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199章:会亲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199章会亲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瞧着郁景希那欢快挥舞的小手,头皮一阵发麻,但还是走过去,拉开副驾驶车门。

小家伙很知觉地跳下车,在白筱坐进去后,自己爬到了白筱的腿上坐好。

关上车门,白筱忍不住抱怨:“怎么把车开到公司门口了?”

地铁口离这里不过一分钟的路程,就算停在地下停车场,也比停在正大门口好……

郁绍庭没回声,发动车子,倒是郁景希不乐意了:“为什么不能开到门口呢?”

“……”

“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瞒着爸爸想找年轻小伙子啊?”

“……”白筱真不晓得是谁对景希说了这些话,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带着审度的目光。

郁绍庭坦然自若,倒像是她以小人之心度了他的君子之腹。

郁景希拉过她的手,拍了拍:“你都快要结婚了,不能再勾三搭四知道吗?”

白筱:“……”

——————————

白筱上回跟叶和欢逛街,买的就是今天穿的裙子,早上起来后兴致勃勃地起来在郁绍庭面前试穿。

印花直筒连衣裙,收腰修身,欧美风格,包裹出她凹凸有致的身线。

郁绍庭坐在床头,盯着她“衣香鬓影”的样子,最后来了句:“就吃顿饭,别穿那么俗气。”

最后的结果是——

郁绍庭起床,趿着拖鞋站在茶桌前喝水,白筱从卫浴间出来,把换下的裙子扔在了他身上。

还赌气地抛下一句:“那你带穿得不俗气的去吃饭吧。”说完,转身欲走。

郁绍庭一把拽过她的手腕:“你不去,我还能带谁过去?”

“那这件裙子俗不俗?”

“……”

裙子是她跟和欢逛了很久才选中的,被他用俗气两个字否认,白筱心里多少不高兴。

她想甩开他的手,郁绍庭握紧,感冒的嗓音有些低:“大清早跟我抬什么杠?”

“我不过是实话实说。”

郁绍庭皱眉,看着她,目光深深地,白筱被他看得不自在:“放手,我要下去吃早餐。”

他手臂一收,她撞上他的胸膛,听到他说:“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放肆了。”

“那也是你惯出来的……”这句话白筱终究没出口。

最后两个人不欢而散,连上班白筱都没让他送。

——————————

郁绍庭没把车直接开去酒店,而是带白筱去了一家高档会所,做头发,挑选裙子。

洗头时白筱心想,这算不算他在变相地为早晨的事跟她赔不是?

等她裹着湿发出来,郁绍庭正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看报纸,郁景希正趴在茶几上吃蛋挞。

应该是刚才郁绍庭带他出去买的。

郁绍庭仿佛察觉到她的注视,抬头朝她看过来,白筱立刻移开了眼,坐到了椅子上。

发型师是个年轻人,很健谈,一直主动跟白筱搭话,白筱其实没什么兴致,说了两句就拿出手机玩,倒是郁景希突然走过来,坐到白筱身边的转椅上,小手撑着下巴,一眨不眨地盯着发型师,直盯得人家不再跟白筱说话。

白筱只是让发型师帮她吹干头发,然后又去挑选晚上穿的裙子。

郁景希在挂满衣服的衣架间来回穿梭,小手里拎着几件裙子,裙摆拖地,却没人开口阻止他。

白筱往沙发处看了眼,郁绍庭已经不在那里,报纸摊开搁在茶几上。

然后她瞧见他拿了一件蓬蓬连衣裙过来,红白拼接,中袖,“去试一下。”他把裙子递过来。

白筱其实更喜欢自己买的那条裙子,但既然没带过来,加上郁绍庭说不好看,她也没再坚持,拿了他选的裙子进了试衣间,拉上帘子。脱掉毛衣,解开牛仔裤的纽扣,刚去解拉链,布帘哗地一下被扯开。

一声短促的叫声压抑在喉底,当她看清进来的人,“你进来做什么?”

郁绍庭已经反手拉上布帘,没想到会看到白筱没穿上衣的样子,白皙的肌肤,平坦的小腹,纤瘦的腰肢,他先是一愣,尔后靠近一点,低声道:“还没换好?”

本就狭仄的试衣间,挤了两个人,一下子连转身都有些困难。

白筱自然发现他垂着眼,目光一直望着她的胸,拿过裙子遮住:“你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又不是没看过,挡什么?”

白筱让他出去,但他就是不动,“你这样子我怎么换裙子?”

