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5章:这样的你要怎么配得上他?【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5章这样的你要怎么配得上他?【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次活动是以评委打分的方式选出几个优秀的学生,再在这些学生中选一个师从徐敬衍。

白筱她们艺术中心参加活动比赛的是四名学生,其中不乏学了三四年小提琴的,当白筱听到主持人的报分时,不敢相信,因为分数太低,负责人直接惊呼:“怎么可能啊?明明比前一个拉得好!”

看着孩子沮丧地低头,白筱拧眉,若有所思地望向评委所坐的位置。

徐敬衍虽然是活动请来的嘉宾,但他没有参与评分,而是把评委的名额给了徐蓁宁。

中场休息,徐蓁宁离开宴会厅去洗手间。

白筱安慰地摸了摸孩子的头,也跟着的退开椅子起身,负责人问:“白老师,你去哪儿?”

“去处理一下私人问题。”

——————————

白筱走进洗手间时,徐蓁宁正对着镜子在涂口红,很妖冶的火红,犹如一把燃烧在人胸口的火。

见到她,徐蓁宁并未诧异,仿佛就是在特意等着她。

白筱也没拐弯抹角:“丁磊的成绩不该那么低,按照之前的评分标准,他最起码会有八十五分。”

徐蓁宁慢条斯理地把口红放回化妆包里,没急着拉拉链,抬头,透过镜子看向白筱。

“你是哪家音乐学院毕业的?”

白筱愣了下,回望着镜子里徐蓁那双画着眼影的美眸,据实回答:“我当年没有报考这类学校。”

“那你现在是以什么立场来质疑我的专业水准?”徐蓁宁挽起唇角,眼底带着讽刺。

白筱蹙眉,片刻后,说:“我以为,你会是个公私分明的人。”

徐蓁宁打开水龙头,洗着手:“怎么,我给你手底下的学生打低分,就是公私不分的人了?”

“你有没有公私不分你心里恐怕比我清楚。”

徐蓁宁“啪”地按下水龙头,转身,看着白筱画着淡妆的脸,尤其是灯光下,白筱细腻光滑的肌肤,眼角也没一条细纹,曾经她也有过这样的时光,只不过,那时候,她的心里眼里都只看得到那一个男人。

就在今天早晨醒过来,她照着镜子,发现自己眼角生出了两条细细的纹路。

徐蓁宁个子本就高挑,踩着八公分的高跟鞋,比穿着平底单鞋的白筱整整高出了大半个头。

望着眉目清丽的白筱,徐蓁宁轻笑:“我发现,白小姐说话,就像个还没长大的孩子。”

“……”白筱当然不会认为徐蓁宁在夸奖自己年轻。

她对上徐蓁宁含笑的眼:“我只是说我要说的,至于我有没有长大,有人比徐小姐更清楚。”

徐蓁宁笑容一滞,搭在盥洗台边的手握紧,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白筱口中的“有人”,她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的是郁绍庭,白筱的话怎么听怎么都充满了挑衅的意味。

——————————

白筱看徐蓁宁神色不愉,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不想再久待,转身出了洗手间。

没走几步,徐蓁宁就追了出来:“站住!我有说让你走了吗?”

极具命令口吻的话,白筱听了心里并不舒服,听到高跟鞋声,还是停下脚步回头:“还有事?”

徐蓁宁已经压制下自己翻腾的心绪,放缓急促地脚步,踱到白筱跟前,上下打量着白筱,嘴边是一抹很浅的笑,无懈可击的大方得体:“要不是昨晚看到你,我真不会把你跟姐夫联系到一起。”

同样是千金大小姐出身,比起刁钻任性的郁苡薇,白筱更不喜欢眼前这位徐小姐。

郁苡薇是直接把对你的厌恶表现在话语间,但徐蓁宁显然不是毛躁的性子,控制得住自己的性子。

白筱听徐蓁宁这么说,没有接话。徐蓁宁只不过是需要一个开场白,接下来说的话才是重点。

“姐夫的选择真的出人意料。”徐蓁宁望着白筱,弯着唇:“我听说你见过我大伯母了?”

白筱猜不到她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但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在为说好话做铺垫。

徐蓁宁也没想让白筱回答,自顾自地说:“说实话,当我知道的时候,也很惊讶。”

感叹的语气,白筱从其中听出了徐蓁宁对自己的敌意,还有一丝毫不隐藏的不屑,不由莞尔:“是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没读正规的大学,是在参加工作后读的夜校?”

