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5章:她被他堵在了路上!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5章她被他堵在了路上!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苡薇慢慢地停下动作,泪眼摩挲地看着裴祁佑:“为什么,为什么没办法跟我结婚了?”

裴祁佑静静地回望着郁苡薇,其实他也不清楚该怎么解释自己突如其来的转变,他仅仅是累了,他仅仅是在一觉醒来之后,发现现在这些并不是他心底真正渴望的,他仅仅是意识到他想要白筱。

昨晚梦里,他想起曾经,白筱靠在他肩头看夜空里的烟花的一幕——

她曾那么美好地跟他一起策划婚礼,一起幻想蜜月之旅,结果……他一样也没有给她。

早晨醒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头空空的,仿佛失去了人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裴宅,白筱以前住过的房间,成了临时堆放多余物品的地方,他穿着睡衣进去,空荡荡地,凉冰冰地,再也不复过往的温馨,拉开抽屉拿出那双婚戒,他突然就不愿意再结婚,把婚戒戴进另个女人的无名指上。

他给不了白筱的,也不想再给另一个女人……

——————————

郁苡薇看着他冷静的模样,心慌更甚,裴祁佑垂着眼睫,良久,才说:“就像你昨天听到的,我结过婚,以前还有过别的女人,圈子里传的事也不是谣言,都是真的,我在外面养过人,还跟女星牵扯不清……”

郁苡薇神色难看,咬着唇瓣:“你以为你这么说就能让我离开吗?”

“其实这也并不是秘密,反正以后你也会知道,倒不如早些看清楚我的为人。”

裴祁佑坦然地说,没有任何隐瞒的意思:“苡薇,你看到的只是我刻意美化的一个裴祁佑,在你还没认识他之前,他甚至还在贫穷的拆迁房里住过一年,在工地上做过水泥匠,甚至为了五毛钱能跟人起争执。”

郁苡薇眸色闪烁,裴祁佑如愿看到她不敢置信的神情,勾了勾嘴角:“真实的裴祁佑不是什么善类,他为了达到目的能不折手段,哪怕是利用自己的婚姻,用自己的感情去做交换。”

郁苡薇打断了他:“那是你的过去,只要你以后改正了就好。”

裴祁佑看着她闪烁的眸光,“哪怕……我不爱你,过去不爱,现在不爱,将来也不爱吗?”

“……”郁苡薇脸上血色尽褪。

——哪怕……我不爱你,过去不爱,现在不爱,将来也不爱吗?

多么残忍的一句话,直白到不给她任何替他狡辩的机会,郁苡薇抬头,望着他的眼神暗含怨怼:“那我们的孩子呢?你不跟我结婚了,那我们的孩子,你要怎么办?”

原以为他会迟疑,结果,她只听到他说:“趁月份还小,去把孩子拿掉吧。”

“不,我不会打掉这个孩子的!”

裴祁佑低头看着泫然欲泣的郁苡薇,看着她捂着肚子的手,他想到了白筱,想到了曾经看到的那个画面,白筱托着腰、挺着圆圆的肚子艰难下台阶的,他垂在身侧的手攥紧又松开,最后搭在郁苡薇的肩上。

郁苡薇以为他回心转意了,眼角挂着泪,欣喜地抬头看着他。

裴祁佑:“如果你真的要这个孩子,等孩子出生后,该我承担的抚养费跟教育费,我会承担。”

郁苡薇嘴边的笑僵硬了,随即哭出声:“裴祁佑,你再说一遍!”

“你确定要生下我这种人的孩子吗?在单亲家庭下长大的孩子,你确定会幸福吗?”

“是因为白筱吗?”

裴祁佑没出声,这样的沉默却肯定了郁苡薇的猜测,瞬间,痛彻心扉。

“你不要我了,你想要重新跟白筱在一起对不对?”

“……”

郁苡薇放开了他,趔趄地倒退了两步,转身离开前,抛下一句愤恨的话:“裴祁佑,你会后悔的!”

裴祁佑望着郁苡薇落荒而逃的背影,缓缓,靠在身后的办公桌边,他双手摩挲着脸,然后,转头,盯着不远处茶几上的相框,那里面摆着的照片,是那晚,他从拆迁房那边带回来的……

照片里的白筱,十八岁的模样,清纯,美好,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没有岁月淬炼下的沧桑,她脸上带着笑,仿佛在看着他,裴祁佑怔怔地盯着照片,渐渐红了眼圈。

