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20章:这事到此为止,我就当你没来过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20章这事到此为止,我就当你没来过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轿车刚停在医院停车位上,白筱解开安全带,迫不及待地推开车门,下去,跑向急诊部大楼。

郁绍庭锁好车,迈着长腿,大步过去拉住了横冲直撞的白筱,攥着她微颤的手:“冷静一点。”

“你让我怎么冷静?”白筱眼泪终究没忍住,抓着他的西装:“他中午还坐在我腿上吃饭,现在……”

周围有人好奇地望过来,郁绍庭一手揽在她的腰际,一手揩掉她眼角的泪,带着她进了电梯,刚才在半路上,梁惠珍又给他打电话告诉他具体医院地址,说完就挂了,他听出,梁惠珍的心情应该非常糟糕。

电梯门一开,白筱就率先出去,找到护士站询问。

“郁景希?”护士翻了翻旁边的登记记录,然后指了指右边:“在4012房间。”

郁绍庭虽然没有白筱那样慌慌张张,但薄唇紧紧抿着,脸色并不好。

走到4012房间门口,门虚掩着,里面传来孩子隐隐约约的抽泣声。

白筱心头一疼,也红了眼圈,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要下来,再也顾不得什么礼貌,直接推开了病房的门进去。

病房里,梁惠珍正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板着脸,手里端了杯热茶,刚要喝就听到门口的动静。

回头,看到闯进来的白筱,梁惠珍皱紧眉心,然后也瞧见了白筱身后的郁绍庭。

白筱一心念着孩子,无暇顾及梁惠珍,环顾了病房一圈,发现郁景希站得离梁惠珍远远的,挨着墙角。

小家伙啜泣着,小肩膀一抽一抽,额头上,贴了一块纱布,小手揉着红红的眼睛。

似注意到有人进来,郁景希眼角偷偷瞄过去,看到白筱跟郁绍庭时,原本的低声抽泣变成嚎啕大哭,一下子扑过去,抱住白筱的大腿,小脑袋拱着她的肚子,叫唤的声音凄厉可怜:“小白!”

白筱心疼死了,蹲下紧紧地抱着他,撩开他的头发看他额头的伤口:“疼不疼?”

郁景希哭得越加委屈,那边梁惠珍淡淡说:“他疼,有人这会儿还在手术室里躺着,不知比他疼多少倍!”

郁绍庭看到紧搂着白筱哭诉的儿子,除了额头的伤口,其它倒没事,听到梁惠珍这么说,他也大概猜到,刚才梁惠珍搁他电话,恐怕不是因为心急,而是被郁景希给气的。

“带他去洗手间洗把脸。”郁绍庭对白筱道。

这话很普通,却听得梁惠珍蹙眉,因为郁绍庭说话时的口吻,看来,徐恒带回首都的消息不是道听途说。

不由地,她多看了白筱几眼,郁绍庭已经走过来,恰好,挡住了她的视线。

梁惠珍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抿了口热茶,双腿交叠着,不论何时何地,都一副女强人干练架势。

等郁绍庭坐下,梁惠珍才开口:“孩子皮成这样子,要不再给他立规矩,以后成什么样子!”

她刚才去学校找郁景希,一到教室门口,就看到郁景希再往前面同学的背上贴纸条,发现了她,立刻把纸条往抽屉里藏,跟自家小叔子那几个孙子孙女比起来,郁景希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的顽劣!

想到自己早逝的女儿,梁惠珍脸色稍缓:“刚才要不是人家司机方向盘打的快,还不知道出什么大事!”

郁绍庭抬头,望着梁惠珍:“到底怎么回事?”

梁慧珍抿了下嘴角,说起这事就闹心:“这么小年纪,你们怎么给他买了手机?现在就这么纵容他,他还怎么读得进书?我才跟他班主任说了几句话,他就趁我不注意偷偷跑了,不管我怎么喊都不肯回来!”

“一个人窜到大马路上,人家司机反应够快,只是搁倒了他,人家的车子却撞到旁边的电线杆子。”

郁绍庭沉吟片刻,问了梁惠珍那个司机的情况,又给蔺谦打了通电话,让蔺谦去处理善后工作,包括相关赔偿。

——————————

而罪魁祸首正这会儿正被白筱半搂着在盥洗台边洗手。

“医生怎么说的?伤的严重吗?”白筱只能轻轻地摸纱布边沿,生怕弄疼他。

郁景希吸了吸鼻子,眼睛哭得红肿:“都流了好多血,还缝了好几针,医生说暂时不能碰水。”

说着就伸手要去掀开纱布给白筱看那狰狞的伤口。

白筱忙阻止他,搂过他,亲了亲他额头另一边,恨不得自己替他遭这个罪。

小家伙除了额头,没其他明显的外伤,但她还是不放心,想着过会儿再去给他拍几张片子。

拿过纸巾给他擦手,郁景希却突然开口:“外婆说,要接我去首都住。”

白筱替他擦手的动作微微一顿。

“外婆说,她跟外公想我了,要我去跟他们一起住,还说首都比这里好,让我跟她走。”

白筱握紧他的小手,软软的,暖暖的,看着他:“那你呢?你想去吗?”

