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1章:后妈要把后儿子卖掉了!救命!【重要人物登场】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1章后妈要把后儿子卖掉了!救命!【重要人物登场】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今天上午十一点的动车?”白筱看了看身边捻着草莓吃得津津有味的郁景希。

电话那头,听出白筱的不情愿,连忙恳求:“白老师,你就发发善心吧,这次活动有重要嘉宾!”

郁景希好奇地看白筱,歪着小脑袋,好像在问谁的电话呀?

白筱一边听着对方讲话,一边张开嘴,眼神示意小家伙,郁景希立刻狗腿地选了个大草莓送到她嘴边。

“要是一般的活动我们也不会赶到C市去了,但这次意义非凡啊!”

C市?白筱咀嚼着草莓,心里想的是——如果她没记错,郁绍庭也是去了C市出差。

“你是学小提琴的,应该也听过著名的华裔小提琴家JY吧?JY前几天回国了,他还在访谈上提到这次活动,说想要在年轻一代里选一位学生,亲自授课教学。这次不仅仅是学校的意思,还有那些家长,都希望我们能带学生过去试试。”

“临时要我去哪儿找位熟悉又放心的小提琴老师?白老师,看在咱们同事这么久的份上,帮我这一次。”

当初白筱能进艺术中心,这位负责人放了一定的水,如今看他这么为难,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那你把相关信息都发到我邮箱里。”白筱看了看时间,距离开车还有两个多小时。

郁景希看她挂了电话,凑过来:“谁呀?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景希,我有急事要出差,先把你送到你奶奶家,明天我回来后去接你。”白筱边用皮筋扎头发边说。

“那你去哪儿?”郁景希滑下沙发,捧着小淘箩,跟在她后面。

白筱拿了个小行李箱,往里面装了一套睡衣和内/衣裤:“C市,带几个学生去参加活动。”

郁景希黑琉璃般的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看白筱蹲在那整理东西,乖巧地说:“那我也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说完,一溜烟地跑出了主卧。

白筱欣慰于郁景希的懂事,等她拎着行李和小提琴琴盒出来,郁景希已经背着大书包坐在沙发上。

看到她下楼,小家伙站起来:“好了吗?”

“嗯。”白筱摸了摸郁景希的头,看了眼肥嘟嘟的‘肉圆’:“准备好咱们就出发吧。”

郁景希很积极地跑到玄关处开始换鞋,白筱拿来狗链子,刚要给‘肉圆’戴上,郁景希道:“那个,不用带上肉圆的,小梁叔叔在家呢,他会照顾好肉圆,还有那两只小仓鼠。”

“不把肉圆带到你奶奶家去吗?”平日里,小家伙是能带着‘肉圆’就绝不错失机会。

郁景希挠了挠耳根子:“你不是赶时间吗?带着狗不方便,小梁叔叔照顾狗很有经验的。”

时间紧迫,白筱不疑有他,让小梁司机送他们先去军区大院。

结果上了车,郁景希趴着驾驶座说:“小梁叔叔,先去车站吧。”

“不行,我先送你去你奶奶家。”白筱虽然赶时间,但对她来说,看到郁景希安全到大院才是最重要的。

郁景希坐回到她的身边:“没关系的,先去大院你要是迟到了怎么办?”

白筱还是不放心。

“以前你没在,小梁叔叔也经常送我去奶奶家,你说是不是,小梁叔叔?”

小梁笑,“是呀,白小姐,你放心吧,等会儿我一定把小少爷送过去。”

白筱这才答应先去车站。

——————————

艺术中人的负责人和四位学生已经都到了车站。

白筱下车拿了行李,郁景希也从车里爬出来,亦趋亦步地跟着她就要往火车站里去。

“景希,你跟小梁叔叔去大院吧。”白筱说,那边小梁也下了车。

郁景希抿着小嘴,摇头:“我送你上车再走。”

小家伙的表现很好,也不多话,一直乖巧地跟在白筱身边,不让白筱因为他多操一份心。

进了候车厅,白筱找到其他人,其中有人认出了郁景希:“这不是——”

郁景希背着大书包,紧贴着白筱而站,白筱摸着他的脑袋瓜,笑道:“景希是来送我的。”

白筱也没说郁景希跟自己什么关系,艺术中心负责人看出白筱不想多说,也就没再八卦地追问,开始跟白筱讨论这次活动的注意事项,到十点五十分时,开始排队检票,白筱打电话给等在车里的小梁,让他来带走郁景希。

见小梁来了,郁景希趴在白筱的行李箱上,怎么也不肯撒手,小手紧紧地攀着拉杆:“我也要一起去!”

