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19章:没事眼睛都不敢看我?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19章没事眼睛都不敢看我?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目送着徐敬衍离开,收回视线,靠坐在位置上,对司机说:“师傅,开车吧。”

“刚才那个不是你爸爸?”司机用地道的黎阳方言跟白筱搭话。

白筱莞尔,她的黎阳话讲的并不流利:“不是,只是最近刚认识的一位长辈。”

司机从后视镜里打量了眼白筱,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不过你们两个还是挺有父女相的。”

——————————

白筱推开院子门,走进去,院子打扫得很干净,外婆正坐在厨房门口折豆角。

“怎么回来了?”外婆看到白筱,一边撩起围裙擦手一边起身,还往白筱身后看了看,没其他人。

瞧见白筱手里大大的两袋东西,老人家忍不住问:“绍庭呢?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呀?”

白筱猜到外婆可能误会,以为她跟郁绍庭吵架“离家出走”了。

“我前天刚好来C市参加一个活动,他还在那,景希也在,我就过来看看您。”

老人家这才放心了。

白筱把刚才买的东西拿进屋,一件件地拿出来,摆到相应的位置上。

“买这么多干什么,又吃不完用不完,而且这边小超市里也有。”老人家嗔了她一眼。

白筱笑,发现徐敬衍买的那一小袋东西也被她拿来了。

“你颈椎不好了?”外婆也看到那些个瓶瓶罐罐,还有男士袜子:“这个给绍庭买的?”

白筱把遇到徐敬衍的事情简单说了下,也告诉外婆徐敬衍是郁绍庭亡妻的叔叔,外婆叹了口气,拉过白筱的手,握紧:“徐家那边,你得体谅绍庭,不要耍小性子,因为这些事跟他闹不痛快。”

“我知道。”白筱点了点头。

白筱还想帮老人家洗菜,老人家却催促着她快回去:“不知道,还以为您多不待见我呢!”

“我是不待见你,你往我这跟前一站,我顿时整个人都不太好了!”老人家瞪了她一眼。

白筱却因为这句玩笑话红了眼圈,说不上来的心酸。

离开前,白筱特意去找了住在隔壁的徐婶,给了她一笔钱,徐婶怎么也不肯收。

“您拿着吧,我在丰城,这边顾不上,平日还要您看顾着我外婆,”白筱把钱塞到徐婶的口袋里,不让她再掏出来:“要是您觉得这样不好,这钱就当是我先寄放在您这儿给我外婆急用的。”

这么一说,徐婶没再推辞。

外婆送她到站牌,白筱上了车,坐在座位上,扭头看着路边越来越远的人影。

忽然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海中摇曳随行的浮萍,找不到一个可以令她平衡下来的点,心莫名地空荡。

手机突然响了,白筱接起,听到那头他问:“回来了吗?”

白筱看着外面倒退的一排排房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怎么了?”郁绍庭发现了她声音的不对劲:“在黎阳发生什么事了?”

“……没什么,只是口有点渴。”白筱的眼睛难受,就像进了沙子一样。

郁绍庭沉默,她也不说话,捏着手机,过了会儿,他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到底什么事?”

他变得温柔的声线,令她鼻子一酸,努力压着情绪,眨回眼底的水雾:“真没……”

“……在哭?”

白筱被他一说,眼泪差点就掉下来,生怕他再听出点异样,慌忙中,掐断了电话。

她只是突然心里有些难过,不想让他担心,也不愿意让自己窘迫的一面太多暴露在他面前。

手机再次响起,白筱没有接,挂断,给他回了条短信:“下车了,不方便接电话,勿念。”

——————————

也许是因为心里想着事,白筱觉得回C市不过是晃眼的功夫。

到了车站,白筱收拾了东西,深呼吸了下,平复好自己的心情,跟着其他乘客下车。

刚出停车场,她看到了那辆熟悉的沙滩金色宾利欧陆,停靠在路边。

郁绍庭倚在车旁,点了根烟,眉头蹙着,微微眯着眼看着一处,徐徐吐出一个青白色的烟圈。

他的脚边,已经有了好几个烟蒂头。

白筱隔着一段距离望着他,一时忘了走过去。

“别挡路呀!”身后,有乘客吆喝了声,作势就去推站在中央的白筱。

郁绍庭听到声音,抬头看过来,入目的就是白筱趔趄的声音,眉头紧锁,大步走过去。

白筱冷不防被推了一把,刚站稳,右手臂就被一股力道拽住了。

黑色的西装袖口,一小截白色的衬衫袖边,白筱抬头,郁绍庭正拧紧眉头不悦地盯着她。

“让一让……”后面不断有乘客过来。

郁绍庭看了眼拥挤的人潮,索性把白筱扯到了边上,潜意识地,把她护在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怎么回事?”他低头,看着她的脸,问道。

“……真没事。”白筱很轻地咕哝。

“没事眼睛都不敢看我?”

