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28章:我只觉得你有意思,想好好研究研究你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28章我只觉得你有意思,想好好研究研究你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当工作人员把鲜红的公章“啪啪”地落在红本本上时,白筱坐在旁边,右手捏捏左手手背。

和上一回来民政局的忐忑不同,这一回,她还处于怔愣状态下,就已经完成了登记流程。

白筱手握着红本,跟在郁绍庭身后走出民政局,忍不住又打开红本看了几眼,那张合照是临时照得,她脸上的表情不自然到僵硬,倒是郁绍庭,同样没有笑,他紧绷着脸的样子却怎么看怎么好看……

“怎么不走了?”郁绍庭发现身后突然没了脚步声,回头,看到白筱杵在那,没动。

白筱望着他,略略脸红,跟了上去,看他两手空空,问:“你的结婚证呢?”

郁绍庭看了她一眼:“口袋里。”

“……”

这还是白筱第一回拿国内的结婚证,回去的路上,想要翻来覆去好好看看,又却不想被他瞧出来。

“想看就看吧,没人拦着你。”他突然不咸不淡地开口。

这一刻,白筱格外认同路靳声说的,郁绍庭绝对是个不解风情的男人,太过直接的话,不给她留一点面子。

撇开头看向车窗外,故意不去看那本结婚证。

良久,白筱收回目光,朝着郁绍庭伸手,郁绍庭斜了她一眼:“做什么?”

“把你的身份证给我看看。”

“……”

白筱又把手往前伸了伸,孩子心性:“据闻,身份证照是检验帅哥的一大标准,现在,我要检验一下。”

“……”

白筱见他不配合,靠回位置上,百无聊赖地咕哝:“真是没一丁点的情/趣……”

然后一个黑色皮夹被丢到她的怀里。

白筱瞟了他一眼,打开皮夹拿出他的身份证,照片上的郁绍庭剃了个板寸头,眉目清隽,比现在要年轻一些,但看着也不像个好相处的人,穿着深色衬衫,五官轮廓立体英俊,跟她预想的……有点不同。

郁绍庭的右手突然出现在她眼皮底下:“拿来。”

“什么?”白筱不解,他轻描淡写地道:“你的身份证。”

“……”白筱把他的证件放回皮夹里,然后把皮夹又放到车头上,头一别,选择了无视他的手。

那日结婚登记没成,白筱的证件和户口本就一直搁在他的车里。

刚才登记完,装了户口本和证件的文件袋白筱拿了,此刻正放在她的腿上,郁绍庭索性直接伸手去拿。

“喂!你干嘛……”白筱不给,侧过身,不让他得逞。

郁绍庭把车停到路边,解了安全带,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探身就要来抢文件袋。

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幼稚起来跟平日里绷着脸的样子判若两人,简直像个没长大的孩子——

两人闹腾了会儿,最后郁绍庭把她按在座位上,成功拿走了她手里的文件袋,白筱气喘吁吁,整齐扎起的长发有些凌乱,刚想控诉他的蛮横,一阵恶心又涌上来,她忙捂住嘴,生怕自己一个忍不住把污秽物吐在车上。

“又难受了?”郁绍庭皱眉,无暇去看她的证件照。

白筱干呕了两下,郁绍庭已经下车,去到路边的店铺,过了会儿,重新出来,端了杯热水。

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店家说的……

郁绍庭的手机响了,他没接,按掉,只是伺候着她吃药。

刚才医生给白筱配了进口的止孕吐药,白筱吞下几片药,喝了两口水,才稍稍缓过劲来。

郁绍庭丢了一次性纸杯回到车上,他的手机又响了,这次他没挂断。

“……你先过去……让蔺谦一起,嗯,我晚点就到……具体的你安排就行……好……”

白筱隐约听到一点声音,是杨曦的电话。

单从女人的角度来说,白筱不否认,杨曦对郁绍庭的了解和两人多年的共事令她吃味,但杨曦又是个很懂得分寸的人,哪怕对郁绍庭心存了好感,也从不做出令人嫌恶的事来,这点,白筱又很欣赏她。

郁绍庭挂了电话,侧过头,看白筱不做声就猜到她在想什么:“是工作上的事。”

“……”对他的主动坦白,白筱倒有些不自在了。

“今天在家好好休息,公司那边,我已经跟宏总打过招呼。”郁绍庭边说边发动车子。

“我已经连续请好几天假了。”看他不说话,白筱摸着自己的肚子,说:“我知道你瞧不上我的工作。”

“……”郁绍庭倒没瞧不起她的工作,只是觉得,她如今怀了孕,该好好在家养胎。

“我现在还行动方便,工作时会注意安全,等肚子大了我再请产假,现在,我还不想整天待在家里。”

那样的生活太过枯燥,因为在怀景希时尝过,偌大的房子空荡荡的内心,所以,如今不想再试第二次。

“不想待在家里,那就自己开一家店。”郁绍庭淡淡道。

白筱从没想过要自己做老板,又听到他说:“喜欢什么,觉得什么有意思,都可以告诉蔺谦。”

