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2章:她说,那个孩子……死了!+新婚快乐(甜蜜)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2章她说,那个孩子……死了!+新婚快乐(甜蜜)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苏蔓榕下了楼,太阳穴却突突地疼,她捂着额际,想走出去,身形却猛地一晃。

“小心。”身后,紧跟着下来的男人,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

靠在曾经熟悉而今却陌生的怀里,苏蔓榕的四肢冰凉,下一瞬,已经重重地推开了他。

冷不防,徐敬衍被她一推,撞到后方的柜台上,脸上神情有略微的狼狈,但一双眼却像是黏在了她的身上,苏蔓榕深呼吸,忍着头痛欲裂推开门出去,徐敬衍攥紧了双拳,想也没多想就跟了出去:“宁萱!”

苏蔓榕蓦地回身,盯着他,目光复杂而执拗:“白宁萱二十多年前就死了,这个世上只有苏蔓榕!”

徐敬衍望着她,有太多的疑问,但在面对她的这一刻,却什么都问不出口。

“就像你自己说的,二十多年前你放我走,现在乃至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苏蔓榕转身,快步地走去巷口,想要快点回到车上,离开这里!

“宁萱。”徐敬衍情急之下,挡住了她的去路:“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要关心一下你。”

“关心我?”苏蔓榕讥诮地看着他:“你在说笑吗?徐敬衍,我活的好好的,你要关心什么呢?”

“……”徐敬衍喉头一动,被她驳得寸口难开。

手机响了,电话被他掐掉,他只是望着眼前的苏蔓榕,开不了口,却也不愿意就此让她离开。

苏蔓榕攥紧手里的包,二十多年,她刻意的回避,依旧没有躲得过命运的捉弄。

她想起那一次在路边LED上看到的新闻,那个站在他身边的女人,苏蔓榕闭了闭眼睛,又怎么可能不认识,夏澜,那个在她怀孕期间尽心照顾她的姐姐,只是未曾料到,她居然成了徐敬衍的妻子……

真要说起来,还是她替他们穿针引线的,如果不是徐敬衍陪她去医院孕检,又怎么会认识夏澜?

有些事,苏蔓榕不愿去想,却又忍不住去想,时隔二十几年,会在夜深人静时难眠,因为不甘心,因为心底的那份痛,她会想,他们究竟是什么时候好上的?当初,说放她走,到底,是谁束缚了谁?

在她怀着孩子守在家门口等他,徐敬衍彻夜不回的那些个夜晚,是不是都去找了夏澜?

只是这些,对她来说,再去追究,早已没有任何的意义。

“我听说……你跟政东,后来又生了一个女儿?”徐敬衍艰涩地开口。

苏蔓榕睁开眼,直视着他,没有接话,片刻后从他身边走过,拿出车钥匙给自己的轿车解了锁。

徐敬衍转头,看到他走到车边,有些念头,一旦冒出了,就很难那么扼杀掉。

巷子口的路人稀少,苏蔓榕刚拉开车门,徐敬衍的一只手已经拦住她。

“徐敬衍,你究竟想要干什么!”苏蔓榕的声音带了怒意。

徐敬衍看着她的五官,这么多年过去,依旧没有多少变化,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只是让曾经那个美丽的女孩变得越加成熟知性,只是此刻,望着她,徐敬衍不由自主地想到了白筱……

无巧不成书,那么多的巧合,她也姓白,她也是黎阳人,她说她从小没有双亲,她有那样的音乐天赋——

“我只是想知道,白筱跟你什么关系?”

苏蔓榕别开眼,他搭在车门上的手,手背青筋突起,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她突然抬头,淡淡地迎上他急切的目光,勾起唇角:“她是绍庭的妻子,我以后的妯娌,不然,你以为她还能是谁?”

徐敬衍动了动嘴唇:“当年那个孩子——”

“哪个孩子?”苏蔓榕冷笑,似想起了什么,反问:“那个孩子,你不是早就知道是谁的了吗?”

“……”徐敬衍突然就红了双眼,看着她脸上寡淡的笑容,近乎讽刺。

“不是你亲自拿着孩子的头发去验的DN吗?难道那份鉴定报告的结果你忘了?”

苏蔓榕强忍着身体的颤抖,她也是个普通人,不是没有怨气,当年,当徐家的人把那张纸摔在她脸上时,她的解释都成了令人厌恶的狡辩,她跟他的孩子,验出来,却跟他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多么可笑的结果。

徐敬衍听她这么说,心中升腾起无尽的苦涩,还有说不出口的难堪。

“既然那个孩子是政东的,你现在还来设想什么?白筱,跟你什么关系都没有。”

苏蔓榕咬字清晰,徐敬衍脸色难看,看着她:“那个孩子呢?”