白筱抬起头,迎上他目光深沉的双眼,但一眼就移开了:“就是有点不舍得外婆。”

郁绍庭听到她扭捏的话,紧锁的眉头舒展开了,声音也温和了几分:“上车,这边不允许停车。”

“那你还把车停在这里?”果然,路边竖着一块禁止泊车的标识。

郁绍庭没说话,拉着她过去,拉开车门让她上车。她瞧见,挡风玻璃的雨刷下夹了一张罚单。

关了副驾驶车门,郁绍庭绕过车头时,把罚单取了,上车,随手丢进储物格里。

——————————

白筱看了会儿车窗外,收回目光,看向身旁的男人,迟疑地,说出了自己思的想法。

“我想把外婆接到丰城一起住。”

外婆一直都有心脏病,自从上回那么严重地病发后,她总是不放心让老人家一个人住。

而且,老人家年事已高。

她真的害怕,那一天早晨醒过来,听到一个她无法接受的噩耗。

搁在腿上的手,手背上传来一阵暖意,被牢牢地握住,白筱低头,是他修长好看的大手。

“明天让景行再往黎阳跑一趟。”郁绍庭开着车,看着前面的路况:“他应该知道怎么做。”

白筱反手,扣紧他的手指,还是,忍不住说了句“谢谢”。

郁绍庭没接话,只是,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

白筱推着酒店旋转门进去,一抬头就看见了嘟着嘴瞪着自己的小人儿。

郁景希轻哼一声,高高地抬起下巴,两小手往身后一背,转身,拽屁地朝大堂休息区去了。

景行已经把行李都拿下来。

白筱过去,抱着小家伙,摸了摸他的手:“什么时候起来的?吃早餐了吗?”

郁景希又是一声哼,别开头不看她。

白筱猜,应该是自己没带他一起去黎阳,小家伙不高兴了,把从黎阳带来的特产拿出来。

“我不是怕你累吗?我又不是去玩的,就看一下外婆,看,还把吃得给你带来了。”

郁景希瞄了眼那些吃的,依旧摆着小臭脸,白筱很有眼色地把东西塞到他手里:“特地给你买的。”

那边,郁绍庭办好退房手续过来,视线落在白筱旁边那个购物袋上。

“这是JY徐的。”白筱拿起袋子晃了晃,把自己在车上偶遇徐敬衍的事简单地说了。

“我去服务台问问,这边有没有快递。”说着,白筱回头,看向郁绍庭:“你写一下他家地址吧。”

这袋东西并不值钱,就算扔在这里徐敬衍根本不会在意,但看到白筱殷切的目光,郁绍庭没出口打击她的话,跟她过去,写了徐敬衍在首都的家庭住址,白筱看着他手里那只纯黑镀金的钢笔:“PARKER?”

郁绍庭瞅了她一眼,写完最后一个字,合上笔套,又把那只钢笔收进了西装内袋里。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那一点癖好,白筱的癖好就是喜欢收集各种漂亮的笔,而刚才郁绍庭拿出来的那款钢笔是某一年‘PARKER’出的‘典藏版’,曾经,她在饭局上见一个日本大老板用它签过字。

没想到,郁绍庭居然也有一支。

——————————

回到丰城,差不多下午两点,郁绍庭把车开去了附近的一家餐厅。

郁景希刚在车上,已经把白筱带来的特产一扫而光,下车后还打了个饱嗝,摸着圆鼓鼓的肚皮。

吃饭时,蔺谦来了,拿着一个文件袋。

郁绍庭看了一眼就放回去,郁景希伸着脖子要看,白筱也好奇:“什么东西。”

“户口本。”郁绍庭不紧不慢地回答。

白筱半口水呛在喉咙里,她没想到他的动作这么速度,虽然他说过今天领证,但还是觉得意外。

郁景希左顾右盼,眼珠子一转,想到了什么,哼了声就滑下了椅子。

“去哪儿?”郁绍庭皱眉,看着又“闹腾”的儿子,早晨,郁景希醒来闹了,最后被武力制服了。

郁景希看了眼郁绍庭,提了提裤子:“我要拉屎了。”

