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8章:牌技不好,祁佑你得让着我点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8章牌技不好,祁佑你得让着我点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裴老太被裴母好说歹说地劝下楼,但胸口那股怒气却始终没平息。

裴老太正在跟郁家几位太太聊耳顺经促进感情时,听到旁边有人低声说:“咦?那不是咱们家的亲戚吧?以前没见过,应该是哪位小子的女朋友了。”一抬头,裴老太就瞧见了下楼来的白筱。

“我刚才看到她好像跟郁三一块来的,长得真漂亮,气质也好,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姐?”

裴老太当即冷笑,哪家小姐……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童养媳,还是他们祈佑不要的童养媳!

当下阴阳怪气地说:“这可不一定,现在社会上那些个女人,有点手段的哪个不攀上高枝的?”

一席话引得旁边几位贵妇都面露惊讶,裴老太得意地弯起嘴角,拢了拢身上的披肩:“我痴长你们不少,见过的事也还算多,见过很多好逸恶劳的小姑娘巴巴地讨好那些成功男人,不过是为了少奋斗个几十年……”

——————————

站在缓步台处的白筱并不知道裴老太正在不遗余力地抹黑自己。

郁绍庭正站在人群里跟几个四十开外的男人谈话,大多数时间他都扮演着倾听者,偶尔才插一句话。白筱差不多一眼就找到了他,西装挺括,棱角立体的冷峻五官,举手投足间彰显着成熟又清傲的气度。

仿佛心有灵犀,郁绍庭也朝楼梯口这边看过来。

他跟身边几位堂兄说了句话,然后向她走过去,也许是个子太高,一下子吸引了不少目光。

白筱站在台阶上没动,望着他在距离自己两个台阶的地方站定,郁绍庭一手抄在裤兜里,一手伸到她身前,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清亮的黑眸正直直地望着她:“下来吧。”

每个女孩心里都有一个玛丽苏的梦,白筱也不例外,当郁绍庭朝她伸手时她觉得自己是一位受宠的公主。

这样一个成功又强大的男人,站在她的下首,那样凝望着她,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但深邃又纵容的眼神却足以说明他对你的看重,白筱不得不承认,这一刻自己的虚荣心得到了大大的满足。

当白筱把手放进郁绍庭手心被握住时,裴祁佑正进屋来,那一瞬的视觉效果是很刺眼的。

郁绍庭牵着白筱下楼,把她的手搭在自己的肘弯,又很亲昵地在她手背摩挲了会儿,暧/昧又磊落。

——————————

裴老太瞧着郁绍庭对白筱的态度,刚才自己说的那些话就像一个耳光狠狠扇在自个儿的脸上。

旁边原本还跟她津津乐道的贵妇都呵呵笑了两声:“我看是郁三追的人家,以前见他对谁这么殷勤过?”

“这千年的铁树开了花,万年枯树发了芽,二婶婶以后就不用抹眼泪了,呵呵……”

说笑声一片,却是再也没人搭理裴老太。

——————————

酒宴摆在郁家跟隔壁刘政委家。

这场订婚宴比白筱想的还要简单,亲朋好友到了后就开始入座,帮佣们开始上菜。

至于那对新人——

白筱发现还没有郁战明下楼时来得引人注意,可能都是见过大场面的人,对这种订婚宴不甚在意。

苏蔓榕一直想过来跟白筱说话却总找不到机会,白筱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她。

郁澜明拉着白筱到她们桌,郁景希也在,小家伙坐在郁老太太身边,瞧见她“哼”地别开头。

郁老太太对白筱的感情依旧复杂,倘若不是碍着那错综复杂的关系,她倒是真喜欢白筱这个三儿媳妇。

“景希,姑奶奶跟你奶奶有话要说,你过来,跟姑奶奶换个座位。”