他说:“就这么换。”强硬的口吻,没有商量的余地。

郁绍庭的目光太直接,没有一丁点的遮掩,看得她面红,心怦怦地跳。

外间传来郁景希的声音:“小白,你看到爸爸了吗?我去了下洗手间,现在找不到他了。”

白筱看着立在自己跟前的男人,话却是对外面的郁景希说的:“可能出去打电话了吧。”

她的回答似乎愉悦了郁绍庭,他饶有兴味地看着她,突然往前一步,把她逼到了墙角,双手撑在她的两侧,白筱的后背贴上墙,怎么推都推不开他,他凑到她的耳边:“你想被景希看到?”

“卑鄙。”白筱羞恼地瞪他,用口型对他说出两个字。

郁绍庭不甚在意,一手离开墙壁,突然按在她的身上,声音很低:“好像越来越大了?”

白筱被他摸得口干舌燥:“快点出去……”一边去拉他的手。

“还在为早上的事不高兴?”

“……没,你先出去。”白筱说。

郁绍庭撤了手,脸色缓和,大手落在她的牛仔裤裤tou上:“要我帮你脱吗?还是你自己换?”

炙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带着男人特有的味道。

“……”白筱按住牛仔裤,生怕真的被他扯下来。

隔着牛仔裤,郁绍庭捏了捏她的臋,被他一而再调戏,白筱差点恼羞成怒:“你别太过分……”

郁绍庭突然退开去,长身玉立,双手兜进裤袋里,俊脸上也没过多神情:“换好快点出来。”

说完,撩开帘子出去了。

白筱瞅着他道貌岸然的样子,牙痒痒,一张脸红彤彤地,仿佛要冒出热气来。

脱牛仔裤时,白筱注意到自己左脚踝处的伤口,因为坚持擦药膏,疤痕在一点点地淡下去。

穿好裙子,她特地选了黑色透肉的打底袜。

——————————

从会所出来,白筱才想起自己忘了什么,看向郁绍庭:“外婆怎么去酒店?”

也许是因为紧张,她脸上的红晕始终没怎么退下去。

郁景希从后座趴上来,小手指点了点她烫烫的脸,可能觉得好玩,不时地点一下。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打着方向盘:“小梁会送老人家过去。”

白筱这才松口气。

——————————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五星级酒店,白筱刚下车,小梁也正好把外婆送到。

“外婆。”白筱挽住老人家的手臂。

外婆上下把她打量了一遍,含笑地拍拍她的手背:“比早上出门的时候又漂亮了一些。”

郁绍庭停好车,带着郁景希过来,一行人由服务生领着上楼。

包厢门一开,原本坐在那说话的郁战明跟郁老太太不约而同起身,郁老太太笑着上前迎接,拉过外婆的手,给她作介绍,郁家这边,来的除了郁战明夫妇和郁仲骁,还有郁绍庭的小姑郁澜明跟堂嫂姚静。

白筱在那次订婚宴后没再见过郁战明,只知道是郁总参谋长松口同意了这桩婚事。

所以,再见到郁总参谋长,白筱很有礼貌地叫道:“首长好。”

“还叫什么首长。”郁澜明当场笑道:“我看都可以改口叫爸爸了。”

白筱没顺着杆子往上爬,而是又毕恭毕敬地喊了一声“伯父”,郁战明扫了她一眼,淡淡地嗯了一声。

郁绍庭出去点菜,小家伙说起吃得就来劲,立刻亦趋亦步地跟上去。

白筱陪在外婆身边,老人家不时看向一脸威严的郁战明,附耳对白筱说:“比电视上看起来还凶。”

老人家以为自己声音很轻,但实际上一包厢的人都听到了。

郁澜明跟姚静相顾一笑。

郁老太太在背后掐了郁总参谋长一把,嘴里含糊地嘀咕:“郁战明,少给我端你那破架子。”

说着,老太太立刻又笑呵呵地跟外婆说:“亲家外婆,别在意啊,我家老头子就这幅德行,唬人用的。”

“到今天才来见亲家,是我们考虑不周。”郁战明突然就开了口。

外婆忙说没事,然后扭头看白筱,满眼的慈爱:“筱筱她年纪小,以后还得多靠你们的照拂。”

郁绍庭很快就回来了,郁景希手里还多了一杯冰激凌。

“大冷的天,小孩子的脾胃弱,你也不怕把他吃出病来。”郁战明当下就皱眉训话。

郁景希缩了缩脖子,生怕郁战明来夺自己的冰激凌,立刻背过身偷偷地跑到洗手间去了。

“这机灵劲……也不知道像了谁!”姚静被郁景希这样逗笑。

郁澜明:“跟老三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

说到郁景希,白筱注意到郁战明朝自己这边瞧过来,立刻眼观鼻鼻观口。

郁战明哼了一声,道:“是呀,这个听话聪明的孩子,要怎么狠心的母亲才会不闻不问几年。”

白筱的头垂得更低,看在郁战明眼里那就是心虚!

