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2章:姓白啊,这个姓氏可不常见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2章姓白啊,这个姓氏可不常见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外公!”小家伙冲着白筱身后欣喜地一喊,人也已经跑过去。

白筱回头,看到的是一双麂皮皮鞋,她的视线往上,对方一身休闲穿着,跟宣传册里那个穿着黑色礼服、温和儒雅的男人有些差别,但不变的是那淡淡的笑容,和那一份风度翩翩的气质。

在郁景希扑进他怀里的一瞬间,白筱就把他跟徐家联系到了一起。

有些出乎意料,但仔细想想,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事。

“小外公,我的火龙果呢?”郁景希在徐敬衍身上摸来摸去,贼溜溜的小坏蛋样。

徐敬衍笑,嘴边有浅浅的纹路,不但没令他看上去苍老,反而更平添了成熟的魅力,没有高高在上的疏冷,他拿出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手里是一个火龙果:“这东西可不好找,我费了不少精力。”

“谢谢小外公。”郁景希嘴甜地说,小手已经接过火龙果。

白筱看着互动的两人,只觉得那画面说不上来的和谐,然后,郁景希朝着自己跑过来。

小家伙把火龙果举到她跟前:“小白,你看,是你喜欢吃的火龙果,我给你去切开,好不好?”

“……”她什么时候说过喜欢吃火龙果?

明明喜欢吃火龙果的是他自己!

要不是她板着脸,小家伙才不会拿火龙果来讨好她。

白筱佯作生气地瞪郁景希,小家伙心虚地收了收小肉手,吞吞吐吐地说:“要不……晚上吃吧。”

旁边响起一声轻笑。

白筱跟郁景希齐齐转头,四只漆黑的眼睛落在那已经撑着膝盖起身的男人身上。

徐敬衍在看清白筱的脸时,却出现了片刻的恍惚,好半晌,才回过神来。

白筱发现徐敬衍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出于礼貌,朝对方恭敬地颔首,算是问候。

她不认识徐家的人,想到梁惠珍对自己的态度,徐家人恐怕也不喜欢她过于热络吧?

毕竟,中间隔了一个徐淑媛。

徐敬衍恢复了笑容,也朝白筱点头,对郁景希道:“这就是你说的小白?”

“是呀。”郁景希捧着火龙果,一本正经地点头:“她是我爸爸的女朋友,还是要结婚的。”

徐敬衍笑而不语,白筱却听得红了脸,刚巧,她的手机响了,是负责人的电话。

“……好,我马上就过去。”

白筱挂了电话,看向郁景希,就听到徐敬衍说:“你去忙吧,景希留在这里陪我这个孤家寡人。”

徐敬衍瞧出白筱的不放心:“我就住在这里,等你忙完了,打电话给我,我把景希带下来。”

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白筱也不好再矫情,况且小家伙也没有不情愿。

“好,那我先告辞了。”白筱说完就要走。

徐敬衍却叫住她:“我的号码,你知道了吧?”

白筱一愣,随即想起刚才郁景希给自己打的那通电话,那个号码应该就是徐敬衍的。

“那就行,去吧。”徐敬衍笑了笑。

——————————

白筱刚进宴会厅,负责人不知从哪儿冒出来,把白筱拉到角落一顿埋怨:“姑奶奶,你去哪儿了!”

“出去逛了一圈,怎么了?”白筱也发现宴会厅里多了不少人。

“明天的活动有媒体来现场采访,所以,主办方说要现在先彩排一下。”

白筱拧眉:“之前怎么没说?”

“好像是JY徐那边说不想明天出错,所以希望我们配合。”负责人说着,手指向某个位置:“就那位徐小姐,雷厉风行啊,一进来就说这不好说那不好,还摆着一张脸,我看是她情场失意,来这儿发泄!”

艺术中心的负责人是个二十八岁的大小伙子,所以说起话来也比较随性。

白筱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入目的竟是那位跟她相撞的“徐小姐”,对方正指着演讲台皱眉说些什么。

“她好像是JY徐的女儿。”负责人撇撇嘴角:“不就有个厉害的老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这是纯粹的羡慕嫉妒恨。”白筱失笑,过去指导他们带过来的学生。

负责人跟在她后面:“可我听说JY徐没有自己的孩子,这位徐小姐是他妻子带过来的。”

“你这都知道?”

