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8章:襄王有梦,神女无情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8章襄王有梦,神女无情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次日,白筱起得很早,她看了下时间,差不多六点钟,郁绍庭蹙了下眉头,睁开了眼。

“把你吵醒了吗?”白筱声音很轻,她已经洗漱好,正在扎头发,回头,看到坐起来的男人。

郁绍庭起身时察觉到小腹处压着什么,掀开被子,一只胖乎乎的小脚丫搁在他身上,旁边,郁景希整个小身子拱着枕头,闭着眼,又长又密的睫毛,忽然抬起小手,挠了挠脸颊,继续张着小嘴熟睡。

虽然现在郁绍庭看上去对郁景希很凶,但很多年前,郁绍庭也曾带过郁景希一段日子。

那会儿,郁绍庭带着刚出生的郁景希回到拉斯维加斯,可能是不适应陌生的国度,小家伙整天瘪着小嘴,情绪恹恹地,也不喝奶粉,一天黑,就开始嚎着嗓子大哭,但只要郁绍庭皱眉瞥他一眼就立刻噤声。

郁绍庭在国外的工作很忙碌,通常加班到深夜,回到家,刚一入睡就听到响彻别墅的婴孩啼哭声,还有李婶哄孩子的声音,好几个夜晚后,他终于没法再忍受,揉着太阳穴掀了被子,进了婴儿房绷着脸抱走了哭闹不止的孩子。

五个月的郁景希已经是个大胖小子,五官渐渐长开,已经成了附近一带最漂亮的东方孩子。

但再漂亮可爱的孩子,还是得遵循大自然万物的成长法则。

郁绍庭把郁景希放在床上让他坐着,结果,一松手,郁景希就往后倒,来回折腾了几次,郁绍庭开始没了耐心,郁景希无缘无故地往后摔了几次,也不再如最初那般安静,咧着嘴准备大哭一场。

“不准哭。”郁绍庭冷声呵斥,小家伙像是听懂了他的话,歪着小嘴,愣是没哭出声。

那双又大又黑的眼睛里还浮着水光。

郁绍庭让孩子靠坐在床头,又垫了两个枕头,小家伙歪着身,依旧坐得不稳。

之后一段时间,郁景希变得很黏他,每天晚上都不睡觉,让李婶抱着等在客厅,一听到轿车鸣笛声,就在李婶怀里蹦着要往外去,等到他进了屋,郁景希哇哇地大叫,张着小手臂要让他抱,还嘟着嘴送上香吻。

尽管很少有亲到的时候,或是亲到后会遭遇冷待,小家伙依旧孜孜不倦地每日重复这样的欢迎仪式。

直到有一晚,忘了裹尿布的郁景希,在郁绍庭的床上尿了床,郁绍庭再也不允许他进主卧。

跟李婶睡的第一晚,郁景希还乖乖地,笑着目送穿着睡袍的郁绍庭回房间。

当郁景希发现第二晚,他依旧不能跟爸爸睡时,开始闹腾,先是扯着嗓子假哭,哭到后来,眼泪珠子真的啪啪掉下来。郁绍庭听烦了索性一星期都住在公司休息室。

等他再回家去,郁景希没再迎接自己,靠左在沙发边玩积木,看都不看他一眼,也没再缠着他。

——————————

郁绍庭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起了那么多年前的事情来。

他移开郁景希的小脚,静静凝着孩子稚气未脱的五官,说实话,比起他,郁景希长得更像白筱。

片刻后,郁绍庭抬头看向正站在试衣镜前盘头发的白筱。

她还是穿着昨天下午那一身,牛仔裤加毛衣,旁边的转移上搭着一件奶白色的外套。

不同于性格端庄静雅的徐淑媛,白筱确实显得太过稚嫩,不管是生活习性还是行事作风方面。

徐淑媛每天起来会花一个小时在化妆上,然后用半小时来选择当天该穿的服饰,不把自己打理到完美得挑不出毛病,徐淑媛绝对不会出门,对饮食质量要求也很高,有专门的营养师为她配餐。

知道白筱的存在是在徐淑媛空难过世的时候。

徐淑媛身边一直配备着私人秘书,平日里帮她处理一些日常事务,一场空难打乱了徐淑媛原先的计划,秘书最后不得不把事情原委都告诉了他,刚知晓的那一刻,他是惊讶的,他没想到徐淑媛会做出这种事。

他不明白自己哪里表现出令她感到不安,居然想到借腹生子这样荒谬的主意来。

看着张秘书拿出来的资料,他第一个念头便是打掉这个不该来到这个世上的孩子,张秘书却告诉他孩子已经八个多月了,再做引产手术的话,对孕妇身体不好,张秘书又把孕检时拍下的三维彩超图全部交给了他。

