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7章:真正的赢家,从来都不是她【一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7章真正的赢家,从来都不是她【一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保姆听到动静,慌忙上楼:“太太,你还好吧?”

夏澜坐在电脑桌前,有些失神,听到保姆的叫唤,收起凌乱的思绪,故作冷静地说:“没事。”

脚边,是碎了一地的瓷片。

保姆想进来收拾,夏澜阻止了她:“你先下去吧,这里,我自己会弄好的。”

“哦。”保姆关心地看了眼夏澜苍白的脸:“太太,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夏澜扯了下唇角,揉着额角:“可能有些累到了,昨晚写报告写得太迟,休息会儿就好。”

保姆这才放心地下楼去了。

夏澜转头,看向还亮着的电脑屏幕,屏幕上,赫然是一张放大的合照。

她的视线定格在最右边那个年轻的女孩脸上。

似曾相识的五官,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依旧犹如她心头的一个烙印,随着岁月的推迟,越加地丑陋。

夏澜看着照片,手握紧了鼠标,手心是细细的汗水。

她蓦地站起,快步走出书房回到阳台,拿起手机,拨了徐敬衍的号码。

等待的时间是煎熬的。

脑海里闪过一连串的词汇,C市,黎阳,白宁萱,她闭上眼睛,怎么忘了,黎阳离C市那么得近……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徐敬衍的声音:“夏澜?”

“吃过饭了吗?”夏澜的声音如常,听不出任何异样。

“刚让ELVA下去点餐,不是今天要去开研讨会吗?”

夏澜心乱如麻,但面上一点也不显:“嗯,研讨会推迟到明天下午了,活动还顺利吗?”

“还行吧。”徐敬衍的语气差强人意,对最后选出来的学生并不是特别满意。

“并不是每个孩子都是天才,”夏澜听他讲话,心情逐渐好转,淡笑:“这个世界上,爱因斯坦能有几个?”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夏澜没察觉到徐敬衍情绪的异常,这才安心地挂了电话。

拿着手机,夏澜站在阳台前,久久地,直到身体传来凉意。

她转身回到书房,出神地坐在转椅上,盯着那张照片,然后拉开书桌的倒数第二个抽屉。

那里面躺着一个相框,相框里是一张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夏澜拆了相框,那张全家福下面,她像是预先知道一般,抽出了另一张照片。

已经很陈旧的照片,是二十几年前拍的。

夏澜看着照片里笑靥如花的年轻女人,自嘲一笑,白宁萱,其实你从不曾离开过,他一直都没忘记你。

真正的赢家,从来都不是她。

——————————

吃了饭从餐厅出来,白筱接到艺术中心负责人的电话,对方问她在哪儿。

白筱这才记起来他们下午是要回丰城的。

“好,我们马上回去。”白筱挂了电话,转头,催促还趴在大鱼缸边的郁景希快回房间收拾。

郁绍庭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偶尔看一眼走动收拾的一大一小。

郁景希表情严谨地折叠自己的小短裤,白筱蹲在那,把行李一件件放回拉杆箱里。

白筱起身拿护肤品时,看到郁绍庭,问:“你下午没工作了吗?”

“如果你忙的话,不用在这里陪我们,等会儿,我们自己可以坐车去那边跟他们会合。”

郁绍庭长腿交叠地坐着,没有走,白筱见他这么空闲,也就没再多说什么。

负责人催促的电话打来时,白筱刚收拾完:“嗯,你别急,我们这就过去,十五分钟后见。”

“我送你们过去。”郁绍庭起身,走过来,接过白筱手里的行李。

郁景希已经背好大书包等在玄关处。

白筱没意见,拿了自己的包,牵着小家伙开门出去,三人乘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

上车,白筱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洗面奶好像没拿,一翻行李,果然,落在了楼上。

“你把房卡给我,我上去拿一下。”白筱说。

郁绍庭抬眼看她,没有给房卡,而是打开车门下了车:“我陪你一块儿上去。”

白筱看了眼身边的郁景希,对站在车边的男人说:“那要不你去拿吧,我们在这里等着。”

她不放心让一个孩子独自等在这里。

况且……拿一瓶洗面奶,也用不着两个人吧?

郁绍庭皱眉,他拉开了后座的车门,声音沉沉地:“我怎么知道你放哪儿了,下车,自己去找。”

“……”

白筱下车,朝他摊手:“房卡,给我。”

郁绍庭不看她,就站在那,也不去裤袋里掏房卡。

白筱有些搞不懂他的想法,看了看时间,后座车窗突然降下,郁景希探出小脑袋。

小家伙喝着旺仔,眼珠子从这个身上滑到另一个身上:“你们两个干嘛呢?不是要拿洗面奶吗!”

