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24章:等这边的工作交接好,我就带你出国【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24章等这边的工作交接好,我就带你出国【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下午遇到杨曦了?”

“嗯。”白筱右手手指抠着轿车车窗的边沿,想着一天发生的各种糟心事:“她还给我带了药。”

郁绍庭的视线瞥向她,也发现了她的魂不守舍,眼睛却停留在了她鼓鼓的胸上,因为车里温度比较高,白筱把大衣脱了,只穿了一件打底T恤和修身西装,被安全带束缚着,凸出了她身前的线条。

白筱自然察觉到他一直盯着自己在看,抬头,看到他直勾勾的目光,低头,是自己的胸——

“看什么?”白筱微微红了脸,心里嘀咕:“臭**……”

红灯跳转成绿灯,郁绍庭重新发动车子。

白筱双手揪着安全带,她不知道该先提哪一件事,她可能怀孕的事,还是梁惠珍找上门的事,或者是,把白秋华夫妇的事也跟他说一说,在她想不好先说哪个时,听到他说:“好像又大了些。”

“……”白筱愣了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是什么,窘然,拿过大衣盖在自己的身上。

但他这么一说,白筱想起自己原先是B杯,后来生下景希后,身材恢复了,胸经过二次发育却成了C杯。

“打不通我的手机很着急?”他没头没尾地问了一句。

白筱发现他在后视镜里看了自己一眼,脸依然红着:”只是有些不放心。”看车内气氛依旧萦绕着淡淡的尴尬,她转开了话题:“不是说出差吗?怎么当天就回来了?”

“事情办完了。”郁绍庭说话一向是能简单就简单,很少会一下子说一连串的话。

白筱侧过脸,看着他,忽闪了下眼睫:“坐飞机累不累?”

郁绍庭一边开车,一边搭在方向盘上的右手,突然抓过了她的左手,攥紧,搭在他的腿上。

他手掌心干燥的温度传达到她的手心。

白筱回握着他,望着他的侧脸,眼神带着些许不自知的迷恋,其实有时候想想,依旧觉得不太置信。哪怕夜半醒来,看到躺在身边的男人,她会忍不住侧卧凝视他的睡颜,手指若有若无地抚过他的五官。

就像是一场黄粱美梦,这个男人跟她差距那么大,从此却只属于她一个人……

白筱的手,抚上自己的小腹,那里,很有可能已经孕育了一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孩子。

那种感觉很微妙,跟怀上景希时的感觉不同,除了紧张、不安,还有淡淡的喜悦。

车子不知何时停下,是路边一处较为偏僻的林荫道。

白筱四下看了看,来往的人很少,只有偶尔有一两辆汽车从旁边驶过。

“怎么把车停到这里?”白筱边说边转过头看他,嘴唇却被堵了个严严实实——

郁绍庭一手扯开身上的安全带,一手放低了副驾驶座,覆身而上的时候,白筱吓了一跳,双手抵着他线衫下的结实的胸膛:“喂……会被人看到的。”青天白日的,她眼尾余光不时地瞟向两侧,生怕被人看到车内风光。

郁绍庭的动作有些急,他做事素来无所顾忌,只有想不想,没有敢不敢。

况且,车窗玻璃上贴了膜,外边哪怕有人也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他却突然不想告诉白筱。

其实白筱也不是不知道,只是突然被惊吓到,忘了这一点。

白筱今天穿的不是OL裙装,是直筒西裤,郁绍庭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她,手上动作不停,解开了她裤子的纽扣和拉链,把裤子连着里面的一起退到了她的大腿处,拉开自己的拉链,重新压在了她的身上……

轿车内的空间狭窄,白筱的后腰搁得难受,郁绍庭抓过自己的外套垫在她的下面。

结束后,紧贴的身体能清晰地听到彼此急促的心跳,郁绍庭趴在她的耳边,喘着息,声音粗哑,一手拂开她黏在脸上的头发,说:“我没有联系你,你有多着急?”

白筱的手抚摸着他的身体,主动亲吻他,两人纠缠间,她说:“我以为你不要我跟孩子了……”

带着点玩笑的意味,又夹杂着她真实的心里想法,她当时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他失踪了。

郁绍庭目光浓烈地看着她,那眼神她很熟悉,恰逢,手机突然响了。

“快接电话。”白筱轻轻地推了他一下。

郁绍庭顺着她的动作,从她身上离开,拿过手机靠回到自己位置上,声音还带着沙哑:“喂?”