“死了。”苏蔓榕眼底有泪水浮动,她对上徐敬衍的双眼,“早死了,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吧?”

徐敬衍杵在那,就像一盆冷水从天灵盖浇下,全身冰冷,死了,那个孩子……死了吗?

苏蔓榕一把推开了他,上车,关上车门,手心,早已湿了一片。

如果白筱就是那个孩子,他又想干什么?想要认回孩子吗?她听说,他好像一直没孩子。

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因果轮回呢?

苏蔓榕发动了车子,不再去看车外的人一眼,踩下油门,车子飞驰而去,汇入了车流里。

——————————

白筱在车里打了个喷嚏,郁绍庭侧头,看了她一眼:“感冒了?”

他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攥着她的左手,说这话时,手上的力道稍稍加大。

“不是。”白筱扯过两张纸巾,吸了吸鼻子,不是感冒:“可能是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

郁绍庭换车了,刚才出巷子看到这辆体积庞大的揽胜,白筱一时没回过神来。

比起之前的宾利欧陆,揽胜的空间很大,白筱往后座瞧了眼,应该能并排坐下五个半郁景希,想到小家伙头贴着纱布贪吃蛋挞的样子,白筱忍不住弯起唇角,望着郁绍庭开车的样子:“我们这是去哪儿?”

“……”

郁绍庭依旧不肯透底,只敷衍地回了句‘到时候就知道了’。

“搞得这么神秘……”白筱猜不到,现在不是吃饭时间,那么,不可能是带她去吃烛光晚餐。

白筱想起了一件事:“外婆说不想来这边生活。”

郁绍庭抬眼看向后视镜里垂着眼睫、情绪有些低落的白筱,说:“找个信得过的保姆,过去照顾老人家。”

外婆不肯来丰城,她又不放心老人家的身体,郁绍庭的建议,无疑是折中的好办法。

白筱靠在座位上,眯眼望着外面的路景,渐渐,昏昏欲睡,脑袋一耷一耷,倒最后,真的睡着了。

当她的头要歪向车窗那侧时,一只骨骼雅致的大手伸过来,轻轻地,贴住了她的右脸,郁绍庭放缓车速,把她的头揽向自己,白筱蹙了下眉心,却也顺着他的动作倒向左侧,最后靠在了他宽厚的肩头上。

——————————

近黄昏,有温暖的阳光从窗户落进来。

白筱睡得迷迷糊糊,耳边有细微的动静,感觉有手轻抚她的脸颊,轻轻一沉,像是衣物覆在了她的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她缓缓睁开眼,发现车子已经停在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车内,就她一个人,低头,身上盖了男人的西装外套,呼吸间,是她最熟悉不过的味道。

白筱刚一下车,便看到郁绍庭从边上一间屋子里出来,打着电话,瞧见她,挂了电话走过来。

“醒了?”他垂眼,望着她一觉睡醒后显得红润的脸色。

她还是有些不习惯这样的郁绍庭,不管是眼神,说话的口吻,还是动作,都带着刻意的温柔,令她受宠若惊。

仅仅是被他这么注视着,她的心跳都莫名地加快了。

白筱刚醒过来,还有点昏沉沉地,方才忘了看一下手机,发现天色有点暗了:“我是不是睡了很久?”

“没有多久。”郁绍庭揽过她的肩膀:“正好,我也谈完了事。”

“什么事?”白筱扭过头,问。

郁绍庭直接用行动回答了,他把她带进了刚才自己出来的那个二层楼的小屋里。

一进去,迎面而来一股书墨香味,白筱抬头,看向那个旋转扶梯,郁绍庭的手指在一旁的吧台上叩了几下,二楼响起年轻姑娘的声音‘来了来了’,然后一阵脚步声,白筱瞧见一个打扮时尚、系着头巾的女孩下楼来。

对方很主动地跟郁绍庭鞠躬问候:“郁先生好!”

白筱不解地看郁绍庭,她也发现了,这里看似简陋,但其实是个书店,布置格局都很精巧有个性。

“先上去看看。”郁绍庭带着白筱上了二楼。

鞋子踩在木质台阶上,还会发出吱呀的声响,有种古老的感觉,但白筱喜欢这个调调。

二楼靠窗位置,是一排卡座,另一侧,是几列书架。

白筱绕着走了一圈,越看越喜欢,她小时候就想拥有这样一处小书窝,不需要太多客人,每天下午,端着一杯绿茶,窝在卡座里,晒着太阳看书,什么书都可以,国外名著,还是幼稚的动漫书。

郁绍庭走到一扇门边,扭动门把手,说:“要是平时累了,可以到里面睡一觉,也有一个独立洗手间。”

白筱过去,那是一个小巧的卧室,里面家具电器齐全,全新的。

从他的话语里,白筱隐约想到了什么,一时间百感交集,看他:“这是你买的?”