郁澜明以为郁景希不喜欢白筱这个“后妈”,忍不住好心地调解起两人的关系来。

郁景希不情不愿,但还是跟郁澜明换了,坐到白筱身边,板着小脸以表示自己很不高兴。

白筱舀了一勺腰果讨好地放在他旁边:“还想吃什么,我帮你夹。”

小家伙像是跟她较劲一般,故意不吃她拿的腰果,探着身子自己去拿,一不小心就打翻了跟前的调料盘,一只袖子五颜六色,浓浓的酱醋味,又虎着眼瞪白筱,最后白筱只好把他领下桌去楼上换衣服。

郁澜明饶有兴味地看着离开的一大一小,对郁老太太说:“看来是我多忧了,景希很喜欢白小姐呢。”

——————————

白筱给郁景希脱了小西装,她去衣柜里拿衣服,一转身,小家伙脱了个精光窝床上了!

“我不下去了,你跟奶奶说一声。”

白筱把他丢在地上的衣物捡起来折好,问他:“要不要给你拿点吃的上来?”

想到白筱的不靠谱,郁景希撇了撇小嘴,没搭理她,继续低头玩自己小手机里的蛇吞蛋游戏。

房间里酱醋味有些浓,白筱去洗手间简单洗了洗小西装,又下楼去替郁景希拿了些吃的,等她再回到房间,郁景希已经趴在枕头上睡着了,睡颜安静,白筱亲了亲他软软的脸蛋,然后悄悄关了门出去。

走到二楼楼梯口跟裴祁佑不期而遇,白筱的视线落在他手中的女款外套上。

收回目光的同时迈下台阶,欧根纱的裙裾却勾住了旁边的扶手,白筱刚要弯下身去,有人比她快了一步,裴祁佑已经蹲下去,只是他的手还没碰到她的裙子,白筱往后猛地一退,避开了他的手指。

裴祁佑蹲在那,手上的动作停顿在半空,直到白筱越过他下楼,听着脚步声,他的手缓缓握成了拳。

——————————

郁家大部分亲戚吃完饭就回去了。郁绍庭跟郁战明他们坐一桌,直到其他亲戚都撤光了,他们还在喝酒,谈笑声一片,白筱望过去时,郁绍庭正跟其中一位堂兄碰杯,手指间夹着一根烟,西装被他脱了搭在椅背上。

郁大老太太过来拉住白筱的手:“让他们喝去,难得今天都聚到一块。”

裴母跟裴老太已经走了,说是要去酒店布置。只有她们自己知道,留在这里,也不见得多招人待见。

白筱陪着几位老太太坐了会儿,郁绍庭就过来了,身上带着烟酒味,但还清醒着,跟她挤坐在单人沙发上,惹得郁澜明取笑:“这小三什么时候也这么黏媳妇了?”

说这话时,苏蔓榕刚好带着郁苡薇过来,一进客厅就看到郁绍庭毫不回避地搂着白筱。

郁老太太睁只眼闭只眼,其她不知情的几位笑声融融,苏蔓榕是百感交集,碍于这情形又无可奈何。

郁苡薇盯着白筱,忿忿地嘀咕:“不要脸!”刚说完惹来苏蔓榕侧目,立刻闭了嘴。

“薇薇,就算你做不到待白筱如亲姐,但也不能说她!”

郁苡薇不屑地抿嘴,进了客厅又换上笑容,坐到郁老太太身边,把客厅里几位长辈都喊了一遍。

郁大老太太说:“苡薇都要嫁人了,我们不服老也不行咯!”

“大奶奶,你就别打趣我了!”郁苡薇露出羞涩的表情,眼珠子一转,落在郁绍庭跟白筱身上:“小叔这是要给我找小婶婶了吗?”那语气,那眼神,就像是第一次瞧见白筱一样。

苏蔓榕低声制止:“薇薇,忘了我跟你说的话了吗?”

倒是郁绍庭喝了口茶说:“你要是急着喊小婶婶了,就先喊着吧,红包下次小叔补起。”

“……”郁苡薇连一声姐姐都不愿意叫,又怎么肯喊白筱小婶婶?

