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0章:以前他不明白,如今才知道,这是心痛的感觉!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0章以前他不明白,如今才知道,这是心痛的感觉!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郁苡薇被制住,够不到手机,不甘心地道:“我不过是说真话!”

“真话?”郁绍庭漆黑的眸底犹如暴风雨骤临,加重扣着她胳臂肘的力道:“你这真话恐怕没人喜欢听。”

郁苡薇脸色惨白,也不打算要手机了,转身就要小跑着回屋子里去。

结果,手臂被扯着,不等她叫喊,人已经踉跄地被拖出了院子。

——————————

白筱在郁绍庭出去后就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透过窗户,她瞧见郁绍庭拉着郁苡薇出去了……

正欲追出去看看,郁老太太切了水果从厨房出来,瞧见起身的白筱:“去哪儿?”

“绍庭呢?刚不还在吗?”老太太环顾了一圈,都没找到小儿子。

郁景希看看白筱,又看看奶奶,啃着一块哈密瓜,很聪明地选择了沉默。

这时,苏蔓榕也从楼上下来,白筱随便找了个借口:“他出去接电话了。”

白筱的手机响起,是郁绍庭的号码,她走出餐厅,不等那边开口,先紧张地问:“你在哪儿?”

“过会儿让小陈送你们回去,我有点事要处理,先走了。”

他避重就轻的回答令白筱更担心:“什么事?我刚才看到你把郁苡薇带走了。”

“……回去后早点休息,不用等我。”他突然变温柔的语气,阻断了白筱的追问。

挂了电话,白筱还是不放心,跑出院子,却没找到那辆宾利欧陆。

白筱想了想,在进去前还是给他发了条短信:“你自己注意安全,开车小心。”

——————————

郁绍庭摘下蓝牙耳机,丢进储物格里,顺带着把格子合拢。

车子驶出了大院。

郁苡薇从车窗外收回目光,冷嘲热讽地挑眉从后视镜里开车的男人:“小叔真够体贴的。”

郁绍庭眼皮也没抬一下,伸手,转开了后视镜。

当轿车开上高架时,郁苡薇才有些不安,不复刚才的嚣张,扭头,“你要带我去哪儿?我要回家去!”

郁绍庭不回答,一路把车开去了江边,解开安全带,下车,绕过车头,副驾驶座车门被拉开:“下来。”

郁苡薇坐着,不动。

“下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郁绍庭就这么立在她跟前,她终归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下了车。

“你以为把我这么拉出来就能改变她离婚的事实?你阻止得了我这一次,拦不住第二次第三次!”郁苡薇冷笑,“小叔,我也不明白,她有什么好的,你喜欢她什么……”

话还没说完,一个手机被扔到她的脚边,郁苡薇低头,正是她的那部手机。

“既然你想打电话给你爷爷,我给你这个机会。”郁绍庭语气不善。

郁苡薇不相信郁绍庭会这么好心,狐疑又警惕地看着他。

郁绍庭走回到车边,靠着车门,点了根烟,没抽:“现在把手机捡起来,拨谁的号码,我都不阻止你。”

夜风瑟瑟,郁苡薇一边透过烟雾看着男人并不友善的神情,一边弯下腰捡了手机,攥在手心,牢牢地。

就像郁绍庭说的,他没有阻挠她。

郁苡薇找到郁战明的号码,拨了出去,“嘟嘟”声在寂静的夜色下显得格外清晰。

“薇薇?”那边接通了,是郁战明本人:“有什么事吗?”

郁苡薇张嘴,却发现嗓子跟堵住了似地,而那如芒在背的滋味令她心跳打鼓般加速。

郁绍庭是没有说话,但他始终盯着她。

“我……我……”原先组织好的言语,这会儿都说不出口。

电话那头的郁战明问她怎么了,郁苡薇咽了口唾沫,声音干涩:“没什么,就想问问爷爷你吃饭了没。”

指间的烟燃到尽头,郁绍庭扔了烟蒂,朝着她走过来。

手机被拿走,这一次,郁绍庭没收起来,而是随手就往江里一抛。

“我的手机!”郁苡薇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机噗通一下落入江水里,追了两步。

“下次别说我这个做叔叔的没给你机会。”郁绍庭的声音强硬又冷漠:“现在,上车。”

——————————

郁绍庭没有送郁苡薇回军区大院去,而是将她带去了一间公寓。

蔺谦早就等在那里,郁绍庭指着郁苡薇,话是交代蔺谦的:“明天开始找人看着她。”

不需要太多说明,蔺谦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郁苡薇意识到郁绍庭打算软禁自己,转身就想跑,却被蔺谦拦住,气愤地嚷道:“我要回家!”

