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98章:他说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98章他说没有,那就是真的没有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不是一个自我菲薄的女人,但非常知趣,也许是与过去的经历有关,让她比同龄人更成熟更理智,如果是一个刚出大学的女孩,遭遇郁绍庭这种成熟多金男人的青睐,也许会飞蛾扑火的轰轰烈烈一次。

在郁绍庭无意间做出一个动作,或是安静地看着她时,白筱也会心动,却不敢毫无保留地去爱他。

但她否认不了一点,她爱上了郁绍庭,在裴祁佑之后,爱上了另一个男人。

可是这一刻,郁绍庭说出的这些话,还是令她吃惊,吃惊过后,不是质疑,而是淡淡的喜悦。

郁绍庭这样的男人,从不屑于跟一个女人撒谎,所以,只要他说没有,她就相信。

白筱垂下头,眼尾瞟到郁绍庭左手无名指上那枚廉价的银戒指。

他握着她的小手,修长好看的手指,骨骼雅致,银戒的款式简单,没有累赘花纹,不起眼。

白筱轻轻地回握了一下他的手,看他神色不太好,道:“我帮你去拿睡衣,你先睡吧。”

可能是真的累了,郁绍庭这次没强拉着她。

这几天她住在沁园,从金地艺境拿来的衣服跟他的放在一起。郁绍庭的换衣间里比较宽敞,衣服和配件都分门别类,西装归西装摆放,皮带、领带、袖口都有专门的抽屉,睡袍跟睡衣都挂在一个柜子里。

白筱拿了睡衣出来,郁绍庭已经睡着了。

把折叠好的睡衣放在chuang柜上,她缓缓蹲下,借黄昏的余晖,望着郁绍庭的睡脸。

到最后,她忍不住拿起他的左手,他没有醒过来,她低头,亲了亲他戴着戒指的无名指。

——————————

郁景希背着大书包跳下轿车,飞快地跑向别墅,却在临进门时放慢了脚步,东看看西望望。

白筱在厨房熬粥,听到脚步声,很轻,她一下子就听出是谁,没回头:“放学了?”

郁景希看自己被发现了,也没再小心翼翼,小手背在身后,大摇大摆地走到她身边。

探着小脑袋往锅里瞧:“做什么吃的呢?”

白筱一边用勺子舀着锅里沸腾的粥一边斜了眼小家伙:“反正不是给你吃的。”

郁景希哼哼了两声,但也看出白筱心情不错,原本他还担心她记仇,暗暗地松了口气,不知从哪儿摸出一块旺旺月饼,咬了口,含糊不清地说:“你说你,都快做晚饭了,还做这个,多浪费。”

虽然嘴里说着不给小家伙喝粥,但真的煮好了,白筱还是盛了一小碗放在厨房的小桌上。

郁景希很自觉地爬上凳子,拿了自己专用的儿童筷和调羹,鼓着包子脸吹热气。

“等凉了再喝。”白筱没忘记提醒,生怕小家伙贪嘴,烫到自己。

郁景希捧着小碗,瞅了眼白筱,发现她一直在用勺子搅拌粥:“你怎么不喝?”

“这是给你爸爸喝的,”白筱拿出碗,说:“他病了,喝粥比吃饭来得容易下口。”

“爸爸回来了?”小家伙上唇沾了一圈的粥。

“嗯,下午到家的。”

郁景希撇撇小嘴,小声嘀咕:“以前出差也不见他这么赶……”说着,哼了声,继续喝粥。

——————————

除了粥,白筱又配了些什锦菜,一齐放在端盘里,拿着上楼去。

推开卧室的门,白筱发现郁绍庭已经醒了,坐在沙发上,身上是她准备的睡衣。

他没有抽烟,手里端着一个水杯,长腿交叠着,听到开门声,朝门口望过来。

“怎么不多睡会儿?”白筱把粥端过去,看他气色好了些,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郁绍庭没说话,却一把拉下她的手,把她搂进怀里,弯下头亲吻她。

白筱被他突然的行为弄得站不稳,趴在他的肩上,扑鼻而来的是他头发上淡淡的洗发露味道。

他刚才应该洗澡了……

白筱甚至怀疑,他到底有没有睡觉,如果没睡的话,那她亲他手指的时候——

“……”

白筱的脸微微地发烫,他一手绕到她身后搂紧她,白筱被迫和他吻了很久,整个人坐在他的腿上,她甚至很清晰地感受到他身体发生的变化。

两人刚才已经——

白筱跟他在一起有段日子了,多少看出郁绍庭在男女之事上的需求有些大,而他就算生着病还这么缠着自己,迫不及待的样子,虽然他不说,她也猜到,这些日子他在首都,没有找人。

诚如郁绍庭,白筱从没奢望过他是那种为了爱情两个字可以禁谷欠的男人。

但在他和自己一起时,白筱希望他的身体也只是属于她,她对他做到了忠诚,也想得到同等的对待。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但她却没真的说出口过。

郁绍庭因为发烧,他的意识有些迷糊,垂着眼,看着白筱微启红唇的模样,不由地想起了那一次在酒店——如果不是警察半途闯进来,他或许真的会把她……

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有人上楼来了。

白筱立马放开郁绍庭,从他身上下来不同于她的慌张,郁绍庭神色泰然,他甚至还端起粥一口一口喝起来。

——————————

回来的是外婆跟郁老太太。

最近一段日子,郁老太太每天都拉着外婆一起出去踏青,因为配有司机,倒也没累到。

白筱拉开卧室门出来,恰好看到上楼来的外婆。

“我听景希说绍庭回来了?”老人家往白筱身后瞅了一眼,“最近天气多变,是不是感冒了?”

