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95章:既然人已经送回,我就先告辞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95章既然人已经送回,我就先告辞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绍庭突然侧开脸,徐蓁宁吻了个空,所有的旖旎和温情顿时烟消云散。

徐蓁宁望着他,只觉得难堪和失落,明明他就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她却握不住他这个人!

她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被扯开,郁绍庭面色如常,淡淡地说:“如果没开车过来,我让景行送你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可以?以前你身边没其她女人,我可以不问不说,只当你是怀念着堂姐,可现在呢?”徐蓁宁不肯走,目光咄咄地看着他:“既然你能接受别人,那为什么不能尝试着接受我?”

“我到底哪里不如那个女人了?”徐蓁宁不明白,自己究竟输在了哪里。

郁绍庭的不争不辩,在徐蓁宁看来,比任何言语都来得伤她的心。

她为了能做个配得上他的女人,为了不比徐淑媛差,抛弃自己爱好的大学专业,哪怕再枯燥,还是跟着继父学了小提琴,不惜成为徐淑媛的影子,不过是为了换他能多看自己一眼,待自己跟旁人不一样。

徐蓁宁双手又抓住郁绍庭的西装袖,生怕一不注意他就走了:“一定要我说得那么明白吗?”

她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每个字都说得铿锵有力:“郁绍庭,我喜欢你,从你第一次来徐家,从我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喜欢上了你,就算明知道你会是我堂姐夫,我依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心……”

郁绍庭没有接话。

“从十九岁到二十九岁,我等了你十年,难道不值得要一个答案吗?”

“既然已经有了十年的经验教训,那就不要再浪费再多的时间在我身上。”郁绍庭开了口。

徐蓁宁揪着他衣袖的手指泛青泛白,听到他接着说:“我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这么做。”

说完,他拿开了她的手,径直越过她走去电梯,头也没回一下。

徐蓁宁站在原地,看着他挺拔的背影,耳边似乎还是他的自贬,只觉得讽刺而苦涩。

——————————

暗恋是指对另一个人心存爱意或好感,因为种种原因想靠近他,如果他一离开你会担心的一种表现。

徐蓁宁暗恋郁绍庭,或者说,是摆在明面上势在必得的暗恋,不成想有一天却得来这样的回应。

回到住处,徐蓁宁看到母亲正坐在客厅里看报纸,意兴阑珊地喊了声:“妈。”

徐蓁宁的母亲夏澜抬头瞧见女儿,折叠好报纸放回茶桌,放下交叠的双腿:“去哪儿了?”

徐蓁宁不想说,随口诌道:“去外面逛了逛。”

夏澜打量了两眼女儿,常年的职场生涯令她看人的眼神很准,自然知道女儿在撒谎。

但她却也没揭穿,而是问:“吃饭了吗?”

“吃了。”徐蓁宁脸色不是很好:“如果没事,我先上楼去了。”

夏澜着职业套装,身上带着医生特有的清冽的气质,又有女强人的气场,年逾五十的她,已经是首都解放军某医院的副院长,闻言拧眉,起身走过去:“出什么事了?谁惹我的宝贝女儿不开心了?”

“没有的事。”

夏澜倒也没追问,把话题转到了另一件事上:“昨天你大伯母给你介绍的那个……”

“我不喜欢当官的。”徐蓁宁头疼,不想再多聊:“我有点累,先上去了。”

夏澜却没打算放人,听女儿这么说,有些冷了脸:“你今年已经二十九岁,徐蓁宁,你还想怎么样?”

“那些人你们要见自己去见,别把我扯上!”

夏澜似想到了什么,声音不由地拔高:“你刚才是不是去见郁绍庭了?”

“这是我自己的事。”徐蓁宁道。

“你自己的事?但凡他对你有那么点意思,就不会拖到今天,在你淑媛堂姐过世后这差不多六年时间里,要是他愿意,哪怕再忙也能抽出时间告诉你他的心意。你难道没听你大伯母说吗?他——”

“别说了!”徐蓁宁不耐烦地回嘴。

夏澜立场也坚定:“这事我不会再由着你的性子来,既然回国了,明天你必须去给我相亲。”

徐蓁宁在郁绍庭那里受了委屈,这会儿又被母亲这么逼,一下子就犟起来:“我说了我不去,就不会去。”

说完,拎着包就上楼。

夏澜深吸了口气,对徐蓁宁的背影道:“回房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这会儿维也纳那边差不多上午十点。”

——————————

郁绍庭回到自己房间,满屋子玫瑰花馥郁芬芳,景行正摆弄着那个花瓶,笑吟吟地回头:“郁总回来了?”