“景希乖,我明天下午就回来,还给你带礼物好不好?”白筱有点急,检票快要开始了。

小梁去抱开郁景希,小家伙蹬着脚耍无赖:“后妈要把后儿子卖掉了!救命!”

最后两个字喊地短促又尖锐,一下次吸引了不少乘客的瞩目。

“……”白筱头疼,在小家伙跟前蹲下:“老师有要紧事,你刚才不是答应的好好的吗?”

郁景希挣脱了小梁的束缚,一把圈住白筱的脖子,撞得她差点坐在地上:“我现在后悔了,你不去我就不去!”

恐怕不是后悔,是一早就谋划好了吧?

艺术中心的负责人在旁边搭腔:“如果白老师能照顾得过来,再带上一个孩子其实也没关系。”

“照顾得过来,照顾得过来!”不等白筱回答,郁景希已经嚷嚷上。

白筱无奈:“就算我想带你去,买车票要身份证或户口本——”

她话还没说完,郁景希放开她,扒拉开大书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了几个证件,甚至连出国护照都有。

白筱:“……”

——————————

郁景希如愿以偿地坐上动车,愈发乖巧,拎着白筱的小提琴琴盒,一边嘴甜地叫男乘客帮白筱把行李箱搁到上方的架子上,然后小手拉了拉白筱的衣服:“小白,你生气了?”

“没有。”白筱好说歹说地跟别人换了座位,才跟小家伙坐在一块儿。

郁景希挺着小肚子,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看到旁边有孩子吃冰淇淋,立刻凑到白筱跟前:“我也想吃。”

白筱轻敲了他的额头,在推车过来时,还是买了一份哈根达斯。

小家伙喜滋滋地吃着冰激凌,趴在窗边看风景,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惊奇,把整张小脸都贴在了玻璃上。

白筱拿出手机,算着时间,郁绍庭应该快到C市了,但又怕他还在开车,犹豫了会儿还是没打电话。

郁景希转回头就看到白筱纠结的样子,“小白,你干嘛呢?”

“没什么。”白筱收起手机,翻看刚才负责人给他的活动宣传册。

负责人这么重视这次活动,白筱也只能临时抱佛脚,趁着这几小时的车程多了解一些,她一页页看下去,翻到特邀嘉宾那一页,JY徐?白筱的视线落在那张照片上,是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

白筱自然知道这位JY徐,她学琴那会儿,没少听人夸赞这位堪称神童的小提琴家,只是,她不是专业拉小提琴的,所以也不会刻意跑去结交这些大家,这回,还是她第一次见JY徐本人。

“小白,如果我说我认识他,你会不会很激动?”小家伙把勺子伸过来,点在图片上。

眼看照片上沾了冰激凌,白筱一拍小家伙的肉手:“别捣乱,要是弄脏了,就把你从动车上扔下去。”

“后妈。”郁景希哼唧着,舀了一大勺冰激凌放进嘴里,转开了头。

郁景希活跃了一阵,吃完冰激凌就趴在白筱腿上睡着了,睡前没忘记交代:“到了记得喊醒我啊。”

白筱低头看着小家伙粉嘟嘟的小嘴,又望向窗外后退的路景,忽然间,很想念他。

已经下午一点多,应该抵达酒店了吧?

白筱捏着手机迟疑再三,终究还是拨了他的号码,屏住呼吸等待着……

“到C市了吗?”那头一接起,白筱就迫不及待地开了口,说完才意识到自己的急切,窘然。

“等等……我去外面接。”电话里,他的声音很客套,白筱猜到他现在应该不方便。

想跟他说不用出去了,想要就这样挂了电话,可又舍不得,直到他的声音又响起,不再是方才公事公办的语调,“怎么突然打电话?”

白筱抿了抿唇,说不上来理由,只好随便扯了一个:“你把外婆送回家了吗?”

“……嗯,没别的事了?”

白筱:“你在干嘛?”

“……”

白筱通过听筒,听见他跟人的寒暄声,忍不住问:“我是不是又打扰你工作了?”

“没有……这两天家里李婶不在,要不想做饭就去大院吃,我跟那边说过了。”

白筱很少听他一下子说这么多话,握着手机,舒适地靠在座位上:“你先去忙吧。”

“……好。”说完,却不见他挂电话。

白筱也没挂,两个人也不说话,就这样,安静地听着对方的呼吸声。

“怎么不挂电话?”白筱道。

“……现在在做什么?”

白筱看了眼睡得流口水的郁景希,突然不想告诉郁绍庭自己在去C市的动车上,她想要给他一个惊喜。

“说话。”

白筱随口诌道:“正准备做午饭。”

“这都几点了,你才刚做午饭?”