白筱望着她,没有回答,徐蓁宁耸了耸肩:“SORRY,昨晚上查看了你在艺术中心的一部分资料。”

“说到这个,我想起来姐夫好像是斯坦福大学毕业的,斯坦福你应该知道吧?美国最大的私立大学,现任比利时国王菲利普就是从那毕业的,说近了,现在国内知名某电商XX也曾是姐夫的校友。”

白筱仿佛没听出她对自己的贬低,点点头:“那我晚上回去,问他认不认识Jarron/Collins,郁绍庭比他应该低了一届吧?我朋友是Jarron/Collins的铁杆粉丝,要是他们认识,还能要到Jarron/Collins的亲笔签名。”

“……”徐蓁宁冷眼看着她:“我的话,白小姐是真没听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那我也对徐小姐说一句,大海不讥笑水滴,高山不讥嘲小石。”

徐蓁宁似不敢置信地轻笑了声,皱眉打量着白筱:“这句话听起来励志,但现实就是现实,没有傲人的学历,只是从一个小城市的农村出来的女人,你难道真觉得,这样的你要怎么配得上他?”

“姐夫一直生活的圈子,你了解吗?他在拉斯维加斯,经常忙于应酬,他隔周都会去马场骑马,每个星期四下午会去健身中心打网球,他最常去的酒吧,他最爱喝的酒,最喜欢抽的烟,这些,你又知道多少?”

“还有他的朋友圈,不是红三代官二代,就是一些富商和学识渊博的大家,你有想过,你会不会被他们所接受?”徐蓁宁眼神有些咄咄,“白小姐,你别告诉我,你从没考虑过这些问题。”

白筱心头堵了一口气,当初,郁老太太反对她跟郁绍庭,也不曾这般理直气壮地质问过她。

如今,徐蓁宁又以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

白筱虽然从小性格温和,很多时候不喜欢跟人斤斤计较,但并不表示她会人人宰割。

她毫不示弱地迎上徐蓁宁逼问的视线:“你说郁绍庭的朋友,是路靳声还是辛柏?”

徐蓁宁目光一颤。

“对于徐小姐这些忠告,我都收下了,过去,我从没费过心去了解郁绍庭的生活,听你说起,我才发现自己真的不够关心他,以后,我会尽好自己的责任,照顾好他跟景希。”

徐蓁宁看着面不改色说出这番话的白筱,气得差点吐血,有见过不识趣的,没见过这么不自量力的。

白筱面色如常:“徐小姐说完了?要是没话说,那我就先进去了。”

说着,白筱转身打算进宴会厅,却看到了徐敬衍。

徐蓁宁瞧见不知何时站在那的徐敬衍,脸色一怔,因为徐敬衍站得位置隐蔽,刚才居然没看到。

白筱只是冲他点头,很平淡的神情,然后管自己走去宴会厅,推开门进去。

徐敬衍从晃动的门上收回目光,看向徐蓁宁,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等会儿,你不用进去了。”

——————————

白筱回到宴会厅里,深深地呼出一口淤气,然后,她发现郁景希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作为嘉宾的徐敬衍,只需要在活动结束前出场一下就好,所以,小家伙就一直跟他待在贵宾室里。

想到刚才在外面遇到徐敬衍,郁景希出现在这里也就不稀奇了。

白筱一走过去,郁景希就凑上来:“去哪儿了?一进来,就找不到你的人影。”

“洗手间。”白筱拍了拍他的小肩膀:“坐过去些,给我腾点地。”

郁景希立刻挪了挪自己的屁股,等白筱坐下,扭头瞅着她:“谁又惹你不高兴了呀?”

“你说呢?”

小家伙撇了撇嘴,扭捏了下小身子,咕哝:“反正不是我,我刚来。”

白筱揉乱他软软的卷发,心情好了不少。

忽然平,评委席那边有一些混乱,白筱也跟着望过去,入目的是坐在徐蓁宁位置上的徐敬衍。

主办方几位负责人已经纷纷过去跟徐敬衍握手。

徐敬衍进来时很低调,几乎没有人察觉到,他低声交代了几句后,下半场活动才宣布继续。

至于徐蓁宁,没再出现在宴会厅里。

虽然活动最后选出的学生不是白筱她们艺术中心的,但白筱并没有不甘心,全过程,徐敬衍很公正。

白筱忍不住去摸丁磊的脑袋,要不是受她拖累,他也不会得那么低的分。

或许她不该答应过来带队,结果忙没帮上,还扯了后腿。

一个现场工作人员突然跑过来,”请问,哪一位是丁磊小朋友?”

白筱不解,工作人员解释:“哦,徐先生说觉得刚才叫丁磊的学生拉得不错,想喊你过去指导你几句。”

负责人先欣喜若狂,忙带着丁磊过去,不忘交代白筱先看着其他孩子。

——————————

没一会儿,负责人就红光满面地领着丁磊回来,依着行程,吃晚饭一行人就得回丰城去。

白筱明天要上班,郁景希得上学,所以也打算一块儿回去。

一行人正准备去酒店的餐厅吃饭,还没出宴会厅大门,一个助理就跑过来:“是白小姐吧?”