“我只觉得你有意思。”白筱单手托着下颚,盯着他的侧脸:“想好好研究研究你。”

“……”

郁绍庭手握着方向盘:“要是不想开店,也可以学点别的,等到了国外,如果你还想,可以报考当地的大学。”

没上过大学,这一直是白筱心底的梗,也一再成为别人拿捏她的弱点。

虽然她从没说过,但不代表,这不是她心底的一个遗憾。

“我再想想。”白筱转头,看着窗外倒退的风景,被郁绍庭这么一说,她确实是心动了。

——————————

虽然白筱怀孕,郁绍庭自始至终都没表现出多大的情绪波动,但她能感受到,她下车走路,他一直都注意着,如果她一旦发生任何的意外,他恐怕都会第一时间上前抱住她。

沁园别墅,郁景希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听到门口动静,立刻丢了遥控器跑过来。

气鼓鼓着一张小脸,瞪着消失了一晚上的两人,很是不满,刚想伸出手指教训白筱两句,郁绍庭先眉头紧锁,冷着声教训了他:“怎么没去学校?再这样下去,你就给我去读寄宿学校。”

一听到“寄宿学校”四个字,郁景希立刻紧张了,以前在拉斯维加斯,隔壁家的孩子读的就是寄宿学校,他虽然还不太明白“寄宿”的意思,但他那时候只有在周末才看到那孩子在自家花园里玩。

所以,“寄宿”在郁景希看来,那就等同于拘禁,让他不能每天都回家来。

白筱蹲下,抱住郁景希,亲了亲他的额头:“我还想每天看见景希,怎么舍得呢?”

小家伙偷偷看了眼郁绍庭,见郁绍庭没反驳白筱的话,暗暗松了口气,小身板挺了挺,抿了抿小嘴,靠在白筱怀里,哼哼地翻了翻白眼,赖在白筱怀里不出来。

郁绍庭看他这副小人得志的样,也没多计较,顾自己先上了楼,再下来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白筱忆起,他之前穿的,应该是路靳声值班时留在办公室备用的衣服。

下楼后,郁绍庭接了一个电话就去了公司,离开前,让小梁送郁景希去学校。

小家伙不情愿地撇撇嘴角,但还是提着裤子上楼去自己卧室收拾文具,也不让白筱帮忙。

适时,李婶端了一碗银耳红枣出来,告诉白筱,小少爷早上醒来就跑去主卧敲门,结果推开门没看到他们,又把别墅里里外外找了一遍,连早餐都还没吃,要不是她牢牢看着,恐怕又得擅自“离家出走”。

没一会儿,郁景希就背着自己的大书包踩着楼梯下来。

白筱接过李婶手里的碗,冲他招手:“过来。”

小家伙立刻跑过来,脚边,围绕着不知从哪儿窜出来的‘肉圆’,他的额头还贴着纱布,白筱拉着他在沙发坐下:“等吃了早餐再去学校。”

“李婶说你们去医院了,是你身体不舒服吗?”郁景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白筱。

白筱点头,舀了一勺银耳送到他嘴边:“现在已经没事了。”

“是不是弟弟不乖了?”郁景希吃着银耳,伸出小手,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白筱的肚子。

白筱轻摸了下他额头的纱布,柔声问:“还疼不疼了?”

“……你每天都问,”小家伙一屁股坐在她的旁边,紧紧挨着,不以为然:“还行吧,就是有点痒。”

伤口结疤,痒是在所难免的。

有手机铃声响了,声音来自白筱昨晚放在客厅里的包包,她拿出手机,居然是徐敬衍的来电。

“我没打扰到你吧?”徐敬衍温润的声音响起,白筱不知道他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对徐家人,经过了昨晚的事,她更是抱定了提防,所以,不答反问:“您找我有事吗?”

“你现在方便出来吗?”

“……”白筱看了眼郁景希,小家伙正津津有味地在吃银耳。

徐敬衍见她不回答,说:“你要是没空,把地址告诉我,我过去好了。”

“您有事?”白筱真不愿意去见徐家人,怕惹出更多麻烦。

“哦,也没什么,我要多在丰城待几天,找不到熟悉的人给我当导游,就想到了你。”徐敬衍笑了一声:“是不是因为我姓徐,所以不愿意跟我见面?”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我要去哪儿找你?”徐敬衍直接问她要地址。

白筱对徐敬衍的总体印象不错,想了想,就说了一小的地址,打算送郁景希上了学去见他。

——————————

在去学校的路上,白筱还是把领证的事据实告诉了郁景希。

郁景希是个早熟的孩子,自从郁老太太说了登记的事后,就对登记、领证这两个词做了相关的询问,询问的对象当然是班上那群小伙伴,大家七嘴八舌了一番,最后总结为——郁景希真的要有后妈了!

