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7章:我在等你跟我说,你很委屈,想要我帮你出气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7章我在等你跟我说,你很委屈,想要我帮你出气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望着郁绍庭离开的背影,裴祁佑兜在裤袋里的双手握紧,脸上却是不露山水的平静。

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此刻究竟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

郁苡薇得知白筱居然来了,脸当即沉下来,手挽紧裴祁佑的手臂,就像怕被人抢了似地。

“少爷?”裴祁佑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是容姨,身边没其她裴家人。

像是想到了什么,裴祁佑蓦地拉开郁苡薇的手上楼,郁苡薇追了两步:“你去哪儿啊!”

——————————

郁绍庭刚绕过缓步台就遇上下楼来的郁仲骁:“爸让我下来问问,你带来的人呢?”

这会儿的郁绍庭没空搭理他,直接越过他就要上楼,却被郁仲骁一把拽住:“谁又招你啦?”

显然郁仲骁刚刚直接从书房出来,还没注意到洗手间那边的情况。

两兄弟站在楼梯上,郁绍庭刚撤开兄长的手:“一点小事。”

正说着就看到了上楼的裴祁佑,两人看着彼此,谁也没有问候,裴祁佑越过他上去了。

——————————

——不道歉,不给走!

这是郁澜明最后撂下的一句话,气得裴老太太一口气提不上来,直翻白眼。

裴母左右为难,求助地看向郁老太太,老太太会意后,对裴老太说:“就道个歉吧,其实也没什么的。”

裴老太的身体颤颤巍巍,要她给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道歉,她以后要不要出去见人了?!

白筱没想到郁澜明态度会这么强硬,而另外两位也没有要解围的意思。

正僵持着,一阵脚步声从楼梯口传来,众人齐齐地望过去。

“祈佑!”裴母眼前一亮,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

白筱转头,自然也看到了裴祁佑,也许是订婚的缘故,他穿得很正式,仪表堂堂,俊雅英气的眉眼,他的步伐很沉稳,跟楼道里那略显凌乱的脚步仿佛不似一个人发出,朝着这边缓缓走过来。

“这就是苡薇的未婚夫?”旁边的郁澜明忽然转头问郁老太太。

裴祁佑的眼一瞬不瞬地望着撇开头的白筱,对其她人的谈话置若罔闻,越走越近。

他的眼神太专注,专注到完全忘了这是什么场合……

白筱撇开脸,她感到心慌,她怕郁家人看出点端倪来,再然后……她看到郁绍庭出现在了楼梯边。

——————————

裴祁佑的视线离不开白筱的脸,当他看到容姨时立刻想到了裴老太太,结合郁绍庭的言行让他心里紧张,当他踏上楼梯时,心里还在茫然,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紧张什么,但看到白筱的瞬间豁然开朗。

他不是紧张被人发现自己跟白筱的关系,他紧张的是她!

这样的认知,就像满是疮痍的荒地上突然生出的一颗绿芽,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然后——

他发现白筱的眼睛却越过他看向了他的身后,眼里是信任还有欣喜。

裴祁佑的脚步一滞,他离她那么近,却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男人抢在他之前握住了她的手。

那一刻白筱的眼神让他仿佛回到了她十六岁那年,她被污蔑偷东西,坐在办公室里无助地等裴家哪位家长过来,她来到裴家后一直朝着裴晋渊所希望的目标努力,尽管她表面镇定但她当时其实是害怕的。

当她看到他冲进办公室拉起她的手时,她望着他,有惊讶,有依赖,有委屈,也有信赖。

现在——

裴祁佑怔怔地站在原地,他以前从未想过有一天她还会这样看另一个男人。

——————————

“手怎么受伤了?”

白筱望着郁绍庭,手还被他握着,他修长挺拔的身躯占据了她的视线,看不到他身后的情景。

她摇头,很轻的声音:“没事,就是有一点点疼。”

裴老太听到白筱跟郁绍庭告状,气得差点头顶冒青烟,忍不住呵呵假笑了两声:“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动不动就喊疼,跟咱们那时候没法比,当时要敢这么说话,一个大耳光子就过来了。”

郁绍庭闻声看向裴老太,像是很随意地答了句:“看来裴老太太年轻时没少遭罪。”

裴老太脸色一僵。

郁绍庭已经收回视线,低头对白筱说:“我带你去擦药。”说着熟稔地把手搭在她的腰际,揽着她就走。

没有任何多余废话,也没黑脸,但太过平静的表现却与他以往的性子格格不入。

郁老太太看着他们背影,第一反应——小三不高兴了!

裴老太太见郁绍庭自始至终都没跟自己问候,甚至还那样顶了她一句,鼻子都给气歪了。

郁澜明冷笑地看了眼裴老太,招呼着两位嫂嫂走人,一时竟然没人留下来招待裴老太这位裴家长者。

等郁家三位老妇人散去后,裴老太终于忍不住了:“这都什么人,当儿子的这个德行,当母亲的也这样!”

裴祁佑面色静若死水,淡淡地抛下一句‘您要是受不了就先回去’,转身就走了。

等喋喋不休的裴老太被裴母连拖带拽地拉走,走廊恢复平静。

过了会儿,洗手间里传来孩子稚嫩的声音:“小白,我的厕纸你拿来了没?”