“几年前,我一个朋友采访过JY徐,那会儿这位徐小姐喊JY徐UNCLE,而不是爸爸。”

白筱转身,把一架小提琴搁他身上:“我觉得你不去做狗仔真是可惜了。”

负责人又贼兮兮地凑过来:“别以为我没听到,刚才在车站,郁景希喊你后妈来着……”

“……”白筱盯着他,拧眉,负责人忙举手做投降状:“放心,我绝不外传,会把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

白筱不说话。

“我要是乱传出去,我的名字倒过来写!”负责人信誓旦旦地保证。

白筱一把夺过小提琴:“就算倒过来写,你的名字依旧叫王一。”

负责人却突然严肃了表情:“我这个人虽然看上去不正经,但我知道轻重,你不让说,我不会传出去的。”

白筱确实不想这事传得沸沸扬扬,说了句谢谢。

——————————

这位徐蓁宁徐小姐中途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

“哎哟,灭绝师太总算走了!”负责人感叹,白筱倒没多大感触,但还是往门口看了几眼。

虽然没了徐小姐提出更多苛刻的要求,所谓的彩排还是拖到晚上五点才结束。

白筱从宴会厅出来,没直接去找郁景希,而是先给景秘书打了个电话。

景行接到白筱的电话受宠若惊,白筱迟疑了下,还是问了景行他们今晚住的酒店,景行对白筱向来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最后还表明了自己的忠心:“白小姐,你放心,我不会让那些妖魔鬼怪近郁总身的!”

白筱笑,道了谢,然后又给徐敬衍打电话,对方说马上带郁景希下来。

没五分钟,电梯门开了,郁景希蹦蹦跳跳地从里面出来,看到白筱,立刻跑过来抱住她的双腿。

徐敬衍踱步跟在后面,脸上始终带着笑。

白筱牵住郁景希的手刚想告别,徐敬衍看了看腕表,说:“要不一起吃个晚饭吧。”

听似征询的一句话,但语气却没有跟她商量的意思。

白筱看着徐敬衍那和善的表情,低头看了眼小家伙,最终还是答应了。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对徐敬衍这位徐家长辈,她没有讨厌,相反的,对方令她感到善意。

当郁景希提出要吃肯德基时,白筱以为徐敬衍会反对,谁知,这位长辈,笑吟吟地抱起郁景希,冲她一抬下巴,说了句“走吧”就去停车场开车,然后真的带他们去了附近的肯德基店里。

坐在肯德基里面,看着徐敬衍熟练地报出那些食物的名字,白筱忽然就明白郁景希为什么喜欢这位长辈了。他不像是那些端着架子一板一眼的家长,更像是你的朋友,能随时找到跟你的共同话题。

郁景希一点也不客气,拿着单子,小手指点这又点那:“这个,这个,还有这个……”

然后又把单子递给白筱:“小白,我帮你点了蛋挞跟玉米棒,你还想吃什么?”

白筱看他点了大份的薯条、六只奥尔良烤翅、还有两碗芙蓉鲜蔬汤,还有一盒蛋挞还有几根玉米棒,就没再要其它的,拿了单子要起身去排队,徐敬衍却抢先一步,拿走了单子:“我去吧。”

“不行,还是我来吧。”白筱觉得不该让长辈来破费,而且他也没点什么。

徐敬衍却已经过去排队。

郁景希扯了扯白筱的衣袖,晃着小腿:“小外公这种土豪,我们应该积极剥削的。”

“……”白筱真好奇这些奇怪的词汇郁景希是从哪儿学来的,还有他写的那封情书,给她印象深刻。

白筱坐回位置上,扭头问郁景希:“你还没告诉我,你那封情书的内容是从哪儿看来的?”

“什么情书呀?”小家伙开始揣着明白装糊涂。

白筱曲起食指敲了下他的额头:“你不知道?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被你深深地迷住……”

郁景希朝天翻了翻白眼,小屁股在椅子上扭来扭去:“那是我不成熟时期的不成熟爱情……”

白筱刚想去捏他软软的小脸蛋,一个餐盘出现在了她的跟前,她侧头,看到已经回到位置上的徐敬衍,桌上是一大堆的食物,郁景希喊了句:“小外公万岁”就捧着可乐开始咕咚咕咚地喝。

“喝慢点。”白筱说。

徐敬衍探身,把一杯巧克力圣代摆到了她的跟前,白筱略显惊讶地看他。

“刚才排队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姑娘买了这个,觉得你会喜欢,就点了一杯。”

白筱望着圣代,微微害臊,她很少吃肯德基,但徐敬衍显然把她当做跟景希一样的孩子了。

“不喜欢?”徐敬衍问,作势就要起身:“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再去买。”

“没有!”白筱忙道,拿起勺子,扯了个笑容:“挺喜欢的。”

