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89章:反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就要白筱这个儿媳妇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89章反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就要白筱这个儿媳妇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牌技不好,祁佑你得让着我点。”

裴祁佑扯了扯唇,取牌时,郁绍庭是用左手拿的牌,无名指上那枚戒指立刻成了瞩目焦点。

“嗳?小三你怎么把戒指戴着个手指上?”郁澜明问。

郁绍庭打出一张牌,很随意的语气:“别人送的。”

“谁啊?”郁大老太太也八卦了,暧/昧地笑,往门口看了眼:“别是白小姐吧?”

郁绍庭笑而不语。

裴祁佑握着麻将牌的手无意识地攥紧,又听到郁澜明说:“一般都男的买戒指,哪有让女方来的?”

“她喜欢折腾这些,我拦不住。”郁绍庭点了支烟。

冉冉升起的烟雾熏得裴祁佑红了眼,他摸了张牌打出去,郁绍庭突然把牌都推倒:“清一色。”

——————————

白筱在外面待了二十几分钟,回来就听到郁苡薇不悦的声音:“小叔,你怎么老吃碰祁佑的牌!”

然后她听到郁绍庭不紧不慢的声音:“不是你选的位置吗?他是我上家,我不吃他的牌吃谁的?”

白筱进去后看到郁苡薇站在裴祁佑后面,一脸吞了苍蝇的表情。

快要走到郁绍庭身后时,白筱看到他把牌推倒,糊了,吃碰了裴祁佑三摊,裴祁佑得付三倍的钱!

裴祁佑的牌技不差,却输得一败涂地,白筱也察觉到他的不在状态。

偏偏郁绍庭像是故意跟他作对一样,白筱亲眼看到郁绍庭为了吃裴祁佑的牌,把两对对子给拆了,在她看来完全得不偿失,但他还一脸坦然地把牌打出去,生怕人家不知道他是拆了俩对子。

裴祁佑看着裴祁佑打出的那些牌,笑了笑,最后打出了可以充当任意牌却不能吃碰的‘财神’。

郁绍庭呵了一声,似笑非笑,摸牌打牌,在郁澜明打出一张牌后又糊了。

裴祁佑冷眼看着郁绍庭,情绪稍稍有些失控,手背青筋突起。

就连郁澜明跟郁大老太太也察觉到剑拔弩张的气氛,她们是知道郁三脾气不好,但没想到他这么甩裴祁佑面子,你说两个人都快成亲戚了,这要闹僵了可不好!

郁大老太太把麻将牌往前一推:“不玩了不玩了,还是回家去看戏曲咯!”

郁绍庭把赢的钱都还给了两位长辈,裴祁佑那份也推到他跟前:“一家人自己玩玩,拿回去吧。”

“输了就是输了。”裴祁佑不可能再输了牌后再输了尊严,起身路过白筱身边时放慢了脚步。

白筱撇开头,像是没看到他一般,裴祁佑喉头一动,攥紧双手,还是越过她出去了。

裴祁佑输得不少,郁苡薇责怪地看了眼心安理得地数钱的郁绍庭,懊恼地一跺脚追出去。

白筱在旁边空位坐下,看着他:“你故意的吧?”

郁绍庭的右手搁在桌边,燃着一根烟,他吐了几缕青烟,退开椅子起身:“晚上带你们去吃海鲜。”

“你不用去参加酒店那边的订婚宴?”

他转过头看她:“你是希望我去还是希望我带你去?”

白筱觉得他是在故意挤兑自己,假装生气地瞪他:“我干嘛去?我过会儿就回家。”

说着,起身就要走,他一把拽过她的手腕,一收力,白筱一个踉跄,已经被拖到他的怀里。

“放开。”她挣扎,他却紧紧搂着她,低着声说:“还闹?”

“谁跟你闹?”白筱抿了下唇角:“我真要回去了,刚才和欢在电话里说要约我去吃饭。”

“要不要顺便再跟那个小宇去唱个K?”

白筱没想到他居然还惦记着这事:“郁绍庭,你三十好几的人了,怎么还跟一个孩子计较。”

“……”郁绍庭语气强硬:“我就跟他计较怎么啦?不准去。”

白筱再三保证:“我不见其他人,就和欢一个,我跟她都约好了……”

“明天我们再约她出来吃饭。”

“……有没有人说过,你有时候幼稚得像个小孩?”

郁绍庭低头注视了她几秒,吐出一句:“你不就喜欢幼稚的小孩子吗?”

白筱无语,这个时候的郁绍庭往往是不讲理的。过了会她抬头想说话,他却突然弯下头,熟悉的男性味道袭来。她的大脑嗡地一下,没想到他会这么随性而为,居然在小居室门口亲她,还是郁家的小居室门口!

