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目录] > 第233章:一会儿就给你浪漫,要多少有多少【加更】

《爱你入骨:隐婚总裁,请签字!》

第233章一会儿就给你浪漫,要多少有多少【加更】

可可西莉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从教堂出来的两人,直接去了丰城最好的超五星酒店,郁绍庭在那里订了房间。

中途,白筱接到郁景希的电话,小家伙粗声粗气地问她又去哪儿了,白筱看了眼旁边开车的男人,含糊其辞,那头的郁景希跳脚:“我就知道,就知道你又跟郁绍庭一块儿……”

那头叽叽喳喳地还没说完,郁绍庭一把夺过手机,直接掐断,丢进储物柜里。

“这样不好吧?”白筱觉得有些对不住小家伙。

郁绍庭皱了下眉头,看了她一眼:“难道你打算回去,把他也接过来?”

其实白筱倒不介意让郁景希跟过来,况且,有小家伙在,晚上的气氛应该更好……

显然,郁绍庭也看出她的想法,脸一黑,抿着薄唇,也不说话了。

经过回沁园和去酒店的岔路口时,揽胜唰地一下就过去了,白筱明显察觉到车速的提升,就像是赌气一样。

果然,有时候,年纪一大把,还是跟小孩子一样……

白筱转过头,看着车窗外后退的风景,好心情地勾起了唇角。

——————————

会在酒店大堂遇到裴祁佑,白筱有些诧异,连脚步也不禁一顿,人已经被搂着进了电梯。

电梯门合上时,裴祁佑终于转头,往这边望过来。

在和他视线对上的那瞬间,白筱别开了头,盯着电梯的按键,然后,郁绍庭突然一伸手,拉着她后背贴上电梯光面,电梯里就他们两个人,他双手撑在她的身侧,缓缓弯下头来,白筱红着脸,却没有推开他。

裴祁佑的视线仿佛还定格在电梯门合拢、郁绍庭低头亲吻白筱的画面上。

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地握紧,额角,隐隐有青筋暴起。

秘书张晓丽拿了个文件匆匆从外面进来:“裴总,文件已经取过来了,客户也已经到了。”

裴祁佑凉凉地收回目光,说了句‘走吧’,就朝另一侧的电梯走去。

——————————

电梯里,白筱贴着电梯光面,当她看到郁绍庭越来越放大的俊脸时,本能地闭上了眼睛。

两人的唇相距只有两厘米左右时,郁绍庭却突然停下来,望着白筱红扑扑的脸,还有屏住呼吸的样子,从光面上拿开右手,挽起食指跟中指捏住了白筱的鼻子,疼得白筱“啊”地一声睁开了眼。

“你干嘛。”白筱看着退开去的男人,他双手抄袋,仰头,看着变化的数字,若无其事。

白筱绝对不认为他是在逗弄自己,因为力道着实不小,鼻尖都被他掐红了。

电梯门开了,郁绍庭率先出去,见她没跟上来,扭头看她:“还想下楼去?”

白筱听出他这句话里的酸味,懒得理他,也不出去,像是跟他耗上了一样,在电梯门合上,只剩下一条缝时,门又重新开了,郁绍庭一手按着按键,朝她态度强硬地下命令:“出来。”

“……”

刚才在教堂里的温馨浪漫气氛当然无存。就像一头伪装成绵羊的豺狼,突然暴露了原本凶恶的真面目。

白筱想着想着,自己先乐了,看到他的手一直停留在按键上,慢吞吞地,走出去。

刚一出电梯,人已经被一下子拽过去。

——————————

套房门口,早已有私人管家等候,房门打开,白筱看到了里面的布置。

其实并不算别出心裁,也不是特别隆重,只是在房间里,多了一张餐桌,玫瑰香槟,还有烛光。

管家识趣地合上门离开了。

白筱一步步走到餐桌边,看到桌上的水晶杯,回转过头,看向也走过来的男人,他站在旁边,开了那瓶香槟。

郁绍庭脱了外套,衬衫领口纽扣开了几颗,他走到音响边,开了音乐。

听着抒情的英文歌,白筱总觉得怪怪地,看着他低头点烛台上的红烛,终于知道哪儿不对劲了,他专注的目光,还有刚才一系列行为,这些琐碎的消逝,都不像是以前那个高高在上的冷情男人会做的。

此刻,白筱坐在那,望着忙碌的郁绍庭,一天下来,受的惊绝对大于喜。

当他把一杯香槟递给她时,白筱想起怀孕的事,接过来,放下,说:“怀孕了,不能喝酒。”

郁绍庭可能也忘了,听到她这么说,起身,去了厨房,过了会儿,拿着一盒牛奶出来。

看到他动作生硬地拆牛奶盒,白筱忙说:“我自己来吧。”

