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4章:对不起,我没办法跟你结婚了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4章对不起,我没办法跟你结婚了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日,早晨,餐桌上,外婆提出要回黎阳。

“怎么突然就要回去,外婆,这边住的不好吗?”白筱顿时没了吃早餐的心情。

“再好我也不能老住在这儿,”老人家笑看她一眼,“你跟绍庭的日子既然定下来了,这些日子你要有的忙,我年纪大了,再留在这里只会拖你后腿,等你们结婚那天,接我过来就好。”

白筱不舍得,外婆是她最亲的亲人,她一直不放心让有心疾的老人家独自住在黎阳。

看出她眼中的挽留,外婆道:“况且,我习惯了黎阳的生活,在这里,总是有所束缚。”

“外婆要走了吗?”郁景希清脆的童音在餐厅外响起。

小家伙正晨跑回来,穿着运动装,小胸膛喘着,他身后,站着的是同样一身休闲打扮的郁绍庭。

郁景希跑到老人家腿边,趴着,“外婆,这几天下雨呢,等天晴了你再走吧。”

对于辈分问题,从没人去纠正郁景希,或许是不想再让生性敏感的小家伙再感觉到不安。

“傻孩子,”外婆摸着小家伙晃动的小脑袋,对这个外曾孙很是喜爱:“外婆都买好车票了。”

白筱诧异,并不知情:“您什么时候买的?”

外婆瞪了她一眼:“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我让隔壁家的小张买的,今天下午的动车票。”

“那我们把车票退掉好了。”郁景希很机智地建议。

一大一小两双眼睛巴巴地看着老人家,外婆抬头望向一直没说话的男人,白筱也跟着扭过头,郁绍庭双手抄袋站在那里,神色很沉静,薄唇开启,他说:“刚好过两天,我要去C市,顺路把您带过去吧。”

因为郁绍庭这句话,外婆没当天就走,而是等着两天后郁绍庭出差时一起回黎阳。

上学去之前,郁景希背着大书包,还拉着外婆的手特意说:“外婆,晚上我要吃你做的春笋炒鸡蛋。”

老人家笑呵呵地点头,目送一家三口出门。

李婶在一边羡慕道:“小少爷是真喜欢白老师,我看亲妈也不过如此。”

外婆瞧着跟白筱一起爬进轿车里的孩子,幽幽地叹息,血缘是割不断的,哪怕过了这么多年。

转身想进别墅,不经意瞟见栅栏外的一道人影,外婆脚步一顿,正眼瞅过去。

苏蔓榕听郁苡薇说出白筱跟裴祁佑的关系后,彻夜难眠,所有的事情复杂得出乎她的想象,她不明白自己在乡下的女儿为什么会成了裴家儿媳妇,天一亮,她就来了,站在门口却怯了步。

有些人,她逃避了二十几年,终究还是要去面对,带着羞愧跟歉意。

苏蔓榕抬头看向老人家,双唇嗫嚅:“……妈。”

李婶已经进去洗碗了。

外婆很平静,似乎早就料到苏蔓榕会来找自己,“想问什么,就趁着今天都问清楚吧。”

“……”苏蔓榕红了眼圈,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老人家叹息,进了别墅,没多久又出来:“走吧,找个地方,把该说的都说了。”

——————————

白筱送郁景希下车,站在校门口目送小家伙像其他孩子一样,背着书包,走去教室。

小家伙走了一段路突然回头,看她还站在那,远远地,冲她挥了挥小手。

白筱莞尔,也抬手,回应,郁景希这才转回身走了。

郁绍庭没有下车,白筱转身,看不清车里男人的脸孔,但她每走近一步,就多一份说不上来的恬然。

上车,系安全带,听到他问:“好了?”

白筱想起早晨他说的话,侧过身看着他:“真要去C市出差吗?”

郁绍庭嗯了声,发动车子,白筱看他这么少话,从半夜她醒过来后就察觉到一些异样,人不能做亏心事,哪怕是善意的谎言。她瞟了眼身边沉默开车的男人,左手抬起,轻轻地搭在他的右手臂上。

一路无言,到了宏源办公楼下,车子开进地下停车场。

白筱下了车,站在车边,没急着走,俯身对驾驶座上的男人说:“开车小心。”

“上去吧。”郁绍庭似乎在等着她离开,然后开车走人。

关上车门,白筱走去电梯口,停车场静悄悄地,高跟鞋声越加清晰,走了几步,白筱转过头,宾利欧陆依旧停靠在车位上。没再往前走,她折了回去,然后敲了敲驾驶座的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男人线条刚毅的侧脸,白筱道:“忘了说,中午一起吃饭吧。”

