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6章:她就算再丢脸,也是我郁家的人【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6章她就算再丢脸,也是我郁家的人【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徐蓁宁一惊一乍的声音引得其他人侧目,就连原本等在那聊天的媒体记者也纷纷好奇地望过来。

白筱跌坐在地上,只觉得胳臂和背部一阵凉意,整个左肩都露在了外面,白皙得刺眼。

徐蓁宁看着白筱的狼狈样,嘴角微翘,然后一脸焦急地过去:“要不要紧?这裙子看来是不能穿了。”

“要不,跟我去楼上,我那儿还有几件衣服。”

白筱没工夫去揣摩徐蓁宁的虚情还是假意,想去捂衣服的裂缝,无奈在身后,够不到。

“小白!”郁景希已经跑回来,小身子帮白筱挡着背后泄露的chun/光,小肉手捏着裂开的那条衣缝。

那位撞到人的先生连连道歉。

“你怎么走路的?现在她这样子,衣不遮体的都被看光了!”徐蓁宁愤懑地嚷道。

白筱拧眉,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看,拉着要掉落的裙子,淡淡地道:“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徐蓁宁拔高了声量:“幸好这不是在丰城,要不然,被记者拍到,还不知道怎么说郁家!”

郁景希瞪圆一双黑琉璃般的眼睛,气鼓鼓地望着徐蓁宁。

“蓁宁,把你房间拿一套干净的衣服下来。”徐敬衍打断了徐蓁宁的话。

徐敬衍把自己的外套脱了,蹲下,罩在白筱的身上:“有没有受伤?试试看,能不能站起来。”

郁景希立刻去搀扶白筱。

“没事。”白筱捏了捏他的小手,除了裙子破了,倒也没有扭伤脚之类的麻烦。

徐蓁宁看到徐敬衍护着白筱,还有郁景希乖巧殷切的样子,气得不轻,脸上却是担忧的表情:“还好,姐夫不在这里,不然,我都替他急。你等等,我马上上楼去拿套你能穿的衣服。”

“不用。”一道熟悉的低沉男声在身后响起,徐蓁宁蓦然回头,入目的是郁绍庭阴沉的五官。

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徐蓁宁看着走过来的郁绍庭,再也不复刚才的幸灾乐祸,喊了他一声:“姐夫!”

郁绍庭侧头,视线落在她的身上。

徐蓁宁扯了扯唇角,貌似无意地看向白筱:“白小姐刚才不小心摔倒,裙子都扯破了,都不知道怎么办。”

“就算她再丢脸,也是我郁家的人,不劳他人费心。”

“……”徐蓁宁攥紧双拳,郁绍庭不咸不淡的一句话,却令她颜面尽失。

郁绍庭走到白筱的跟前。这会儿,白筱已经站起来,看到突然出现在酒店里的郁绍庭,原本紧张难堪的情绪逐渐散去,她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看到他脱下西装,拿掉徐敬衍的外套,用自己的衣服将瘦弱的她裹在里面。

郁景希很有眼色地把外套还给徐敬衍,没忘记道谢:“小外公,你把衣服穿上吧。”

徐蓁宁望着被郁绍庭拦腰抱起,靠在他身上的白筱,白筱身上还披着他的西装,两人那样旁若无人的亲密……她一张脸青白交加,最后通红,就像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酒店。

最大的讽刺,莫过于你费尽心思,人家却一点也不当回事。

徐蓁宁心不在焉地转过身,却发现徐敬衍脸色不愉地望着自己,听到他说:“你跟我回房间去。”

——————————

出了酒店,白筱双手攀着郁绍庭的肩,忍不住问:“怎么突然来这里?不是跟梁总他们谈事吗?”

郁绍庭没吭声,车子就停在门口,酒店门童立刻上前打开副驾驶车门。

“我跟景希坐在后面。”白筱说。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可能是嫌她多事,但还是俯身,把她抱进后座。

跟在后面的郁景希熟练地爬上车。

现在,白筱冷静下来,再想想刚才自己遭遇的意外,不免觉得事有蹊跷。

不说一个好好走路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栽倒,明明是往前摔的,突然撞向她这边,而唯一接触了那人的就是上去搀扶的徐蓁宁,不是白筱猜忌心强,而是徐蓁宁后来说的话,好像恨不得她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尽洋相。

有些念头,一旦生出,就没有办法再轻易地消除。

徐蓁宁这样针对她,纯粹是女人的嫉妒心,估计不仅仅郁绍庭,还有徐敬衍的缘故。

“有没有怎么样?”郁景希靠着她,关切地问:“你说你,就是太瘦了,才会被那个大胖子撞倒。”

白筱摇头:“就衣服坏了。”

“哪有!”小家伙胖乎乎的手指按了按白筱的膝盖:“看看,好大一块淤青呢!”