郁绍庭没让,拆的过程有些纠结,白筱忍不住指点:“你把旁边那圈拉掉,就可以了。”

“……”郁绍庭抬头,看了她一眼。

白筱主动把杯子拿过去,郁绍庭倒好牛奶,回到位置上,看着她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牛奶。

刚才从冰箱里拿出来,他又把牛奶放到热水里泡了会儿。

他靠着椅子,拿了烟盒抽出一根烟,刚叼在嘴边,打火机也打了火,似想到了什么,终究没有点燃烟,把打火机放到一旁,烟也被他搁在了烟盒上,端起高脚杯,喝了口香槟缓解自己的烟瘾。

白筱放下牛奶杯,抬眸,望着对面的男人,“今天,我很开心,谢谢你。”

“……”

郁绍庭拿起牛奶盒,往她杯子里又倒满:“谢我什么?”

“……谢谢你送我书屋,谢谢你带我去教堂,谢谢你送我戒指,也谢谢这顿烛光晚餐。”

白筱是真的感激他,从小到大,虽然裴祁佑也做过浪漫的事,但不知为何,她总觉得那些,无法跟郁绍庭现如今做的相提并论,或许是因为年纪不同,那时候,年少轻狂,哪怕是山盟海誓,都少了一份稳重和能力。

郁绍庭望着她,似笑非笑:“打算怎么谢我?”

白筱低头,手抬起,稍稍探过身,搭在了他搁在桌边的手上:“只要我能做到的,都行。”

手机铃声破坏气氛地响起。

是郁绍庭的电话,白筱收回自己的手,看着他起身,拿了手机走到窗边去接。

没一会儿,他就挂了电话过来。

白筱喝着牛奶,看到他拿起了西装外套,问:“有急事吗?”

“我出去一会儿。”郁绍庭穿上西装,走到她身边,俯身亲了下她的额头:“马上就回来。”

“好。”白筱点了点头,莞尔,目送着他关上套房的门离开。

——————————

郁绍庭走出一段路,才重新拿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在XX路等着,我过去。”

到停车场取了车,黑色揽胜驶出了酒店。

半降下车窗,郁绍庭点了根烟,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搁在车窗边,淡淡的烟味在空气中弥散开,夜色里,烟头猩红的火星,有时明些,有时暗些。副驾驶座上还放着一本白筱从书屋里拿来的书——《怀孕40周完美方案》。

不到五分钟,揽胜就在XX路路口停下。

郁绍庭拿过那本书,翻看了两页,并不是很明白,那边,响起了轿车的鸣笛声。

抬头,看到的是一辆很普通的黑色轿车。

把书放回到副驾驶座上,郁绍庭推开车门,那辆车缓缓在路边停下,车灯光打过来,司机已经下车。

——————————

郁苡薇坐在车后座,看着远远走过来的郁绍庭,咬着唇瓣,忿忿地揪紧了膝盖上的裙裾。

司机下车后,避嫌似的走开了一段路。

郁绍庭没有给她下车的机会,后座车门被打开,他上了车,坐在她的旁边:“说吧,什么事。”

很冷淡的口吻,哪像是对自己的侄女,郁苡薇侧头,讥嘲地看他:“你跟白筱说话也这语气吗?”

郁绍庭眉头紧锁,看着她,目光并不友善。

郁苡薇嗤笑:“小叔,你结婚登记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怎么,难不成你还打算送份大礼?”郁绍庭淡淡地道。

“……”

郁绍庭再开口,已经很不客气:“没事少折腾,你跟裴祁佑的事,扯不到她身上,你就算想那把刀砍了裴祁佑,我也不拦着,只要你做好去坐牢的心理准备。”

郁苡薇靠着座位,冷笑,扯不到白筱身上吗?如果不是她,自己何故于落到这个下场?

她转过脸,看着身边成熟内敛的男人,车厢内空间小,她能闻到他身上的烟草味,还很新鲜,刚才,他应该在自己的车上抽了烟,郁苡薇的目光不明:“我不明白,小叔,你到底喜欢她什么?”

郁绍庭扫了她一眼:“时候不早了,让司机送你回去,这样的事,我不希望还有第二次。”

说完,就准备下车走人。

郁苡薇心有不甘,阴阳怪气地说:“白筱呢?你这么晚出来,她不担心你吗?”

“……”郁绍庭望着满脸讥讽的郁苡薇,总觉得这个侄女哪儿不对劲。

“我听妈妈说,你们今天登记了,这会儿她在酒店吧?如果我不打电话,是不是打算过新婚之夜了?”郁苡薇撇了撇嘴角,撩起一缕长发拨到耳后:“你不是担心我把白筱那些破烂事说出去吗?整天找人看着我,倒不如把我接到家里去住,那样子,还能替你剩下一大笔费用。你亲自看着我,不是更放心?”