白筱看向跟前的男人,郁绍庭突然拽过她的手腕,拖着她就往电梯走去。

“郁绍庭,你干什么呀?景希还在车里呢!”白筱边走边看向轿车。

“停车场有监控,他又不是小孩子,你担心什么。”

白筱:“……”

——————————

牵挂着一个人在车里的郁景希,白筱进了房间,立刻跑去洗手间,盥洗台上也没有洗面奶。

“怎么会没有呢?”明明早上的时候,她还用来着。

想起吃完饭回到房间,郁绍庭好像进过洗手间,她半个身子探出来:“你刚才看到我的洗面奶了吗?”

郁绍庭正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下面的景色,听到她的询问,转过头来。

“就是那个薄荷绿色的。”白筱大概形容了一下。

“找不到了?”他朝她走过来。

“要不……算了。”白筱没忘记,那边酒店里还有一帮人在等她,再拖延下去,估计赶不上动车了。

郁绍庭进了洗手间,转了一圈,最后在马桶旁的垃圾桶边站定。

皮鞋轻踢了下垃圾桶,转过身看她:“是不是这个?”

白筱过去,一看,不就是她的那支洗面奶,正跟厕纸躺在一起!

“谁干的呀,这么缺德!”白筱怎么也不可能去把它捞出来,“怎么把人家的东西随便乱扔。”

“景希年纪还小,偶尔调皮正常。”

白筱看了身旁的男人一眼,忍不住埋怨:“你刚才还说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正躺坐在车里拿着手机玩游戏的郁景希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左右看了看,没纸巾,瞟见挂档处有一根领带,探身,拿过来,胡乱往脸上一抹,擦干净鼻涕,然后丢到一旁,继续玩游戏。

——————————

洗面奶没了,白筱从洗手间出来时,想的是,这次回去得给小家伙立一立规矩。

不能再让他这么野下去。

“我们下去吧。”白筱对身后的郁绍庭说。

郁绍庭刚脱了西装,听白筱一说,走去沙发上拿衣服,白筱看着他的背影,修长挺拔,后背很结实,长腿笔直,她情不自禁地想起,不穿衣服时的郁绍庭,身材比例简直好到令人喷碧血。

正胡思乱想着,郁绍庭已经拿了外套朝她走过来……

他走到她跟前时停了下来,低头看着她姣好的脸庞,低声说:“别走了。”

“……”

白筱以为自己听错了。

郁绍庭的声音温柔得有些不自然,他的双手搭在了她的肩头,轻轻地握着,两人的距离无声息地缩短,白筱扑闪了下睫毛,脸颊上的温度升高,郁绍庭的俊脸在她视线里放大。

两人存在一定的身高差。

郁绍庭倾身,侧头,靠近,寻到她的唇瓣,吻住,白筱被动地亲吻着他,双手碰到他的胸膛。

她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两步,撞到身后的墙壁。

郁绍庭紧随其上,把她困在墙和自己之前,和她唇齿交缠,声音喑哑:“明天一块儿回去。”

这一次,白筱可以肯定,她没有听错。

——————————

“不好意思……对,你们先回去,不用帮我们订车票了。”白筱打电话时,郁景希正在旁边瞪着她。

收起手机,白筱看向旁边的小家伙:“有题目不会做?”

郁景希趴在茶桌上,转回头,一边写字一边小大人似地说:“明天还要上学呢。”

“你爸爸已经帮你跟班主任请过假了。”

这么好?郁景希怀疑地看了眼白筱,撇撇小嘴,指着一道算术题:“这个不会做。”

郁绍庭已经出去了,白筱跟郁景希待在酒店,她趁空给宏源部门经理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自己想请一天的假。

“请假啊?没事没事,赶不回来没关系,好好玩。”部门经理笑呵呵地,言辞间也很客气。

白筱打完电话,看到郁景希正踮着脚在倒开水,她连忙过去,生怕他烫到:“我来帮你倒。”

“你刚才跟爸爸在房间里干什么啦?”小家伙突然神秘兮兮地凑过来。

白筱不答,反而质问起他:“你还说,是谁把我的洗面奶丢进垃圾桶里的?”

