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0章:终究是没瞒得住他们结过婚的事【二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0章终究是没瞒得住他们结过婚的事【二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以后不准再吃药。”

白筱抬头看他。

郁绍庭抽回被她握着的手:“等会儿路过便利店买点计生用品回去。”

白筱心里有暖流流过,在他转身要回去时,从后面抱住他:“以后我一定跟你好好商量。”

“还有下次?”话虽这么说,却没有拉开她。

把脸贴着他的背,白筱双手环到他身前,情不自禁地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的背影很好看?”

郁绍庭捏了捏她的手背,然后把她从自己身后拽上来:“进去吧。”

“……你不进去?”白筱听出他的言外意。

“我过会儿再进去。”

白筱知道他可能又要抽烟,不肯进去:“一起吧,你感冒没好,还是戒着点烟。”

“你以前也这么管着裴祁佑?”话出了口,两人均是一愣。

沉默了片刻,郁绍庭说:“你先进去。”说着,他转身要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白筱转头看着他,突然追上去挽住他的手臂,他侧头看她,她莞尔:“抽烟好玩吗?要不你教教我吧。”

郁绍庭蹙眉,脸色不愉,声音生硬:“你学这个做什么?回去。”

白筱慢慢地放开了他,一步一回头地往包厢走。

郁绍庭站在原地,被她看得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拿出烟盒,抽出一根烟咬在嘴边,把手伸进裤袋里去拿打火机,还没走远的人儿却突然折回来。他抬眼望去,她却已经到跟前,踮脚把红唇贴在了他的脸颊上。

白筱蜻蜓点水一吻,双手缠住他的臂膀:“进去吧,外面怪冷的。”

生怕他拒绝,她拉起他的手,手心贴着自己的脸:“你摸摸,是不是很凉?”

“走廊里开着暖气。”

“那也冷。”

郁绍庭把烟从嘴边拿下,夹在指间,往旁边的垃圾桶里弹了弹烟灰,白筱整个人都快要挂在他的身上,他也不嫌弃,嘴里吐出一个烟圈,夹着烟的手指轻掐她的下巴:“这招跟谁学的?”

“还有更厉害的,要试试吗?”白筱攀着他的手臂。

郁绍庭没回答,只是拿那双幽深的眼看着她。

白筱抓过他扣着她下颌的手,他的食指跟中指间还有一根烟,嫣红的唇,触碰他的手指,挑起眼睑,那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

郁绍庭眸色渐深,猛地抽回手,把烟蒂捻灭在垃圾桶上,把白筱扯进了旁边的安全通道,抬脚踢上门……

——————————

包厢里,很快有人发现了不对劲,今天会亲的两主角前后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了。

郁战明转头吩咐郁仲骁:“出去看看,这两人接电话接半天,像话吗?”

郁仲骁刚退开椅子站起身,包厢门就开了,郁绍庭进来,神色如常地回到自己座位上。

“小白呢?”郁景希往门口瞅了瞅,然后凑近郁绍庭问,其他人也纷纷好奇地看他。

郁绍庭的喉咙干涩,连喝了几口水才开口:“刚才看她进了洗手间,过会儿就回来了。”

郁仲骁就坐在郁绍庭的另一侧,刚才郁绍庭从他身边走过,不巧,他的视力太好,一眼就注意到郁绍庭领口上的口红印子,极淡,连带着他的锁骨处也有,如果他没记错,应该是白筱唇上涂的那款。

但有时候难得糊涂,郁仲骁端起水杯抿了口,心里明白就好。

然而这张桌上,也有另个人注意到郁绍庭的异样,裴祁佑灌了一口红酒,起身:“我去打个电话。”

——————————

白筱从洗手间出来,双腿还是有点软,一个不稳,撞了下路过的侍应生。

侍应生手上端着托盘,上面的酒杯来回碰撞,即便白筱躲得快,还是有一杯洒在了她的腿上。

膝盖以下的打底袜全部湿了。

没办法,白筱折回洗手间把袜子脱了,在镜子前照了照,倒不显怪异,因为开了暖气也不冷。

再从洗手间出来,白筱收到郁绍庭发过来的短信,让她从楼上绕一圈再回包厢。

白筱不懂他的意思,也没问,但还是乖乖地从楼梯上去,走到另一侧,再从楼梯下去。

没想到——

一拐过缓步台,就看到了裴祁佑,他靠在楼梯墙边,像是特地在等她一般。

听到脚步声,他抬头,看着她扯了扯薄唇:“原本只是试试,没想到真被我猜到了。”

白筱突然明白郁绍庭让她往这边走的原因,她的手攥着扶手,却没转身回楼上,而是顺势往下走,只是在经过裴祁佑时,他还是伸手拉住了她,“刚才在外面跟谁打电话?”