“对了,感冒药我带上来了,郁总,你记得吃啊!”

郁绍庭没说话,进了卫浴间,洗了手出来,看到景行背对着自己在接电话。

“嗯……好的好的,您放心吧,药买了,嗯,我刚提醒郁总了……”

收了手机,景行一回身,看到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吓了一跳:“郁……郁总。”

郁绍庭扫了他一眼,坐在沙发上,喉咙干干地,咽唾沫也有些疼,他又喝了杯水,景行已经殷勤地把几盒药拿过来:“郁总,我特意买了好几种,你自己选选,比较喜欢哪一个。”

手里拿着水杯,郁绍庭低头看了看那些药,景行继续道:“白小姐说你一定得吃药。不然病好不了。”

郁绍庭收回目光,道:“放着吧。”

“白小姐还说,您要是不吃药,感冒不好,就别回去了,省得把感冒传染给其他人。”

景行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郁绍庭脸色,随时准备夺门而出。

郁绍庭喝水的动作一顿,抬头看他:“她说的,还是你自己加上去的。”

“真是白小姐说的。”景行为自己喊冤,又把药盒往郁绍庭跟前送了送:“药名都是她报的。”

郁绍庭没再开腔,景行放下药,刚打算回自己房间去,却被叫住:“把手机拿过来。”

——————————

白筱接到景秘书电话时,正像热锅上的蚂蚁,在桌上胡乱地翻找自己要的资料。

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搁在耳边,用肩膀夹着,一边继续找东西一边说:“喂,景秘书……”

“……”

那边没声音,白筱拿过来看了看,通话正常,又道:“你们郁总吃药了吗?”

“在忙?”

白筱手上动作一停,没想到会在景行的手机里听到郁绍庭的声音,一愣,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

从旁边经过的员工看了她一眼,白筱的脸颊微烫,理了理刘海,对着手机说:“有事?”

“没事。”他倒是诚实。

白筱拿着手机,走到角落里,一路没开口,那边也没挂电话。

“吃药了吗?”白筱的声音很轻柔,就像一根飘落在人心头的羽毛,“有没有让景秘书弄碗解酒汤。”

过了半晌,那边才响起他的声音:“……在忙什么?”

“……”白筱有点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靠在墙边道:“随便忙忙呗,我又不是郁总这样的大忙人。”

郁绍庭发出一声低笑,仿佛被她谄媚的那一声“郁总”给逗乐了。

白筱瞧见部门经理过来:“不跟你说了,我们经理来了……”

“下了班早点回家,多陪陪景希。”郁绍庭在挂电话前道。

白筱:“和欢要陪我去买衣服,晚上的话,秦寿笙过生日,约了我们要好的几个去玩。”

“去哪儿玩?”

“帝景。”丰城一家酒吧,据说是某位红三代私底下开了玩的。

郁绍庭的声音有些沉:“去那里做什么?”

白筱觉得他是在明知故问,道:“就过去吃个饭,聊会天。”

“吃饭不是有酒楼?”

白筱跟笑望着自己的部门经理点了点头,对手机说了声“我有事了啊”就掐断了电话,捂着自己的胸口。

郁绍庭听着电话嘟嘟地响,慢慢靠在沙发上。

景行瞅着他阴沉的脸色,试探地问:“郁总,要我去准备一碗解酒汤吗?”

——————————

郁绍庭吃了药,睡意上涌,睡了一觉醒过来,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期间景行没来打扰,可能猜到他在睡觉。

掀了被子下床,去卫浴间冲了个澡,出来时,一边系着睡袍的带子一边用干毛巾擦着湿发。

手机在睡觉前被他调成静音,这会儿已经有几个未接来电,郁绍庭点了其中一个,回拨过去。

那头接通,是一阵闹哄哄的摇滚乐,辛柏的声音传过来:“三哥?你交代我的事情都办妥了。”

“别说是人了,就是他们带来的一只苍蝇也飞不进来。”

郁绍庭的喉头动了动,发现咽喉更疼了,索性也懒得开口,低低地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郁绍庭坐回床边,又点开白筱的号码。

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那边是白筱的声音:“喂?”伴随着电视机里发出的声音。

“没出去?”他问。

“嗯,在陪景希看动画片。”

他听出她心情似乎不怎么样:“不高兴?”

