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08章:我想像你一样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08章我想像你一样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如果受下那一巴掌,就能让一切回归风平浪静,我甚至愿意送上另半张脸让她打。”

车内很安静,身边的男人没有出声,看着前面的路况,冷峻的脸廓紧紧地绷着。

白筱的声音很轻渺:“也许在你眼里,我在郑奇面前极力隐瞒的样子就跟小丑一样,我们的关系,就算现在没完全曝光,等我们真的结了婚,照样瞒不过其他人,但我却还是努力想着能瞒一时是一时。”

“就像把头埋进沙坑里的鸵鸟,以为这样子,就能守住现在这样的安宁。我做好了面对你父母指责的心理准备,却还是无法坦然地面对整个社会舆/论的责难。”

“我甚至不想举办婚礼,不想让大家知道你郁三少要娶的女人叫白筱。我希望有朝一日世人见证我的幸福,却又害怕太过张扬带来的后果不是我所能承受的。我跟裴祁佑的过往,景希的身世……我可以不畏惧我的过去被拉到阳光底下,但我不能伤害到景希,他才多大,如果大家知道他是代/孕生的——”

“当年是我一己私/欲犯了错,我不想要景希替我来买单,郁绍庭,你说过,只要待在你身边,你会处理好一切,但你也只是一个人,我想像你一样保护自己在乎的人,不愿意看到他们因为我受到伤害。”

过去二十年,她总是在为别人而活,现在她有了属于自己的幸福,却充满了种种困难艰辛。

不仅仅是他跟景希,还有郁家人跟外婆,都让她想要去珍惜。

——————————

轿车缓缓在路边停下。车窗两侧是来往的车辆和行人,谁也没先开口,两人坐在车里……

身边的男人久久没有一点动静。

白筱侧过头,看向他,然后,她的左手被拉住,十指紧扣,郁绍庭重新发动了车子。

半路上,白筱接到郁景希打来的电话,小家伙得知她要去大院,很自觉地让小梁司机也把他送了过去。

到了军区大院,两人下车,一前一后进了屋子,就像方才一路无言,依然没说什么话。

郁老太太正在客厅摆弄那些喜帖,都是她今天逛商场看中眼的。

“伯母。”白筱见郁绍庭没出声,自己只好先开口问候。

“来了?”郁老太太抬头,看到他们,笑容深了,朝白筱招手:“过来选一个喜欢的。”

坐下没多久,外面响起轿车鸣笛声,白筱转头,便看到郁景希出现在门口,背着个大书包。

小家伙甩了鞋子,欢脱得撒腿往里跑来,一瞧见坐在那的郁绍庭,尤其是郁绍庭那不算好的脸色,立刻放慢了脚步,很识趣地从郁绍庭和白筱跟前绕了半个圆,到郁老太太身边喊了声“奶奶”。

郁景希一眼就被那些喜帖吸引,爬上沙发,晃着两条小腿拿过几张翻看:“买这么多干嘛呀?”

“当然是你爸爸跟妈……白老师结婚用的。”郁老太太每回看到这一家三口就激动,一激动总要露陷,说着,又看向郁绍庭:“今天,我跟你小姑跟大伯母她们商量了下,酒席的话,大概要办二十来桌。”

“……”白筱算了算,二十来桌,至少两百人。

“酒店我已经托人在找了,我跟你爸的意思是,在丰城办一场,再去黎阳办一场。”

白筱蓦地看向郁老太太,说不动容是假的,她没想到郁家这边考虑的这么周到。

老太太瞧见白筱诧异的神情,心里其实还蛮心疼的,她想到昨晚睡觉时郁总参谋长的那番话:“你还真当你儿子是香饽饽?人家姑娘家十几岁就给你生了孙子,难道还换不来一场像样的婚礼吗?”

既然要办了,多办一场少办一场都没差,反正自家这个小儿子不缺钱。

郁景希一边偷偷把几张喜帖往自己书包里塞,一边愁眉不展:“那我的礼服怎么办?就准备了一套。”

郁老太太:“……”

小家伙却是真的愁上了,要办两场,那吴辽明他们要怎么去黎阳,好像是个大问题……

“今晚过来,就是有件事跟您说,我们暂时不打算办婚礼。”郁绍庭突然开口道。

客厅里顿时安静下来。

郁老太太脸上笑容一僵,瞟了眼白筱,有些责怪地瞪着郁绍庭:“小/三,都这会儿了,你瞎说些什么!”