白筱坐起来,整理衣服的时候瞟了眼车头上那盒套子,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买的。

“过会儿就回去……嗯……”郁绍庭望了旁边的白筱一眼:“随便,你看着准备就行……”

是郁老太太打来的电话,让他们过去吃晚饭。

在去大院的路上,白筱把梁惠珍来找她的事告诉了他,郁绍庭不以为然:“她带不走孩子。”

只要他不松口、牢牢握着监护权,徐家那边确实一点办法也没有。

“今天我舅舅跟舅妈也来找我了。”白筱想了想,还是把白秋华夫妇的事儿也说了。

“然后呢?”

白筱抿了下唇角:“他们打听到我正跟一个东什么临的老总,还是大领导的儿子在交往。”

“他们怎么没连名字一块儿打听了?”郁绍庭眼中似笑非笑,继续开着车。

白筱发现自己在这担心白秋华夫妇给他带去麻烦,他却还跟她开玩笑,负气地举起手,握成拳就要砸向他的肩头,可惜,刚到半空,就被他拦住,连手带人都拉入了他的怀里:“喂,安全带扯到我了!”

“别闹!”他作势唬了她一声,紧紧地揽着她,一手把着方向盘开车。

安全带勒得她难受,但她没有再挣扎,靠在他的肩膀上,忽然想起一件事:“你在宏源是不是安排了人?”

她原本是想说“你是不是找人监视我”,发现监视两个字着实不好,才临时换了词。

刚才她跟他讲梁惠珍跟白秋华夫妇的事时,他甚至连一点惊讶都没有,好像事先预知了一般。

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跟裴祁佑在路边那段他不也知道了吗?

在她跟裴祁佑发生争执时,接到同事的电话,其实并不是什么紧急的工作,倒像是在帮她摆脱裴祁佑。

如果郁绍庭真的找人看着她,白筱心里也明白,他不是为了禁锢她,而是怕她出什么事。

“是不是?”白筱伸手,把玩他身上羊毛衫的领口。

郁绍庭握住她不安分的手,不回答,反而强词夺理地质问她:“你怎么不明说我找人监视你?”

“那你找了吗?”白筱顺杆子往上爬。

郁绍庭横了她一眼,松开了她:“回到自己座位上,开车呢。”

“刚才搂着我又揉又捏的时候,你怎么不知道自己在开车?”白筱忍不住顶嘴。

“……”

郁绍庭一听这话,尤其是她故作轻佻的语气,把车往路边一停,挂了档,还没去教训身边得寸进尺的小女人,白筱却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亲着他的薄唇,另一只手往下,越过他的皮带继续往下。

郁绍庭目光深沉,看到她大胆的动作,没有去阻止,只是更加用力地扣紧她的后脑袋。

分开的时候,白筱的舌根都发麻,他的吻落在她的脸颊上、下颌、脖颈处——

“我发现我们在一起好辛苦。”白筱靠在他怀里,闻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莫名地,眼圈暖暖的。

“等这边的工作交接好,我就带你出国。”

——————————

白筱跟郁绍庭到大院的时候,郁景希正抱着个跟他人差不多高的盒子从楼上下来。

小家伙因为拿了个东西,走的有些吃力,一脚高一脚低,很不稳。

白筱忙上前去,接过他手里的东西:“怎么不让张阿姨帮你?”

郁景希一双小手也脏脏的,白筱瞅了眼盒子,上面蒙了灰,不知道他从哪儿挖来的“宝贝”。

郁绍庭刚在外面碰到了郁仲骁,两兄弟在那说话,没有进来。

白筱从洗手间拿了块毛巾,用热水浸过,给郁景希洗了脸擦了手。

郁老太太其中一个喜好就是烹饪,此刻正在厨房里跟张阿姨一起做菜,白筱进去问有没有要帮忙的地方,郁景希立刻跟过来,趴在厨房门口,小声喊她过去,白筱放下盘子,“什么事?”

小家伙拉着她去客厅,却不肯具体说是什么事。

“这是什么?”白筱看到躺在那个盒子里的一把小提琴,很是诧异,她蹲下,就近看,是一把很好的小提琴,像是定制的,应该很多年没用了,她抬头问郁景希:“你从哪儿找来的?”

郁景希站在她旁边,两小手背在身后,口风很紧。

白筱伸手摸着小提琴的面板,触手的感觉令她动容,她学了那么多年小提琴,对琴类自然有着不一样的感情,郁景希趴在她的旁边,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喜不喜欢?”

白筱看了眼小家伙殷切的样子,隐约知道小家伙是想把小提琴送给自己……

这个家里,会拉小提琴的那个人,早已经过世了。

白筱盯着那把小提琴看了会儿,重新把盒子盖上,捏了捏小家伙的脸蛋:“把它藏回去吧!”

“你不喜欢吗?”郁景希撅着小嘴,拧着眉毛。

白筱敲了下他的额头:“这把琴有自己的主人,以后,不能再随便拿别人的东西知道吗?”

