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25章:淑媛的事,我们徐家跟你们郁家没完!【三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25章淑媛的事,我们徐家跟你们郁家没完!【三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白筱从郁绍庭身上收回目光,不经意地对上梁惠珍的双眼,她觉得梁惠珍看她的眼神变了。

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疏冷,而是一种努力克制着的恨意,近乎尖锐。

当梁惠珍转身朝着这边走过来时,白筱心乱,有种不好的预感,梁惠珍死死地瞪着她,一旁的郁仲骁突然拉开椅子,挡在了梁惠珍的跟前,低低地喊了一声:“梁阿姨。”

“原来,你还知道叫我一声阿姨。”梁惠珍冷笑,“如果你还当我是长辈,现在就给我让开。”

“这……出什么事儿了?”郁老太太一脸茫然。

梁惠珍怒瞪着被郁仲骁护在身后的白筱,尤其是在看到抱着白筱腿的郁景希时,梁惠珍的怒意不可遏制地扩大,红了眼圈:“什么事儿?你们对我女儿做的事,难道还要我一个字一个字说出来吗?!”

餐厅瞬间死一般的寂静。

白筱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了郁景希的耳朵,不想让他听到更多,她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梁惠珍知道了,知道景希不是徐淑媛的孩子,可是梁惠珍是怎么知道的?

“妈,你先带筱筱跟景希去外面。”楼上,郁绍庭已经下来,手里,拿了一个相册。

“话没说清楚,今天一个也不准走!”梁惠珍厉声道。

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青年,三十六七岁的样子,看到梁惠珍,松了口气:“大伯母,你真在这里。”

来人正是徐恒,徐家在丰城这边政/府机关任职的旁支亲戚。

梁惠珍脸色铁青,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语气平静:“阿恒,你给你大伯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丰城。”

白筱不想让郁景希听到成人世界那些污秽不堪,刚想要带着郁景希先出去,但梁惠珍的话,又令她止住了脚步,她预料不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梁惠珍的意思,明显是不打算善罢甘休,她担忧地看向走下楼梯的郁绍庭。

郁绍庭脸上神情没什么变化,却让郁老太太先带白筱跟郁景希先离开,郁老太太当然也看出即将有一场暴风雨来到来,哪怕白筱不愿意,也强行拉着她往外走:“你先带景希回去,这里有我们呢。”

景希是白筱的软肋,郁老太太在她耳边低声道:“你不顾着自己,也得想想景希,快走吧。”

那边,梁惠珍发现白筱要走,立刻过来拦人。

郁绍庭一把攥住梁惠珍的手臂,梁惠珍不敢置信地看他,怒不可遏:“郁绍庭,你就这么护着她吗?!”

说着,梁惠珍扭头命令徐恒:“阿恒,你给我拦住那个女的!”

徐恒还没上前,身材挺拔高大的郁仲骁已经挡住了去路,梁惠珍额际青筋突起,看到郁老太太把白筱跟孩子带出去了,气得厉声喝道:“你们郁家,欺人太甚!淑媛的事,我们徐家跟你们郁家没完!”

——————————

白筱牵着郁景希,跟郁老太太走出院子,还能听到梁惠珍饱含愤怒的声音。

郁老太太看白筱一步一回头,忙安抚她:“别担心,这徐家的媳妇都这样,彪悍,这里是郁家,她难道还能掀翻了天不成?你先跟景希回去休息,等绍庭处理好这事,就会过去了。”

白筱怎么可能不担心,但低头看了眼一脸单纯的孩子,她终究是没有转身回进去。

郁老太太送了他们一段路,不放心家里就匆匆地回去了。

军区大院门口,几道车灯光打过来,白筱护着郁景希到边上,两辆轿车从他们身边驶过,军用牌照。

白筱注意到那两辆车朝郁家所在的方向拐了弯。

“小白,”郁景希扯了扯白筱的衣角,小脸上有担心:“外婆刚才是怎么了?”

白筱蹲下来,紧紧地抱了抱小小软软的身子,然后起身,拉紧他的手,拿出手机给叶和欢打了电话。

叶和欢赶到附近,已经是二十分钟后的事情。

“到底怎么了?”叶和欢头上还戴着发箍,脸上有一片青瓜,脚上是一双人字拖,有点邋遢的形象。

白筱忽然打电话给她,很紧张的语气,让她过来大院一趟,虽然犹豫,但还是急急地赶过来了。

“景希,你今晚跟和欢阿姨去睡好不好?”白筱没理会她,而是对郁景希道。

小家伙眼珠子转了下,也察觉到一点不寻常:“那你呢?你难道不跟我一起去吗?”

“我还有点事,等处理好就去找你。”

郁景希往大院里看了眼,抿了抿小嘴,不太情愿,但还是磨蹭地上了车,白筱替他管好车门,小家伙从车窗里探出脑袋,一双又黑又亮的大眼睛盯着她:“那你跟爸爸早点过来,我等你们。”

白筱亲了亲他的额头,郑重地许下承诺:“好。”

“到底出啥事了?”叶和欢还一头雾水,把人叫过来,又不说清楚……

白筱看着和欢,轻声说:“徐淑媛她妈妈刚才过来了,她好像都知道了。”

“啊?那怎么办?”叶和欢替白筱着急,看了眼旁边已经自己系上安全带的孩子,压着声:“那你们打算怎么做?全盘托出吗?”不然,总不能让白筱背一个“第三者”的罪名吧?

“快走吧。”白筱催促她,却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叶和欢熟知白筱的为人,离开前又嘱咐了一遍:“千万别做傻事,不该认的千万别认。”

——————————

夜晚,突然静得可怕,也越加放大了某些声响,白筱回到郁家门口,看到了停在门口的两辆轿车,她的心里咯嗒一声,本能地跑进院子,房子里正好传来梁惠珍带着哭腔的声音。

“我的女儿到底做错什么了?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她?”