白筱代孕,在场的除了当事人,就郁仲骁跟外婆知晓,况且,这也不是光荣到可以四处宣扬的事。

郁绍庭在白筱身边坐下,桌下,握住了她的手,看向哼哼的郁战明:“重要的是将来。”

郁老太太踢了郁战明一脚,这老头,好好的,怎么又犯老/毛病了?

除却郁战明偶尔阴阳怪气一下,包厢里的气氛还是很活络的。

服务员过来问客人到齐了没,要不要上菜,郁战明才扭头对郁绍庭道:“给你大嫂打个电话。”

这个“大嫂”指的自然是苏蔓榕。

白筱知道苏蔓榕一直不赞同她跟郁绍庭在一起,刚才进来没看到苏蔓榕,她不由舒了一口气。

但今天这个场合,作为郁绍庭大哥的妻子,于情于理,苏蔓榕都该来。

郁战明或许就是出于这个考虑。

——————————

郁绍庭还没拿出手机,包厢门就开了,苏蔓榕来了,身边是郁苡薇,还有……裴祁佑。

苏蔓榕脸上化着淡妆,遮掩了她不太好的气色,一进来,没看白筱这边,跟郁澜明和姚静问候了几句,就找了一处坐下,想起郁战明早晨的交代,所以她看到自己的母亲,揪紧了包却没当场喊妈。

坐在白筱身边的外婆,看到苏蔓榕,红了眼圈,白筱轻轻地按住外婆的手,无声地安慰。

老人家没当众失态,也像不认识苏蔓榕一般,没再都看她一眼。

白筱抬头,不经意地对上裴祁佑的眼睛,立刻不着痕迹地偏开了头,跟姚静淡淡一笑。

“还真是快啊,不久前苡薇订婚,现在小三都要娶媳妇了。”郁澜明感叹一句。

“就是,”姚静也道:“明年这会儿就可以给景希添一个妹妹了!”

郁景希抬头,看看姚静,又瞧瞧白筱,小手偷偷拽了拽白筱的衣角。

白筱得到暗示,看到小家伙巴巴的小眼神,抬手抚摸着他的头发,说:“我暂时没生孩子的打算。”

一桌子的人面面相觑。郁绍庭转头看身边自作主张的女人,眉头紧锁。

白筱明显感受到郁景希悄悄松了口气,把小家伙搂紧,微笑道:“有景希一个就够了。”

在场的大多都是长辈,过来人,像郁澜明跟姚静,很自然地把白筱这一举动理解为想做个好后妈。

郁景希察觉到爸爸的脸色不好,忙嚷道:“以后小白老了,我会给她养老的。”

白筱不去看郁绍庭,低头重重地亲了下小家伙的脸蛋:“景希真乖!那我以后就靠景希了!”

郁绍庭什么也没说,坐在那,喝了口茶,嘴边噙着一抹笑,热气袅袅里,看不清他眼底真实的情绪。

——————————

没多久,白筱的手机就响了,她看了眼来电显示,又看向身边坐着的男人。

桌下,郁绍庭的左手正拿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通话中。

白筱猜到他有话要跟自己说,就借口接电话出去,她在走廊里站了会儿,包厢门又开了。

郁绍庭出来,沉着脸朝她走过来,然后拉起她的手,把她困在了某个隐蔽的死角。

“我倒不知道你们连孩子的事都达成协议了?”

白筱不敢看他的眼睛。

郁绍庭胸口憋了口气,低头看着她,却没冲她发作,压着声问:“你吃药了?”

“……”白筱没有否认。

他做/爱不喜欢戴套子,难得一两次,他都皱眉,久而久之,白筱也没再强调他戴避/孕套。

郁绍庭运气:“什么时候开始吃的?”

“……从黎阳回来。”白筱说,“我也没做好再要一个孩子的准备,不管景希的事。”

“你还要做什么准备?”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的情况,景希还小,他缺乏安全感,怕失去你的关心,如果我贸贸然怀了孩子……”

郁绍庭没吭声,过了会儿才反问她:“所以你连问都不问我一声?”

白筱握住了他的手腕,服软地说:“景希这么可爱,我觉得有他真的够了。”

“怎么不见你这么听我的话?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说的你有几句是听进去的?”

白筱沉默,任由他训着。

郁绍庭说了几句,看她这副样子,也发不起火来,“以后不准再吃药。”

……本章完结,下一章“终究是没瞒得住他们结过婚的事【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