打招呼。

“怎么就你一个人?”苏蔓榕往四周看了看。

郁绍庭莞尔:“景希跟白筱在楼上陪妈几位长辈聊天。”

“……”苏蔓榕看着他的浅笑都觉得碍眼,想把他拉到角落问他怎么敢把白筱带来。

郁绍庭仿佛没看到她纠结的表情,刚要跟苏蔓榕再聊几句,有人凑到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皱眉,对苏蔓榕几人说了句:“我有些事,上楼一趟。”说完,就自顾自地上了楼梯。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在等你跟我说,你很委屈,想要我帮你出气”↓↓↓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