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23章:你去哪儿了?我很担心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23章你去哪儿了?我很担心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首都,徐家老宅。

徐蓁宁刚进屋,还没来得及换鞋,听到书房传来徐敬文严厉的呵责声:“你太让我失望了!”

她心头一紧,顾不得换鞋,匆匆地跑上楼去。

刚才她打电话来老宅关心徐老的身体,结果家里的保姆告诉她,姑爷来家里了。

在徐家,这一辈,除了徐淑媛,就只有她一个女的,保姆口中的“姑爷”只可能是那一个人。

当时她正在医院照顾生病了的母亲,挂了电话,拎了包就开车赶过来——

徐蓁宁刚到二楼楼梯口,书房的门就开了,郁绍庭从里面出来,一贯的黑西装,挺拔颀长的身材,眉目深邃沉静,鼻梁高挺,薄唇习惯性地抿着,神色有几分严肃,看到她时,稍稍缓下脚步。

郁绍庭的长相很出众,但徐蓁宁被他吸引的却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在她的认知里,只有那类人生阅历丰富且事业成功的男人才有这份气度,强势又成熟,令人能在第一眼时忽略了他的外貌。

“……姐夫。”徐蓁宁轻唤了他一声,望着他的目光担忧又缱绻。

郁绍庭没有回应,掠过她下楼去了。

望着他消失在缓步台处,徐蓁宁心里满是失落,她刚才注意到,郁绍庭的左脸有个五指印。

应该是徐敬文打的。

徐敬文对这个女婿一向很满意,徐蓁宁想不透自家大伯动手的理由,而且,刚才她进门时,听到徐敬文那一声包含了失望的吼声,楼下传来关门声,郁绍庭走了,她攥紧扶手,站了会儿然后去了书房。

书房门虚掩,徐蓁宁推开进去,看到徐敬文坐在那,闭眼揉着额角的太阳穴,似乎气得不轻。

地上还散落着一些纸张。

“大伯。”徐蓁宁叫完人后,蹲下准备去捡,却被徐敬文制止:“随它在那儿吧。”

徐蓁宁眼角余光落在其中一页纸上,入目的是“航空”两个字,还没细看,徐敬文已经挥手让她先出去,他想要自己一个人静一下,徐蓁宁站起身:“那您有事就喊我,我就在楼下。”

轻轻关上书房门,徐蓁宁也察觉到徐敬文像是遭受了什么打击,整个人仿佛突然老了十岁。

下了楼,才想起了什么,她跑出了屋子,然而,院子里哪里还有那个人的身影?

——————————

丰城。

白筱真没想到梁惠珍会找到公司来,还是来找她。

乘电梯下楼,梁惠珍正在大堂边上的建筑沙盘模型前看着,那个位置,郁绍庭上回来时也站过。

“来了?”梁惠珍挽着包,今天她穿了一件粉色裙子,稍稍收敛了那股子强势干练的气场:“冒昧过来,白小姐,不介意跟我去旁边的咖啡馆坐会吧?”

白筱知道梁惠珍有话跟自己说,点头,跟着她去了公司旁边的咖啡馆。

点单的时候,白筱只要了一杯热的白开水,梁惠珍抬头看她,别有深味的一眼。

知道梁惠珍可能误会她在故作清高,但白筱今天着实有些累了,也不想再多做解释,把单子给侍应生。

侍应生离开后,梁惠珍才开口:“我今天来找你,其实也没别的意思。”

“……”白筱没吭声,等待着她说下去。

没多久,侍应生端着一杯拿铁和一杯开水过来,白筱接过,说了声谢谢。

梁惠珍望着对面一身OL职业装的白筱,乌黑的长发扎成了马尾,也许是因为年轻,化着淡妆的脸上还不曾有太过世俗的圆滑,她喝了口拿铁,放下杯子:“你一直都在这家公司上班?”

“……上个月正式开始上班的。”白筱说。

梁惠珍看她落落大方的作态,挑了下柳眉:“其实绍庭打算跟你结婚,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有点不相信。”

“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说。”说着,她看向白筱。

白筱心想,你都已经说了一半了,再多说另一半有差吗?

