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7章:既然我决定跟你在一起了,我心里想的念的只有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7章既然我决定跟你在一起了,我心里想的念的只有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不愿意让他因为我不高兴。”白筱重复了一遍。

郑奇咽了咽唾沫,还想劝:“筱筱,男人不能这样宠的,你这么纵容他,说真的,不好。”

“郑奇,如果可以,我还希望我们是朋友,但仅限于朋友。”

“……你不再考虑一下?这个世上好男人还是很多的。”

白筱摇头:“对我来说,他就是最好的,我也只想跟他在一块儿,换做别人,不行。”

这还是白筱第一次在人前承认自己对郁绍庭的感情,没有一丝闪躲,那么直接,那么坚定的态度。

郑奇:“……”

“我要说的都说了,你回去吧。”

郑奇还是不甘,追问:“那你得让我知道他是谁。”再怎么着,也得死的明明白白!

见白筱沉默不语,郑奇试探地说:“是祁佑吗?”

“……不是。”白筱否认,至于更多,她还没有心理准备公之于众。

哪怕郁绍庭曾公开说她是他的爱人,但因为她过于普通的家世,以致于这件事并没有传得人尽皆知,那些大老板也不是八卦之辈,碍着郁绍庭的背景,自然不会乱嚼舌根子。

至于白筱,不肯告诉郑奇她是郁绍庭的谁谁谁,多少归咎于她心底隐藏着的那几个秘密。

其中她最怕为人所知的就是郁景希的出身,其次自然是她跟裴祁佑结过婚的事情。这也是她不愿意大肆操办婚礼的原因,她甚至不想惊动首都徐家那边,现在媒体这么发达,要是有心人去查几年前的事情——她不敢想象后果。

“那到底是谁啊?”说实话,郑奇不太信,他觉得白筱其实没男人,就纯粹是在敷衍自己。

白筱不愿意再多说,要走,郑奇拦住她:“筱筱,就算宣判死刑,你也得告诉我罪名呀。”

“我就想跟他好好过日子,郑奇,你这样子,我们连朋友也没法做了!”白筱的脸有些冷下来。

“……”郑奇悻悻地松开白筱的包,白筱一个转身,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脚步不由一顿。

笔挺的黑西装,雪白的衬衫领口,她的视线上移,入目的是郁绍庭略显阴沉的俊脸。

对上那双波澜无痕的黑眸,白筱张了张嘴,竟发现自己发不出声来,明明没做亏心事,却有种被捉奸的错觉——

“这么巧,又碰到您了。”郑奇立刻礼貌地问候,郁绍庭算起来,确实跟他父亲是一辈的。

郁绍庭直勾勾地看着白筱,毫不回避的注视,仿佛要把她戳穿。

郑奇想着下午自家老子的交代,没注意到另外两人的异样,当他提出邀请郁绍庭几日后参加爷爷的寿辰时,郁绍庭这才看向郑奇,颇具长辈风范地说:“代我向你爷爷问好。”

只有白筱知道,中午这个男人还在那里用最刻薄的言辞把郑奇这个晚辈批判得一文不值。

下班时间,门口员工不少,白筱攥着肩上的包,又听到郑奇问:“您来这里是——”

郁绍庭瞥了眼白筱,淡淡地说:“过来找个人。”

“是吗?”郑奇客套地笑了笑:“那我们就不打扰您了。”

白筱抬头,她站在郑奇前面,望着郁绍庭,眼神暗示他先走,自己马上就追过去。

郁绍庭回望着她,眼中的内容,不是她能看懂的。然后,他转身走了。

“筱筱,你不是要去见你男朋友吗?我送你一程就当是赔罪。”郑奇不是死缠烂打之辈,知道没戏也就放弃了。

“不用了。”白筱看着郁绍庭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收回视线,道:“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

说完,白筱朝郁绍庭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步伐有些急,拐了个弯,她都没有找到那辆熟悉的宾利欧陆。

掏出手机刚要给他打电话,铃声先响了,是郁绍庭的号码。

“喂?”白筱接起,迫不及待地问:“你在哪儿?我怎么没看到你。”

“……宏源地下停车场C区。”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他没一声不响地离开……白筱松了口气,对她来说,这样就够了。

收起手机,白筱直接去了宏源办公楼的负一层,进了停车场的C区,一眼就找到了他的车。

停车场光线很暗,驾驶座上的男人,半张脸隐于阴影,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偏偏就是这样的平静,让她感到丝丝紧张,在她印象里,郁绍庭每回动怒都是这样不动声色的。

