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6章:我不愿意让他因为我不高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6章我不愿意让他因为我不高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郑奇边骂娘边下车,冒着雨走到那辆宾利欧陆旁边,不客气地拍了拍车窗。

车窗落下,看到驾驶座上的男人,看到那转过来的脸,郑奇顿时语塞,忘了所有指责的话语。

英俊的五官,线条立体的脸廓,黑西装,白衬衫,包裹着男人颀长精瘦的身躯,当他看过来时,他的眼神凌厉深邃,严峻紧绷的脸部表情,哪怕郑奇在各种圈子里混多了,也忍不住感叹这个男人身上散发的成熟内敛魅力。

郁绍庭很少参加一些宴会,也极少在媒体前露面,但不表示别人都不认识他。

郑奇已经认出这个拦他车的男人,不就是丰城红门郁家的老三郁绍庭?!

有时候,横也是要看人的,郑奇分得清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得供着,譬如眼前这位,不能冲撞。

当下,郑奇一改气怒的神情,客套地跟郁绍庭打招呼。

郁绍庭上下打量他,脸色并不好,甚至连装都懒得装一下,戴着蓝牙耳机,好像还在通话中。

“打扰了。”郑奇不再自讨没趣,灰溜溜地回去,转身,看到已经撑着伞下车的白筱。

郑奇忙跑过去,“怎么啦?上车啊,外面雨这么大。”

“不用了,我有点急事,再见。”白筱看了眼宾利欧陆,不顾郑奇地阻拦,径直走了。

几乎是白筱转身的瞬间,那辆宾利欧陆也重新发动。

郑奇愣在原地,看着背道而驰的一人一车,不知为何,说不上来的诡异。

——————————

白筱绕过一个弯,站在一家店铺屋檐下,给郁绍庭拨了一通电话。

那边接起,没有吭声,白筱说:“这样总行了吧?”

雨水打湿了她的鞋,白筱倒退了两步,又问:“现在在哪儿?我这边打不到车。”

“……”

白筱想到刚才的事惹他不快,放柔声音:“我在XX路那家面包坊门口。”

挂了电话,没多久,宾利欧陆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轿车一停下,白筱就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

车内开了暖气,白筱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下,双手捂着自己被雨水打湿的衣袖。

一件大衣丢过来,落在白筱的腿上,她扭头看开车的男人,俊容绷着,仿佛谁欠了他几百万似地。

白筱把大衣盖在自己身上,衣服上有他的味道,淡淡的烟草味,还有点须后水的清爽,她靠在座位上,整个人暖和起来,看着前方的红绿灯,睡意竟有些上来,然后听到他问:“刚才那是谁?”

“以前上学时的一个同学。”白筱顿了顿,还是据实补充了句:“裴祁佑的一个发小。”

车内静悄悄地,气氛有一些些的冷凝。

白筱从窗外收回目光,看向郁绍庭:“什么时候过来的?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郁绍庭没理会她,过了会儿才反问:“他怎么到公司门口来找你了?”

他,当然指的是郑奇。

“他说想请我吃饭,我拒绝了。”白筱隐瞒了送花那部分,她知道,郁绍庭不喜欢听。

果然,郁绍庭当即接了句:“那还上他的车?”极力克制却依旧不友善的口吻。

白筱侧过身,望着他,抿了抿唇:“要不是一个缺德鬼开车把水溅到我身上,我不会上他的车。”

“……”

白筱也没想他会回答,轻轻地,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尽管这个姿势不是很舒服。

“坐好,前面有探头。”

白筱没有动,心想着,现在知道交通法规啦?刚才是谁把别人的车挡在单行车道上!

——————————

白筱身上还湿哒哒地,看郁绍庭一路都没停车,道:“我衣服脏了,回沁园一趟吧。”

他的手机震动了,有电话进来,白筱识趣地闭了嘴。

郁绍庭瞄了她一眼,接起:“嗯……在路上,好,我马上回去。”

等他挂了电话,白筱想了想,说:“如果你有事,就把我放到方便打车的地方。”

“就前面那个路口吧,那里有个站牌,我自己回沁园就好了,你先回公司处理事情。”

郁绍庭看了眼白筱口中的那个站牌,仅仅是看了一眼,脑海里想的却是方才在宏源办公楼下,那个男人替白筱撑伞的一幕,他的双手攥紧方向盘,在经过那个站牌时,没有减速的意思。

白筱看着站牌离自己越来越远,看身边的男人:“开过了!”