梁惠珍双腿交叠,单手手腕搭在膝盖上,这是她在工作谈判时最管用的动作。

“算起来,淑媛已经走了快六年了,但我却总是觉得她依然还活着,只是没有在我身边。”梁惠珍盯着白筱白净清秀的五官,“有些话,可能不好听,白小姐,我一直以为绍庭再婚的女人应该是另一个淑媛。”

白筱没有恼羞成怒,她见过徐淑媛的照片,徐淑媛确实是个大美人,这点上,她也是认同的。

她也没办法否认,郁绍庭跟徐淑媛站在一起的时候确实很配。

只是自古红颜多薄命,徐淑媛已经成了一撮白灰,留给旁人的只剩下无声的叹息。

“当我在首都第一次见到白小姐时,也只当白小姐是绍庭的女朋友。”梁惠珍端起咖啡杯,轻轻抿了一小口,抬眼,“我说这些话没有恶意,不知道白小姐,有没有兴趣去进审计局工作?”

白筱心中诧异,不是很明白梁惠珍说这话的用意。

“我昨晚大概了解了一下白小姐,关于学历方面你不用担心,虽然没有达到相关要求,但只要白小姐有这个意向,我会安排好,是在丰城审计局还是首都……就看白小姐自己的决定。”

“为什么?”白筱还是问了。

“没有为什么,回去后,买一些公务员备考的书多了解了解……”

白筱打断了梁惠珍:“谢谢您的好意,我目前没有换工作的打算。”

“……”梁惠珍打量起对面的白筱,眉心拧了拧,“怎么,不满意审计局的工作?”

“我没想过借着谁的名头得到一份更好的工作,对现阶段所拥有的,我很满意,如果我真想——”白筱没把话挑明:“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您今天过来找我,应该不止是为了给我介绍工作吧?”

梁惠珍的脸色有些难看,没有拂袖而去,但也不再拿那些好处利诱白筱:“想给你安排一份好的工作,不瞒你说,我是存了私心,我想带我的外孙回首都亲自教养他长大,想让他成为像他母亲一样优秀的人。”

白筱听到梁惠珍这么说,双手揪紧了裙子的布料。

“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景希这孩子跟我不亲,或者说,是跟我们徐家那边都不亲,这些年在国外长大,性子早已经放野,小时候接他去首都,不是今天打破这个就是明天欺负了谁,没少让我跟他外公闹心。”

“但人年纪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害怕冷清,”梁惠珍看着沉默的白筱,说:“你是要跟绍庭结婚的,你还这么年轻,以后不可能不要自己的孩子,景希再好,也不是从你肚子里出来的。”

梁惠珍停顿了会儿,幽幽道:“与其以后你跟孩子闹得不痛快,倒不如现在就让他跟我走。”

“那恐怕要让您失望了。”白筱没有回避她皱眉的注视:“我尊重景希自己的选择。”

白筱桌下的手捂着自己的小腹,道:“如果他想要留在丰城,留在他爸爸身边,我不会做任何阻拦。”

梁惠珍今天来找她,无非是想通过她来劝郁绍庭放手,把郁景希的监护权交出来。

“你懂什么,留在这里,这个孩子只会被教坏!”梁惠珍突然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了。

梁惠珍显然把白筱归纳为那类纵容继子成长,最后把继子养残的恶毒后妈,尤其现在郁景希还那么痞,郁绍庭又不怎么管教他,要是再不加以约束,迟早成为一个纨绔子弟!

“那您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孩子的感受?”

白筱深呼吸,强压下自己胸口翻滚的难受,说:“如果他真的想跟您回首都生活,昨天也不会从学校里跑出来,哪怕在你们看来郁绍庭对他再不好,那也是他的父亲,割不断的血缘。”

“您说您想念女儿,那您有没有想过,将心比心,景希跟您去了首都后,也会想念自己的爸爸?”

梁惠珍出生自书香门第,家世甚高,嫁于徐家长子后,婆婆已经亡故,家里除了丈夫跟公公,还有谁敢压她一头,现在被白筱这么训,当下怒形于色:“你又是以什么身份对我这么说话?!”

“给你几分客气,是看在郁绍庭的面子,要是这个面子我不想给了,你又算什么东西?”梁惠珍厉声道:“我女儿的孩子,还轮不到其她女人来对他指手画脚!你那点心思,以为我不知道吗?!”

“……”

白筱还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心思,她刚想反驳,身边多了一道身影,话语堵在了喉底。

她的手臂被拉住,整个人被动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白筱看着西装革履的裴祁佑,不知道他怎么在这里,想要甩开,却发现他牢牢地握着她的手臂。

“你又是谁?”梁惠珍微皱眉,看着突然出现的青年男人。

裴祁佑什么也没说,拉过白筱就走,梁惠珍蓦地起身,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下了楼梯。

——————————

从咖啡馆出来,白筱挣扎了一路,走到某个角落,她卯足劲,甩开了裴祁佑的手。

转身要走,裴祁佑大步上前,又拽住了她的手腕:“去哪儿?”