上车了,白筱看到他安静地坐着,便主动交代:“不是我让他来的,而且,我跟他已经彻底说清楚了。”

“我中午的话,跟你白说了是吧?”他转过头来看着她,目光咄咄,有些逼人。

“……”

“以后不许再见他,这是最后一次,下不为例。”

白筱从他的眼中看到了警告,还有强势的占有欲,她攥着安全带,道:“我不能保证不再见他,毕竟,碰巧的遇到不可避免,但刚才我们已经把话说开了,他应该不会再这样子等在办公楼下面。”

他没说话,也不发动车子,两人就这么坐在车里。

白筱想起杨曦的话,不愿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跟他吵,伸手,覆着他的手背:“我跟郑奇真的没关系。”

“没关系你让我走什么?”他看着她,直逼她的眼底深处。

“……”白筱耐着性子解释:“我只是不想惹麻烦。”

郁绍庭别开头,他盯着前方的挡风玻璃,开口:“跟我在一起就这么见不得人?”

“不是……”

郁绍庭又想起她梦中喊裴祁佑的名字,还有裴祁佑说喜欢的服饰搭配,怒气有些压制不住,“那是什么?”

白筱侧过身看他:“你这样子,我没办法跟你好好地谈。”

“……”

白筱觉得车里空气窒闷:“我不想跟你吵架,我自己打车回去,彼此冷静一下,大院那边,我直接过去。”

话毕,白筱推开车门下去,还没走几步,身后紧跟着响起沉重的关门声。

手臂被人从后拽住,人也被拽进了一个坚实的怀里,他低沉愠怒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走哪儿去?”

白筱挣扎了几下,抬头,对上他幽深带着愤怒的双眼,心头挤压的怨怼莫名消散了不少。

“郁绍庭,等你平静了,我们再说。”

郁绍庭攥着她的手腕,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喉结耸动了下,却没说出更刻薄的话来。

有车辆从入口进来,浮光掠影的照明灯光线一闪而过,伴随着鸣笛声。

“我不想要一场毫无意义的争吵,你关心我我知道,你不喜欢看到我跟其他男人在一起,我也能理解,并且会因此欣喜,说明你在乎我,”白筱说出自己的想法:“但我也希望有一点点交友的自由。”

“交友自由?你想跟谁交朋友?那个姓郑的?!”他语气强硬,“还有多少不满,一次性都说了吧!”

白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冷静:“郁绍庭,你又这样了,能不能别这么幼稚……”

“那带着你那套藏蓝色英伦风西装去找不幼稚的男人,还有那根酒红色细领带和那件粉蓝色衬衫,反正你梦里喊得都是别人的名字,心里惦记的都是别人,我对你的好你全都看不见,跟他去好了!”

白筱:“……”

郁绍庭说完,就甩开她的手,回到车上,关上车门,却没有立刻发动车子。

白筱耳畔却还是他说的那句话,带来的震撼太大,以致于她一时忘了做出反应。

停车场里静悄悄地,静到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白筱转过头,朝那辆宾利欧陆看去,郁绍庭坐在车里,静静的,明明两人相距不到十步,她却觉得他那么遥远,这种感觉不好受,她心头升腾起隐隐的愧疚,有些事,她不是有意为之,但责任终究在她。

如果她能控制睡梦中的自己,那她一定不会让自己喊出裴祁佑的名字。

她想到下午看到那本杂志里裴祁佑的专访,结合郁绍庭的话……他是不是也看到,并且误会了?

原以为和好了,却不曾想,把矛盾升级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

白筱站了会儿,走过去,站在车门边,轻轻地敲了敲车窗:“郁绍庭,我有话跟你说。”

车窗降下,里面飘出浓浓的烟雾,白筱轻咳了两声,亏他这么闷在里面!

白筱望着他的眉眼,眼梢余光扫到他手里的烟,想到他感冒没好,稍稍弯下身,也不再跟他顶嘴,伸手,夺过了烟,他侧头看过来,眼神不友好,她说道:“你身体还没恢复,别抽这么多烟。”

郁绍庭没搭理她,从储物格里拿出烟盒,重新抽出一支烟。

在他去拿打火机时,白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犟性,一把抢过烟,他眉头紧锁:“做什么?把烟给我。”

“我说让你别抽这么多烟!”白筱的声量不由地提高。

郁绍庭直直地看着她,两人四目相对,却没了以往的柔情缱绻,良久,他先转开头。

“抽那么多烟,你难道不知道对你的肺伤害很大吗?我说了多少次,哪一回你听了?”