白筱倒吸了口凉气,因为真疼,郁景希挑眉看她,一脸‘我就知道这样’的得意表情。

——————————

车子开去郁绍庭下榻的酒店。

郁景希倒在白筱身上,捂着小肚皮直喊饿,刚才那么一闹腾,都忘了还没有吃午饭。

“你吃了没?”白筱从后视镜里看到郁绍庭的额头。

郁绍庭抬眼,捕捉到她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却没说话,沉默的眼神。

白筱见他这样,就知道他应该还没吃:“等会儿在酒店餐厅吃吧。”

他移开眼,对她的建议没说好,也没有不好。

郁绍庭把车开进酒店的地下停车场,刚一停下,郁景希就迫不及待地下车,捂着裤裆,急忙忙地跑去某个角落,对着一堆垃圾开始尿尿,“郁景希!”白筱想阻止已经来不及,讪讪地捂着眼睛背过身。

空旷的停车场响起一声闷重的关车门声,郁绍庭下了车。

白筱忍不住跟他抱怨:“你看你儿子,随地小便。”

“……”郁绍庭抬头望着她,略带戏谑的眼神,仿佛在说:“难道不是你儿子?”

“就当我没说。”白筱捂着脸,转开眼,却发现有人在不远处对着他们拍照。

恐怕是有记者听了徐蓁宁的那句话‘幸好这不是在丰城,要不然,被记者拍到,还不知道怎么说郁家’后动了心思,想要挖这条新闻,所以偷偷地跟了他们一路。

郁绍庭也发现了那个偷偷摸摸的记者,朝着那边大步走过去,冷声道:“你哪个报社的?”

对方没想到被发现了,慌忙把相机往身后藏。

“刚才拍了什么?”郁绍庭眉头紧皱,脸色也不好,一看就知道是不好惹的主。

“没……没拍什么。”对方吞吞吐吐,额头渗出一点冷汗。

郁绍庭不是那些刚进社会的菜鸟,哪会信这话,也不跟他啰嗦,伸手:“给我。”

“郁……郁先生,我真没拍什么内容。”对方还要做垂死挣扎:“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

“给不给?”郁绍庭冷硬的声音,强势的态度,显然对方触了他的逆鳞,随时都有可能动手揍人。

对方眼神闪烁,显然不愿意交出自己的相机。

郁绍庭不再跟他废话,扯了他的领子,就把他扯进了旁边的拐角处。

白筱生怕他们真的动起手来,瞧了眼郁景希所在的方向,小家伙尿完了,从地上捡了一张不知是谁丢在那里的动画片海报,津津有味地看着,没心没肺地,看他没事,白筱才朝拐角处跑过去。

郁绍庭已经出来了,手里多了个单反相机。

“没事吧?”白筱看到,那个记者灰头土脸地走了,一步一回头,似乎很不甘心。

郁绍庭打开相机,一张张照片翻过去,对方拍了不少,但只有刚才拍的那张是两人的正脸。

白筱看出他应该没动手,松了口气,问道:“刚才问你也不说,你吃过午饭了吗?”

“我吃没吃过你不知道?”郁绍庭转过头,看着她,不善的口吻。

“……”白筱转了下眼睛,听到他说:“是谁说,让我别跟梁总一块儿吃饭的?”

不是都说,男人做那档子事之前、过程和结束时承诺的话,不可信吗?

况且……她当时也就那么随口一说,没想过他会当真。

“我以为你哄我的。”白筱说。

“……”

郁绍庭运了气盯着她,那边,郁景希瞧见两人杵在那,气氛不对劲,伸着脖子晃过来听热闹。

白筱看到郁景希,忙拉过郁绍庭的手,用手指在他掌心打着转:“我知道错了,原谅我吧。”

因为认错态度着实太好,郁绍庭侧头看着她,终究是没冲她发作。

倒是郁景希,没听成热闹,惹了一身骚,郁绍庭突然看向他,冷沉的声音,训道:“还有你,下次再随地小便,你就给我出门垫个尿不湿!”

郁景希愤愤不平,却不敢跟郁绍庭顶嘴,小声嘀咕:“不敢冲她发火,就骂我,哼!”

说完,撒腿就跑去电梯口,生怕被郁绍庭逮住揍一顿。

坐电梯到一楼时,白筱还是出去,跟大堂经理说了小孩憋不住在停车场撒尿的事情,道了歉,告诉了大堂经理大致位置,并说愿意对此作出赔偿。

大堂经理看了眼躲在白筱身后的漂亮孩子,笑笑,表示理解,等会儿就请人去清理。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地小便了?”白筱转身,捏了捏郁景希的小鼻梁。

小家伙刚被人盯着看,害臊地红了脸,抓耳挠腮,咕哝:“我这不是忍不住了吗?”