“等会儿我有个会。”

“……那我等你,你快开完会就打电话给我。”

“是跟几个股东开会,会后可能一起去吃饭。”

白筱没有就此放弃,而是说:“那等你们决定好,你再告诉我,要是不应酬就一起吃饭。”

郁绍庭转过头,想说什么,白筱却突然往前倾身,隔着车门,亲了亲他的脸颊。

他的双手还搭在方向盘上,没有避开,却也没太多回应。

短暂的停留,白筱放开了他,倒退了两步:“拜拜。”说完,把包挎在肩上,心情颇为愉悦地转身走了。

郁绍庭坐在车里,看着她越走越远的背影,然后,垂眼,盯着眼前的方向盘。

白筱昨晚上的梦呓他听见了,很轻,很模糊,他被她吵醒,靠近她,才听清楚,她喊的是“裴先生”。

他看着她熟睡的脸,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但这个梦里绝对不会有他,而是另一个男人。

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没多久,白筱醒了,他问起,她眼神闪躲,他心里并不好受。

手机突然响了,把他的心神拉回了现实。

郁绍庭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号码,没有接起,而是掐断,然后把手机丢进了储物格里。

——————————

上班没多久,郁老太太的电话就来了,让白筱晚上跟郁绍庭去家里选一下喜帖类型。

白筱其实不想大肆操办婚礼,郁绍庭跟她都是二婚,虽然她也曾渴望穿婚纱,渴望在所有亲朋好友的祝福下跟丈夫交换对戒,但那终归只是美好的想象,如今真要隆重办婚礼,她却心中的那些秘密而生了怯意。

打电话给郁绍庭,是景秘书接的,郁绍庭没骗她,他真的在开会。

挂了电话,白筱刚要转身回到位置上,手机又有电话进来。是苏蔓榕的号码。

白筱没有接听,直接按掉了,没多久有短信进来,“筱筱,你接一下妈妈的电话好吗?”

盯着“妈妈”那两个字,白筱胸口还是难受,刚删了短信,又有新的进来。

“我知道自己不是个合格的母亲,不配让你喊我一声妈妈,筱筱,你接电话好吗?我有话跟你说。”

再有电话进来时,白筱直接关了机,跟苏蔓榕,她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听苏蔓榕劝阻的话。

回到办公区,她刚坐下,前台就有电话过来,说是有人找白筱。

电梯到达一楼,白筱出来,瞧见站在那的苏蔓榕,转身就要回楼上。

“筱筱!”苏蔓榕瞧见她,一时情急,喊了出来。

在成为众目焦点之前,白筱走过去,苏蔓榕眼圈湿红,刚哭过的样子,白筱道:“有什么事,说吧。”

苏蔓榕望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儿,母亲的话依旧盘旋在耳边,想到女儿这些年经历的一切,眼泪又掉了出来,却说不出话来,周遭有人好奇地看过来,白筱不想被人八卦,只好带苏蔓榕去外面。

“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白筱走到一个偏僻的角落,才回身问苏蔓榕。

“筱筱……”苏蔓榕喊了她一声,声音沙哑,再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她四岁就被裴家带走,十八岁那年嫁给了裴祁佑,后来为了裴家给人家当代理孕母……

苏蔓榕捂着嘴,只是不停地哭,白筱不明白她怎么回事,但让她像贴心的小棉袄那样安慰苏蔓榕,白筱知道自己做不到,听着哭声,不免有些烦躁,拧眉:“要没事,我就先上去了。”

只是,还没走两步,苏蔓榕就拉住了她:“筱筱——”

“我还有工作要做,这样长时间出来,影响不好。”白筱的声音平淡无奇。

苏蔓榕含泪看着她:“对不起,是妈不好,妈不该抛下你不管,让你受这么多的苦。”

“……”白筱多少从苏蔓榕的话里察觉到异样:“你去找外婆了?”

“我不知道你遇到了这么多的事,不知道你跟祁佑是这样的关系……”

“知道又怎么样?知道,你难道就能让你的小女儿不要抢我的丈夫吗?”