白筱的手搭在郁绍庭揽着她肩膀的手背上,他突然收紧了一些,像是在回应她,尽管他没看她一眼。

裴祁佑拿着外套进来,郁苡薇已经过去挽着他:“怎么才拿来?”

“刚去接了个电话。”裴祁佑把外套搭在她的肩上,又替她拉紧,呵护的动作。

白筱的肩膀突然一重,她收回目光,郁绍庭在她肩上狠狠地掐了一下,疼得她差点叫出声来。

他却慢条斯理地喝着茶,面色也没什么异常。

她忍不住轻声道:“干嘛无缘无故掐我?”有些不满的控诉口吻。

“一时没控制住手劲。”郁绍庭的解释轻描淡写,白筱不信,他侧头看她:“那让你掐回去。”

白筱这下肯定他绝对是成心的,不压低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在客厅里,尤其是他那一本正经的语气,当其他人都好奇地瞅过来,白筱的脸似火般滚烫,裴祁佑也看着相拥而坐的两人,目光讳莫如深。

郁澜明突然建议:“二嫂,你家里不是有自动麻将桌吗?我有些手痒,我们来玩几圈吧!”

这一屋子里真正好心情的也就郁澜明跟郁大老太太。

最后白筱也被拉上麻将桌,蒋英美喜欢打麻将,白筱跟在她身边,耳濡目染就会了。

郁老太太今天兴致乏乏,原本最后一个上桌的是苏蔓榕,不会打麻将的郁苡薇却抢着玩,还特意选做了白筱的上家,当接收到郁苡薇挑衅的目光时,白筱大概猜到她的心思,不过一笑置之。

郁苡薇觉得白筱那个笑里充满了蔑视,气得不轻,故意大声说:“我们玩多大啊!”

郁澜明赞同,郁大老太太也没意见,郁苡薇扭头对裴祁佑说:“如果我输得多了你可要帮我买单。”

裴祁佑淡笑作回应,眼角却不经意地瞟向白筱。

郁苡薇玩得很大,白筱拧了下眉头,她以前也知道那些阔太太玩麻将玩得很大,运气差的一晚上能输上百万,她不想因为好面子就跟郁苡薇耗上,颇有自知之明,考虑着要不要起身让位,一只男士钱包搁在了她的手边。

郁绍庭已经放下茶杯站在了她的身后,一手搭在她的椅子上,一手按住她的削肩,高大挺拔的身体笼罩着她:“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尽兴就好。”他低沉的嗓音就像一颗定心丸,让她又坐回了椅子上。

两位长辈都是成精的老狐狸,很清楚如果他们输得太多,作为晚辈的郁苡薇跟白筱铁定会把钱还给她们。

几局玩下来,白筱赢了不少钱,倒是郁苡薇输得额头出汗,被苏蔓榕拉下了麻将桌。

裴祁佑坐在白筱的上家,在场这些人里,只有他知道白筱打麻将很厉害,八岁就敢替苏蔓榕上麻将桌,她的手白皙又纤柔,取牌时会晃进他的视线里,他甚至还闻到淡淡的护手霜香味。

白筱在裴祁佑上桌后就基本怎么赢,她觉得他是故意不给自己吃牌,就像跟她耗上了劲一般。

原本去书房了的郁绍庭不知何时进来了,不知道看到了多少,在白筱手机有电话进来时,他过去让白筱去接电话,当他在白筱的位置上坐下,对面的郁澜明诧异:“小三,你不是不玩麻将吗?”

郁绍庭莞尔,衬衫袖子挽起着,一边理牌一边说:“偶尔玩玩有益于陶冶情操。”

裴祁佑看了眼郁绍庭,刚好,郁绍庭也抬头望过来,半笑不笑:“牌技不好,祁佑你得让着我点。”

————————

想看裴老太吃瘪?估计得下章了。。。。有木有觉得小三说最近一句话贱贱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反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就要白筱这个儿媳妇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