“这里就是你的家。”沙发上的郁绍庭在烟灰缸里掐灭手里的烟蒂,站起来,抬头,看着郁苡薇:“过会儿我就通知你妈,至于来不来这里照顾你就看她的决定。大院那个家,暂时你就不用回去了。”

郁绍庭走出单元楼,坐进车里,看了眼手机,上面有白筱发过来的短信,之前他没看到。

这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回去了……

刚想给白筱打个电话,手机先行响了,蔺谦的电话过来:“郁总,郁小姐出事了。”

——————————

白筱带着郁景希回家,坐在车里,小家伙仰头问:“爸爸呢?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家?”

“你爸爸……有些事情要做。”白筱搂着他:“让我们先回去。”

白筱想起郁景希的铅笔快要用完了,就让小陈把他们送去商场:“我们等会儿打车回去就行了。”

小陈犹豫,老太太让他把小少爷跟白小姐安全送回家的。

“我们不知道要逛到什么时候,你放心,到家我会给伯母打电话的。”白筱不好意思让他一直等着。

郁景希也插嘴:“是呀是呀,我们可以自己回去的。”

目送小陈开车离开,白筱才牵着郁景希进了商场,先去文具区给小家伙买了一些学习用品。

小家伙看着那些铅笔和本子,恹恹地,提不起一点兴趣。

白筱捏了捏他的脸蛋,郁景希什么都好,就是有一点不好——不太爱学习!

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孩子,白筱如今是充分了解到劣端,哪怕家里有个李婶,但李婶终归不是家里长辈,有些话也不好说,而郁绍庭常年出差在外,放养式教育令小家伙自由惯了,对学习这件事没认识到重要性。

付了钱,白筱把铅笔跟本子放进小家伙的书包里,直起身时看到了不远处的裴祁佑。

有些相遇不一定是巧合,也有可能是刻意。

白筱不打算跟裴祁佑打个招呼,捏着郁景希肉肉的手:“走吧。”

小家伙想吃冰糖葫芦,白筱很爽快地答应了,买了一串蜜枣糖葫芦,她拿着,偶尔喂小家伙吃一颗。

在商场门口拦了辆出租车,车子开在路上,司机突然看了眼后视镜:“怎么有辆车一直跟着?”

郁景希闻言,立刻趴在座位上往后看。

白筱把他抱在怀里,微笑地对司机道:“可能是同路的吧,您顾自己开着,没事的。”

话虽这么说,但白筱心里清楚,后面那辆车,是裴祁佑的,从碰到开始,他就一直跟着他们。

——————————

裴祁佑今天下了个班,厉荆让他过去天上人间玩,他只字片语后就回绝了。

开车经过淮扬路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一辆军牌轿车上下来,本能地放慢了车速,直到停下。

白筱牵着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进了商场。

他看到她耐心十足地挑选文具用品,那个小孩自然是郁景希,情绪不高地跟在她的身边,望着他们亲昵的互动,他只觉得心头一片空洞,然后,白筱抬起头——他知道,她也看到他了。

那一瞬间,恍若梦境,她平淡的目光从他身上滑过,没有多余的停留,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裴祁佑不近不远地看着白筱,没了凑上去的勇气,只能这样偷偷地看着她,好像,只要这样就满足了。

直到她离开,直到她选择陪在另一个男人身边,他才看清自己对白筱的那份感情。

有些感情,一旦被点破,被承认,会犹如野火殆尽的荒草,又开始滋生,并且迅速地蔓延。

坐在车里的裴祁佑,看着在小区门口下车的白筱,双手慢慢地握紧了方向盘,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身影,白筱应该也察觉到了他的跟随,却没有慌张,不紧不慢地拎着书包,牵着郁景希走进小区。

郁景希忽然朝他这边看过来,亦趋亦步地跟着白筱,小小的身子还往白筱这边挡了挡,像要保护着谁。

望着白筱和孩子消失在拐弯处,裴祁佑往后靠在座位上,抬手,放在胸口位置,隐隐作痛。

以前他不明白,如今才知道,这是心痛的感觉!

——————————

郁苡薇脸色苍白地坐在小间输液室里,门开了,郁绍庭进来,身后跟着妇产科医生。

刚才在公寓,她气急败坏地进洗手间,一不留神,绊了一脚,摔倒,流了不少血,有流产的趋势。

医生又给郁苡薇做了详细的检查。

郁绍庭双手抄袋,站在窗边,挺拔的身躯修长,在地上落下一片剪影,他穿着黑色西装,没有领带,白色的衬衫在灯光下尤为显眼,硬生生地扎进郁苡薇的视线里。

“没什么大碍。”医生道,“我开点药,回去静养一段日子就会好的。”

郁绍庭冲医生颔首,等医生离开,看了看手表,听到郁苡薇讥诮的声音:“小叔看来很着急回家?”