——————————

会议室里,郁绍庭坐在正上方,看着投影仪上的图片想着其他事,任谁都看出他在走神。

却没有哪一个人主动去提醒。

在那里解说的策划部经理以为自己的方案哪儿不好,一边观察郁绍庭一边讲,说错了好几处地方。

几位股东亦是,几乎没见过郁绍庭在会议上走神,出于好奇,纷纷看上端心不在焉的老总。

中途散会,郁绍庭出去,站在落地窗前,抽了根烟,烟雾弥漫里,眯眼看着外面宽阔的视野。

来开会的几位股东从洗手间回来,瞧见郁绍庭这副样子,以为他在想卖掉东临股份的事情,毕竟前段时间,这个消息在圈子里传开了,郁绍庭这般若有所思,令他们不由地猜测是不是东临内部出了什么问题。

见景行拿着文件路过,其中一位股东把他拉到角落,想从他嘴里打探到一些小道消息。

“没啊,”景行一脸茫然:“最近公司好好的,运作正常。”

那郁总怎么……几位股东猜不出郁绍庭的想法,各怀心思地进了会议室。

景行忍不住瞅向一直站在窗前的男人,想到白筱那通电话,会不会是跟白小姐吵架了?

郁绍庭在外面抽了两根烟,直到嗓子有点涩涩地疼,他才掐了烟蒂进去开会。

坐回到位置上,郁绍庭靠着椅子,盯着幻灯片,又开始频频走神。

股东们一会儿看幻灯片,一会儿看郁绍庭,头转来转去,到最后什么也没听进去看进去。

——————————

郁绍庭半夜跟白筱做了后,看着身下累到睡着的女人,明明身体也发出疲倦的讯息,但意识却很清醒。

她搂着他的肩胛骨娇/喘连连时,那一声声低泣却忽然化为“裴先生”三个字,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

哪怕动作再用力,身体再怎么畅快淋漓,依旧填补不了他内心的空怆。

他没有再睡,侧头看着身边女人安静的睡颜,起床,站在阳台前抽了整整一盒烟,不在乎,便不会去落寞,在乎了,才会抵不过那份嫉妒,从她口中听到另一个男人的名字。

早晨五点多,他下楼,坐在客厅看电视,却翻到了茶几抽屉里的一本财经杂志。

随手翻开了一页,就看到了裴祁佑的一篇专访,吸引他的不是专访内容,而是裴祁佑的那一身穿着。

粉蓝色的衬衫,酒红色的领带……有些巧合碰撞到一起,往往会令人往不好的方面想。

专访底下有一个兴趣爱好的填写。

关于衣服颜色那块,裴祁佑填的是——藏蓝色英伦风西装,酒红色领带,还有粉蓝色衬衫。

他想起那天傍晚白筱靠在他怀里,拿着那件粉蓝色衬衫对他说“看到觉得应该很适合你就买了”,又想起订婚宴那天,他还特意穿了她买的那身衣服。

策划部经理还在那战战兢兢地解说,郁绍庭揉了揉太阳穴,站起来,引得其他人纷纷侧目。

“今天的会先到这里。”说完,在众人诧异的注视下,率先出了会议室。

——————————

白筱上午的时候收到了一束香槟玫瑰,顿时成为办公区里的热门话题。

“哇,是谁送的呀!”坐在白筱旁边的女员工兴奋地凑过来:“好像还有卡片。”

卡片被同事抢走念出来:“时光永远不会改变我对你深沉的爱恋,时间的流逝只会使它愈加深厚!”

白筱:“……”

不说卡片上的字,就是这种肉麻的话,白筱排除了这束花是郁绍庭送给自己的可能性。

随手把玫瑰给了一位歆羡的女同事:“送给你,搁在桌上装饰一下。”

等女同事拿了花高兴地回去自己的位置,白筱拿着那张卡片,想了想,掏出手机,才发现自己关机了,开机,屏幕上显示荧光变幻,等有了信号,她立刻给郁绍庭发了条短信:“还在开会吗?”

握着手机,久久地等待着,却久久地没有得到回复。

快到中午饭时间,白筱婉拒了其他同事的邀请,拿了包就乘电梯下楼,准备去东临堵人。

发短信也不回,打电话也不接,但她就是知道他一定就在手机旁边!

至于郁绍庭为什么会这样,白筱不由自主想到半夜里的那个梦,难道她真的喊了裴祁佑的名字吗?

白筱会在梦里喊裴祁佑的名字,她不认为是自己还在念念不忘,对裴祁佑,她早已放开了,只是有些回忆犹在,毕竟那些曾经是她过往岁月里为数不多快乐的日子,不过,都与裴祁佑有关罢了。

满怀心事地出了办公楼,外面正下雨,淅淅沥沥地,有些大。

白筱撑了一把雨伞,打算去旁边的公交站牌打车,瞧见一辆兰博基尼停靠在公司旁边,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

刚要从跑车边走过,鸣笛声响起,白筱停下脚步,转头,看到一个男人从驾驶座下来。

戴着墨镜,一身休闲打扮,一看便知是富家公子哥。

白筱在第二眼时认出了他,是裴祁佑的发小,那个叫郑奇的,没想到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郑奇已经小跑过来,躲进了白筱的伞下,笑吟吟地看着白筱:“下班了吗?”