“喜欢吗?”郁绍庭不答反问。

喜欢,怎么可能不喜欢呢?看出他打算把这里送给自己,但白筱还是纠结:“我没开店的经验。”

“不会可以慢慢学,小赵平日会帮你顾店。”

“怎么突然想到买下这里?”白筱有些压力,她没有做生意的头脑,要她开店,绝对亏损厉害。

郁绍庭漫不经心地说:“那日开车经过,绝对不错,就盘下来了,刚好原先的老板准备出国。”

“有点浪费。”话虽这么说,但白筱心里还是倍感惊喜。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这样突然的surprise……

——————————

从书屋出来,白筱的心情小雀跃,忍不住开始筹划怎么开始经营这家书店。

“我觉得应该在吧台上摆一个竹编的篓子,里面放一些杂志书刊,后面的墙上,最好再按一块小黑板,钉一根绳子,用胡桃夹子夹一些各地旅游拍的照片,还可以卖一些茶类,譬如云南的花茶……”

白筱自说自话地走了会儿,才发觉身边没有了人,回过头看到郁绍庭正在后面望着自己,脸一红:“怎么了?”

他投射过来的眼波温柔,走上前,伸手,修长的手指捏住她的手心:“上车。”

当车子驶过回沁园的那条道路时,白筱很想问他去哪里,但又没问出口,心里隐隐地,期待着。

天已经彻底暗下来,白筱想起自己没去接小家伙放学!

“小梁已经过去接了。”郁绍庭边打方向盘边说,显然没打算带上郁景希。

但白筱对小家伙的那点愧疚,在看到一座教堂的时候,顿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错愕。

——————————

教堂的门虚掩着,里面灯火通明,没有人,不像是冷清,倒像是被人特意清场过。

白筱跟着郁绍庭进去,望着正前方的十字架,不由地,想到电视剧里那些庄严又神圣的婚礼。

她跟裴祁佑的婚姻里没有一场像样的婚礼。

一开始是没时间,到后来,是不愿意再提,相互伤害着的两个人,却在神父前面说‘I/DO’,讽刺又可笑。

那时候,裴母是想给他们准备婚礼的,后来却不了了之,也是那一次,她搬出了裴家。

具体是什么原因,白筱已经不太愿意再去回想。

郁绍庭走出教堂去接电话。

白筱找了一处排椅坐下,看着灯火中的十字架,双手合十,搁在胸前,闭上眼睛,在心底默念。

“请保佑,爱我的和我爱的人,一生平安……”

————————————

郁绍庭接完电话回来,看到白筱坐在那里,虔诚的神情,闭着眼无声地祈祷。

他走过去,脚步放得很轻,在她身边,蹲下/身:“在许什么愿?”

白筱听到声音掀开眼,看向脚边蹲着的男人,放下紧握的手:“说出来就不灵了,谁的电话,有急事吗?”

“没什么事。”郁绍庭拉过她的一只手,握紧,送到薄唇边,亲了亲。

白筱望着他,瞳眸上,倒映着烛光,还有他英俊的五官,她的视线掠过他五官上的每一道棱角,反握了他的大手:“我今天很开心,谢谢。”今天是他们登记的日子,惊喜,不仅是孩子,还有他的安排。

郁绍庭从西裤裤兜里拿出了一个蓝绒小盒子。

白筱看着他打开,里面是一对款式简单的对戒,他说:“据说是今年的最新款。”

郁绍庭不适合讲笑话,因为一点也不好笑,白筱的手摸向自己的脖子:“上回,不是送了吗?”

“那个不算。”郁绍庭拿出女戒,展开她的五指,戴进了她的无名指上,刚刚好。

他把男戒递到她的跟前,意图很明显。

郁绍庭的左手无名指上,还戴着上回她送的那枚银戒,白筱握着他修长的手指,摘下那枚银戒,小心翼翼地,把那枚男戒替他戴上,然后,紧紧地攥着他的手,低头,亲吻了下他的手指,带着感激和动容。

她的下颌被抬起,郁绍庭倾身凑过来,白筱眨了眨眼睫,他的薄唇,已经覆盖了她的唇瓣。

白筱脸红红地,应景地闭上双眼,听到他说:“新婚快乐。”

她垂在椅子上的双手抬起,有些犹豫,但还是环住了他的肩膀,靠在他的怀里,鼻子很酸:“谢谢。”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会儿就给你浪漫,要多少有多少【加更】”↓↓↓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