——————————

昨晚,白筱过来这边酒店时,也把行李带来了,去吃饭之前,她先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

很一般的毛衣、牛仔裤,出门时,她顺便还把长发扎起。

白筱到餐厅的时候,郁景希正有模有样地坐在那点菜,旁边,侍应生毕恭毕敬地拿着笔记录。

郁绍庭坐在郁景希对面,靠着椅背,穿着深灰色的衬衫,领口开了几颗纽扣,袖口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桌边有一个烟灰缸,他的右手腕搁在桌边沿,手指间夹着一根烟,然后,抬头朝她望过来。

“这个餐厅可以抽烟吗?”白筱走过去,入座前煞有其事地问了句。

侍应生看了眼郁绍庭,又看看白筱,有些尴尬。

其实是不能抽烟的,但因为客人长得太帅又多金,她不好意思开口。

郁绍庭深邃的目光落在白筱身上,烟蒂被按灭在手边的烟灰缸里,然后烟灰缸被拿走了。

白筱把烟灰缸跟菜单一并递给侍应生,莞尔:“谢谢。”

——————————

这边一家三口用餐,另一边,气氛远没有这么融洽。

徐蓁宁跟徐敬衍上了楼,一路上,徐敬衍都没说话,她也因想着郁绍庭而心不在焉。

进了房间,徐敬衍开门见山:“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第二次。”

徐蓁宁看着他,刚才她的动作很隐秘,应该没人看到,而且徐敬衍是背对着她的,更不可能知道是她使得绊,所以听到徐敬衍这么说,她忍不住蹙眉:“我不知道爸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徐敬衍深吸了口气,“那你说,绍庭他知不知道你刚才干的事?”

徐蓁宁脸色一白。

“他虽然是你淑媛堂姐的丈夫,但你别忘了,你堂姐已经过世很多年,他再娶,娶谁,都跟我们徐家没关系,来询问我们一句是客气,不问我们,也没人能去对他指手画脚。”

徐蓁宁不甘,咬着唇:“那个女的根本配不上他。”

“她配不上,那谁配得上?”徐敬衍看着她:“难道你吗?”

“……”

徐蓁宁脸上血色尽褪,狼狈,但还是固执地说:“就算我再不济,也比她好,不管是生活上还是工作上,她能帮姐夫什么?就像刚才的事情,还需要其他人去护着她,她只会拖姐夫的后腿。”

徐敬衍没想到她执念这么深,也知道自己说再多,她也听不进去。

这时,助理来敲门,拿来了一个U盘,里面装的是刚才在活动中拍的一些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大合照。

徐敬衍看了眼徐蓁宁,不想让她再乱想,把U盘给她:“把这些照片传回家里的电脑,过两天回去后打印出来。”

——————————

徐蓁宁拿了U盘,魂不守舍地回到自己房间,坐在电脑前,还是心有不甘!

她不明白,真的不明白,那个白筱有什么好的?

要学历没学历,要家境也没家境,只不过年轻了些,长了张狐媚子的脸……

徐蓁宁转头,看着试衣间前的自己,她到底哪儿不如那个女人了?

夏澜的电话突然进来,徐蓁宁回过神,接起:“妈?有什么事?”

“吃过饭了吗?”夏澜正站在自家别墅的阳台上织一条男士围巾,得空,想起了在C市的丈夫跟女儿,怕打扰到丈夫工作,就拨了女儿的电话:“你爸爸呢?你记得让他少喝点酒,他的胃一向不好。”

徐蓁宁想到徐敬衍对白筱的好态度,听了这话,含糊地应了几声。

“怎么了?”夏澜明显察觉到女儿情绪的不对劲。

“没事,爸让我把刚才在活动上拍的照片传回去。”徐蓁宁呼出口气,才让自己保持语调正常。

母女俩又说了几句,才挂了电话,徐蓁宁开了电脑,把照片打包,发了封邮件回去。

首都那边,夏澜放下手机,保姆刚巧泡好花茶给她送上来。

家里的电脑一直开着,邮件进来,有提示音。

夏澜端着茶杯,想到C市的那个活动,丈夫有跟自己提过,想找一个学生,她自然知道,徐蓁宁并没有徐淑媛那样的艺术天赋,曾经,徐淑媛是丈夫最得意的学生。

想到这,夏澜突然对那些照片来了兴致,不知道敬衍最后选了谁?

走到电脑前,点开信箱,夏澜下载解压了那些照片,一边喝着茶一边饶有兴味地一张张看下去。

“砰!”楼下,保姆正在收拾客厅,突然听到书房里传来杯子落地碎裂的声响!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正的赢家,从来都不是她【一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