“唔~”白筱生怕被人瞧见,双手抵着他的肩膀,想把他推开。

她挣扎得幅度越大,他越动情,撬开她的牙关,男人薄而有力的唇压着她的,探入的舌在她的口腔里攻池掠地,和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酥麻的感官刺激令她短暂迷失了自我,双手本能地揪着他的衬衫。

郁绍庭一手托着白筱的后脑勺,一手揽着她的腰,狭长的眼看向刚下楼来叫人的郁仲骁。

“……”郁仲骁张了张嘴,终究是没出声,转身就回上去了。

——————————

一阵咳嗽声在旁边响起。

白筱眼尾余光瞟见了站在楼梯口的郁老太太,立刻去推郁绍庭,后者顺势松开了她。

不同于白筱被当场抓住的窘迫,郁绍庭面不改色,要多坦然就有多坦然。

郁老太太神色复杂地看了眼白筱嫣红的脸颊,一瞧就知道是被自家儿子逼的,下了楼,听到白筱唤自己“伯母”,老太太嗯了一声就出了屋子,看着还在院子里洗碗忙碌的帮佣们,老太太重重地叹了口气。

想到刚才在楼上大儿媳妇恳求自己说服小三的那番话,郁老太太也心酸,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

郁绍庭拿了手机去外面接电话,白筱捂着自己还红烫的脸颊,转身又瞧见了郁老太太:“伯母。”

“那个……我让张阿姨做了银耳红枣,给你盛点来?”

白筱忙道:“不用,我不饿。”

“那就当陪我吃点吧。”郁老太太又道。

白筱这才点头,她看出郁老太太可能有话要对自己说,忍不住往门口瞅了眼,郁绍庭还没回来。

坐在客厅,白筱没有动银耳红枣,老太太吃了两口却味同嚼蜡。

“筱筱,我呢,有几句话想跟你说……”

“刚好我们也有话想跟妈说。”郁绍庭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了郁老太太。

郁老太太看到走过来的郁绍庭:“这么快就打好电话了?”

白筱刚要回头,郁绍庭已经在她身边坐下,他握住了她的手,像是没看出老太太的心虚,说:“今天我带白筱过来主要是为了见爸爸,但我现在觉得有些事不该再瞒着妈你。”

“什……什么事儿?”

白筱大概知道他想说什么,不禁反握紧他的手。

郁绍庭看着郁老太太,喉头滚动了下,才说:“其实白筱就是景希的亲生妈妈。”

郁老太太手里的勺子掉在了茶几上,她有些缓不过神来,指指白筱,舌头打了结说不顺话:“她……她?”

白筱适时地开口:“对不起伯母,瞒了你们这么久。”

郁仲骁从楼上下来,就看到母亲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像是受了某种刺激一样。

瞧见他,郁老太太立刻问:“老二,你爸呢?”

“……在书房里。”话音未落,郁老太太已经火急火燎地上楼去了。

没多久书房里传来郁战明中气十足的吼声:“我说你个老太婆,我一句话还没说呢,你瞎嚷嚷什么!”

书房门开了,郁老太太出来,站在门口冲里面道:“郁战明,我把话搁这儿了,你那些大道理别来跟我说,我已经没了儿子,不能再让我孙子没有妈,你自己看着办吧!”

旁边小卧室的门打开,郁景希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眼睛出来,瞧见郁老太太,软软地喊了声奶奶。

郁老太太一颗心都要被叫酥了,也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书房这边的动静也惊动了在卧室等老太太消息的苏蔓榕,看到老太太红着眼,忙关心:“妈你怎么了?”

郁老太太抱着一脸茫然的郁景希,连声道:“我的乖孙……怎么这么命苦啊!”

苏蔓榕像是预知到了什么,心头一慌:“妈你——”

白筱跟郁绍庭已经上楼来了,郁老太太看着一对璧人,咬咬牙对苏蔓榕道:“蔓榕,妈帮不了你了。”

苏蔓榕看到站一起的白筱跟郁绍庭,也顿时明白了,又看郁老太太那样心疼地抱着郁景希,身形一晃,要不是郁仲骁眼疾手快地扶住她,就要跌倒在地上,她急急地道:“妈,你不能冲动啊!”

“那大嫂觉得什么是冷静?”郁绍庭冷声道:“让他们母子骨肉分离,让我们一家三口永远不得团聚?”

苏蔓榕嘴唇嗫嚅,郁老太太擦了擦眼泪说:“选个日子,把亲家外婆接过来,咱们两家见个面吧!”

郁战明听到郁老太太这话,冲出来:“你个老太婆,到底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我孙子找到妈了,我儿子要有老婆了,我见见亲家还不行吗?”