郁绍庭脸沉下来,白筱觉得小家伙绝对是故意的,想要倒他们吃饭的胃口。

“坐回去。”郁绍庭冷声道。

郁景希撇撇嘴角,站在那里,不动。

白筱俯身,把小家伙抱到自己腿上,夹了一块茄子,又和了些米饭,送到他嘴边:“啊,张嘴。”

小家伙生着闷气,却还是配合地张嘴吃下了饭。

——————————

从餐厅出来,郁景希背着大书包,破天荒地主动提出要去学校上课。

白筱看了下时间,还有十分钟就下午三点了,小学一般四点左右就放学。但郁景希执意要去学校,刚好蔺谦还在,郁绍庭就让蔺谦送小家伙去学校,郁景希头也不回,爬进车里就走了。

白筱看着远去的车影,还是不太放心,可能母子连心,她感受到郁景希低落的心情。

然后,她的手被握住,拉着往停车的地方走去:“去哪里?”

“民政局。”郁绍庭抛过来三个字。

车子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时,白筱抓着腿上的包,有点紧张,就跟第一次领证的人一样。

郁绍庭侧头看她,发现她红彤彤的脸颊,轻挑了下眉梢:“很紧张?”

“你难道不紧张吗?”白筱反问,转过头,却看到他神色如常,顿时,更加地囧。

车子在停车位停下,郁绍庭解了安全带,下车,绕过去,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

白筱看了眼前面的民政局,怀揣着一颗砰砰乱跳的心脏下去。

郁绍庭看她磨磨蹭蹭的样子,一把拉过她,另外一只手拿着文件袋,半拖半扯地带着她进去,也许是周一,办公大厅里很多前来登记的年轻人,郁绍庭看准一个空窗口,拉着白筱过去,文件袋往上面“啪”地一放。

工作人员拿过文件袋,看了下里面的东西,瞟了眼郁绍庭:“还少两样呢!”

“……”

东西是蔺谦准备的,但郁绍庭事先检查过,就连身份证刚才也都被他丢进去了。

工作人员伸手:“结婚证,两本!”

白筱听了一头雾水,“那个……我们是来登记的。”说着,脸颊愈加地烫。

工作人员这才拿正眼打量他们两个:“结婚登记……你们来离婚窗口干什么?”

“……”白筱尴尬,忙说不好意思。

“再猴急也得抬头看看上面的字,去,旁边排队去。”工作人员对着郁绍庭一顿训。

郁绍庭绷着脸,耳根有点红,没搭理工作人员,拿过文件袋,拉着白筱又去别的窗口排队。

白筱脸上的温度一直没怎么下去,两人的手一直没松开,她下意识地,往他身上依偎,挽着他的手臂。

他也攥紧了她的手。

明明都不是第一次结婚的人,但却还是紧张了,白筱知道,不止她一个人紧张。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看了眼号码,是郁老太太,放开白筱,走到一边接起:“喂?”

“绍庭啊,你在哪儿呢?”郁老太太声音焦急:“淑媛她妈妈来丰城了!”

——————————

白筱排在队伍里,看了眼还在打电话的郁绍庭,前面只剩下一对情侣。

她的手机也有电话进来,是郁景希的号码。

白筱刚接起,就听到那边传来女人紧张又气恼的喊声:“景希,你去哪儿,快回来!”

是一个上了年纪女人的声音,但又不是郁老太太。

白筱心头一紧,然后听到郁景希有些急促的软糯声音:“小白,你在哪儿呢?我去找你好不好?”

心跳莫名地加速,越来越快,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

“我在民政局,出什么事了?刚才那个是谁?你现在在哪里?”白筱甚至听出他在跑,心慌。

听筒里,突然传来轿车鸣笛声还有隐约的刹车声,再然后,是一声沉重的闷响。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白筱瞳孔猛地一缩,整个人都僵住了,手机“啪嗒”一下,掉在地上,摔成了两瓣。

郁绍庭循声回头,白筱脸色煞白、摇摇欲坠地站在那,突然,她推开身后排队的人就往门口跑去,他匆匆挂了电话,跑过去,截住了她,把她抱在怀里,发现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发生什么事了?”

“景希好像出车祸了!”

白筱眼中蓄满泪水,语无伦次:“他刚给我打电话,突然没了声,我听到很猛烈的碰撞声!”

正在这时,梁惠珍打电话过来,郁绍庭接了,脸色渐渐阴沉,挂了电话,搂着白筱:“我们去医院。”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事到此为止,我就当你没来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