白筱点头,不认识对方:“是我,有事吗?”

“JY让你等他一下,他那边马上就好了。”助理说。

“……”白筱不是很懂他的意思,也不明白徐敬衍为什么要传达这么一句话?

负责人诧异:“白筱,你认识JY徐?!”

白筱有些头疼,敷衍地打发了负责人他们,拉着郁景希的小肉手,站在不显眼的地方等徐敬衍过来。

“等多久了?”身后传来徐敬衍的声音。

白筱猛地转身,就看到他笑吟吟地站在那里,愣了下,说:“没多久,您有话跟我说?”

郁景希仰着小脸,乌溜溜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

徐敬衍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瓜,看向白筱:“时间差不多了,出去吃午饭吧。”

白筱没动,牵着郁景希,徐敬衍回头,她婉拒:“我们负责人那边已经订好了,不用那么麻烦。”

徐敬衍笑笑:“怎么,现在连我也不待见了?”

“……”

白筱有被人戳中心事的窘迫,前有徐淑媛,后有徐蓁宁那番话,她确实不想跟徐家人有太多交集。

“走吧。”徐敬衍抱起了郁景希,走在前面,白筱无奈,跟了上去。

出了宴会厅,徐敬衍问:“绍庭呢?他吃过午饭了吗?要没有的话,把他也叫上。”

白筱正欲回答,眼角余光却瞟到了酒店大堂的休息区一幕,徐蓁宁一身OL装束,柠檬黄的修身西装,白色雪纺衬衫,黑色九分裤,蹬着一双摇摇欲坠的高跟鞋,翘着二郎腿,接受今天来活动现场的媒体采访。

“蓁宁这些年独自在国外生活,性格上难免要强,说起话来也不太顾及旁人感受。”

徐敬衍忽然开口,虽然他用很随意的口吻说的,但白筱还是听出,他是特意跟她说的。

像是一种变相的道歉。

白筱扯了扯唇,轻描淡写的语气:“我看不止是性格要强,还是感情偏执……”对某个人。

徐敬衍瞟了她一眼,笑而不语。

郁景希趴在徐敬衍肩头,看看这个,又瞧瞧那个,不是很听得懂他们说的话!

——————————

徐蓁宁应付记者的同时,眼睛一直注意着宴会厅那边,然后,就瞧见白筱跟在徐敬衍旁边出来。

刚才在宴会厅外面,徐敬衍虽然没说什么,但脸色很不好。

徐敬衍虽说性子温和儒雅,但不代表没有脾气,徐蓁宁从没见过他生气的样子,这还是第一回。

看到白筱笑容晏晏地跟在徐敬衍身边,徐蓁宁手指揪紧手里的文件,不过,刹那间,她脸上神色一松,跟记者们说了几句,就放下手头的文件,起身朝着徐敬衍他们走过去:“爸爸!”

徐敬衍转头,瞧见徐蓁宁,又看了眼她身后的记者:“采访好了?”

“嗯,正打算请大伙儿去吃个饭。”徐蓁宁莞尔,自始至终都没看一旁的白筱一眼。

徐敬衍点头:“好好招待,他们今天也辛苦了。”

“好的,您放心吧。”徐蓁宁笑道。

“我们也走吧。”徐敬衍扭头,对白筱说。

几乎是白筱准备走的瞬间,徐蓁宁看准一个匆忙过来的客人,悄悄地伸脚绊了对方一下,对方正低头看手机,一不留神,整个人都往前跌去。“小心!”徐蓁宁一声惊呼,伸手去扶他。

白筱也察觉到旁边发生的一幕,然后看到,原本往前倾的客人忽然改变方向,朝她撞过来。

当胳臂肘传来被撞击的痛楚,白筱想要闪开已经来不及。

对方体积比较庞大,在一声尖叫里,白筱跟那人撞成一团,两人纷纷地倒在地上。

更倒霉的是,对方压住了白筱的裙摆,肩膀跟胳肢窝连接位置发出布帛裂开的“嘶啦”声音。

趴在徐敬衍肩上的郁景希,亲眼目睹白筱跌倒的全过程,急了,两只小脚蹬着,要滑下来跑过去。

徐敬衍听到身后动静,回头,听到徐蓁宁惊叫:“衣服怎么裂开了一条缝?白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这衣服质量怎么这么差,稍微压了下,就破成这样了?”

————————

二更时间在傍晚六点左右,具体看留言板通知~

……本章完结,下一章“她就算再丢脸,也是我郁家的人【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