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1章:小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1章小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凌厉的掌风扫过白筱的颊侧,但久久,那一巴掌都没有真的落下来。

郁苡薇的手腕被扣住,郁绍庭不知何时回来了,挡在白筱的跟前,冷声道:“你做什么!”

“我就是要打她!”郁苡薇怨恨地瞪着被郁绍庭护在身后的白筱:“小叔,你让开!”

郁绍庭脸色沉静,没松手,拽着郁苡薇直接把她拖出了包厢,一路,郁苡薇都在挣扎,“放开我!小叔,你干嘛拉着我!”很快,她的叫嚷声被隔绝在门外,包厢门晃动着合上。

“怎么回事?”郁战明脸色铁青,看苏蔓榕起身要追出去,厉声呵斥:“你是不是也想做点什么?”

苏蔓榕哑口无言:“我没有,爸……”

“你看看你教的好女儿,还打人,以后是不是要掀了天啦?!”

苏蔓榕也不知道小女儿怎么会突然打人,不由抬头看向站在对面的白筱,脸上流露出担心。

白筱脸色不好,哪怕郁绍庭把郁苡薇拉走了,哪怕这包厢里的郁家人暂时不知道她跟裴祁佑的关系……

包厢里原本的好气氛早已散去。

垂在身侧的手,忽然被软软的小手握住。

郁景希从椅子上下来了,站在她身边,小家伙仰着小脸,关切地看着她。

白筱将伸进她掌心里的小手攥紧,又低头朝小家伙扯了下唇,郁景希这才放心地松了口气。

此刻白筱心里是矛盾的,她想出去看看郁苡薇会跟郁绍庭说什么,又怕包厢里发生什么意外,不敢贸贸然离开。

郁战明已经敛去脸上的愠怒,扭头对外婆说话:“亲家,刚才的事……等回家我一定好好管教这个孙女。”

“景希,快拉你妈……白老师坐下,给白老师拿点腰果吃。”郁老太太也跟着说。

郁景希立刻把白筱拉回到座位上,用勺子舀了腰果小心翼翼地搁到白筱旁边:“吃点吧,味道蛮不错的。”

郁澜明跟姚静都是能活络气氛的人,一时间,包厢里又恢复了开始的和乐融融。

过了会儿,郁绍庭就回来了,但只有他一人。

苏蔓榕紧张地想问郁苡薇的去向,但刚张了张嘴,就接收到郁战明警告的眼神,顿时沉默了。

郁绍庭神色如常,在白筱旁边的位置坐下。

白筱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多问,忽然桌下,她的手背覆上了温热的手掌,手被轻轻地握紧。

侧头,郁绍庭没有看她,正跟郁澜明说话。郁澜明性子爽快,处理事情的手段也果断速度,当下就建议:“既然现在两家人都见过了,那咱们也别再拖着,选个好日子就把事定下来吧。”

除了苏蔓榕,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

“我先出去一下。”苏蔓榕说着就要起身离开,她很担心苡薇这会儿的情况,连个短信也没发给她。

郁绍庭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还不知道他把苡薇弄到哪儿去了……

郁战明皱眉:“出去干什么?”

苏蔓榕找不到合适的理由,郁老太太又把她拉回椅子上,心情复杂地听他们讨论婚期。

——————————

“关于日子,我看下下个月月初那几天都是黄道吉日,亲家你看——”郁老太太殷切地看着外婆。

来之前,郁老太太特地把日历翻了翻,记下了最近几个月宜婚宜嫁的日子。

外婆含笑地看白筱,话是回答郁老太太的:“我没什么意见,这个还得问他们年轻人自己。”

一时间,郁家人都纷纷把目光落在白筱的身上,看得白筱浑身不自在起来。

坐在旁边的郁景希,一边剥着龙虾壳,一边掀了掀眼皮,说:“还用选,当然是第一天啦!”

“我看就听我家景希的。”郁战明忽然朗声一笑,摸了摸郁景希的脑袋,目光变得和蔼。

郁景希把剥好的龙虾肉放进郁战明的碗里:“爷爷尝尝看,壳我都已经剥干净了。”

包厢里的好氛围持续到一顿饭结束。

白筱虽然脸上带着笑,桌下的手一直被郁绍庭握着,但她心里还是隐隐不安,郁苡薇没再出现,裴祁佑也没回来,但不代表一切都没发生过,以郁苡薇的性子,不可能就这么善罢甘休的。

从酒店出来,小梁司机已经等到了门口,至于郁家那边,自然也有接送的车。

苏蔓榕踌躇地不想走,给郁苡薇打电话也关机了,想问郁绍庭,却始终没有机会。

郁战明看她这样,黑了脸:“她二十几岁的人了,难道连回个家都要你这个当妈的领路?!”

“不是……”苏蔓榕想解释,郁老太太道:“你爸血压高,你少说两句。”

“可是薇薇她——”

郁老太太最近对这个孙女也有点意见:“你再这么惯着她,迟早把她宠坏。”

苏蔓榕眼角瞟到那边由白筱搀扶着准备上车的外婆,在老人家瞧过来时忙移开眼,也许是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没再说要留下来找郁苡薇,一边拨郁苡薇的电话一边跟着郁老太太她们坐进了车里。

——————————

“外婆。”白筱低低地喊了一声,抬头,看到那两辆驶远的轿车。

老人家收回目光,坐进车里,虽然外婆没多说什么,但白筱还是听到了老人家很轻的一声叹息。

没多久郁绍庭结完帐出来,身边跟着抱了几盒喜糖的郁景希。

“刚在里面碰到以前一个同学,他弟弟今天结婚,就送了景希一些喜糖。”

白筱没料到郁绍庭会这么有耐心地解释,但很快就明白到,他应该是在解释给老人家听。

果然,外婆听完,心情很不错,还把爬上车的郁景希抱在怀里,生怕他磕到碰到。

郁绍庭是自己开车过来的,白筱忍不住眼神询问他,他刚才喝酒了,她希望他跟他们一块坐车回去。

“你们先回去。”郁绍庭又嘱咐了小梁几句,才替她们关上车门。

郁景希从盒子里掏出一颗糖,补充说明道:“爸爸答应那个给我糖的叔叔过去打个招呼。”

白筱心里揣着郁苡薇的事,还是下了车,郁绍庭看她:“还有事?”