郁绍庭抿着唇,没搭理她,白筱也没跟他杠上,安分地坐着,直到车子开到东临停车场。

白筱跟着他乘VIP电梯上楼,把她丢在办公室里,郁绍庭就走了。

——————————

身上黏得难受,白筱去休息室里冲了个澡,拿了郁绍庭一身衣服套在身上,走出去,却看到了杨曦。

杨曦手里拎了个袋子,递给白筱,白筱发现杨曦的左半边身子有些湿。

察觉到白筱的目光,杨曦耸了耸肩:“没办法,老板下的命令,哪怕狂风暴雨也得执行。”

白筱敞开袋子,里面装的一套崭新的女装,吊牌还在。

“去换上吧。”杨曦道。

在杨曦看来,白筱的年纪太小,与其把她看成老板太太,倒不如说更像是一个妹妹。

白筱进休息室之前,忍不住说了声“谢谢”。

杨曦买的不是古板的职业套装,却是今年的春款,白筱换了出来:“很合身。”

“郁总报的尺寸。”

“……”白筱捋了捋刘海,走去沙发区坐下,脸颊有点发烫。

杨曦泡了一杯热牛奶给白筱:“郁总让我顺带买的,还有午餐,过会儿酒楼那边就会送过来。”

白筱觉得自己跟杨曦一比,真的成了什么都不太懂的孩子,想到这些年,杨曦跟在郁绍庭身边,有这样得力又漂亮的女助手,其实白筱也不明白,郁绍庭为什么会喜欢自己。

手指摩挲着杯沿,白筱若有所思,杨曦笑言:“你跟郁总早上是不是闹矛盾了?”

“怎么这么问?”

“没有吗?”杨曦愣了下,哦了一声:“那可能是我们都误会了。”

白筱没听明白:“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杨曦:“其实也没什么,就是郁总早上开会时一直开小差,景行怀疑是你们吵架了。”

“他今天心情不好吗?”白筱忍不住追问。

杨曦狐疑地看白筱,但没否认:“看样子是不太好,抽了不少烟。”

“……”

杨曦隐约猜到郁绍庭这样估计是跟白筱有关,虽然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事,但还是提点了几句。

“郁总这个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很多事情都喜欢闷在心里,别人都说他行事手段凌厉不留情,但我们这些常年跟在他身边的下属,多少了解他的脾气,很多时候他就像个孩子,对看上的东西有很强的占有欲。”

白筱想起自己被水坑里的水溅湿的事,问杨曦:“你们郁总……刚才什么时候出去的?”

“大概十点半吧。”杨曦道:“会开到一半他就走了。”

十点半……白筱算了算,从这里到宏源,哪怕是堵车,最迟十一点半一定会到达。她从楼上下来时差不多十一点半,和郑奇在门口碰到,那么……他们说话时郁绍庭很有可能就在附近。

所以,不是她的错觉,那辆轧水坑的车,十有八/九是郁绍庭的宾利欧陆。

白筱想,他明明就已经从她跟前开车走了,后来怎么又折回来?

“还记得吗?上回我们在御福楼跟客户吃饭,一个助理进来后说好像遇到你了,郁总看似不在意,没多久就起身借口去洗手间出去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去了另一个包厢,当时你在那里面吧?”

白筱:“……”

“本来我们饭后还有活动的,但郁总说他有事,全部推了,”杨曦盯着白筱的眼睛:“可能你没瞧出来,郁总他很在乎你,这是我从没在过世那位太太身上感受到的。你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他会不舒服,说白了,就是嫉妒。”

杨曦的话,白筱听了后,有些吃惊,也有些失神。她回想起郁绍庭刚才拦截郑奇的车让她下去的一幕,这个男人,只要是他想做的可以不顾一切,也不管那样子是不是会有危险。

白筱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手机号,她接了,才发现是郑奇。

“吃过午饭了吗?”郑奇很体贴地问。

白筱觉得自己不该给他任何机会,刚才在宏源办公楼外,她顾忌着路过的同事,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上学那会儿,郑奇对自己也算照顾,加上郑奇关切的态度,她也不好直接撕破脸,这也是为人处事之道。

万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但这一线,也有它的底限。

所以,当郑奇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时,白筱直接打断了他:“不好意思,我晚上要跟男朋友吃饭。”

“……”

白筱继续道:“如果没其他事,我先挂了,我跟我男朋友在一起。”

不给郑奇再开口的机会,白筱掐了电话,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她蓦地回身,就看到不知何时进了办公室的郁绍庭,不知是她专注于打电话,还是他刻意放轻脚步,居然没发现他已经在她后面。

“忙完了吗?”白筱不动声色地把手机放进口袋里。

郁绍庭的眼尾瞟了眼她的小动作,淡淡地问:“刚给谁打电话?”