这双方长辈都碰了面,又说不想结婚了,这不是胡闹吗?!

白筱心生诧异,扭头看郁绍庭,后者很淡定,继续道:“我们准备先把证领了,至于婚礼,押后。”

郁老太太暗暗松了口气,但随后又不悦了:“怎么好好的,又不要婚礼了?”

自家儿子说一不二的脾气郁老太太清楚,生怕白筱误会以为他们郁家轻视她,忙望向白筱:“筱筱,你别……”

谁知,白筱非但没生气,反而跟着道:“这是我们商量好的,之前没在电话里跟您说,给您添麻烦了。”

“……”

“对我来说,能一家人在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婚礼……可以先搁一搁。”白筱说。

郁老太太还想说什么,但看白筱目光平和,没有一丝一毫的委屈和勉强,便知道这是白筱的心里话。

“既然你们都是这么想的,这事我还得打电话跟你们爸爸说一声。”郁老太太心情复杂。

整个客厅里最郁闷的莫过于郁景希:“我都跟班上的同学说了……”

小家伙抓耳挠腮,很是苦恼,他还想着等会儿回家后写几张喜帖呢,他今天还收了几份“贺礼”。

白筱把郁景希拉到自己怀里,摸了摸他的头:“那选个日子,把你同学请到家里来吃顿饭怎么样?”

郁景希勉为其难地答应,但还是失望地耷拉了小肩膀,他那套礼服是不是没机会穿啦?

——————————

郁老太太起身去厨房帮保姆一起做饭。

郁景希小孩子心性,抑郁的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一转眼,就撅着屁/股趴在地毯上做作业。

原本是想去玩的,但在郁绍庭眼神的威慑下,硬是扒拉着书包拿出了作业本。

白筱又转头看坐在那的男人,哪怕他没跟自己多说一句话,但她很清楚,他突然跟郁老太太说不要举办婚礼,不过是因为她在车上说的那席话,他知道了她心底的不安和害怕,所以选择纵容了她。

慢慢地,坐过去,白筱紧挨着他,瞟了他一眼,然后尝试着伸手搭在他拿着遥控器的手上。

郁绍庭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没有说话,稍许片刻,反握住了她的手,牢牢攥着。

白筱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心里默念:这样就够了……

——————————

苏蔓榕在晚饭前就回来了,气色不是很好,精致的妆容都没掩饰得住她眉眼间的倦意。

虽然大儿媳妇母女俩成了妯娌,这事说出去都尴尬,但事已至此,郁老太太也只能试着去接受,瞧见苏蔓榕回来,想到她是白筱的亲生母亲,还是把他们不打算举办婚礼的事情说了。

苏蔓榕只是略略惊讶,但随即倒像是舒了口气,下意识地看向白筱。

白筱撇开了头,没去看苏蔓榕的眼睛。

苏蔓榕苦涩地扯了下唇角,转而对郁绍庭道:“绍庭,我有话跟你说,你跟我去一下书房好吗?”

郁绍庭没回绝,起身,跟着苏蔓榕上了楼。

没一会儿,他就下来了,身后没有苏蔓榕,白筱忍不住问:“她……说了什么?”

“就是很普通的交代。”郁绍庭的语气很随意,在沙发坐下。

白筱沉默,他转过头,看着她:“她让我好好照顾你。”

郁绍庭的眼眸深邃,此刻眼中流淌着某种情感,白筱说不上来,却令她鼻子一阵发酸。

郁景希早就溜到厨房去找吃的。

客厅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白筱问出了一直以来的困惑:“为什么是我?为什么会选择我?”

并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像郁绍庭这样的男人,要怎么样的女人没有,只要他愿意,娱/乐圈的女星名模随他挑,可他最后却喜欢上了自己。

“……”

郁绍庭拿起遥控器,没有按,又丢了回去,站起身:“过去吃饭吧。”

白筱却一把扯住了他的手:“先回答我。”

“……上辈子欠你的。”说完,掰开了她的手,径直走出了客厅。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让我守着这个秘密,我做不到!【二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