如果说在包厢里,郁绍庭表现出一副泰然处之的模样是为了做给其他人看,那这会儿,他依旧表现得跟没事人一样,白筱觉得有些说不过去,走近,想了想,开口:“郁苡薇都知道了……”

她没具体地说明,她相信,郁苡薇一定已经跟郁绍庭说过些什么。

“我刚才从洗手间出来,碰到了裴祁佑。”白筱老实交代。

“还有呢?”

“……”跟她心事重重的样子截然不同,郁绍庭好像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白筱摇头,没有了。

“上车。”郁绍庭重新把车门打开:“有什么事回去了再说。”

白筱坐进车里,轿车驶离酒店,她还是忍不住回头看,郁绍庭依然站在原地,目送她们离开。

——————————

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

外婆突然开了口:“那个苡薇一直都这样骄横吗?”说起来,郁苡薇也得喊老人家一声“外婆”。

郁景希已经趴在白筱的腿上睡着了,手里还抱着一盒喜糖。

小梁司机很有眼色地用隔屏将驾驶座跟后座隔开。

白筱摸着郁景希毛绒绒的卷发,说:“刚才我从洗手间回来,碰到裴祁佑,被她看到了。”

“郁家那边是不是不知道你结过婚的事?”

白筱默认,老人家叹息:“有些事瞒得了一时,瞒不过一辈子,现在知道了也好。”

好吗?白筱想到郁老太太刚才说到婚期时欢喜的样子……

“过得去的坎就不是坎,既然已经发生了,只能做好心理准备去面对,况且,不是有绍庭吗?”

白筱脸一红,老人家看她羞赧的样子,笑:“他可没让你受什么委屈。”

白筱知道外婆指的是什么,如果郁绍庭没及时赶回来,那一巴掌真的会实实地落在她的脸上,那时候的难堪无法想象,而郁绍庭把郁苡薇带走,无疑保全了她的一切,包括自尊。

——————————

郁绍庭站在酒店门口,轿车开远了,他才转身,进酒店,没上楼,而是去了地下停车场。

沙滩金色的宾利欧陆停在某个角落里。

副驾驶上坐着的正是苏蔓榕寻找的郁苡薇,眼睛略微红肿,整个人有点狼狈。

与其说是她自愿坐在那,倒不如说是被反锁在车里,刚才郁绍庭把她拉出包厢,二话不说带她进电梯,不顾她的反抗,把她推进车里,把轿车锁了,她要打电话求救,他直接把她的手机也收走了。

郁苡薇知道自家这位小叔不好惹,但他绷着脸,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拖下楼的样子还是吓到了她。

等她冷静下来想了想,也是,小叔不知道白筱骗了他,以为自己是在捣乱,如果他知道了白筱是二手货,到时候对待白筱,恐怕比对待自己还要狠上不少,这么一想,郁苡薇心里就平衡了,安静坐在车里等郁绍庭。

郁绍庭从电梯出来,看到安安分分坐在车里的郁苡薇,他没有急着过去,而是点了根烟,抽到一半,忽然想起白筱的话来,没了继续抽的兴致,掐灭了烟头。

郁苡薇瞧见郁绍庭朝车这边走过来,心里组织着言辞,打算用最简洁的话来揭穿白筱的阴谋!

车门打开,郁绍庭上车,郁苡薇立刻侧身,委屈地唤道:“小叔……”

郁绍庭转头看了她一眼,很深沉的目光,仿佛能一眼看穿她的那点小把戏。

郁苡薇被他看得惴惴不安,不敢直视他的双眼。

“说吧,刚才不是吵着嚷着说有重要的事要跟我说吗?”

郁苡薇是怕郁绍庭,但又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咬着下唇,哀戚地说:“小叔,我们都被他们给骗了!”

“……”

见郁绍庭不说话,郁苡薇把白筱跟裴祁佑结过婚的事都抖了出来。

“小叔,她骗了你,要不是我刚才觉得不对劲跟出去,我们恐怕一辈子都会被他们蒙在鼓里。”

说着,郁苡薇悄悄打量身边的男人,等待着他的雷霆震怒。

结果——

郁绍庭脸色平静,听到这个惊天秘密后甚至没有一点情绪波动,这不是她预想的反应!

“说完了?”郁绍庭从后视镜里看了她一眼,“说完了,我送你回去。”

“不是……小叔,她欺骗了你,”郁苡薇急了,语无伦次:“你上了白筱那个女人的当!”

“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是你再敢动她,别怪我这个做叔叔的不客气。”

“……”郁苡薇不敢置信,“小叔,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那个女人骗了他,这会儿他不是应该愤怒吗?怎么……怎么还反过来为了那个女人警告她?!

——————————

这几天为了配合国家“扫黄打非”整网行动,停更自查自纠了本文,因为来的太突然,都没来得及通知大家,给大家带来的,可可在这里向大家道歉了,今天缓口气,更新四千字,明天不出意外,会多更些,晚安~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是我大哥的女儿,别以为我就不敢动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