然后,B市那边,孩子就那样突然降生了,甚至不给他选择结果的机会……

郁景希三岁那年大出血,他才知道,徐淑媛做的荒唐事远不止这些,她还偷偷拿了别人的卵子。

——————————

白筱去拿外套的时候,眼角余光瞟见床那头,发现郁绍庭看着试衣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还是她第一次亲眼看到郁绍庭走神的样子。

轻步走过去,在到他跟前时,伸手到他耳边打了个响指,带着些恶作剧的意味。

郁绍庭转头看到她,眉头舒展开,也许是刚醒来,声音有些许的沙哑:“准备好了?我送你去车站。”

“不用了,酒店旁边就是站牌,也有出租车,还早,你再睡会儿吧。”白筱按住他起身的动作。

“你自己可以?”

白筱点头,看了眼郁景希,交代:“你照顾好景希,大概十点半我就能回来了。”

从这里去黎阳,不到半个小时的车程。

离开前,白筱又去洗手间擦了一点隔离霜,一转身,看到郁绍庭,吓了跳,郁绍庭睡觉时只穿了深色四角短裤,更衬得他人高腿长,现在就这么站在她面前,白筱还是不习惯地红了脸:“你怎么起了?”

“送你过去。”他说完,开始洗漱。

——————————

一到车站,白筱下了车就催促郁绍庭回去,她心里惦念着郁景希。

郁绍庭其实不想立刻走,他想送她上车,他上午还有工作,要不然,也不介意陪她一起去黎阳。

白筱见他不离开,左右看了看,隔着车窗亲了亲他的薄唇:“开车小心点,拜拜。”

郁绍庭盯着她看了会儿,然后真的开车走了。

白筱进去车站,买了最近时间点的车票,上了大巴,看到某个熟悉的人时转身就想下去。

“白筱?”徐敬衍眼尖,看到了准备转身的白筱。

他这一声喊,其他人纷纷望向她,白筱只觉得头皮发麻,慢吞吞地走过去:“这么巧?”

徐敬衍看出白筱的悻然,也看到了她刚才打算开溜的动作,笑了笑,不答反问:“你哪个座位?”

白筱已经看到了上方的座位标识,又看向自己的车票:“……27。”

“那还真是巧,我旁边。”徐敬衍起身,让开,白筱硬着头皮坐到里侧,听到他问:“你也去黎阳?”

“嗯。”白筱道:“我老家就是黎阳。”

徐敬衍晃了一下神,然后微笑地说道:“黎阳是个好地方,各朝代名人辈出。”

白筱莞尔,没有接话茬,对徐家人,哪怕徐敬衍再平易近人,她也不愿意去过多的结交。

“还在为昨天的事不高兴?”徐敬衍突然问。

白筱眨了下眼,想了会儿才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

徐敬衍看她这样迷糊的样子,笑容深了几分,叹了声:“蓁宁喜欢了绍庭很多年,但我没想到她会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来,你没有跟绍庭诉苦,让我这个长辈倒有几分无地自容。”

“你怎么知道我没告状?”白筱反问。

“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徐敬衍摇头,然后感叹了句:“这次回去,是该给蓁宁安排结婚对象了。”

白筱却知道,他后半句话是变相地在告诉她,以后不会让徐蓁宁再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

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过了会儿,倒是白筱先受不了这样的安静:“您一个人吗?”

“终于想起问我了?”徐敬衍玩笑地说:“我以为,你打算一路都不跟我说话。”

“……”白筱尴尬。

“你回黎阳,绍庭呢?还有景希,我看小家伙,很黏你。”

“郁绍庭这回是来出差的,我起来得早,而且去看看我外婆,马上就回C市,带着景希不太方便。”

徐敬衍点头,然后看向白筱清秀又年轻的脸:“怎么没听你提你爸爸妈妈?”

白筱愣了一下,随即莞尔:“我从小跟我外公外婆一起生活。”

“抱歉。”徐敬衍知道自己问错了话,但他真没想到,白筱居然是个孤儿。

“没什么,”白筱其实没什么介意,把话题转向了徐敬衍:“您是准备去——”

徐敬衍看着身边这个投缘的丫头,目光温和:“跟你一样。”

“这些年很少在国内,这次回来才发现,对这里的人和物都充满了陌生感,忍不住想要去看一看,走一走。我早年听一个朋友说起黎阳有不少名胜古迹,她说,来黎阳看了那块情人石才不虚此行。”

“您的朋友是女的吧?”