“……”白筱脸红,却是不答反问:“你在C市住哪儿?那边条件怎么样?”

“你问这些想干什么?”

白筱想到凭郁绍庭的警惕跟处事经验,再问恐怕会被觉察到什么:“关心关心你,难道不可以吗?”

那边传来他一声轻笑,过了会儿,他说:“去做饭吧。”

——————————

动车下午三点抵达C市,主办方特意派了巴士来接这次来参加活动的学生,下榻的是一家四星级酒店。

具体活动时间是在周日上午。

把行李放在房间,白筱接到负责人电话,就带郁景希一起去举办活动的那个大宴会厅。

郁景希一开始表现很好,但渐渐地,就开始原形毕露。

进了宴会厅,看着那些拉小提琴的学生跟几位正在教学生的老师,叽叽喳喳地开始评头论足。

“小白,你看那个人,好好笑,拉得比二胡还难听。”

“还有那个那个,小白,拉小提琴的可以长得那么黑吗?要是不开灯,会不会看不到他呀?”

小家伙的毒舌是袭承了郁绍庭的基因,白筱看他没压着声,忙捂住他的小嘴:“郁景希,注意你的言辞。”

“唔唔……”郁景希睁大眼,一脸的委屈。

“不能这样知道吗?”白筱低声道:“你要再这么乱说话,我明天就不能带你过来了。”

小家伙眨了眨眼,白筱松了手,他提了提裤子,撇着嘴角:“我尿急。”

“我带你去洗手间。”正巧,负责人喊白筱,让她过去指导一个学生。

“去吧去吧,我认得洗手间在哪儿。”

洗手间就在宴会厅旁边,刚才过来时白筱也看到了,但还是不放心:“你等等,我跟他们说一声。”

白筱跟负责人交代完,一转身,哪里还有郁景希的人影?!

整个宴会厅里也没有那道小小的身影。

想到他刚说要尿尿,白筱忙跑去洗手间,她不好进男厕所,只好请一个男士帮忙。

过了会儿,男士出来,摇头:“里面没有孩子,我喊了名字,也没人应。”

白筱道了谢,又在附近找了找,也问了人,都说没看到小孩子,想到了什么,她上了楼梯,几乎是同时,电梯门开了,白筱正焦急在寻找的小人儿提着裤子从里面出来,东张西望地走去宴会厅。

——————————

白筱刚上二楼,就跟迎面下楼来的女人撞到了一块儿。

“徐小姐,你有没有怎么样?”旁边有人紧张道。

白筱抬头,是一个打扮干练又漂亮的女人,一头黑短发,精致的五官透着一股英气,穿着浅绿色的西装外套,白色的小脚裤,此刻正被身后的人扶住,有人冲白筱不悦道:“你难道没看到前面有人吗?”

“不好意思。”白筱道歉:“我急着找人,没注意。”

“没关系,ELVA,走吧。”那位“徐小姐”扭头制止了还要指责的下属。

等她们从身边走过,白筱才小跑着去二楼洗手间,拉了人问,对方说刚看到一个小孩坐电梯下楼去了。

白筱手机响了,接起:“喂,你好。”

听到郁景希的声音,白筱更急了:“你在哪儿?不是说过让你别乱跑吗?!”

郁景希听出白筱不高兴,“我在一楼贵宾室,小白你过来找我好不好?”

挂了电话,白筱匆匆下楼,又遇到了那位跟她撞一起的“徐小姐”,她正跟几个男人在边上说话。

白筱依稀记得,这几个男人刚才在宴会厅也出现过。

但这会儿,白筱满脑子都是郁景希,哪还有闲工夫去想别的,甚至都没思考郁景希为什么会去贵宾室。贵宾室就在宴会厅旁边,白筱没有贸然进去,而是敲了敲门,然后才轻轻地推开门。

郁景希正坐在沙发上,一边吃蛋挞一边看电视,还发出呵呵的笑声。

真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坏蛋!

听到开门声,郁景希转头,看到板着脸的白筱,立刻丢下蛋挞,跑过来:“小白,来了啊。”

“你怎么到处乱跑?”白筱忍不住训话:“我都说了会带你去洗手间,你这样不跟我说一声就走了,要是被坏人拐走了怎么办?郁景希,你以后要再这样的话,我真的没办法再带你出来。”

“我的样子长得像坏人?”一道温润低沉的男声在白筱身后响起。

郁景希看到来人,就像看到了救星,高声喊道:“小外公!”

……本章完结,下一章“姓白啊,这个姓氏可不常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