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97章:所以——他这是在跟她正式表白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97章所以——他这是在跟她正式表白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长长的礼盒中间绑着缎带,即便没有打开,白筱都觉得自己闻到了玫瑰的馥雅芬芳。

她抬头望向走在前面的郁绍庭,手上不由自主地抱紧了长盒。

进了卧室,郁绍庭把行李箱搁一边就坐到窗边的沙发上,大衣脱了,还有西装,都被他丢在一边。

白筱发现他的脸色略显苍白:“要不要去医院挂水?”

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解着衬衫领口的纽扣,轻描淡写地说:“不用。”喑哑的嗓音。

“那先喝点水。”白筱倒了杯温开水过去。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是公司打来的电话,他起身站在落地窗前接听。

白筱把水杯放在茶桌上,动作很轻,望了他挺拔的背影一眼,转身进了卫浴间。

——————————

放满浴缸里的水,白筱出来,看到郁绍庭靠坐在沙发上,闭着眼,像是睡着了。

走近沙发,茶桌上那杯水已经被喝光,她低头看向沙发上的男人。

他的呼吸显得粗重,白筱抬手碰他的脸,又摸了摸他的额头,果然,很烫很烫。他发烧了。

“郁绍庭!”白筱心里焦急,轻拍他的脸颊,不停地喊他的名字。

郁绍庭听到她的声音,拧了下眉头,睁开眼看着她,很专注的凝视,眼中带着点点炽热。以往令她怦然心动的眼神,此刻她却无暇去看,见他醒过来松了口气,但还是关切地问:“有没有怎么样?”

郁绍庭没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

挨着他近了,白筱才察觉到他的体温很高:“还是去医院吧……”说着就要拉他起来。

郁绍庭握住她的手,凝脂般柔滑的小手,带着微凉,那种微妙的触觉……令他舍不得松开她。

白筱没想到他会突然用力,结果她不但没把他拉起来,反而跌坐在他身边。她抬头看他,却只望进他漆黑如深潭的眼眸里,里面的热度依然能令她心情澎湃到不能自己,一时竟忘了起身。

郁绍庭把她带入怀里,重新闭上了眼,仰着头往后靠着沙发,好像是准备这样休息会儿……

白筱侧着头,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落入她的视线里,轻声道:“我陪你去医院挂水吧。”

她不敢大声,生怕惊扰了他一般。

郁绍庭没睁眼,声音慵懒,带着病态的沙哑:“不用,过会儿就好了。”

白筱才不信他的话:“既然发烧了,为什么不在那边多待些日子,等病好了再回来。”

郁绍庭睁眼,转头看着她,目不转睛,无声地,良久才说:“我要不回来,你不会多想?”

自己在心里暗暗纠结的事被他这样说出来,白筱心虚地不敢再正视他的眼睛:“我多想什么啊……”

“你没多想?”

“没有……”白筱嘴里死不承认,脸颊耳根却红了。

郁绍庭的大手裹住了她的小手:“一点也不想知道我在首都这几天是怎么过的?”

“……不想。”

“你现在说谎都不眨眼了?”

白筱抬头看着他,不闪躲,那样子就像在向他证明:“我没说谎。”

“没说谎怎么不问我这几天在那边做了什么?”

“……”白筱怀疑他是不是烧糊涂了,哪有人上赶着别人去逼问他?

“还是去医院吧。”她道。

郁绍庭只是盯着她看,半晌,放开她,敛眸垂着头,说:“我自己的身体我有数,你去做事吧。”

他这样子,她怎么可能放心去做事?再说,她能做什么事?

白筱咬着唇,他不理会她,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又不肯去医院。

她往他身边靠了靠,开口问道:“我看天气预报,这几天首都那边天气不太好,是不是真的?”

郁绍庭没出声。

“这些天在那边是不是一直忙着应酬,没有好好休息?”

“不是不想知道吗?还虚情假意地问什么?”郁绍庭冷不防冒出这么一句。

“……”白筱往茶桌看了眼,空空的水杯,刚要起身,手腕却被一把扯住,他低沉又不耐的声音:“去哪儿?”

“去倒杯水。”白筱叹息。

手腕上禁锢她的力道消失,郁绍庭不再看她。

有时候,郁绍庭幼稚得像个孩子,喜欢无理取闹,脾气又差。倒水的时候,白筱忍不住自问,她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男人,其实他们并没有什么共同的爱好,很多时候她甚至都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

十年的差距,在如今社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曾经跟裴祁佑在一起时,她有时候也跟他闹矛盾,但每回先服软的总是他,不像现在——

几乎是下意识地……其实连她自己也搞不懂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妥协。

——————————

白筱端着水杯回来,郁绍庭坐在那,正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边,在找打火机。

找到打火机,刚点燃了烟,白筱已经过来,从他嘴边把烟抽走了,把烟头捻灭在了烟灰缸里。

一杯水被塞进他的手里:“喝水。”

郁绍庭抬起头,看着白筱转身走出卧室,没多久,她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个医药箱。

白筱看他不愿去医院,只好自己想办法给他退烧。

拿出体温计,送到他刻薄紧抿的唇瓣边:“张嘴,含住,三分钟后取出来。”

郁绍庭简单扫了眼体温计,没有接,也没张嘴。

医生看病最怕遇到不配合的患者,很显然,郁绍庭是一个非常难搞的病人。

白筱:“就量一下体温,你张一下嘴,又不会怎么样。”

