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2章:你是我大哥的女儿,别以为我就不敢动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2章你是我大哥的女儿,别以为我就不敢动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叔,她是离过婚的女人,不是谈恋爱分手,是离婚……”郁苡薇强调。

郁绍庭抬眸,那双深沉如幽潭的眼在后视镜里看着她:“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郁苡薇一愣,语塞,说不下去了。

“你说的我都知道,”郁绍庭收回目光,语气很平淡:“管好你自己就行,别瞎折腾别人的事。”

“……”

什么叫她说的他都知道?!他知道白筱结过婚,难道也知道白筱的前夫是裴祁佑?

要真是如此——小叔的脑子不是被门板夹了,就是被驴踢了!

“小叔,你到底有没有听明白我说的?”

郁绍庭降下车窗,点烟,却没抽:“行了,你要闹,也得分清楚场合看清楚对象,今天这事我不跟你计较,但你也得给我知道分寸,不该说的最好都烂在肚子里。”

郁苡薇这才意识到自己告状找错人了,而郁绍庭的答案更是让她难以接受,但她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他们这些人都站在白筱这边,现在受害者是她好不好!

郁绍庭没说话,神色一层不变。

“爷爷奶奶应该还不知道这事儿吧?既然小叔你偏心,那我只好让爷爷来处理这件事!”

说完,郁苡薇就要推开车门,结果车门啪嗒一声,又被反锁了!

郁绍庭转过头,看着她,“你把她结婚的事告诉你爷爷,你以为你自己还能安生?”

“……”

“如果你全都说了,你觉得,你爷爷能不计前嫌地接受裴祁佑?”

郁苡薇被他问得无言以对,郁绍庭的话,一针见血,是呀,她想让白筱被郁家人所弃,想让白筱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代价,却忘了,以郁战明的脾气,绝对也不会再同意她嫁给裴祁佑……

“还是你本来就打算,一拍两散,就这么跟裴祁佑玩完?”

郁苡薇的手下意识地捂着肚子,虽然她怨恨裴祁佑骗了自己,但她没打算跟他从此划清界限。

况且——

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想到裴祁佑喝醉酒时低喃白筱的名字,想到他把白筱抵在墙上,那样的亲昵,那样的纠缠——

郁苡薇渐渐猩红了眼,揪紧小腹处的衣服,恶狠狠地道:“不要脸的破烂货!”

“你再说一遍!”郁绍庭冷了声。

“不要脸的破烂货,我就说她了怎么着!她自己做得出来,难道不让我说了?!”

郁苡薇不服气:“离了婚也不甘寂寞,现在连自己妈妈的小叔子都勾搭,还不知道平时怎么下贱。”

轿车已经在一边骤然停下。

也不管是不是车辆来往频繁的高架,郁绍庭下车,郁苡薇猝不及防,副驾驶座车门开了,人已经被拉下车,踉跄地差点跌倒,她穿着裙子,寒冷的夜风挂在她的小腿上,一阵阵刺骨的冰凉。

郁绍庭扣着她的胳臂肘,把她拎到桥边才撒手:“这种话,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

“我才是你的亲侄女!”郁苡薇捂着被攥红的手腕,气急败坏,“你是我的叔叔,为什么要帮着外人!”

“原来你还知道我是你的长辈。”

郁绍庭沉了脸,手指虚点着她的鼻梁:“你是我大哥的女儿,别以为我就不敢动你,你要不信,你试试看。”

一阵戾气朝着郁苡薇迎面而来,她脸色唇间苍白,双唇嗫嚅,既委屈又气愤:“你偏心……”

“你说得对,我就是偏心,什么事该做,什么话该说,你自己掂量着!”

郁绍庭说完这句话,就上了车,发动引擎,把郁苡薇一个人丢在了高架桥上。

——————————

郁苡薇看着汇入车流里的宾利欧陆,气得直跺脚,恨恨地尖叫一声:“啊!”

为什么,她才是郁家的孙女,为什么他们都要偏帮白筱!

郁绍庭警告她时的眼神,透着一抹狠,郁苡薇抱紧双臂,拿出刚才郁绍庭丢给她的手机,给苏蔓榕打了个电话,听到苏蔓榕急切关心的声音,郁苡薇悲凉地喊了声“妈”,然后说了自己在哪儿。

没多久,苏蔓榕就到了,是她自己开车来的。

看到路边冻坏了的女儿,苏蔓榕连忙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她披上:“怎么傻乎乎地站在这里?”

说起这个,郁苡薇的声音带了哭腔,对郁绍庭的不满统统告诉了苏蔓榕。

苏蔓榕边开车边看着女儿,训道:“你惹谁不好,去招惹你小叔?!”

连她这个长嫂都不尊重的人,你又怎么能奢望他会对你一个晚辈客客气气?