吴辽明还把隔壁班吴晓华每天被后妈胖揍的事绘声绘色地将给郁景希听。

结果,个子小小的郁景希把胖墩墩的吴辽明胖揍了一顿。

虽然很多后妈都是坏人,但郁景希觉得,小白是好人,所以,也会是个对他很好的后妈。

郁绍庭说要把他送到寄宿学校去,要是恶毒的后妈,一定会怂恿郁绍庭,还会给他毒苹果吃,但小白,不仅帮他说话,还喂他喝银耳,银耳甜甜的,现在还送他去上学……

郁景希眨了眨眼,干净黑亮的眼睛看着白筱:“那你现在是郁绍庭的老婆了吗?”

白筱点头。

小家伙叹了口气,摆摆手:“你回去吧,记得晚上来接我。”说完,背着大书包,一晃一晃地走进了学校大门。

走到拐弯处时,郁景希突然回过头,看到她还站在那,扬起小手臂冲她挥了挥。

——————————

徐敬衍到达一小门口时,看到的就是郁景希隔得太远,冲站在校门口的白筱挥手的一幕。

在徐敬衍看来,白筱自己还是个孩子,当他得知真相时,简直无法想象十几岁的白筱挺着大肚子的画面,哪怕是现在,她不化妆的脸上,还留着一份青涩,却已经是一个六周岁孩子的母亲了。

不用于梁惠珍对白筱苛刻的指责,徐敬衍只是感慨,他还记得去黎阳的路上,白筱说的话,她说她从小跟外祖父外祖母一起长大,但从几次相处中,他看出她的品性不坏,不像是会做出破坏人家家庭的事情来的第三者。

所以,他更相信郁绍庭的那番措词。

——————————

白筱目送郁景希的身影消失,一转身就看到徐敬衍从一辆轿车上下来。

“来送景希上学?”徐敬衍走过来,往学校里看了一眼。

白筱觉得,徐敬衍应该不是真像他所说的,缺少一位导游,恐怕是有事情要问自己。

可事实,跟她想的有些不同,徐敬衍居然真的问她今天忙不忙,要是不忙,希望她带他在丰城转转,白筱原先想要回绝,但看到徐敬衍温和的眼神和笑容,心头一软,终究是答应了下来。

“上一回我来丰城,已经是二十三年前的事了。”徐敬衍开车时,感叹了一句。

白筱从车窗外收回视线,看向他,目光带着难以置信,丰城是国内的大城市,他怎么可能多年未踏足?

“我没必要骗你,小丫头。”徐敬衍笑:“这里跟以前大不一样了。”

白筱说:“您是应该多出来走走。”

艺术家,很容易一不小心在精神方面出现问题,当然,这话,她不会告诉徐敬衍。

徐敬衍打着方向盘,貌似不经意地问:“昨晚,我从郁家出来,看到门口站了个那女的跟你在说话,你们长得蛮像的,你跟她认识?我听郁老太太说,她好像是政东的妻子。”

“我可以不回答吗?”白筱并不想太多人知道自己跟苏蔓榕的关系,尤其是徐家人。

她在徐敬衍面前多说一句,也许,就给郁家多带去一份麻烦。

“怎么,有什么不好说的?”徐敬衍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带着笑,“怕我套你话去害郁家?”

“……”

徐敬衍幽幽道:“我只是发现,她跟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长得有几分相似,听说,她是云南人,但我听她说话口音,倒跟你有些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跟你一样,是黎阳人。”

——————作者有话说——————

正文五千字,以下是免费赠送小剧场:

【我忍不住呀忍不住】

小时候的郁绍庭绝对还不是一个闷sao的孩子。

有一天,郁绍庭打破了郁战明老战友送的一坛酒,被郁总参谋长狠狠地胖揍了一顿!

四岁的郁绍庭顶着一个蘑菇头,唇红齿白的,罚站在书房门口,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嚎啕大哭。

郁政东刚巧从学校回来,听到哭声上楼,郁绍庭立刻扑过来抱住他的腿,哥哥哥哥地喊。

郁战明在书房里吼:“不准哭,是不是还想找打?!”

“别哭了,”郁政东猜到一定又是弟弟闯祸了,忙安慰:“不然,爸又要出来揍你了。”

郁绍庭非但没停止,反而边大哭边喊:“你们别逼我,我忍不住,忍不住啊!”

郁政东:“……”

——————————

下面来个郁景希四岁的【再等等,我马上就好】

郁景希四岁的时候,还很怕听到马桶抽水的声音,上厕所需要李婶陪伴。

有一回,李婶出去买菜了,郁绍庭在家,郁景希那时候还是个容易害羞的娃:“我……我想拉粑粑,”

“去吧。”郁绍庭没有从沙发上起身。

郁景希瘪了瘪小嘴,很委屈,但还是一步一回头地往别墅外面去了。

过了良久,郁绍庭才从电脑上抬头,去了洗手间,没找到儿子,皱着眉喊了声:“郁景希。”

“在呢在呢!”别墅外,传来孩子急切地应声:“再等等,我马上就好。”

郁绍庭走出去,便看到儿子扒着裤子蹲在草地上,瞧见他,红着脸放下小手里的草。

“草戳到我的屁屁了,所以,我想先把它们拔光再拉。”

郁绍庭:“……”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点倒跟我蛮像的,徐家人都不爱这口【5月10号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