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3章:你要是穿了这个,郁绍庭一定会喜欢的!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3章你要是穿了这个,郁绍庭一定会喜欢的!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看郁绍庭这样子,就知道他在谈生意,旁边另外几个人,应该是合作伙伴。

而郁景希一声嘹亮的“爸爸”惹得那几个人也纷纷望过来。

小家伙喊完了,拉起白筱的手,拽着她,急吼吼地往郁绍庭那边冲过去。

“这位是——”有人瞧着郁景希跟白筱,满眼的好奇,扭头看郁绍庭。

郁绍庭神色如常,看不出什么情绪,也没应郁景希的那一声爸爸,或是跟白筱打声招呼,而是不咸不淡地回答了那位生意上的伙伴:“我的儿子,还有爱人。”

跟在他身边的徐蓁宁脸色一变,看向牵着郁景希的白筱,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紧。

有人笑道:“原来是郁总的家人呀,要不,一块儿去吃饭吧!”

旁边的人附和:“是呀,一起吧。”

“生意场上的事,女人跟孩子掺和什么。”郁绍庭淡淡地道,那语气,不甚在意。

郁景希瘪了瘪小嘴,瞪了眼郁绍庭,显然不满意郁绍庭这态度。

“这有什么关系,”有人打圆场:“酒楼就在旁边,一起去,不碍事。”

郁绍庭转头看向白筱:“怎么一声不吭就过来了?”

“……刚好要来这里参加一个活动,顺道过来看看你。”白筱如实回答。

徐蓁宁突然开口,唇角带着浅笑:“既然来了,那就一起吃饭吧,反正也就两个人,刚好凑一桌。”

“不用了。”白筱回之淡淡的一笑:“我们来之前已经吃过了。”

徐蓁宁扯了扯嘴角,笑容变得有些牵强:“是吗?”

“让景行带你们去我的房间,”郁绍庭已经对白筱道:“我跟梁总他们还有点事……”

白筱很识趣地点头,拉过撅着小嘴的郁景希,准备跟景行准备上楼,却在路过徐蓁宁时,又回了头,看着正跟梁总低头说话的郁绍庭,问道:“我刚才打你电话,怎么没人接?”

突兀的询问响起,一时间,其他人都噤了声,不解的视线游走在两人中间。

郁绍庭抬眼,看着白筱,眼神讳莫如深,那里面,不是她所能看得懂的内容。

白筱有一种小心思被他看穿的狼狈,刚想撇开脸,他却回答了:“手机落在了房间里。”

“那我让景秘书帮你带下来。”白筱莞尔,清丽的小脸上笑容妍妍,说不出来的温婉动人。

徐蓁宁的手指甲嵌进了手心的皮肉里,脸上的笑靥褪去,淡淡的,近乎冷漠的神情。

——————————

几乎电梯门一合上,原本绷着脸的景行转身凑到白筱身边,一脸委屈地开始表达自己的忠心。

“白小姐,你可别误会,我真不知道徐小姐会过来。”

景行苦哈哈地倒着眉:“郁总跟她没什么的,你不要乱想啊!”

白筱扭头看着景行,弯了弯唇:“本来不会乱想,不过,你说了后我得好好想想了。”

“……”景行哭丧着脸:“白小姐,别介呀!”

郁景希看不下去,小脚踩在景行的皮鞋上:“她本来什么都不知道,你这么一说她现在全知道了!”

白筱:“……”

——————————

景行拿了手机,一刻不停地就跑了,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追赶。

替郁景希洗完澡,白筱拿了自己带来的睡衣进了浴室,等她出来,看到郁景希正站在门口。

小家伙穿着酒店的小浴袍,趿着一次性拖鞋,卷发潮潮的,门大开着,门外是端着一个餐盘的服务员。

郁景希低着头,像模像样地在单子上签了自己的大名,歪歪扭扭的,像蚯蚓一样。

“好了,明天退房的时候,我爸爸会一起结掉的。”说完,从服务员手里接过了餐盘。

关了门,抱着大大的餐盘,郁景希一个转身看到白筱,也不诧异,抿着小嘴大摇大摆地到沙发处。

“你自己买的?”白筱看到他掀开盖子,是一盘意大利炒面。

郁景希老成地嗯了一声,拿起刀叉,准备开动。

白筱坐到他身边:“晚上吃了那么多东西,现在才几点,又吃?会消化不良的。”

郁景希挑眉斜了她一眼:“放心吧,我爸爸会安全回来的。”

“……”

“她追我爸爸好多年了,所以我才认识了小外公,不过,小外公比她可讨人喜欢多了。”

白筱:“……”

郁景希一边吃面一边口齿不清地说:“不过你别紧张,我爸爸也很挑的,这点,跟我倒是很像。”

“……”

白筱夺过了他手里的叉子:“剩下的放冰箱里,留到明天早上吃。”

“我的话,你听到没有?”郁景希用纸巾胡乱抹着小嘴,往她身边挪了挪屁股。

“快点去刷牙。”白筱拍了拍他的屁股:“明天要早起,刷完牙去睡觉。”

郁景希看白筱这副不听教的样子,怒其不争,长叹息,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小小年纪叹什么大气。”

刷了牙,爬到床上,郁景希躺在被子里,仰头看着天花板,长久的发呆后,忽然扭头,看着那收拾的白筱:“郁绍庭今天对你的态度有点恶劣,你们是不是又吵架了?”