“我没有,”郁苡薇想起郁绍庭对白筱的维护就来气:“我不过是告诉他一些真相,谁知道他蛮不讲理。”

“妈,你是不知道,他有多过分,把我丢在半路上……”

苏蔓榕太阳穴突突地疼:“你以后没事别找你小叔。”

郁绍庭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苏蔓榕嫁给郁政东时他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但后来在国外,她偶尔打电话回家,多少从郁老太太口中知道点他的事情,年少的郁绍庭绝对没有现在这样正规正矩。

革面容易,洗心却难。哪怕他现在看上去多么人模人样,但骨子里那股狠劲却是改不了的。

——————————

回到郁家,郁战明跟郁老太太已经睡下。

郁苡薇下车,绷着小脸,一声不吭地上楼,把自己关进了卧室。

苏蔓榕叹了口气,停了车,想到郁苡薇晚上没吃什么,就去下了一碗面给她送上去。

刚到门口,郁苡薇正从卧室里出来,披头散发地,红着眼眶,苏蔓榕拉住她:“又想去哪儿?”

“我有重要的事跟爷爷说!”

苏蔓榕拧眉:“你爷爷已经睡下,今天的事,你爷爷很不高兴,你别去惹他生气了。”

“不行,我一定要告诉他。”郁苡薇终究不甘心,她想着,大不了鱼死网破!

郁苡薇的声音有些大,苏蔓榕强行把她拽回卧室,关上门,不让她打扰到其他人休息。

“把面吃了,洗洗睡吧,不要再惹事。”

“是我惹事吗?”郁苡薇哭了起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苏蔓榕见她哭得歇斯底里,想到之前在包厢里,郁苡薇紧随着裴祁佑出去,再回来时,只有她一个人,至于裴祁佑,直到他们吃完饭都没再露面,她拉过郁苡薇的手问:“发生什么事了?刚才在酒店你跟着祁佑出去做了什么?”

“妈,我被他们骗了……”郁苡薇泣不成声。

他们?苏蔓榕看她这样,也急了:“到底怎么回事?”

“白筱根本不是裴氏的助理,她是裴祁佑的老婆,他们结过婚!”

苏蔓榕大脑里嗡地一声,顿时忘了思考,耳边是郁苡薇的声音:“刚才在酒店,我偷偷跟着裴祁佑出去,看到他把白筱拉进一个包厢,我亲耳听到白筱说,做不了夫妻还能做朋友……”

话还没说完,郁苡薇的嘴就已经被苏蔓榕紧紧地捂住,她蹙起眉心:“唔唔……”

苏蔓榕神色难看,眼圈暖疼,松开郁苡薇,身体摇摇欲坠,这样的真相让她有些承受不住。

“妈,你说我是不是该告诉爷爷?虽然她也是你的女儿,但我不能由着她这么欺骗我们郁家。”

“……你快吃面吧。”

郁苡薇诧异,看着母亲:“妈,你——”你怎么也这样?!

苏蔓榕心里情绪翻滚,但面上恢复了平静:“你要是再这么胡说,就算我是你妈,也不站在你这边。”

“我哪里胡说了?”郁苡薇拔高音量:“我明明……”

“你要这么闹,别说你爷爷,整个郁家都不待见你,”苏蔓榕厉声喝止她:“到时你就给我回国外去!”

“……”

苏蔓榕说完,深吸了口气:“你这话,说出去,没人会信,吃了面早点休息吧。”

话毕,没去看女儿不敢置信的表情,径直出了卧室,关上门,听到里面碗被扫落在地板上的声响。

——————————

白筱把郁景希抱回床上安置好,退出小卧室,回到主卧,却没有一丁点的睡意。有点头疼。

手机突然响了。白筱过去,来电显示是厉荆的号码,犹豫了下,还是接了。

“嫂子,是我厉荆,祁佑哥受伤了,不肯在医院治疗,你替我劝劝他好吗?”

裴祁佑受伤了?白筱愣了下,想起在酒店,裴祁佑拦住郁苡薇,再然后,她再也没看到他。

“他怎么受的伤?”白筱本能地问了一句。

“我今天去参加朋友的婚礼,半途出来上洗手间,看到祁佑哥扶着墙从一个包厢出来,额头被人砸了,流了不少血,人意识也不是很清楚,我把他送到医院后,他不肯包扎伤口。”

厉荆顿了顿,才说:“祁佑哥的性子犟,一般人的话都不听,也只有你说的,可能听进去。”

白筱握着手机,垂下眼睫,淡淡地说:“厉荆,你找错了人,我跟他早就没关系了。”

“……”

过了会儿,厉荆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怪祁佑哥之前那样对你?”