郁战明就知道自己老婆是这种好糊弄拎不清的性格,才没把白筱是景希妈的事告诉她,要是早跟她说了,今天他回来参加的恐怕不是孙女的订婚宴,而是小儿子的结婚宴,这个老太婆什么事做不出来?!

“你也不仔细想想,这件事有你想得那么简单吗?”

“我不管,反正你不同意也得同意,我就要白筱这个儿媳妇了!”郁老太太立场坚定。

郁战明叹了口气,放柔声音:“蕙芝呀,这件事我们得从长计议,你看这中间牵扯着很多……”

“是呀,”苏蔓榕也劝道:“妈,爸说得没错……”

白筱看着乱成一团的郁家人,根本插不上嘴,郁绍庭却突然道:“景希,过来。”

郁景希瞌睡去了,转着眼珠子,不清楚这发生了什么,听到爸爸喊自己,就挣脱了老太太的怀抱,跑到了郁绍庭身边。白筱看他没穿外套,怕他冷把他抱了起来,小家伙熟练地圈住白筱的脖子,小脸贴着白筱的脖颈处。

“今天本是苡薇的好日子,我没想闹成现在这样。”郁绍庭淡淡地望了眼苏蔓榕,“不过既然现在都摊了牌,我也不再隐瞒什么,景希我也会告诉他,既然爸反对,我也不会勉强你,我们先走了。”

“你放屁!我什么时候说反对了?”郁战明当场就吼回去,混小子,居然当着孙子的面黑他!

“爸!”苏蔓榕急了。

郁老太太已经从郁景希的房间拿了小家伙的外套出来:“小三,我今晚住你们那儿去。”

“江蕙芝!”郁战明看着打算“离家出走”的老太太更气了。

郁老太太瞪郁总参谋长:“你喊我妈的名字也没用!郁战明,等你什么时候点头了我什么时候回来!”

——————————

郁老太太是行动派,真的火速整理了个行李箱跟郁绍庭他们离开了郁家。

郁战明也是个脾气火爆的,在二楼窗口喊着:“有种你一辈子别回来!”喊完,把自己关进了书房。

苏蔓榕脸色极差,揉着太阳穴,郁仲骁连忙扶着她:“大嫂,你回房间休息会。”

“二叔,你能不能劝劝小叔。”苏蔓榕抓着郁仲骁的手,就跟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

“不是我不帮大嫂,小三从五岁后就没认真喊过我一声二哥,又怎么会听我的劝?”

“……”苏蔓榕只好道:“那你劝劝妈,让她冷静一点。”

郁仲骁微皱眉:“其实……爸妈如果不介意了,大嫂也没必要这么反对小三跟白小姐。”

苏蔓榕摇头,自言自语:“你不懂……我是为了筱筱好,他们不合适的……”

——————————

苏蔓榕回到卧室,拿过床柜上的相框,手指细细地抚摸照片上那个军装笔挺的男人。

政东,我现在该怎么办?如果你还在我身边该多好……

盯着照片看了良久,苏蔓榕深吸了口气,还是起身去书房找郁战明。

听到敲门声,郁战明把大儿子跟孙子的照片都放进了抽屉里,然后才说:“进来。”

“爸。”苏蔓榕欲言又止。

郁战明走到窗边,站了良久,回过头说:“你找个时间,把你妈接过来吧。”

“爸!“苏蔓榕激动了,“你刚才不是这么说的呀!”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你以为还有更好的解决方式?”郁战明越说越来气:“你们自己干的这些糟心事,政东糊涂了,你这么多年难道没清醒的时候?如果你早点把孩子领回家,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吗?”

苏蔓榕潸然泪下,捂着嘴泣不成声:“爸,我错了……”

“现在知道错,晚了!”最后两个字化在一声无奈的长叹里。

——————————

不同于郁家这边,裴家举办订婚宴的洲际酒店,亲朋好友都陆陆续续地到了。

裴老太换了一身大红喜庆的唐装,拄着拐杖让裴母搀扶着在酒店门口迎接客人。

不同于郁家那边的简单低调,裴老太开喜帖时邀请了很多商界名流,不管认识的不认识的,而对方得知裴祁佑订婚对方是郁战明的孙女,基本都笑着说一定到,卖的自然是郁战明的面子。

看着一个个带着厚礼过去的宾客,裴老太这辈子都没觉得这么扬眉吐气过!

裴母笑得脸都要僵了,看裴老太还没要走的意思,就说:“妈,苡薇那边我们是不是要去看看?”

“对对,怎么把我这个孙媳妇给忘了!”裴老太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早忘了中午在郁家受得气。

婆媳俩刚走进电梯,裴母的手机就响了,是郁家那边的电话。

“不能来了?”裴母笑容一滞,“中午不是说都来吗?怎么……这样啊,那好的,我知道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年头,连狗都欺善怕恶!【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