想到郁苡薇一而再的挑衅,白筱轻笑,笑容却稍纵即逝:“她跟裴祁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还没离婚,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回去告诉她,破坏别人婚姻的第三者是她,所以不要再那样歇斯底里地指责别人。”

苏蔓榕脸色煞白,显然并不知道这里面的具体情况。

“我不恨你,因为我其实能理解你的心情,如果人生可以重来,你应该并不希望生下我吧。”白筱从外婆跟苏蔓榕口中已经隐约猜到一些事,她,并不是苏蔓榕跟心爱的男人生下的孩子。

哪怕这个真相令她心痛,但她还是不得不去承认。

白筱去掰苏蔓榕的手,苏蔓榕泣不成声:“不是的,不是你想的这样,我从没后悔生下你,刚怀上你的时候,我也害怕过,欢喜过,紧张过,我就像其她妈妈一样,渴望着你的诞生,想好好地照顾你到长大。”

“是吗?”白筱扯了扯唇:“对我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白筱抬头之际,却看到了本不该在这里出现的人。苏蔓榕跟着她回头,神色一变:“薇薇?”

郁苡薇是偷偷跟着苏蔓榕出来的,从她去见了白筱的外婆,再到宏源楼下。

她的视线落在苏蔓榕抓着白筱的手上,眼眶内蓄满泪水,想到苏蔓榕说的那些话:“你明明说你爱的是爸爸!”

“薇薇,你听我说……”苏蔓榕想要解释,郁苡薇却已经转身跑了。

苏蔓榕泪流满面,白筱别开头,淡淡说:“去追她吧,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下一瞬,原本攥着她袖子的手松开了,白筱听到苏蔓榕说了声“对不起,筱筱”,然后就离开了。

白筱站在原地,望着前方的车来车往,心乱如麻,夹杂着酸涩的味道。莫名地,眼圈一阵暖暖的疼。

——————————

郁苡薇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苏蔓榕的话让她心如刀绞,她的母亲不是被强迫才生下白筱的。

那她呢,那她爸爸呢?他们父女到底算什么呢?

她的耳边仿佛还响着白筱那句话:“她跟裴祁佑在一起的时候,我们还没离婚……”

白筱说她才是第三者,是她破坏了他们的婚姻。

郁苡薇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跟裴祁佑的种种浮现在脑海里,他去机场接刚回国的她,酒店床上,他摸着她的脸微微出神,她被绑架他带着白筱来换人,哮喘发作时他带她赶去医院……

出租车开到裴氏楼下,郁苡薇下车,几乎是下意识地,她选择了来找他。

裴氏员工几乎都已经认识了她,她推着旋转门进去,遇人都礼貌地跟她打招呼,喊她“郁小姐”。

郁苡薇去洗手间洗了脸,收拾了脸上的狼狈,才去楼上找裴祁佑。

——————————

裴祁佑正开完会回办公室,把文件放到桌上,办公室门开了,他转身,看到了郁苡薇。

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看到了白筱,记忆退回到了某一个夜晚——

他坐在车里,抽着烟,白筱一身狼狈地从酒店出来,红着眼,和此刻的郁苡薇几乎要重合在一起。

裴祁佑片刻的失神,郁苡薇已经到了他的跟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对不起,昨晚我不是故意的,我气坏了,祁佑,原谅我好不好?”郁苡薇带着哭腔道。

他的额头还贴着纱布,裴祁佑去扯她圈着自己的手:“怎么突然来公司?”

“裴祁佑,你带我走好不好?我不想再留在这里,我妈妈说,她是心甘情愿生下白筱的,除了我爸爸,她还爱着另一个男人,我受不了,我小叔也帮着白筱,家里没一个人真心对我好的。”

郁苡薇牢牢地抱着裴祁佑,就像掉进海里的人抓住了浮木:“我不计较你跟白筱过去怎么样,裴祁佑,我爱你,我想永远跟你在一起,我们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重新生活好吗?”

裴祁佑没吭声,任由她抱着,没有一点回应,长久的沉默令郁苡薇感到不安,然后,听到他说对不起。

郁苡薇松开他的脖子,双手揪着他的衣袖,“为什么跟我说对不起。”

“是不是我昨天砸伤你,你还在生气?我跟你道歉了不是吗?”

“对不起。”裴祁佑喉头一动,重复了那三个字,平静的口吻:“我没办法跟你结婚了。”

郁苡薇蓦地看他,不敢置信,怔怔地。

裴祁佑看着那张相似到极点的脸,此刻含着泪,楚楚动人,但终归不是那个人,他心里的那个人。

“为什么……为什么……”郁苡薇脸上褪去了最后一缕血色,整个人都在轻微地颤抖。

连现在唯一对她好的男人都不要她了吗?

郁苡薇突然上前,紧紧地抱住裴祁佑,头贴着他的心口位置:“我之前太任性了,你原谅我,裴祁佑,我不该砍断你妹妹的手指,不该老是对你发脾气,不该那样子嫉妒白筱……”

说着,她抬头,不管不顾地去亲吻裴祁佑,却只换来他的无动于衷和长久的沉默。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被他堵在了路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