“郑奇,就刚才那个开兰博基尼的。”白筱说到一半就察觉到他的怒气,还想解释,办公室的门开了。

景行拿了外卖盒子敲门:“郁总,白小姐,外卖到了。”

白筱过去接过盒子:“麻烦你了。”

等景行一出去,白筱合上门,刚一转身,看到已经走到跟前的郁绍庭,吓了一跳:“你走路怎么没声?”

“像这种二世祖,挥霍的不过是家里的财和势,除了玩女人的手段,其它还有什么拿得上台面的?”

郁绍庭的语气很差,不知道的以为他才教育自家不听话的儿子。

白筱听他这么说郑奇,对郑奇这人,她多少知道一些,越过郁绍庭走去沙发区,一边把外卖拿出来,一边说:“其实郑奇这个人还好,他有跟朋友自己开一个广告公司,在丰城已经小有名气了。”

“我倒是不知道你原来这么了解他。”

白筱听出他的语调不对劲,转过头,他已经到她面前,黑色的西裤映入她的视线,听到他生硬地说:“以后不准再跟他来往,不准再跟陌生男人出去吃饭,还有,不准随随便便收人的花,跟人暧/昧不清。”

“你找人监视我?!”连送花的事情都知道。

郁绍庭不回答,自说自的:“你现在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不是那些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什么人该结交什么人该回避,应该看清楚,不要人家说一些甜言蜜语就被人牵着鼻子走……好了,现在吃饭吧。”

“……”

——————————

下午,白筱回到公司,看谁都像是郁绍庭派来监视自己的间谍。

休息时间,白筱去茶水间泡了杯咖啡,回来时,看到其他几位年轻女同事正拿了本杂志聊天。

“没想到裴总这么上镜,跟本人没什么差别。”

白筱刚坐回位置上,同事就把杂志摊到她的跟前,问她:“白筱,你在裴氏做过助理,是裴总的助理吗?他平时是个怎么样的人,对了,听说他跟咱们丰城郁家的孙女订婚了,真的假的呀?”

喝了口咖啡,白筱莞尔:“你们的消息比我灵通,我早就辞职了。”

“不是吧。”有同事不信,凑过来:“那你告诉我们一些裴总的隐/私,这上面没有的。”

顺着同事所指的杂志内容瞧去,白筱看到是兴趣爱好调查,她的目光停留在“衣着搭配”那一行。

裴祁佑写的是藏蓝色英伦风西装,酒红色领带,还有粉蓝色衬衫。

白筱看着,记忆却退回到很久以前,她十五六岁时,喜欢翻看时尚杂志,喜欢收集穿西装男模的图片,有一回,被裴祁佑无意间发现,他发现她喜欢男人穿藏蓝色修身西装,酒红色细领带,粉蓝色衬衫。

虽然当场他嗤之以鼻,但之后裴老的寿宴上,他穿得就是她收集图片里一个男模的那身。

——————————

距离下班还有半个小时,白筱给郁绍庭打了个电话,虽然中午他们有些不欢而散的味道。

“伯母让我们晚上去家里选喜帖,你过会儿来接我下班好不好?”

“……”那边沉默,显然因为中午的事还没消气。

“现在四点半,我工作还没做完,你大概四点四十五分开车过来……”

“那个姓郑的不是开跑车吗?让他去接你。”

“……”白筱发现杨曦说的真对,这个男人有时候真的幼稚:“我到时在楼下等你。”

“过会儿还要开会,我没空。”

“路上开车注意安全。”白筱自顾自地交代。

“……”

“我还要去做事,先这样,挂了。”说完,白筱就按了挂断键,回去办公区。

白筱特地提前下了班,刚推着旋转门出去,一眼看到了倚着车门等在那的郑奇。

郑奇看到她,笑呵呵地过来:“下班了?”

白筱:“我以为我在电话里说得很明白了,郑奇,我已经有对象了。”

“我知道啊,但那不妨碍我追求你。”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子,在我身上只会浪费时间。”

“没试过,怎么知道,筱筱,你不要怀疑我的决心,我是真想要追你。”

白筱看着一脸真挚的郑奇:“我男朋友会不高兴的。”

“他不高兴正常啊!”郑奇表示理解:“换做是我,我也不高兴我女朋友被其他人追。”

“可是,我不想看到他不高兴。”

“……”

“我不愿意让他因为我不高兴。”白筱重复了一遍。

……本章完结,下一章“既然我决定跟你在一起了,我心里想的念的只有你。”↓↓↓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