“……”郁景希一脸茫然,那漉漉的眼神,好像在说:“什么洗面奶,我不知道呀。”

白筱把水杯给他,小家伙接过,喝了一口,一张小脸都要钻进杯子里。

“下次不能再这么做了,要不然,家法伺候。”

“可是,我真的什么也没做。”郁景希抬头,感觉自己被冤枉了。

白筱拿回水杯,郁景希砸吧了下嘴:“我还没喝完呢。”

“知错不改,杯子没收,回去做作业。”

“……”

——————————

郁绍庭傍晚就回来了,白筱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空闲,耐不住好奇,问:“你工作不忙了?”

她不止听一个人说他平日很忙,经常不着家。

郁绍庭没理会她,拎着在看动画片的郁景希起来:“换鞋子,出去吃饭。”

晚饭是在酒店旁边一家餐厅吃的,郁景希一直被旁边国际广场上的音乐吸引,一回到酒店,进了房间,就打开电视和音响,拿着不知道从哪儿找出来的话筒,吵着嚷着要唱歌。

郁景希是个唱歌跑调的小朋友,但他并不知道,情绪高昂地从‘红星闪闪放光芒’嚎到‘我家有只小毛驴’,郁绍庭几度起身要去关掉音响,都被白筱拉住,后者一脸不赞同地看他。

郁绍庭扭头望着白筱,眉头紧锁,显然也不同意她这种纵容的做法。

等郁景希一唱完,白筱很捧场地鼓掌,小家伙放下话筒,有些不好意思,白筱把水端给他。

“谢谢。”小家伙脸颊红扑扑地。

可能是真唱累了,郁景希咕咚咕咚喝光一杯水,就主动提出要洗澡准备睡觉。

白筱替儿子放好洗澡水出来,房间里还播放着欢快的儿歌,郁绍庭还坐在那儿抽着烟,透过烟雾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她走过去,打开了一扇小窗,疏通空气,准备去关掉电视跟音响,郁绍庭却突然拿起话筒递给她。

意思,不言而喻。

“……”

白筱上一回唱歌是高中时期,她脸颊一红,拿着话筒,悻悻然:“我不会唱。”

就刚才郁景希唱歌时郁绍庭的反应,她原以为,他不喜欢听人唱歌。

“我真不会唱。”白筱道。

“那你中学那会儿怎么登台参加十佳歌手比赛的?”郁绍庭一下子戳穿了她的谎言。

“……那时候我是被逼的。”白筱顿了下,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参加过十佳歌手?”

郁绍庭没说,只是拿起遥控器,把歌曲切换到了一首男女对唱的情歌。

对白筱而言再熟悉不过,前几天还刚在郑奇的车上听过。

音乐响起,白筱瞄了眼沙发上脸色不愉的男人,无奈,还是开了话筒,硬着头皮唱了。

“没有起伏的情绪,因为你,出现后划破平静,震撼我已经封闭的心……”

白筱的声音很柔也很干净,她从小就在音乐方面表现出非凡的天赋,有些歌,甚至比原唱都唱得好,但此刻,当着郁绍庭的面,或者说,是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唱,明显有些不在状态,唱走调了好几个音。

“就让我爱你,没有了自己……就算生命所剩无几。”白筱觉得自己唱不下去了。

缠绵悱恻的旋律萦绕在房间里。

郁绍庭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眼神深到她看不清内容,她的脸颊通红,唱了半曲,原本坐着的男人忽然起身,手里的烟蒂被捻灭在烟灰缸里,夺过话筒丢在茶桌上,打横就把她抱了起来。

洗手间里传来郁景希的童音:“小白?方便给我拿一下毛巾吗?”

“喂!”白筱压着声,挣扎着想要从郁绍庭身上下来。

他却紧紧地搂着她,不知怎么开了房间的门,白筱急了:“你干什么?”

“跟你睡觉。”

“……”

白筱觉得这事郁绍庭是早有预谋的,不然,他怎么会在旁边又开了个房间?!

郁景希顶着一头泡沫从洗手间,光着小脚出来,环顾了一圈:“爸爸?爸爸?小白?人咩?”

——————————

白筱被郁绍庭折腾完,回到原来的房间,郁景希已经睡着了,不过睡前,又偷吃了一包薯片。

坐在床边,看着孩子天真的睡颜,白筱想起了外婆,不知为何,莫名地就很想老人家。

“明天早上,我想去看一下外婆。”入睡前,白筱突然说。

郁绍庭关灯的动作一顿,偏过头看她,看着她清秀动人的小脸,心头一动:“好,我办完事送你过去。”

“不用,我明天早起,自己坐车过去,等你办完事,我估计也回来了,到时候一起回丰城。”

……本章完结,下一章“襄王有梦,神女无情”↓↓↓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