“放手!”白筱没挣脱,拧着眉看他,周围有路人经过,她不想跟他大声争吵。

裴祁佑沉着目光看着她,却没有松开圈箍着她纤腕的大手。

白筱有些急,又有些恼,怕被熟人看到:“裴祁佑,你究竟想怎么样?!”

“应该是我问你,你想怎么样?让我放手,难道你还想回去被她指着鼻子羞辱吗?”

白筱蓦地抬头看他,眼圈有些猩红,比起梁惠珍刻薄的话,以前她所遭受的远比这些来得更羞辱人。

裴祁佑拉着她就要走,白筱不愿意:“你放开我,这是我自己的事,不需要别人来插手。”

两个人在路边拉扯,一阵恶心涌上来,白筱侧过头,捂着嘴开始干呕。

裴祁佑不知道她怎么了,松开手,看到她跑到边上去呕吐,追过去:“你身体不舒服?”

白筱很难受,旁边的裴祁佑突然走了,只是没多久,他又回来了,手里拿了一包纸巾和一瓶矿泉水,拧开矿泉水瓶盖,倒了点水到纸巾上,当他拿着湿纸巾的手要碰到她的脸时,白筱一扬手挥开他。

她那一挥,所用的力道,很大,几乎用尽了所有力气。

“啪!”裴祁佑的手背红红的一块,矿泉水瓶被打翻,西装湿了,瓶子掉在地上,水流哗哗溢出。

也湿了他的西裤裤脚和皮鞋。

裴祁佑看着脸色苍白的白筱,没有恼怒,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一动不动,石化了一般。

白筱的手机响了,她忍着反胃,接了:“喂?嗯,我马上回去……好,文件放我桌上吧。”

挂了电话,白筱要回公司,也许是蹲得太久了,起身时,眼前一花,双腿也有些发麻,裴祁佑看她站不稳,立刻上前扶住了她,下一秒,白筱已经推开了他,径直越过他朝不远处的宏源走去。

一辆黑色轿车在路边停下,副驾驶座车窗降下,是秘书张晓丽:“裴总?”

刚才,他们离开宏源,裴总却突然说停车,盯着不远处的咖啡馆,一句话也没说,就朝着这边来了。

裴祁佑望着已经走远的女人,良久,伫立在那里没有动。

——————————

杨曦坐在轿车后座上,透过挡风玻璃,看到郁绍庭从机场出来,两手空空,什么行李也没有。

另一侧的侧门开了,男人坐进来,他的身材修长,一时间,车内的空间立刻变得逼仄。

杨曦把一个新手机递给他:“已经都弄好了,应该不会有没什么问题。”

郁绍庭接过新手机,还没有开机,早上去首都时,在机场打电话时跟人撞了一下,摔坏了手机。

“刚才,我在宏源遇到了白小姐。”杨曦说。

郁绍庭转头看了她一眼。

“你去首都没跟她说一声吗?她好像很着急,还问我来着,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杨曦说着,发现了郁绍庭身上,或者说是脸上的异样:“你的脸怎么了?”

郁绍庭一边开了机,降下车窗,点了一根烟,没有回答,倒是反问她:“怎么过来了?”

“我刚好从宏源办事回来,景行又去了黎阳,你让老张去办卡,我想还不如我去,然后就顺道一块过来了。”杨曦说着,顿了下,静静地看着他:“人家小姑娘,不比我们,你得多关心关心人家。”

“她跟你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我把药给了她之后,就分开了。”

郁绍庭低头看手机,杨曦说:“她年纪毕竟还小,需要安全感,你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地做事。”

轿车从跨江大桥下来,郁绍庭突然对司机说把车开去沁园,杨曦不解:“不回公司吗?”

“不是说她年纪小吗?怕跟人跑了,还得去门口守着。”

杨曦:“……”

——————————

傍晚,白筱下了班,推着旋转门出来,就看到了站在公司门口的男人。

就像是一种心理感应,郁绍庭也朝这边望过来,看到她之后,走过来:“下班了?”

白筱站在那,抬头看着他,他没有穿衬衫,而是一件V领的薄羊毛衫,外面是一件休闲装,因为挨得近了,她闻到他身上的沐浴露香味,应该是刚刚洗过澡。

郁绍庭伸手,主动接过了她手里的包,拉过她的手:“上车吧。”

白筱突然鼻子有点酸,好想问他,你去哪儿了,我很担心你,但看着两人握着手,她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上了车,白筱转过头,看着他:“景秘书说,你去首都出差了?”

郁绍庭嗯了一声,发动车子,在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绿灯,他才开了口:“下午遇到杨曦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等这边的工作交接好,我就带你出国【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