郁绍庭只是定定地看着她。

“那要不先吃药。”白筱拿出一盒感冒药,拿出说明书,“一日三次,每次一粒,你……”

她边说边扭头,把药递给他,结果,人已经被压倒在沙发上,尝过男女情事后,两人之前又做得频繁,最近他出差在外,如今被他一撩/拨,她立刻有了反应。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硬邦邦的身体,透过衬衫传达给他的滚烫温度,他鼻间的气息也异常地湿re。

她的双手抵着他的胸膛,往外推,转开下颌躲避他的索吻:“别……你还病着。”

郁绍庭见她反抗,加上本就身体不舒服,火气有点上来,放开她,坐到旁边又要去拿烟。

白筱整理着凌乱的衣衫,见他又抽烟,立刻夺过:“你发烧最好别抽烟。”连带着烟盒、打火机都藏了起来。

郁绍庭眉头紧锁,运着气,但终究没发作,一边扯着衬衫纽扣一边起身要去洗澡。

“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洗澡。”白筱拦住了他。

“……”郁绍庭静静地看着她,令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白筱刚张了张嘴,他却从她身后走过,只是走了两步又折回来,终归是没忍住脾气。

被推倒在床上,白筱挣扎,他停下,居高临下地看她,脸色yù求不满的阴沉。

“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还是先吃药,然后睡一觉,等精神好点了再……好不好?”白筱看出他的意思。

“不好。”郁绍庭抛出这两个字,吻已经落下来。

————————

余韵过去,白筱上身的毛衣早被汗浸湿,索性脱了,起身去卫浴间,简单冲洗了下,卧室里打了空调,白筱扯了浴巾围上,拧了一块热毛巾出去,郁绍庭没有睡,正靠在床头,吞云吐雾,也不管是不是在生病。

她走过去,坐到床边,郁绍庭的视线,透过袅袅烟雾,落在她的脸上。

他要去烟灰缸里弹烟灰,白筱趁机拿下了那支烟:“生病了,怎么还这么频繁地抽烟?”

她本就长得白净,刚沐浴过,裹着浴巾,又作出这副低眉顺眼的小女儿姿态,倒让郁绍庭一时迷了神,显然也不知道白筱也能这么温顺,倒也忘了抽烟这档子事,只是盯凝着她秀美的五官。

白筱用毛巾替他擦拭身体,然后拿来药跟温开水递到郁绍庭的跟前:“现在总该吃药了吧。”

这回郁绍庭很配合,吞了药,没有接水杯,白筱只好喂着他喝。

“肚子饿不饿?”白筱觉得他那样赶回来,应该没吃午餐。

郁绍庭握住了她拿着水杯的手,低头亲了亲她的手背,倒是没回答她的话。

“你先睡会儿,我去做点吃的,好了给你送上来。”

“没什么想问的?”他突然道。

白筱愣了下,明白过来他指的是什么,轻摇头:“我理解的,所以……没关系。”

就像和欢说的,这个世上哪有平顺的幸福,郁绍庭的过去她没参与,但都是存在的,她必须学着接受。

“理解?”郁绍庭捏紧她的手,抬眼注视着她:“你理解什么了?”

白筱想了想,说:“你跟徐淑媛是夫妻,她虽然过世了,但你依然是徐家的女婿,对她的父母也要喊爸爸妈妈,而且,徐家跟郁家这样的情况,虽然我不懂军政上的事,但也明白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道理。”

郁绍庭听她这么一本正经地剖析,突然笑了,笑出了声,壁垒分明的小腹也跟着轻颤两下。

这还是白筱第一次看他这么笑,眉眼间,都染了笑意。

但她还是有种被嘲笑了的感觉,不服气地说:“有那么好笑吗?我哪儿说错了,难道不是这样嘛?”

郁绍庭抬眸看她,似笑非笑,嘴角微翘,倒没说话。

“我承认,我嫉妒徐淑媛,有时候看着景希在我面前活泼地玩耍,我会想,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徐淑媛还活着,现在拥有这些的就该是她,而我就像一个窃取了他人财物的小偷,怀揣着一份侥幸。”

郁绍庭脸上的笑容收敛了,握着她的手,问:“想知道我跟徐淑媛的事?”

“不想。”白筱诚实地回答:“每个人都有过去,你有,我也有,那都是一道伤疤。”

“我承认我自己不是个大度的女人,但我以后会尽量让自己做到体谅你,所以,如果我有哪里做的不好的,你可以提出来,我知道你不喜欢跟人解释,也不喜欢被人拐弯抹角地试探……”

郁绍庭望着她,紧了紧手上的力道,说:“从来就只有你。”

白筱错愕,类似的话,情人节那天晚上她也听过,那时候,他昏昏欲睡,意识不清。

“那你……难道不爱徐淑媛吗?”白筱心跳砰砰地,还是问出了一直潜藏在她心底的问题。

郁绍庭摇头。

白筱还是有些不敢置信:“怎么可能呢……那你为什么要娶她?”

“家里说她不错,适合做老婆,就娶了。”他说得那么随意,就像在超市看到一样商品,觉得顺眼就随手买了。

“……”

白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漆黑的眸子望着她:“如果没遇到自己喜欢的人,娶谁都是一样的。”

所以——

他这是在跟她正式表白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他说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