徐敬衍一怔,扭头,饶有兴味地看她:“你怎么知道?”

白筱当然不会说,因为你说到“她说”的时候,眼神变得很温柔,也很复杂。

“是个女的。”徐敬衍叹息了声,眼中有淡淡的落寞:“我没想到,二十几年后我才来黎阳。”

“那个女的是您以前的恋人?”话说出口,白筱才发现自己的唐突:“不好意思……”

徐敬衍笑了笑,白筱没料到他居然大方地承认了:“算是吧。”

“……”

白筱也没想探听人家的隐/私,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徐敬衍显然看出她的意思。

“那时候年轻气盛,行为处事上,包括感情,都很不成熟,以为只要努力了一定得有回报,哪怕争得头破血流也在所不惜,现在想想,当时确实是太年轻了,初生牛犊不怕虎。”徐敬衍自嘲地轻笑了下。

“您后来跟她是怎么分开的?”

徐敬衍愣了下,说:“襄王有梦,神女无情。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有喜欢的人,会接受我,全是因为她以为那个人在工作中发生意外过世了,那个人,也是我的挚友,当时……她可能感谢我照顾她,才答应跟我在一起。”

他没说下去,白筱却已经猜到大概的结局——

应该是“她”心里的那个人回来了,两个人旧情复燃,徐敬衍情伤退出,成全了他们。

“不过,我听说,最后,我的挚友娶的并不是她。”

白筱诧异,这个版本的结局出乎人的意料,下意识地问:“那她呢?”

“在跟她分开后,我再也没刻意去打听她的消息,听说她回了老家,可能已经结婚生子了,”徐敬衍说着,打量了会儿白筱,“如果真的这样,她的孩子现在应该比你小几岁。”

“……”

“别拿这种同情的目光看我。”徐敬衍冲她眨了下眼,“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

白筱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徐敬衍应该不需要她的安慰,如果要安慰的话,她又该说什么?

难道说——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

“这或许就是命运的安排,要不然,后来我也不会跟我现在的太太在一起。”

“您很爱您的太太?”白筱看出他提到自己太太时,眉眼间染了一股温情,那是满足。

徐敬衍双手交扣,搁在腿上,“怎么说呢?比起轰轰烈烈的爱情,我们的相处更像是朋友,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为这个家操劳了大半辈子,我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幸福。”

“故事讲完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下车了?”

白筱回神,看了眼车窗外,才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黎阳的汽车站,脸颊一阵臊红。

徐敬衍笑了起来:“原来不止我容易脸红,今天,算是让我找到同道中人了。”

“……”

两人前后下了车,白筱走了几步,回头,“您在这边,有接应您的人吗?”

徐敬衍说没有,他就是不想被人束缚,才一个人出游的。

白筱热心肠的毛病犯了,主动提起帮徐敬衍找酒店,后者欣然接受这个建议,因为时间有些紧迫,白筱直奔自己熟悉的酒店,她知道徐敬衍不差钱,就去了郁绍庭上次黎阳时住的五星级酒店。

主要还是因为那里离外婆家比较近,她刚好路过。

替徐敬衍办好房卡,白筱才提出告辞,她还得去超市买一些东西给老人家带过去。

“刚好,我也要去超市,一起吧。”徐敬衍道。

白筱想了想,觉得这也没什么,就点头答应了,她买了不少东西,付了钱,拿着有些吃力。

忽然,手里的东西被人拎走了。

白筱扭过头,徐敬衍提了提手里的大袋子:“反正我也没事,替你送过去吧。”

“不用……”白筱怎么好意思麻烦他。

徐敬衍却二话不说,直接上了电梯,白筱只好跟上去,说自己可以拎得动,但徐敬衍显然主意已定,还在超市外面拦了辆出租车,打开后座车门,看她:“上车吧,不是赶时间吗?”

白筱确实很赶,坐进车里,徐敬衍把东西也放进来,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哪位?”徐敬衍接起,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他的眉头渐渐拧紧,声音也变得紧张:“怎么回事?”

“……”

“好,我马上回去。”

徐敬衍挂了电话,神色凝重地看白筱:“丫头,我太太刚才在医院工作时晕倒了,恐怕不能送你过去。”

“没关系,您还是忙自己的事去吧。”

徐敬衍替她关了车门,又给了司机一百块钱,最后还不忘嘱咐她:“要是有事,你就打我电话。”

他就像是在叮嘱第一次出门的孩子。

白筱苦笑不得:“您放心,这儿我比您熟。”

徐敬衍这才放心,跟她告了别,在路边匆匆拦了辆车,甚至都没去酒店退房卡,就走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没事眼睛都不敢看我?”↓↓↓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