护士替她插好点滴的针头,收拾了出去,输液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郁绍庭扫了郁苡薇一眼,蔺谦配好药回来,他才交代:“你等会儿送她回去,别再出什么差池。”

尽管病房里开了暖气,衣着单薄的郁苡薇依旧冷得瑟瑟发抖。

郁绍庭看着郁苡薇,有那么一刻,想到了往事——

他十岁那年,跟路靳声他们几个,把一帮高年级的孩子堵在巷子里打架,当时他头破血流,郁战明气急败坏,不但没送他去医院,还揍了他一顿,最后是回家来的郁政东,把这个顽劣的弟弟背去了医院。

尽管他不喜欢这个侄女,或者说,他本就天性凉薄,对其他人没有过多的感情。

但郁政东一直是他敬重的大哥。

离开前,郁绍庭让蔺谦去跟护士拿了一床被子。

薄被盖在身上,郁苡薇坐在那里,窗帘没有拉拢,透过窗缝,她瞧见了已经到外面的郁绍庭,他坐进车里,沙滩金的宾利欧陆掉转车头,驶出了医院。

冰冷的身体逐渐回暖,她靠着椅子,想到不要自己的裴祁佑,闭上眼,身上的被子带着消毒药水的味道,可是,她却仿佛闻到了淡淡的烟草味,还有男人清冽的味道,跟她刚才在郁绍庭车上闻到的一模一样。

——————————

白筱辅导郁景希做完功课,又帮他一起刷牙洗脸洗脚,伺候着小家伙睡觉。

不知为何,郁景希硬是要拉着她一起睡。从回来后,郁景希就寸步不离地黏着她,生怕她消失了似地。

白筱靠在床边,身上搭了一角被子,给他讲了睡前故事,讲着讲着小家伙就睡过去了。

俯身,亲了亲那软软的脸颊,白筱蹑手蹑脚地关了灯,回到主卧。

已经晚上九点多,白筱一直注意着楼下的动静,但没等到郁绍庭回来,她想起郁绍庭明天要出差,闲着没事,就去试衣间,拿出拉杆箱,开始替他收拾要带去换洗的衣服,还往里面塞了几盒药。

关于暂时不举办婚礼只领证这件事,白筱已经跟外婆说了。

老人家叹息,却没其他意见,只是嘱咐她以后要照顾好郁绍庭父子俩,好好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姻缘。

来之不易……白筱也觉得她跟郁绍庭能在一起来之不易。

白筱睡得迷迷糊糊,隐约间,听到了水声,然后,她的腰上多了一只手,人被拥入一个湿re的怀里。

——————————

第二天早上,白筱醒过来,手往旁边一摸,郁绍庭不在,床单凉凉的。

清醒后,记起今天外婆要回黎阳、郁绍庭要出差,白筱连忙起床,洗漱完匆匆地下楼。

因为是周末,郁景希正坐在客厅地毯上看动画片,看到东张西望,一边摸着“肉圆”的背一边老神在在地说:“别找了,爸爸跟外婆早就走了。”

白筱没在车库找到宾利欧陆,就知道郁景希没骗自己:“那怎么不叫醒我?”

还是不放心,白筱给郁绍庭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已经上了高速,哪怕她也想送,也追不上了。

“爸爸后天上午就回来了。”郁景希在一旁道:“让你别心急,下午还是赶得及的。”

白筱听懂了他的意思,悻然地红了脸,谁心急了……又不是她急着去领证。

说完,小家伙起身,趿着拖鞋跑进了厨房,很快,端着一碗银耳红枣出来,摆到白筱面前。

“饿了吧?先吃早餐,然后我们去市场买菜。”

白筱吃了一口,这才发现李婶好像不在,郁景希坐在她旁边,抱着“肉圆”:“李婶的孙子生病了,她回家去照顾了,所以今天和明天,家里就你跟我。要是你不想做饭,我们也可以去奶奶家吃。”

白筱当然不会跑到大院去蹭饭,吃完早餐就带着郁景希去买了菜。

两人大包小包拎着回到家,白筱就接到艺术中心打来的电话。因为要照顾郁景希,白筱已经辞掉周末这份工作。

艺术中心那边之所以打电话给白筱,是因为他们新聘的小提琴老师发生了车祸,不能带两个学生去参加一个活动,希望白筱能帮帮忙,今天以艺术中心小提琴老师的身份带学生去参加。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妈要把后儿子卖掉了!救命!【重要人物登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