“……”白筱心想,他们好像没这么熟吧,不着痕迹地避开了两人的肢体接触:“现在午休时间。”

“花还喜欢吗?”

“……”

“上车吧,我订了一家法国餐厅,请你吃饭。”

白筱客气地拒绝:“不用了,我中午已经约了人。”

“这样啊……”郑奇有些小失望,但想到追白筱这样清丽秀美的女人,切记不可冒进唐突了佳人,很是体贴地说:“没事,你跟你朋友约在哪儿,要是顺路的话,我带你过去。”

白筱对郑奇的殷勤颇为不适应:“谢谢你,不过不用那么麻烦,我自己打车过去就行。”

“怎么会麻烦?”郑奇主动接过白筱手里的雨伞:“这会儿中午下班高峰,还下雨,车不好打。”

白筱多少看出郑奇可能对自己有了不一样的心思,所以怎么也不肯上他的车,两人正推来搡去,一辆轿车突然从旁边迅速地驶过,车轮轧过一个水坑,脏污的雨水朝路边的两人猝不及防地甩去。

“啊——”白筱的丝袜都被溅湿,冷得她打了个寒颤,一声惊呼出口。

郑奇也被溅脏了鞋裤,但还是英雄救美地护住白筱,把雨伞都遮在白筱头顶:“没事吧?”

白筱转头,想去看那辆肇事的车辆,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可不知为何,刚才那一眼,让她感到熟悉,好像是沙滩金色……她摇了摇头,现在只要看到沙滩金跟宾利欧陆她就以为是郁绍庭。

“现在这样,要不我送你先回家换衣服吧。”郑奇建议道。

白筱低头看了看自己一身狼狈,鞋子里也湿了,很难受,便不再推诿:“那麻烦你了。”

上了车,白筱不敢随便乱动,她身上脏了,不想把郑奇的车也弄脏。

郑奇发现了她的拘束,爽朗地笑了笑:“咱们也算从小认识,你这么拘谨,倒让我不自在了。”

白筱弯了弯唇,没有接话,依旧没有随性而为。

郑奇开了车内音响,播放的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情歌,白筱记得,很久之前的歌,高中那会儿,她跟着裴祁佑和他的这帮发小去KTV,当时,裴祁佑唱的就是这首歌,因为她曾说,她喜欢这首情歌。

郑奇瞧她盯着音响,便道:“我记得你说过,很喜欢这首歌。”

白筱闻言,收回视线,笑了笑:“是吗?很多年没听,都快忘了。”

“筱筱,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在外面吗?”郑奇突然问道。

白筱:“我跟我男朋友住一起。”

郑奇差点把油门当刹车来踩,扭头看白筱,似乎不相信:“你谈恋爱了?”

白筱笑,默认了。

“……”郑奇心情复杂,原以为自己动作算快的,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但又仔细想了想,男未婚女未嫁,他还是有追求白筱的权利,组织着语言道:“筱筱,有一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白筱看他迟疑的样子,大概猜到他想说什么,果然,郑奇说:“筱筱,其实我一直都蛮喜欢你的,如果你觉得我还行的话,给我一次追求你的机会,你放心,我现在单身,不会给你带去困扰的。”

白筱刚想回绝他,一道沙滩金色从眼梢余光处滑过,她的心跳也跟着一滞。

下一瞬,郑奇一个急刹车,骂了句卧槽,白筱因为惯性整个人往前一冲,抬头,单行道上,那辆沙滩金色的宾利欧陆骤然停下,直接拦住了郑奇的兰博基尼,车道上,一时间就堵塞拥挤了!

车外,此起彼伏的轿车鸣笛声。

看着熟悉的车牌号,白筱的太阳穴有些疼,然后,手机就响了。

接起,那头是男人低沉的声音,听不出此刻他的情绪,只有两个字:“……下车。”

白筱看了眼旁边的郑奇,如果她现在下车,很多事情都会被人知晓,譬如她跟郁绍庭的关系,但莫名地,白筱并不愿意让别人拿她跟郁绍庭的事来八卦,咬了咬唇,把手机换到右边,“我自己打车回去。”

“……”那边没说话,白筱却知道他不同意。

郑奇已经不耐烦,因为前方就是十字路口,这会儿被车拦着,后面也有轿车,想倒退都不行。

“我说怎么开车的。”说着,郑奇就下车去教训这个乱开车的人。

白筱想要拉住他已经来不及。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不愿意让他因为我不高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