郁景希眼珠子骨碌碌转着:“如果你给我买一套电视广告里那种风火轮轨道小跑车,那我就不去首都了。”

“好。”白筱莞尔,心里只觉得无比踏实。

——————————

白筱领着郁景希从洗手间出来,郁绍庭正跟梁惠珍坐在那,也不说话,气氛安静得近乎诡异。

“洗好了?”郁绍庭起身,看了眼小家伙,郁景希立刻乖巧地喊道:“爸爸!”

梁惠珍忽然搁下杯子:“我也不想再多浪费时间,趁现在,有件事我跟绍庭你商量商量。”

郁绍庭回过头,看着梁惠珍,静等她说下去。

“既然你准备再婚,我跟淑媛他爸爸考虑了几天,决定把景希接过去跟我们一起生活。”

郁景希一双小手紧紧地揪住白筱的衣服。

白筱搂着小家伙,听到梁惠珍又说:“你结婚后,会再有孩子,到时候,带着景希恐怕也不方便,倒不如让他跟着我和他外公住,他外公过两年就要退下来了,到时候家里有个孩子,也不至于那么冷清。”

“你问过孩子自己的意见吗?”郁绍庭道。

梁惠珍拧眉:“他还只是个孩子,懂什么?我跟他外公,难道还会害了他不成!”

“我不要去首都!”郁景希突然从白筱身后探出脑袋,高声道。

梁惠珍脸色骤变,看着重新躲到白筱身后的孩子,深吸了口气,对郁绍庭严词指责:“这孩子,现在是越来越野了,连一点规矩也没有,刚才还在学校欺负同学,真不知道你这个当父亲的平日里是怎么照顾他的!”

白筱侧头,瞧见郁景希埋下小脑袋,情绪十分低落,她搂紧孩子的肩,抬头,看向梁惠珍:“景希还只是个六周岁不到的孩子,正是孩子最天真烂漫的年纪,何必要用成年人的这些规矩来束缚他?况且,他的本性并不坏。”

虽然郁景希现在是顽劣了些,但只要以后稍加引导,一些坏习惯都会渐渐地扭转过来。

梁惠珍显然没想到这个女人会顶撞自己,一口怒气憋在胸口,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凌厉的目光射过去,冷声道:“我教育自己的外孙,还不需要外人来指手画脚。”

“……”白筱眸光一闪,百感交集,是呀,她怎么忘了,对外,徐淑媛才是郁景希的妈妈。

郁绍庭听到梁惠珍对白筱的训斥,眉头早已皱紧,一句也没再啰嗦,拉过白筱的手:“洗好了就走吧。”

梁惠珍气急:“郁绍庭,你这什么态度!”

郁绍庭让白筱带着孩子先去外面,自己对上梁惠珍压着怒火的双眼:“这事到此为止,我就当你没来过。”

“没来过?郁绍庭,你自己不会养孩子,我作为淑媛的母亲,难道连提点你一两句都不行了?孩子的母亲过世的早,你要再婚,我们徐家也不阻止你,但孩子,必须由我们来抚养,这点,没有的商量。”梁惠珍立场坚定。

“既然如此,这事我只好跟爸好好商量。”话毕,郁绍庭拉开病房的门走出去。

梁惠珍看着他这傲慢的样子,气急败坏,这会儿知道喊她家老头子爸了?!

刚要追上去跟他理论,手机有电话进来,平复好自己的情绪,梁惠珍接起:“你好,哪位?”

“……”是局里的事情。

梁惠珍揉了揉眉心:“文件就放在我办公桌左边第二个抽屉里,你自己去拿,我过几天就回去。”

——————————

白筱跟郁景希等在走廊里,没多久,病房门开了,郁绍庭出来,视线直直地落在郁景希脸上。

郁景希紧紧抱住白筱的大腿,察言观色,生怕郁绍庭一个狠心就把他丢给外婆了。

白筱望着郁绍庭,低声问:“怎么样了?”

郁绍庭从小家伙脸上移开眼,径直走去电梯门口:“估计是徐恒跟首都那边说了一些话。”

徐恒,白筱有点印象,会亲宴那天,郁苡薇也说过这号人物,是在丰城这边任职的徐家亲戚。

乘坐电梯下楼时,白筱忽然提出想去看一下那位受伤的司机,不仅仅是道歉,还有感谢,倘若不是对方在最后眼疾手快地打转方向盘把车转向了另一侧,她都不敢相信郁景希现在是什么情况。

“这事蔺谦会去办。”郁绍庭看了看腕表,心里还记着事。

“人家是因为景希受的伤,作为家长,怎么也得当面去道谢。”白筱很不赞同他这个态度,说着,还低头问郁景希:“景希,你说,是不是该亲自去谢谢你的救命恩人?”