说着,不知道是不是情绪感染,还是刚才受的委屈太大,她红了眼圈。

“不就是抽根烟,哪那么多话?”郁绍庭心情浮躁,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是抽根烟的事情吗?你现在的身体你自己难道不知道?你抽那么多烟,睡觉前你怎么咳嗽的还要我提醒你吗?”说到这个,白筱就来气:“如果你一直这样一意孤行,我们以后根本没法一起生活下去。”

“现在连我抽根烟都能成为你讨伐我的理由了?”

“……”白筱无语。

郁绍庭视线落回到她身上:“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

白筱没听明白。

“后半句话才是你的目的!”

“……”

“被我说中了?”郁绍庭眼底尽是风雨欲来的逼迫:“好,走吧,回去找那姓裴的!”

“我从没这么说过!”白筱握住他的手:“我说这些话的目的,就是关心你。”

“既然我决定跟你在一起了,我心里想的念的只有你。”

白筱说得有些急:“最起码的忠诚我还是懂得,既然我选择了你,就不会再跟裴祁佑或者其他男人牵扯不清。”

“藏蓝色英伦风西装,酒红色领带,粉蓝色衬衫,这些,是我从小就喜欢的男人穿衣搭配,不是因为某个人才喜欢这样的,至于梦里,喊其他人的名字……我跟裴祁佑生活在一起二十年,那些记忆不可能说抹掉就抹掉,爱情不在,有些情分却依旧在,但也会随着时间慢慢地淡去。”

“我不能跟你保证说以后不喊他的名字,但我清楚自己现在喜欢的是谁,想要跟谁过日子。”

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白筱发现自己的喉咙有些疼,但也散尽了胸口的那股闷气。

郁绍庭没看她,坐在那里,薄唇抿着,什么话也没说。

这是他们在一起后第一次这么正面的争吵。

白筱深吸了口气,打算去外面自己打车,刚一转身,驾驶座车门开了,郁绍庭突然下了车。

他一把拽过她的手,连拉带拖地,把她塞进了副驾驶座里。

车门砰地关上,她看着他绕过车头重新上车,发动了引擎,车子驶出了停车场。

虽然郁绍庭一个字也没说,但就在他下车拉住她的手时,白筱便不再觉得自己有多委屈。

有些男人,你不能要求他会柔声细语地跟你道歉,因为那不是他的方式。

曾经,她也把郁绍庭和裴祁佑放在一起对比过,当时,她觉得郁绍庭就是几年后裴祁佑的样子,现在,她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错的,这个世上,不会有第二个郁绍庭,最起码在她眼里,他会是独一无二的。

哪怕他脾气臭的要命,哪怕他强词夺理后不会用花言巧语哄她开心——

车内,两人各自沉默……

车外,黄昏落日,余晖从车窗透进来,白筱看着窗户上郁绍庭的侧面轮廓,她揪紧膝盖上的包。

“不想让郑奇发现我们的关系,不是因为见不得人,而是我不安。”

白筱没去看他,似自言自语地说着:“我跟裴祁佑结过婚,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这是改变不了的事情,它就像横在我心里的一个梗,以前我不觉得它见不得光,不觉得它丢脸,但现在我却害怕它被人发掘,当我看到郁苡薇面目可憎地瞪着我时,那感觉,就像整个世界崩塌了。”

“我不怕她把那一巴掌扇在我脸上,真的,但我害怕她说出那个秘密,我怕你爸爸妈妈知道后,会当场气得离开。如果受下那一巴掌,就能让一切回归风平浪静,我甚至愿意送上另半张脸让她打。”

——————作者有话说——————

这算是昨天的加更,23号更新估计得晚上,现在审核比较麻烦,要是晚上七点还没更新,我评论区置顶留言。

场外采访【带给你一个不一样的郁三儿】

可可举高话题,对着长腿:“郁总,请问你刚才坐在车里想的是什么?”

郁三解开袖口纽扣,瞟了某可一眼,拒绝回答。

他当然不会说,当时,一瞬不瞬盯着白筱,一旦她有离开的趋势,立马下车绑人。

可可:“那再换个问题,你那么嚣张地说让小白去找姓裴的,转身时有没有一丢丢紧张一丢丢后悔?”

郁三扭头对经纪人道:“这谁家不识趣的作者,下次不准再把它放进来探班!”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想像你一样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