“过去的事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当初衡州那件事,你误会祁佑哥了,都怪我出的馊主意,而且隔几天你就会没事的,只是没想到……”

“……”白筱幽幽道:“我要睡了,你也早点休息。”

厉荆突然开口:“嫂子,你是不是有人了?”

白筱没否认,厉荆呵呵笑了两声,有些牵强的笑:“有点出乎意料……”

“挂了。”白筱搁断电话,把手机捏在手心,站在窗前,慢慢地地呼出一口气。

不知站了多久,远远地,看到有两束车灯光打过来,她立刻转身出了房间。

跑下楼,白筱打开别墅的大门。

正巧,郁绍庭立在门外,掏出钥匙准备开门,他看到她,有些惊讶:“怎么,没在房间?”

一阵寒气扑面而来,白筱穿得单薄,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她原本忐忑不安的心情得到片刻的安宁,往前半步,伸手,手指攥着他的大衣袖子,轻轻地拽了一下,没有吭声。

就像一只受了委屈的宠物,在寻求主人家的安慰。

郁绍庭把她往屋里一带,反手关上门,低头,眼落在她脸上:“怎么了?”

原本想说的话,被他这么一问,她倒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他捏了捏她的手:“我头有些疼,去给我泡杯蜂蜜水,像上回在金地艺境那样的。”

白筱端了杯蜂蜜水出来,看到郁绍庭正坐在沙发上,一边扯着领带一边低头看着茶桌上的一本时尚杂志,她过去,看着他棱角分明的脸廓,轻声问:“头很难受吗?”

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往旁边坐了坐,意思很明显,白筱在他旁边坐下来。

她把蜂蜜水端给他,发现他一直盯着那本杂志看,忍不住也望过去:“看什么呢?”

这本杂志还是郁老太太住这儿的时候买的。

白筱看到杂志上是一副跨页的图,上面是一位外国女模,穿着一件很别致的婚纱,高挑又美好。

“喜欢吗?”身旁的男人突然问。

白筱一时没反应过来:“嗯?”

“喜欢的话,也去订一件。”他又说。

“……”白筱瞟了眼图旁边的文字,这件婚纱是法国某位婚纱设计师今年的新作。

郁绍庭拉过她的手,握紧,另一手拿着水杯,喝了口蜂蜜水,喉头耸动,白筱侧头看着他,他没有转过头来跟她对视,放下杯子,饶有兴致地翻看了几页杂志,最后又回到有婚纱的那一页。

尽管没有说话,白筱却感受不到一点尴尬,相反的,很享受这样的安静。

她反握他的大手轻轻地晃了晃,“要不要我给你按摩一下?”

郁绍庭侧头看她,可能没想到她还会按摩。

白筱抽回自己的手,跪坐在沙发上,对他说:“你先侧过身,这样我不方便,使不上劲。”

他没有动,一双眼却仿佛黏在了她的脸上,不管过多久,他的眼神依旧让她感到怦然心动。

白筱的脸颊微红,拢了拢鬓边的发丝,她刚洗了澡,身上有淡淡的清香,乌黑的长发有些潮湿,郁绍庭伸过手搭在她的腰间,薄唇开启:“哪那么麻烦,坐上来。”

“……”那样子的姿势太过——况且,还是在客厅里,被人瞧见不好。

想是这么想,但最后的结果没有改变,她脱了拖鞋,跨坐在了他的身上,替他按摩太阳穴。

白筱的按摩技巧还是很多年前找专业按摩师学的,蒋英美有头痛的毛病,又不喜欢整天去按摩店,她心血来潮,就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去观摩学习,只是后来,真正派上用场的时候没几次。

郁绍庭闭着眼,像是睡着了,白筱低声说:“还难受吗?”

他没出声,但手却抬起,握着她的手腕,略显粗粝的指腹摩挲着她的手掌跟手腕的连接处。

白筱不想破坏这一刻的气氛,但还是说出了自己的不安:“我结过婚的事你爸妈知道了吗?”

“……”

见他不回答,白筱自己想了想,应该还不知道,要不然没这么风平浪静。

但郁苡薇知道是事实,以她的大小姐脾气,不可能会忍气吞声。

白筱突然后悔安排这个会亲宴,她甚至觉得,是不是自己太过贪心了,如果她没有奢求嫁给郁绍庭,只是安安分分地跟他一起,那么事情应该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现在这样,她承受不住郁家那边知道真相后的怒气。

郁绍庭仿佛感知到她的担心,睁开眼,一手握着她的手腕,一手揽着她的腰,让她依在自己的身上:“他们怎么想你管它做什么,跟你在一起的是我这个人,不是郁家。以前怎么过日子的以后照样这么过。”

……本章完结,下一章“原来他的发小都觊觎着他的前妻……”↓↓↓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