郁景希连连点头,狗腿地说:“老师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郁绍庭横了他一眼,小家伙心虚地移开目光,换做以前,不榨干你最后一滴水就谢天谢地,还涌泉相报。

——————————

事故中的司机已经脱离危险,左腿部多处骨折,对方是个实诚的人,不但没责怪郁景希,还嘱咐他以后过马路时要看红绿灯,郁景希在白筱的示意下,把刚才去楼下买的水果篮子拎给司机,嘴甜地又是说对不起又是说谢谢。

郁绍庭进来后,问候了司机几句,就借口接电话出去了,一直都没再回来。

在病房里呆了会儿,白筱领着郁景希出来,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处的郁绍庭。

他确实在打电话,因为隔着有段距离,白筱只看到他的薄唇翕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些什么。

“小白,你等会儿记得告诉爸爸,你不想让我去首都知道吗?”郁景希语重心长地交代。

白筱心疼小家伙的不安,晃了晃两人紧握的手:“说好了要买轨道跑车的,我没忘。”

——————————

给郁绍庭打电话的是郁老太太。

可能是学校通知了家里,老太太一听到金孙出车祸了,吓得差点两眼一翻晕过去,抖着手给儿子打电话,得知孙子没事,捂着胸口直喊菩萨保佑,平静下来后,又忿忿地控诉梁惠珍的不道德,居然想偷偷带走郁景希!

刚才在民政局里,老太太给郁绍庭打得那通电话,说的便是梁惠珍提出要带郁景希去首都生活的事。

“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郁绍庭说。

那头,郁老太太还是发现儿子语气里的一丝丝烦躁和不痛快:“小三,你不开心啊?”

“……没有。”郁绍庭转头,看到不远处的母子俩,“就这样吧,挂了。”

郁景希跑去隔壁的洗手间解手,白筱在外边等,看着走过来的郁景希,才想起了一件事!

突然间她明白了为什么郁绍庭表情不善:“现在民政局也下班了,要不明天上午我们再去一趟。”

郁绍庭望着白筱道歉的模样,想到刚才在病房里她被梁惠珍斥责的一幕,涌起隐隐的心疼,很陌生的情绪,又夹杂着无能为力,因为太多横在他们之间的秘密,令她甚至没有办法大声地告诉所有人她才是孩子的母亲。

以前的他无所畏惧,现在却不得不顾虑她的感受,那些龌龊的事情一旦公之于众,最受伤的便是她跟孩子。

因为在乎了,所以不愿让她多掉一滴眼泪,但现实却又一再地捉弄着他们……

郁景希从洗手间溜出来,看到郁绍庭,讨好地叫道:“爸爸!你打完电话了呀?”

郁绍庭忽然弯身,把儿子抱了起来,郁景希一声惊呼后,搂着郁绍庭的脖子,受宠若惊地咧了咧小嘴。

“还不准备走?”郁绍庭转过头,看着白筱道。

“……走。”白筱忙点头,然后手被握住,牢牢地,十指紧扣。

——————————

吃了晚饭,郁景希连动画片都没看,很自觉地做了作业,不等白筱催促,就上楼洗了个战斗澡。

等白筱跟李婶收拾好厨房,回到主卧准备洗漱,却发现郁景希搬着小枕头跟小棉被一晃一晃地走进来。

白筱把东西接过来,小家伙甩了拖鞋,熟练地爬到被窝里,拿过遥控器开始看电视,扭头说:“你去洗吧。”

郁绍庭在书房办完公事,走进主卧,没看到白筱,倒是瞧见一头鸠占鹊巢的小尾巴狼。

“爸爸,你忙完了?”郁景希掀了被子下来,套了棉拖,跑到茶桌边倒了杯开水,递到郁绍庭跟前。

郁绍庭在沙发坐下,解了衬衫的袖扣,瞟了眼还没离开的郁景希:“作业做完了?”

“都做好了。”郁景希异常乖巧,“爸爸,你想吃蛋糕吗?我帮你去楼下拿。”

郁绍庭喝了口白开水,淡淡道:“不用了,回去睡吧。”

郁景希哦了一声,跑到chuang边,重新要爬上去,听到郁绍庭说:“是回你自己房间。”

“……”

郁景希觉得委屈,扭头,眼巴巴地瞅着径直脱衣服的男人,郁绍庭抬眼看他:“还不走?”

挠了挠自己的耳根,郁景希慢吞吞地下来,郁绍庭刚要解皮带滑扣,手机嗡嗡地震动,看了眼来电显示,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反应,是不是怀孕了呀?!”↓↓↓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