白筱使劲挣扎了几下,抬头看他,眼底有厌烦:“裴祁佑,你做什么。”

“想跟你说会儿话,不行吗?”他嘴边带笑,那样的笑,白筱只在他年少时见过,鲜衣怒马的张扬。

“不行。”白筱拒绝得很果断。

可是,裴祁佑却像是跟她耗上了,不管她怎么挣扎,他都不放,强行把她带到了旁边的空包厢里。

“裴祁佑,你现在发什么疯?!”包厢门合上,白筱忍不住质问。

裴祁佑松开她的手,却把她抵在了墙上,低头,带着酒味的气息落在她的额头。

“现在跟我说句话都这么让你难熬了吗?”他的眸色深暗,按在她身侧的双手成拳:“白筱,以前我们在一起时,我怎么不知道你的心原来这么硬,还是,他郁绍庭已经让你到了死心塌地的程度?”

白筱靠在墙上,波澜不惊地看着他带着怒气的英俊五官:“如果不这样,我们难道还要坐下来谈笑风生吗?裴祁佑,我不是个宽容大度的女人,没有那种‘做不了夫妻还能做朋友’的前卫观念。”

“你恨我?”裴祁佑突然道,盯着她的眼眸,黑得不见底。

白筱:“你现在这样,时不时地缠着我,又有什么意思?有了个家境那么出众的未婚妻,你应该是喜欢她的吧,既然这样,你何必要来我这里找不痛快,像今天这种场合,你根本不需要来。”

璀璨的灯光从他身后打来,他盯着白筱淡漠的脸,轻轻一笑:“我喜欢谁,你难道不清楚吗?”

白筱也笑,看着他笑:“我还真的不清楚。如果当初,我如你所愿,离开丰城,再也不回来,拿着你给的赡养费,陪着外婆在黎阳生活,你还会这样一而再对我说些撩拨人的话吗?”

裴祁佑盯着她没说话。

“以前我给人代孕,你知道后还不是一样把我推开了,现在,我都跟郁绍庭睡了那么久,你确定,如果我回头,你还愿意要我吗?”他动了动嘴唇,白筱却打断他:“裴祁佑,我不管这次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我累了,只想好好生活,你要的,我发现我给不起,我现在过得很幸福,也祝你幸福。”

“你现在过得幸福,那我呢?谁来赔我的幸福!”尖锐愤怒的声音在包厢门口响起。

白筱跟裴祁佑同时转头,看到的是一脸愤懑的郁苡薇。

郁苡薇咬着牙走过来,死死盯着白筱,眼神变得越来越犀利,仿佛淬了毒的厉芒,一步步地逼近。

白筱的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她不知道郁苡薇是怎么躲在门口偷听的,隐瞒已久的秘密,在今天这个日子居然被揭穿了,当看着不断走近的郁苡薇,白筱已经预感到了一场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她想走,可是双腿却怎么也挪动不了……

裴祁佑上前,拦住了要冲过来的郁苡薇:“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郁苡薇隐忍的情绪终究爆发,她揪着裴祁佑的衣服,“你以前对我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她根本不是你的助理,你们结过婚,你为什么要骗我,裴祁佑,你把我当什么了!”

“出去。”裴祁佑抓着她的手要把她拖出去。

“我不走!”郁苡薇拼命地挣扎,“你们这对奸夫y*妇,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白筱看着发疯似的郁苡薇,心乱如麻,裴祁佑扭头对她喊:“还不走?”

“不准走!白筱,你不准走!”郁苡薇一个劲地想冲过来,裴祁佑死死地抱着她:“你闹够了没!”