也许是因为心虚,白筱含糊地应道:“有点发热,吃了药应该好点。”

外婆看她这样,以为她不上心,把白筱拉到角落,循循善导:“绍庭平日工作忙,他这个年纪的男人,常常没日没夜加班,熬出胃病来,你得多顾看着点知道吗?”

白筱哭笑不得:“外婆,到底谁才是你的外孙女啊?你怎么这么替他说话。”

“你是我外孙女没错,他以后也是我的外孙女婿,”外婆瞪了她一眼:“我关心自己的外孙女婿怎么了?”

人跟人相处,真有缘分一说,也不见得郁绍庭多讨好外婆,老人家偏偏就是喜欢他。

外婆突然开口:“亲家母刚跟我说,就这几天,安排个日子,绍庭他爸从首都回来,咱们吃个饭。”

这顿饭等于变相的双方家长见面,分量很重,白筱清楚这点。

“你妈她……最近有没有找过你?”外婆犹豫了下,还是问出了口。

“……”白筱沉默,这些日子,苏蔓榕不是没打电话给她,但都被她拒听了。

有一次,白筱早上醒来,去窗前拉开窗帘,无意间看到别墅外停着一辆轿车。那车她见过,那一回,在东临办公楼附近,苏蔓榕就是从这辆车上下来拦住了她。

等她洗漱完、吃了早餐,送郁景希去上学时,门外已经没了苏蔓榕的车。

不管她是怎么想的,白筱还是看出,外婆想要见女儿,哪怕这个女儿二十几年都没回来过。

“别的外婆也不多说了,既然跟绍庭一块儿了,以后好好过日子。”外婆最后语重心长地交代。

——————————

晚饭时分,郁绍庭还是下了楼,穿着家居服,坐在白筱身边。

当郁老太太把安排吃饭见面的事情一说,他没有任何意见,表示随时都能抽出时间。

那样子,很和气,很平易近人,完全没有平日挑剔难相处的嘴脸,就像变了个人似地。

白筱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吃完饭的时候,郁老太太也敲定了具体时间,回到自己房间去给郁总参谋长打电话去了。

晚上,郁景希抱着小枕头,死活要到郁绍庭的主卧睡觉。

不管郁绍庭怎么冷声恐吓都没用,小家伙水汪汪地一双眼,瘪着小嘴,扭头看向白筱。

白筱心疼,抱着他什么都答应了。

上了chuang,郁绍庭瞟了眼穿着卡通睡衣的儿子,转了个身,把背留给母子俩。

郁景希可能看出爸爸不怎么欢迎自己,窝在被子里,恹恹地,耷拉着小脑袋,然后被白筱搂进了怀里,她抚摸着他软软的头发,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头:“晚安,睡觉吧。”

白筱并不是没看出小家伙内心的不安,她不想时时用言语来强调,只能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

郁景希往白筱怀里钻了钻,仰着小脑袋看她:“明天还想吃龙虾……”

“好。”白筱爽快地应下。

“……我也想去市场。”小家伙又道:“你明天去不去了?”

白筱摸着他软滑的脸蛋儿:“你去的话我也去。”

可能是困了,郁景希闭着眼在她胸口蹭了蹭,打了个哈欠,嘟着小嘴就呼呼地睡着了。

抚摸着他的小身子,白筱的眼睛却落在男人宽厚的背上。

她把脚伸过去,碰到他的小腿肚,蹭了蹭,他没有回应,呼吸平稳,真像是睡着了。

白筱不死心,脚顺着他的小腿往下,压在他的脚上,用脚趾挠了挠他的脚心,原本还没反应的男人,忽然一个翻身,连带着景希,把她一块儿搂进怀里,耳边是他低沉的嗓音:“累不累,睡觉。”

白筱抬头,亲了亲他的下颌:“晚安。”

————————

郁老太太订的日子就是隔天的晚上。

白筱说不紧张是骗人的,她跟裴祁佑一起没会亲宴,婚礼也被耽搁了,哪怕结过一次婚,她还是不熟悉这些环节,傍晚快下班时,接到郁绍庭的电话,他说要来公司接她去酒店。

“那你把车停在地铁口。”白筱不想自己又成为第二天同事议论的八卦焦点。

郁绍庭嗯了一声,挂了电话,结果白筱下班走出公司,还是看到了那辆宾利欧陆。

郁景希趴在后座降下的车窗处,冲她喊着:“这里这里!”

很显然,这辆车,这个小孩,瞬间成为了宏源公司门口的一处风景。

……本章完结,下一章“会亲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