“郁景希!”白筱转过身,故作严肃地看他那双贼溜溜的眼睛:“你的礼貌呢?”

这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帮她?!

郁景希撇了撇嘴,把脑袋缩进被窝里,半晌,又探出头:“我睡不着~”

白筱折好衣服,对这个小坏蛋的话是半分也不信:“那你说想要怎么办?”

“我们出去逛逛呗……”郁景希掀了被子,跪在床边,巴巴地瞅着白筱,星星般明亮的眼睛。

——————————

白筱带郁景希去逛了酒店旁边的一个商场。

小家伙一进商场,就直奔地下超市,拎着购物篮,走到哪儿,哪儿的货架就像被飓风扫过。

白筱慢悠悠地跟在他身后。

郁景希站在一个特价台边,篮子搁脚边,拧着小眉毛,拿着一个罐头,表情严谨地看着。

白筱走过去,看似无意地说:“在拉斯维加斯,那个徐蓁宁经常去看你们吗?”

“不是看,是她就住在那里。”郁景希漫不经心地回答,扭头:“你觉得草鱼好吃还是牛肉罐头好吃?”

“……”白筱拿下他手里的草鱼罐头丢回台子上:“她住你们家里?”

郁景希瞟了她一眼:“怎么可能?不过,她买了我们附近的房子,经常来我家蹭饭!”

徐淑媛,徐蓁宁,这两个名字,在白筱脑海里盘旋不去,她的心情其实并不算好。

徐蓁宁对郁绍庭的感情那样明显,丝毫不加以掩饰,虽然景行告诉她,是因为徐蓁宁刚巧认识梁总的太太,今天郁绍庭在跟梁总这边谈一个项目,徐蓁宁是自己主动过来,想要促成这次合作。

结了帐出来,郁景希上下打量了一遍白筱:“说真的,你穿衣服没她好看。”

白筱把一大袋零食递过去:“你自己拎!”

“我说实话,你怎么这么小心眼。”郁景希砸吧了下小嘴,不肯接:“算了算了,我再帮你一回吧。”

“……”

当郁景希轻车熟路地把她带到内yi专柜,白筱转身要走,小家伙忙拉住她:“说好选衣服的!”

“郁景希,你逗我玩呢!”白筱觉得自己脑子秀逗了,才会相信这个小坏蛋的话!

“没……没啊。”郁景希走过去,拿了一件镂空睡裙,往自己身上比了比,裙摆都已经拖地:“你看你看,你要是穿了这个,郁绍庭一定会喜欢的,就你那件纽扣扣到脖子的睡衣,我看了都没胃口。”

说话间,额头上挨了一记爆栗。

——————————

徐蓁宁从洗手间回来,推开包厢门,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郁绍庭的身上。

他正坐在主位上,跟梁总说着话,包厢里弥漫着烟草的味道,郁绍庭的手上也有一根烟,西装脱了挂在衣架上,穿着一件深色衬衫,五官深沉又严峻,身上是成熟男人特有的气度跟魅力。

她站在门口,隔着一定距离看着他,好不容易散去的酒意就涌了上来。

“徐小姐回来了?来来,刚才我这杯酒,徐小姐可没喝。”梁总那边的一位副总看到门口出神的人儿。

徐蓁宁回到自己位置上,端起酒杯:“周副总敬酒,我怎么也不能推辞。”

“好,徐小姐爽快人啊!”周副总拿起白酒,往徐蓁宁杯子里倒满,徐蓁宁蹙眉,却没阻止。

周副总也给自己倒满,朝徐蓁宁碰了碰杯子:“这杯我干了,徐小姐自便。”

徐蓁宁刚才已经喝了不少酒,整个胃都难受,但她依旧带着笑,眼尾余光却瞟向郁绍庭,看他自始至终都没出声劝止,心里突然升起了怨气,脸上笑容却愈加灿烂,仰头,一口气喝光了杯中酒。

“徐小姐好酒量!”周副总见状又给她满上:“真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来,我再敬徐小姐一杯。”