“就是刚才遇到了点不顺心的事,”白筱听他问起,忍不住抱怨:“你不知道,那个帝景酒吧,真的很过分,我们都到门口了,而且我们之前是有预定好位置的,但他们却说今晚不营业了。”

“但和欢下车前明明看到有人进去。”

郁绍庭有耐心地听她从帝景服务员的态度批判到酒吧的制度,直到她说的口干了,才体贴地开口:“下次别去酒吧,改酒楼就好了。”

那边,白筱喝了口水,却也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不由想起自己下午还挂他电话。

心生愧疚,柔声道:“吃了药有没有好点?”

听出他嗓音的喑哑,白筱又说:“让酒店服务员送点含片上来,或是让景秘书下去买。”

郁绍庭应下,两人又聊了几句,说了晚安才结束通话。

——————————

还没放下手机,又有一条短信进来,点开:“多喝水,别喝酒,真不舒服就去医院挂水,知道吗?”

短信的最后是一个爱心的图标,上面写了个字:“爱。”

郁绍庭半躺在床上,单手枕到脑后,转头看着窗外的夜景,眼角余光却被那束玫瑰吸引了去。

他想起在店里看到关于这束玫瑰的介绍语——12朵红颜,献给真爱之,你,万千宠爱;你,固执择善。

设计灵感来自德华八世,英国国王,为红颜而退位的温莎公爵。

……

房间门铃响起时,郁绍庭刚点了晚餐让服务员送上来,过去,开了门,看到的是徐蓁宁。

徐蓁宁不等他开口,一下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郁绍庭眉头紧锁,伸手去拉她,她却抱得死紧,“不要推开我,一会儿就好。”

只是,不管她的语气怎么哀戚,不管她脸上是怎样的泫然欲泣,最终还是被拉出了男人的怀抱。

她眉眼间是淡淡的黯然,被迫离他几步远。

郁绍庭挡在门口,没有让她进门的意思,徐蓁宁穿着睡裙,外面披了一件薄薄的外套,脚上是一双已经脏了的棉拖,也许是冻僵了,脸颊红红的,瘦弱的身体微微地颤抖。

“怎么到这里来了?”郁绍庭皱眉,问。

徐蓁宁看着他,他穿着白色睡袍,略略松开的领口,露出他大片白皙又结实的胸膛,颀长挺拔的身体,英俊成熟的五官,因为刚洗过澡,他身上散发着沐浴露的香气,略略泛青的下颌,突起的喉结……

她低着头搂紧自己的双臂,轻声说:“我跟我妈吵架了。”

说完这句,缓缓抬起头,瞳眸里,只有他的存在:“姐夫,你能不能收留我一个晚上?”

“我没有带钱包出来,不想去找奶奶他们,他们总是逼我做我不喜欢的事……”

郁绍庭静静地望着她,没动一下,过了良久,他转身,留下一句:“我送你回去。”

徐蓁宁咬着唇,湿红了眼圈,自己都这样低声下气地来了,为什么他还这样?

她突然上前,从后抱住了郁绍庭,双手圈着他的腰,郁绍庭蹙眉,就要去扯开她,徐蓁宁却把自己柔软的身体贴着他的背:“别告诉我你不明白,郁绍庭,我要你,我徐蓁宁要你郁绍庭!”

她一只手沿着他的腰想要往上,只是刚动了下,就被他拽住,整个人也被他毫不留情地甩开了。

郁绍庭冷了脸,径直走到床柜边拿起手机,给景行拨了个电话。

没一分钟,景行就急匆匆地过来,看到靠在玄关处默默落泪的徐蓁宁,一时不知所措。

“送徐小姐下去。”郁绍庭的声音平仄,没有任何情绪起伏,“在地下停车场等我。”

景行不敢违背,不管徐蓁宁愿不愿意,都拉着她离开。

徐蓁宁被景行强行拖进电梯,下楼,坐进车里,眼泪还是不停,没多久,后座车门开了,郁绍庭坐进来,他已经换了身正装,徐蓁宁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心底除了苍凉只有苍凉。

——————————

夏澜开门,看到一身狼狈的徐蓁宁,还没训话,就瞧见了后面的郁绍庭,顿时语塞。

郁绍庭没有废话,跟夏澜礼貌地点了下头,“既然人已经送回,我就先告辞了。”

话毕,甚至连门也没进,转身救走了。

徐蓁宁看到郁绍庭要离开,转身就要去追,却被夏澜拉住拖进了别墅,大门重重地关上。

震得别墅里回声很大。

“你放开我!”徐蓁宁想挣脱,却换来夏澜的一耳光。

夏澜咬牙,怒极,指着不成器的女儿:“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要倒贴上去?我让你出去,已经由着你了,但你现在看看,他做了什么?原封不动地把你退了回来,还亲自送回来,你不要脸,我还要这张脸!”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不是没心,而是那颗心不在你的身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