“是我在闹吗?是你们欺骗了我!你们是不是串通好了?你骗我,她去骗我小叔?”郁苡薇咬牙切齿,猩红了双眼,哪里还有平日娇柔动人的模样:“我一定要揭穿你们的阴谋!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

白筱从包厢出来,还能听到里面郁苡薇的尖叫声,她扶着墙,突然有些站不稳。

十指冰凉,白筱解锁手机,发现手指都在轻颤,她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让自己清醒一些,这个时候,她不能乱,不能慌,但郁苡薇的怒骂声不断回绕在耳边,她边小跑着回包厢边拨了郁绍庭的号码。

电话响了很多声,都没有人接。

到了包厢门口,她挂了电话,推开门,里面的欢声笑语迎面而来,令她打了个寒颤。

“怎么去那么久?”

白筱看着满脸关切的郁老太太,突然哽了声,她下意识地去寻找郁绍庭。

他正坐在那里,不知道跟郁战明说着什么,听到老太太的询问,侧头望向她,嘴边还挂着浅笑。

可能是发现了她的异样,郁绍庭起身,走过来:“怎么了?”

他的声音很低,却充满了令她依赖的安全感。

“站在那做什么,难道还要其他人等着你们吃饭?”郁战明开腔,语气却并没有真不高兴。

白筱抬头看着郁绍庭,张嘴,“我有话……”跟你说。

最后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包厢门被人推开,她听到苏蔓榕说:“微微,去哪儿了?”

“哦,出去透透气。”很平静的声音,没有白筱想象中的歇斯底里。

白筱回头,只看到郁苡薇,没有裴祁佑,当郁苡薇的视线朝她看过来时,白筱心头一紧,她以为郁苡薇会当众把她听到的说出来,结果——郁苡薇却坐回自己的位置上,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

只是,这样的郁苡薇让白筱愈加的不安。

她拽着郁绍庭的袖子,轻声道:“我有事跟你说,我们先出去……”

“小叔,我刚才在门口看到徐恒叔叔了,他说有些话跟你说,在走廊上等着你呢。”郁苡薇打断了她。

白筱不知道徐恒是谁,但因为姓徐,她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徐家那边的人。

果然,郁绍庭收了收搭在她肩上的手,然后放开,“我出去会儿,马上就回来。”

“我跟你一块儿去。”白筱脱口而出,作势就要跟去。

她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言行有多么不识大体,外婆已经开口:“绍庭有事,你跟去做什么,过来吃饭吧。”

郁苡薇看着白筱心神不宁的样子,举起酒杯,挡住了嘴边的冷笑。

不要脸的女人,现在知道怕了吗?你想赖着我小叔,我偏偏要把他支开,看你怎么办!

郁绍庭侧头,在白筱耳边低语了几句,然后转身就走了。

他说,徐恒是徐淑媛的堂叔,找他应该是想告诉他徐老的病情,让她不要多想,他马上就回来。

郁景希从椅子上滑下来,跑到白筱身边,抠着她的手心:“快点过去吧,我给你盛了冬瓜蛤蜊汤呢。”

白筱握紧他的手,回到位置上。

郁景希像是看出她的心不在焉,舀了一勺汤,吹了吹,小心翼翼地送到她嘴边:“尝尝看。”

白筱张嘴,喝下,却尝不出任何的滋味。

“好喝吗?”小家伙把小脑袋凑到她跟前,殷切地问。

白筱刚想点头,那边,郁苡薇突然站了起来,拿过一瓶红酒,边往杯子里倒边说:“今天是小叔的会亲宴,我这个做侄女的什么也没准备,就让我来好好敬未来的小婶婶一杯吧!”

白筱不会认为郁苡薇是那种宽宏大量的人,更不相信她会好心敬自己,但还是站了起来。

对上郁苡薇的眼神,在她的眼里,白筱看到了恨意和讽刺。

郁苡薇倒了满满一杯酒,绕过桌子,朝她走过来,白筱的双手往后护着郁景希,不想郁苡薇伤到孩子。

越走越近,郁苡薇嘴边的笑渐渐消失,死死地瞪着白筱,没拿酒杯的右手突然高高地扬起。

白筱在她抬起手之前,还抱有一点侥幸,侥幸郁苡薇或许会隐瞒下这件事,当那一巴掌扇下来的时候,白筱忍不住想,这一切难道真的是命吗?在幸福触手可及的时候,她发现那不过是海市蜃楼的幻境。

以致于她,突然忘了要去阻挡郁苡薇挥下来的手。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