“在这里哭什么,跟我回首都去,让人家看我们徐家的笑话还不够吗?!”一道沉稳愠怒的男声响起。

屋子里,梁惠珍挥开丈夫的手,不甘又愤懑:“我难道连给我女儿讨个公道的权利都没了吗?”

上座,郁战明脸色阴沉地坐着,面对梁惠珍的指责,却连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徐家这边,赶来的是徐敬文和刚好在首都的徐敬衍,徐敬衍刚得知事情真相时,只是叹息了一声,他怎么也没想到,郁景希居然跟徐家没半点血缘关系,而那个清丽聪明的女孩,竟然是——

徐敬文要带梁惠珍走,但生性要强的梁惠珍,却不肯善罢甘休。

“郁绍庭,我倒要问问你,我女儿出事的时候你在哪儿?你还有一点良心吗?居然还敢骗我们说,那个小孽种是我们淑媛的儿子,不过说的也是,我们淑媛就是被他们这对不要脸的母子害死的!”

郁绍庭耷着眼皮,听到梁惠珍口不遮拦的话,脸色平静,但握着茶杯的手却紧紧地攥着,手背青筋突起。

“够了。”郁战明发话了,听到梁惠珍这么侮辱自己的孙子,冷声道:“淑媛是死于空难,景希是我郁家的孩子,这一点任何人也不能磨灭,这件事,明日,我会亲自去徐家跟徐老解释。”

“解释?还解释什么?”梁惠珍嗤笑:“你们郁家逼死了我的女儿,难道现在还想要去气死我公公吗?”

郁战明的脸黑了,然而,作为理亏的这一方,只能隐忍不发。

梁惠珍悲恸到落泪:“我跟敬文就这么一个女儿,当初她说喜欢郁家老三,我开始是不同意的,早知道会落到这个结果,当时在她要死要活的时候,我也狠了心不会答应,总好过嫁给禽兽不如的畜生来得好。”

“梁惠珍,你这说的什么话!”郁老太太听到这么难听的话,忍不住出声反驳。

郁战明喝止郁老太太:“江蕙芝,你给我闭嘴!”

“我说的难道不是实情吗?你儿子,婚内不忠,背叛妻子,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梁惠珍道。

郁绍庭突然开口:“该说的,早上我都已经说了,景希,不是我和淑媛的孩子,跟徐家没有半点关系,所以,以后不要再来打扰他们的生活。”

“郁绍庭,你不配提淑媛的名字!”梁惠珍气得双肩微微发抖。

“你说的没错,我不是人,禽兽不如,是畜生。”郁绍庭抬头,逼向梁惠珍的眼神逐渐犀利森冷:“但凡他们母子俩以后因为你们徐家的缘故出一点什么事,我不介意做一辈子禽兽不如的畜生。”

徐敬文闭上双眼,也气得不轻,因为郁绍庭这句话,重新睁开眼,看着郁绍庭:“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淑媛以前在你们郁家的遗物,今天,我们都要带走,以后,我们徐家跟郁家,再也不是姻亲关系!”

“大哥。”徐敬衍不愿看到郁徐两家自此陷入僵局,徐敬文抬手制止:“就这样吧,准备回去。”

白筱站在门口,听到里面的争执,尤其是听到梁惠珍对郁绍庭的责骂,她胸口像是被石头堵住。

当年的代/孕,错在她跟徐淑媛,郁绍庭根本毫不知情,这样出色的一个男人,为什么要背负畜生这样的骂声?

徐敬衍还想劝自家大哥,眼角余光却瞟见门口进来个人,正是白筱,一时讶然地忘了说话。

梁惠珍也跟着转头,看到白筱,轻笑:“我们还没走呢,人家都等不及要登堂入室了。”

白筱没有回避梁惠珍讥嘲的目光,张了张嘴:“当年的事,跟郁——”

“不是让你走了吗?”那边,郁绍庭豁然站起来,低沉的嗓音截断了白筱的话。

客厅里灯光明亮,白筱自然看见了郁绍庭脸上的红印,那是被人扇的,刚才她没听到动手声,那么,应该是她带着景希离开的那段时间,梁惠珍动手打得。

白筱盯着那个嫣红的五指印,仿佛没看到郁绍庭走过来,说:“不管他的事,是我犯下的错。”

只是,她还没说更多,手臂就被攥着,郁绍庭拖着她出了屋子。

白筱被他拉着走了老远一段路,最后进了大院里一个人造湖中央的凉亭里。

“你回来做什么?”郁绍庭攥着她手的力道很大,白筱却像是忘了痛觉,看着他:“为什么不让我跟他们说?当年的事,你根本什么也不知道,我是想守着景希身世的秘密,但也不想你被他们这么误会。”

“刚才要不是我拦着你,你打算怎么跟他们说?”

郁绍庭盯着她的脸,语气冷硬:“说当年是你勾/引的我?说我是被你逼的?”

“……”白筱没吭声,眼泪却掉了出来,她慌忙伸手抹掉。

她不想哭,却终究没忍住,在他面前,她永远不懂得掩饰柔弱跟蠢笨。

郁绍庭点了根烟,想要抽一口,还没送到嘴边就被他丢到地上,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威胁性地说了句“等着,不许再乱跑”,然后转身出了凉亭。

白筱站在那里,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肩上的外套还带着他的体温。

她没等多久,郁绍庭就回来了,拉过她的手:“走吧。”

“去哪儿?”白筱跟不上他的长腿,听到他说出两个字:“回家。”

……本章完结,下一章“这人,应该送去妇产科才是!【5月7号 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