——————————

白筱被郁绍庭带到了他自己的房间,没多久,保姆就送药膏过来,说是老太太让送的。

涂了药膏,郁绍庭坐在她旁边,问她:“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白筱手背上的伤口涂了药膏凉凉的,就连本浮躁的心也归于宁静,摇头说没有。

郁绍庭起身走到窗边,站了会儿又转身看着她:“真的没有?”

白筱看着他黑沉的瞳眸,那样锐利的目光,被他问一遍时她可以没心没肺地摇头,但当他又一次认真地问她时,她却再也做不到坦然地说没有。而他,不知何时已经走回到了她的跟前,晃入她视线的是他深色的西裤。

“从进了屋,我就在等你跟我说你很委屈,想要我帮你出气。”

白筱诧异地抬头看他,郁绍庭正垂着眼定定地望着她,“结果,哪怕我现在主动问了,你也不肯说。”

白筱的眼圈微红,鼻子泛上酸意,裴老太那样子羞辱她,她并非草木,又怎么会没有一点气愤跟委屈?

“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裴老太是她前夫的奶奶,别人不清楚,郁绍庭却是知道的,她该以怎么样的口吻来抱怨?

有些事,看起来简单,但真正去做,却难于上青天。

她也怕他误会,误会她还在意裴祁佑,从而迁怒了裴老太……

脸颊多了一只带着薄茧的大手,指腹摩挲着她的眼角,掌心干燥的温热令她留恋,白筱的手贴在他的手背上。

她对上他的双眼,过往的深沉冷峻,时至今日的温柔,无论眼底飘荡着的是什么,都令她迷恋而心动。

——————————

有人过来敲房门。

郁绍庭过去开门,是郁仲骁:“爸让我来问问,你打算什么时候把人交过去。”

白筱听了这话不由地紧张。

郁绍庭嗯了一声,淡淡地说:“过会儿我就带她过去。”

“爸交代了,他不想见你,只要见白小姐。”郁仲骁好心地提醒,免得弟弟又被端砚砸出来。

“什么时候你成爸的狗腿子了?”

郁仲骁:“……”

——————————

裴祁佑从楼上下来,整个人有些累,一路走去外面,连别人跟他打招呼都没理会。

在他背后,有客人低声议论,刚好被经过的郁苡薇听到,当即就脸色难看了。

裴祁佑在后面院子找了处人少的地儿抽烟。

郁苡薇找过来,按捺着脾气,柔声问:“怎么在这?客人都到差不多了,妈让我们进去招待客人。”

裴祁佑拿掉她搭在自己肩上的手,转回了身,看着她,突然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跟我订婚?”

郁苡薇没想到他会这么问,挽过他的手:“当然是因为我爱你。”

“如果我明天将会一无所有,你还要跟我订婚吗?”

郁苡薇笑容一滞,然后关切地问:“是不是公司遇到问题了?要不要我跟小叔说一声?”

裴祁佑的手指抚摸着她梳理整齐的鬓发,然后丢了烟蒂,转开眼说:“只是随便打个比方,进去吧。”

——————————

最后白筱没让郁绍庭陪着,自己跟着郁仲骁去了书房,半路偶遇郁景希。

白筱这才记起自己忘了给小家伙拿厕纸!

郁景希也看到了白筱,却没再像之前那样黏着她,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后就大摇大摆地下楼去了。

书房里,郁战明正站在书桌前临摹帖子,听到动静也没抬头看一眼。

郁仲骁冲白筱友好地笑了下,就先出去了,房门关上,白筱深吸了口气,然后走过去。

直到写完一张贴,郁战明才分了些眼角余光给白筱,然后哼了声表达自己的不满。

白筱低眉顺眼着不吭声。

又过了会儿,郁战明开腔:“知道我让老三带你过来的目的吗?”

这个白筱还真不知道,郁绍庭没跟她细说,而她也因为太紧张了没主动去问他。

所以被郁总参谋长一提问,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怎么,难道还要我一个字一个字提醒你,你自己做过的好事?”

白筱心里顿时没了底,她不清楚郁战明到底知道了什么:“我不知道您指哪件事。”

“这么说,你们瞒着我的不止一件事?”郁战明吹胡子瞪眼。

“……”言多必失,白筱索性不吱声了。

郁战明看她闭牢嘴的样子,知道自己挖不出什么消息,只好说:“景希是你的儿子吧?”

白筱蓦地看向他,微微瞪大的瞳孔满是诧异。

知道儿子没坑骗自己,郁战明神色缓和了几分,但还是没好声好气:“小小年纪还学人搞婚外恋,哼!”

白筱大抵猜到应该是郁绍庭漏的底,但关于代孕那部分是隐瞒了。

她只好顺着婚外恋来说:“对不起。”

“现在知道错了?早干嘛去了?有你这样当母亲的吗?抛下孩子这么多年,甚至连看一眼都没有。”

“……”

白筱低头,任由郁战明训话,直到口干舌燥,郁战明才停下来,白筱很有眼色地递上茶杯。

郁战明斜眼看她,哼了声,喝了口茶,搁下茶杯说:“你老家那边就只剩下你外婆了?”

白筱愣了下,待明白过来郁战明的意思,忙说:“还有舅舅一家,不过关系不太好。”

问完这个,郁战明就没再多说,挥挥手让她出去了。

——————————

从书房出来,白筱碰到保姆,保姆告诉她,三少已经下去了,让她自己去找他。

白筱道了谢下楼,刚绕过缓步台处就停住了,因为一楼,到处都是客人,还都是她不认识的客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牌技不好,祁佑你得让着我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