——————————

徐敬衍是昨天下午回国的,没有回首都,接受主办方邀请直接来了C市。

其实这类活动,往年邀请他的不少,但他素来不予理会,也一向跟国际上的大活动合作,但也许是人年纪大了,没了年少时的意气奋发,他突然想要安定下来,而不是全世界到处跑。

忽然,他眼前多了一只小手,来回晃动。

徐敬衍拉回飘远的心神,看到郁景希正好奇地望着他:“小外公,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徐敬衍喝了口咖啡:“我只是想啊,我要是也有景希这么可爱的外孙就好了。”

戏谑的语气,郁景希听了,抿着小嘴摇头晃脑,得意劲有点欠抽。

白筱摸着郁景希的小脑袋瓜,听出徐敬衍叹息的口吻,安慰:“您女儿事业心重,以后会有的。”

徐敬衍笑:“那是我的继女,我跟我太太没孩子。”

“……”白筱顿时无语,没想到负责人说的话是真的,她以为是玩笑呢……

瞧出她的尴尬,徐敬衍莞尔:“很多年前我太太不小心被车撞了,那时候伤到了身子,从那以后就无法生育。”

“不好意思。”白筱悻悻然地说。

“这不是什么丢脸的事,你也不是有意的。”徐敬衍并没心生芥蒂,提及这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坦然而轻松:“况且,我对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蓁宁是个孝顺的孩子,对我来说,一家和睦才是最重要的。”

白筱垂着眼看那杯快融化的圣代,对长辈的家事,她不发表任何的意见。

倒是徐敬衍,忽然话题一转:“你跟绍庭是怎么认识的?”

白筱抬头,看到他眼中和暖的笑意,道:“景希以前是我们艺术中心的学生,他是家长。”

可能看出白筱的提防,徐敬衍倒也没计较,又问:“你是教什么的?”

“小提琴。”白筱据实回答,这些没什么好隐瞒的:“不过,上个月已经辞职了。”

徐敬衍看着对面这个年轻的女孩,尤其是听到她说是教小提琴的,对她的好感油然而生,他转着手里的一次性杯子,看似不经意地道:“你叫小白?我听景希这样叫你。”

郁景希啃着烤翅,眼珠子转动,竖着小耳朵听他们讲话。

“我姓白。”

徐敬衍怔忡地望着白筱,眼神有些微的闪神,白筱不解地问:“您还好吧?”

“没……没事。”徐敬衍摆手,扯了扯嘴角:“姓白啊,这个姓氏可不常见。”

“我们家那边的人都姓白。”白筱道。

“是吗?”徐敬衍说话都有些心不在焉,白筱不知道自己哪儿说错了,便不再多话。

——————————

徐敬衍把白筱跟郁景希送回酒店,自己就先回房间去了。

白筱看出他的倦意。

回到房间,郁景希就甩了牛皮皮鞋,趴床上翻滚,捂着自己圆圆的肚子,满足地喟叹。

看到白筱蹲在那收拾行李,探出半颗脑袋:“小白,我还不打算洗澡呢。”

“……”白筱转过头:“准备一下,我们去找你爸爸。”

小家伙不乐意了:“干嘛去找爸爸,这多晚了,在外面很不安全的。”

好不容易可以单独相处了……郁景希害羞地瞟了眼白筱,怎么又要拉上一个大灯泡?

白筱把他甩得东一只西一只的鞋子摆到床边:“快点,下来穿鞋子。”

郁景希心不甘情不愿地套鞋子,看利索收拾的白筱,不满地抿了抿小嘴,慢悠悠地整理自己的书包,白筱又催促了他几句,他轻哼一声,但还是不紧不慢地背上书包跟白筱一块儿离开/房间。

在酒店门口拦了辆出租车,白筱跟郁景希进了后座,报了景行给的酒店地址。

郁绍庭住的是C市一家新建的五星级酒店。

下了车,白筱牵着郁景希进去,在大堂等候区,给郁绍庭拨了通电话。

一直没有人接听。

白筱正要该拨景行的号码,远远地,看到一行人从电梯出来,她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郁绍庭。

郁绍庭穿着黑色西装,修长挺拔的身姿,气势凌厉内敛,走在人群中央,他旁边是一个女人,正跟其他人含笑地说话,白筱没认错,那个女人,正是下午在宴会厅里策划彩排的徐蓁宁。

“爸爸!”孩子清脆稚嫩的童音响彻了酒店的大堂。

拎着书包的白筱,跟长相可爱漂亮的孩子,刹那间成为了焦点。

郁绍庭转头,看到不远处的母子俩,原本紧皱的眉头松开,眼底有一丝诧异闪过,但随即就恢复如常。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要是穿了这个,郁绍庭一定会喜欢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