“是吗?”徐蓁宁自嘲地一笑,但还是将一杯白酒灌下了肚子。

——————————

饭局在晚上差不多十点时结束,梁总那边,好几个已经喝得人仰马翻,走路七倒八歪。

“郁总,时间还早,要不再去玩会儿?”梁总建议:“不远处就是C城最大的私人会所。”

这话说的不算露/骨,但常年混迹生意场的人都明白,酒足饭饱之后,自然是享乐子……

郁绍庭嘴边噙着浅笑,没有回绝,徐蓁宁在一旁看着,手攥紧了酒杯。

换了场地,还请了好几个年轻漂亮的小姐进来,但郁绍庭身边,却没有一个人敢过去坐。

喝得醉醺醺的梁总左拥右抱,被两个小姐左一杯右一杯地灌酒,不亦乐乎。

徐蓁宁一直坐在角落里,冷眼看着这些男人吃喝玩乐,她一手捂着胃,火烧一般的难受。

包厢门开了,景行进来,在郁绍庭耳边说了几句话。

郁绍庭给自己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对梁总道:“酒店那边,孩子闹腾得厉害,我就不陪大家了,今天大家在这里的消费都记我帐下,就当是赔礼,至于合作项目,明天我们再详谈。”

“好好,郁总自便。”梁总客气道。

走出包厢,郁绍庭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拿出手机,边拨打边朝电梯口走去。

电梯门开了,进去,按了按钮,门快要合上时,一只纤白的手伸进来,门重新开了。

郁绍庭抬头,看到追过来的徐蓁宁,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见没人接电话,就收起了手机。

徐蓁宁好像没瞧见他打电话,笑容晏晏地进来:“跟鼎洪的这个项目,应该会成了。”

郁绍庭看着电梯不断变化的楼层数,过了会儿,才转头,看着徐蓁宁那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其实,你没必要那么做。”很冷淡的语气,没有一丁点的怜惜。

徐蓁宁笑容一僵,不懂他的意思,是说她没必要剪掉长发还是没必要这样主动来“陪酒”?

但无论是哪一个意思,她都觉得难堪。

她想起了酒店大堂,当着那个女人的面他说得话,看似冷落,却是护着那个女人,他不希望那个女人和孩子掺和进他的工作上来,不愿意让那些工作伙伴把主意打到她们身上去——

在那一瞬间,徐蓁宁发现自己的主动请缨变得无比的可笑。

他根本就没在乎过一点。

徐蓁宁红了眼圈,看他走出电梯,立刻跟了上去,在出了会所大门,忍不住拉住他的手臂问:“为什么?”

为什么宁愿选择那样一个普通的女人,也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如果是不喜欢她模仿徐淑媛,那她从此之后只做自己,不再去当任何人的影子……

郁绍庭低头,看着被她紧紧攥着的袖子,眉头微微敛起,那边,景行已经下来:“郁总。”

“徐小姐喝醉了,送她回去。”

手机响了,郁绍庭看了眼来电显示,是白筱的,他没有回避,当着徐蓁宁的面就接了。

“嗯……吃完了,你先睡,过会儿就回去。”

“徐小姐。”景行想要去搀扶因为喝多了有些步履不稳的徐蓁宁。

徐蓁宁看着郁绍庭冷峻的五官,狠狠地甩开景行的手,转身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走了。

郁绍庭挂了电话,看着那道逐渐汇入黑夜里的身影,对景行道:“跟上去,送她回酒店。”

景行连忙跑着去追徐蓁宁,生怕喝醉酒的徐蓁宁只身一人,大晚上的一不小心,出什么闪失。

郁绍庭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酒店,他没打车,而是走了过去,其实到了他这个年纪,有如今这个身价,一般在外都有代步工具,很少再这样徒步,到了酒店门口,也没有即刻就上去。

站在外面,点了根烟,直到他觉得身上的酒气散去了不少,才捻了烟蒂进了酒店。

——————————

白筱挂了电话,坐在床头,看了眼身边熟睡了的郁景希,掀了被子轻轻地下床。

走到衣柜边,那里摆了个纸袋,里面是刚才在商场里买的睡裙。

白筱的脸微烫,当时的自己是不是脑子抽了,居然会被这个小家伙牵着鼻子走。

想到郁绍庭冷淡的说话口气,想到那个打扮靓丽的徐蓁宁,白筱咬了咬牙,还是拿出了那件镂空透视的睡裙,走进浴室,换下了身上保守的睡衣睡裤,套上睡裙,身上突然就一凉,暴露了大片的肌肤。

坐在沙发上,眼睛看着电视,耳朵却注意着门口的动静。

门铃声响起时,白筱连忙跑过去开门,脸上是温柔羞赧的笑容:“回来了?”

郁绍庭的脑袋有些胀痛,当他看到一身性/感打扮的白筱,还有她过于温柔的口吻,一时忘了做出该有的反应。

……本章完结,下一章“小外公,你得管好你的女儿,知道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