小家伙鼓着腮帮子,不愿意把琴又搬到储物房里去。

郁绍庭跟郁仲骁从外面进来,看到摊在客厅茶桌上的那把小提琴,皱了下眉头,就知道是郁景希偷偷拿出来的,也没多说什么,让从厨房出来的张阿姨把琴收好放回楼上去。

郁景希很不高兴,瞪了郁绍庭一眼,吃力地抱着喔喔叫的‘肉圆’,重重地踩着楼梯回房间去了。

“筱筱啊,过来帮我择一下芹菜。”郁老太太忽然叫白筱过去帮忙。

白筱进了厨房,老太太叹息了声,说:“小三他没别的意思,那把琴是淑媛生前专用的,跟她其她遗物一起都放在三楼的储物房里,毕竟是死者的东西,我们也没想过要去动用。”

“我知道。”白筱点了点头,她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自然知道“死者为大”这个道理。

郁老太太可能没想到白筱这么大度,不由多看了她两眼,白筱想起来和欢赠送给自己的那一套护肤品,就去车里特意拿了送给老太太,老太太新奇地看着护肤品,一边说:“景希那孩子,是在讨好你呢!”

“唉,这孩子什么也不知道,就怕你跟小三把他送到首都那边去。”

说起自己的乖孙,郁老太太忍不住叹气,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件事牵扯的太大,郁家跟徐家这些年盘踞的利益,早已不是三两下就能扯得清,要是徐家那边知道了真相,还不知道怎么闹。

白筱听了也心酸,开饭前,特意去楼上喊郁景希下来吃饭。

小家伙正在房间里玩飞机模型,看到她进去,瞟了她一眼背过身去,倒是‘肉圆’吐着舌头围着白筱直打转。

“怎么了?”白筱在床边坐下,低头去看他的小脸,他立刻别开了头。

“还在为刚才的事不开心?”白筱看他不吭声,过了会儿才说:“那把琴我喜欢,但它已经有了自己的主人,我要是擅自拿了,它的主人会不高兴的。但我还是很开心,因为我没想到景希对我这么好。”

郁景希悄悄地瞄了她一眼,不以为然地轻哼了一声,继续玩自己的。

“今天你外婆来公司找我了,她说,让我劝你爸爸,让他答应把你交给他们去照顾。”

白筱说这话时,一直注意着小家伙,果然,小家伙顿时不玩了,扭过头看着她。

“我跟她说了,只要你不愿意,想留在爸爸身边,没有人会阻止的。”白筱握住他肉嘟嘟的小手。

郁景希似信非信:“真的?”

卧室的门开了,郁绍庭站在门口,单手握着门把:“还不下去吃饭?”

白筱对郁景希道:“你要是不相信,可以问你爸爸,问他是不是会一直陪着你。”

郁景希真的转过头看向郁绍庭。

郁绍庭深深地看了眼白筱,然后看着儿子,敷衍地嗯了一声,然后转身走了,抛下一句话:“下楼吃饭吧。”

白筱给小家伙整理衣服,郁景希看着她:“那你呢?你会跟我们一直在一起吗?”

“会。”白筱莞尔,捏紧了他的小手。

郁景希垂着长长的睫毛,伸手,摸着白筱平坦的肚子:“还有弟弟。”

——————————

白筱还没将验孕棒显示阳性的事情告诉郁绍庭,她打算吃完饭回沁园再跟他说,毕竟还没百分百确定。

所以,还不想让郁家其他人知道。

刚吃完饭,梁惠珍就突然到访,郁景希立刻从椅子上下来,跑到白筱身边牢牢挨着她。

梁惠珍自然看到了郁景希的小动作,拧了下眉心,却没有过多的反应。

“亲家母来了。”郁老太太假笑着起身,一边让张阿姨泡茶,一边招呼梁惠珍去客厅。

梁惠珍抿着唇,神色淡漠:“不用挪地儿了,我拿了东西就走。”

张阿姨已经把茶端上来,梁惠珍站在那,也没坐下,眼角却瞟见了搁在楼梯旁边的那个琴盒,眼底闪过错愕。

梁惠珍抬头,看向还坐在那的郁绍庭:“我记得淑媛把她的一本有从小到大照片的相册放在这里了,我过来,就是来拿相册的,绍庭,你要是方便,帮我去楼上取一下。”

郁绍庭望了旁边的白筱一眼,起身,上楼去拿徐淑媛留下来的相册。

白筱从郁绍庭身上收回目光,不经意地对上梁惠珍的双眼,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梁惠珍看她的眼神变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淑媛的事,我们徐家跟你们郁家没完!【三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