郁绍庭却因为她这番话彻底冷了脸。

他不是愣头青,相反的,他过了而立之年,又在生意场上这么多年,又怎么会看不出郁苡薇那点心思?

郁绍庭直接下车,招来司机,指着车里的郁苡薇,沉着声对司机说:“把她送回去,以后没事,不用给我打电话,直接联系蔺谦,上回我已经说了,你要是没办法胜任这份工作,明天,就让蔺谦来换人。”

司机唯唯诺诺地,点头哈腰,连连道歉,生怕丢了这份待遇优渥的工作。

郁苡薇没想到郁绍庭做的这么绝,想要下车:“郁绍庭,你——”车门却重重地当着她的面合上了。

车外的男人,自始至终都没多看她一眼,直接上了揽胜,掉了个头就走了。

郁苡薇气恼地拿起车里的抱枕,砸向挡风玻璃,撒泼似地,尖叫,吓得司机望而却步。

她不明白,为什么,白筱到底有什么好的,为什么都喜欢她?她到底哪一点比不上白筱了?!

——————————

白筱抱着枕头,窝在沙发上看电视,偶尔看一眼门口,静等着某人回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

白筱发现自己听觉变得很敏感,只要一点点动静,都会被她听得一清二楚,她放开抱枕,刚穿好鞋子,门铃声就响了,双腿陷于大脑做出反应,等她反应过来,人已经站在门口,拉开了房门。

“回来了?”望着门外的男人,白筱突然好想,扑上去抱住他。

郁绍庭手里还拎了一份宵夜,应该是刚才在外面买的,是她喜欢的手抓饼。

他西装笔挺,本来高大上的形象,却硬生生地被一个手抓饼给破坏了。

白筱闻着美食的香味,跟他一起回到餐桌边,红烛还燃着,他坐下时,白筱忍不住,弯下腰,双手撑着膝盖,在他转过头来之际,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她说:“谢谢老公!”

白筱红着脸,对上他深沉的黑眸,目光透着羞赧:“谢谢你对我这么好。”

——谢谢你愿意为我破这么多的例……

郁绍庭被她看得情动,起身,把她拉进怀里,低头,亲吻她滚烫的耳根:“刚还不说我不好吗?”

他指的是电梯里掐她鼻子那事儿……

白筱回抱着他,“三分之二的好,三分之一的不好,抵一下,还剩下三分之一的好。”

两人抱了一会儿,郁绍庭松开了她,摸着她白净的脸,白筱握住他的手腕:“我也有礼物送给你。”

“什么礼物?”郁绍庭饶有兴致地问。

白筱摇头,不肯透露,拉着他下楼,两人都没穿外套,夜晚,外面的温度比较低。

“上去拿件外套披着。”郁绍庭拉住她,作势就要回楼上去。

白筱拦住他:“我不冷,都下来了,再不过去,来不及了。”

说完,扯着他的手臂,把他带去酒店后面的游泳池附近,郁绍庭一路走一路看,没看出有什么不同。

“先闭上眼。”郁绍庭看着她故作玄虚的小模样,瞅了眼天空,然后真的,配合地闭上了眼。

白筱拍了拍双手,掌声落下的同时,郁绍庭的耳边传来烟火射向天空的“嘭嘭”声,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五彩烟火,白筱仰头,站在他旁边,笑得愉悦:“喜不喜欢?”

郁绍庭也仰着头,双手兜在裤袋里,周身,都是烟火映出的绚烂,不像白筱那样惊喜外露。

等一切归于宁静,白筱侧头,看着他清隽的眉眼:“怎么样?”

“不怎么样。”郁绍庭说,掸了掸肩头,刚才落了不少的烟火硝:“大晚上放烟火,也不怕扰民。”

白筱:“……”

——————————

回到房间,白筱忍不住,又回头问郁绍庭:“真的不浪漫吗?”

“……”郁绍庭没有吭声,坐在沙发上,脱了拖鞋,一倒,里面出来不少泥土。

白筱顿时无语,觉得这个时候的郁绍庭又恢复了本性,轻声咕哝:“一点浪漫都不懂。”

原本坐着的男人突然起身,朝她走过来,白筱意识到什么,转身想跑,却被他一把捞住,抵在了墙壁上,他盯着她的双眸,目光带了某种热度,一手解开了皮带扣:“要浪漫?一会儿就给你浪漫,要多少有多少。”

“……下流。”

白筱伸手,锤了下他的肩头,却被他握住,突然把她拦腰抱起,扛在了肩上,吓得她轻叫:“你干嘛啊!”

“给你浪漫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郁绍庭!”↓↓↓更精彩哦!